返回

小红帽不要王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红帽不要王子 第五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惨了!这下子真的死定了。

  她还是没有赶上约定的时间,早知道就不去诊所拿药了,没想到今天的病人特别多,担误了不少时间。

  春媛付了车钱,跳下计程车,顾不得脚上穿的是高跟鞋,拚命的往章家跑,途中有好几次差点扭伤脚踝。如果未婚夫这时候在家就好了,至少有他居中缓颊,可以少挨一顿冷嘲热讽。

  前两天接到他从东莞打来的电话,说新工厂出了点状况,必须多留几天,没办法回来和她共度圣诞节,春媛并不在意,只交代要他安心处理公事,可是这时候多希望有人能陪在她身边,给她鼓励打气。

  今天「狼窟」的人会来签订设计合约,建岳的母亲不放心,坚持她要在场,所以只好选在章家。

  想到那张冷淡的表情,好像无时无刻都在告诉她,自己有多么配不上建岳,有多么没有资格当章家的媳妇儿,想到这里,胃部又一阵抽搐。才刚服下药,医生还说这次的药对胃痛很有效,不过大概还得再等半个小时药效才会发作,只能忍耐了。

  佣人来开门,春媛站在玄关,连做了几个深呼吸,脸色还有些苍白。

  「伯母,对不起,我……」

  声音陡地卡住。

  因为在座的除了建岳的母亲,还有……高赫,原以为会是那位简小姐来跟她签约,想不到却是由老板亲自出马。

  春媛瞅著他看,一时之间移不开视线。

  「我不是叫你早点来吗?」李彩琴不给好脸色看,马上开炮。「让客人久等是很不礼貌的,别人会嘲笑我们章家不懂得待客之道。」

  对她来说,也许五分钟很久,春媛无法反驳她刻意在鸡蛋里挑骨头,存心给自己难堪,可是当著高赫的面,让她羞窘得抬不起头来,她真的不想让他看到这种场面。

  「对不起,我、我以后会注意。」她颤声的说。

  从震慑中反应过来的高赫,按捺住满腔的怒火,手掌在大腿上握成拳状。

  「章夫人,可以签约了吗?这是合约,请你过目。」她将来会嫁进什么样的人家,已经与他无关了。

  李彩琴戴上名牌的老花眼镜,才接过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合约一一看完。

  「应该是没有问题……好了,你可以签字了。」这句话是跟未来的媳妇儿说的。

  「呃,是。」春媛必恭必敬的在她身边坐下,拿起钢笔在末端签上名字,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字体签得歪歪斜斜。

  「连签个名都不会,你还会有什么本事?」李彩琴严厉冰冷的批评让她瑟缩。

  她抿起没有血色的唇瓣。「对不起,我、我再重签一次。」

  该死!高赫气不过的在心里咒骂。

  为什么要这样委曲求全?

  还有,这个老太婆摆明就是吃定了她,随便一句话就可以把她吓得面无血色,可是他又能怎么办?代她出头吗?他又是她的谁?

  总算签好了合约,春媛抚著疼痛加剧的胃部,冷汗直冒。

  高赫发现她脸色越来越差。「你怎么了?」

  「没、没事。」

  他无法再伪装下去。「没事为什么冒冷汗?」

  春媛只是摇头,发不出声音。

  「你哪里不舒服?」高赫也顾不得李彩琴怀疑的眼神,来到她身畔问道。

  她咬白了唇。「只是胃痛……我已经吃过药了。」

  「吃过了还会痛成这样?是哪个庸医开的?」他不悦的作势将春媛搀扶起来。

  「走,我带你到大医院检查。」

  「不……」春媛斜睇见未来婆婆起了疑心,深怕她有所误解,著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不要管我……」

  高赫,你走吧,求你快走。

  高赫瞪向仍旧一脸无动於衷的李彩琴。「再怎么说她也是你未来的媳妇儿,现在身体不舒服,你就不会稍微表示一下关心吗?」

  「她不是说已经吃过药了?早点回家休息不就没事了,只不过看她身体这么差,以后也别太寄望她会为章家开枝散叶了。」

  「你……」他为之气结。「走!我带你去医院。」

  春媛猛摇头,泪水狂洒。「不要……高赫,你放开我……」

  「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彷佛在向她立誓般,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在李彩琴惊讶的目光中离去,更没有机会看到她脸上诡谲的笑意。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打开床头的小灯,看著在自己床上睡得正熟的女人,原本伸出去想抚摸她的手掌又缩了回去,只能颓丧的在床边的藤椅上坐下,十指交握在下巴上,能这么毫无忌惮的盯著她看,对他而言已经心满意足了。

  直到此刻,他才有多余的心思回想两个小时以前的情形……

  「医生,她到底生了什么病?」因为等不及挂号,高赫就直接把人送往急诊室做彻底的检查。

  穿著白袍的急诊室医生看了下检查报告,沉吟半晌。「刚才帮病人做过抽血检验,也做过胃镜和X光,病人除了有些轻微贫血之外,并没有什么大毛病。」

  他一脸狐疑。「怎么可能?她常常说她胃痛,你们有没有仔细检查?」

  「我们当然做过详细的检查了,先生,你先别急,根据我和其他医生会诊的结果,认为病人之所以胃痛并不是因为真的胃有问题。」

  高赫有听没有懂。「不是胃痛,那又是什么?」

  「我们认为病人应该是得了精神官能症。」

  看出他脸上的困惑,医生更进一步的解释。

  「它是一种因焦虑紧张而产生的症状,其病程常常是慢性化,而且会一再复发,使得病人不断的饱尝病痛折磨。精神官能症又分成很多种,这位病人则是患了心身症,在临床表现上是以莫名的身体疼痛、肠胃不舒服,心悸或胸闷,倦怠无力、麻痹、吞咽困难为主要症状。」

  他震惊的问:「她怎么会得到这种病?」

  「这点就很难说了,不过一般人在承受巨大的压力,又无法负荷之下,就会反应在身体上头。」医生说得保守,不过语重心长。

  「医生,这种病要怎么治疗?」

  医生思索片刻。「精神官能症的病因是多方面的,生理部分,我们可以适度的使用抗焦虑剂或抗忧郁剂等药物缓解症状;至於心理上的,就要靠改善性格,缓解生活压力。当病人的精神症状导因於家庭或婚姻的关系不良时,婚姻和家庭的治疗是必要的,所以得先找出让她产生压力的根源……」

  ☆

  想到医生的话,高赫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的精神濒临崩溃?

  黎小姐好像很怕她未来的婆婆……

  高赫挺直腰杆,简碧月的猜测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今天在章家他就亲眼看到那个老太婆是怎么对待春媛的,也就是在那时她的病情更加恶化。

  那么压力的根源便是来自於那个老太婆。

  想到将来有个像鬼一样的恐怖婆婆,谁都会发疯,何况她从以前就很胆小,总是把委屈藏在心里,不肯告诉别人,难怪会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

  「她那个未婚夫在干什么?」他忍不住抱怨。「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她病了吗?这样我怎么放心把人交给他?」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两声,高赫火速冲出去开门。

  「东西都买齐了?」

  简碧月举高手上的纸袋。「都在这儿,她人呢?」

  「在房里睡觉,你先帮她换上睡衣,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她忍不住挖苦他。「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体贴的一面,真是看不出来。」

  「少罗唆!」高赫羞恼的叱道。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已经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春媛伸了个懒腰,张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屋子里,险些慌得从床上滚了下去。待她看清睡在藤椅上的男人,一颗惊魂未定的心脏这才归位,之前的记忆也回到脑中。

  痴痴的凝睇著高赫那张熟睡的脸庞,她的心仍然为他悸动不已,难道就因为他是她的初恋,所以才一直忘不了他?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对建岳太不公平了!她怎么能在嫁给他的同时,心里还有其他男人的影子?

  春媛抿紧唇线,掀被下床。

  细微的声响还是惊动了浅眠的高赫。「你醒了。」

  「我、我想借……」

  他比了个方向。「厕所在那边,欢迎使用。」

  「谢谢。」春媛有些困窘,霍地发现自己身上穿的不是原来的衣服。「呃,你……你帮我换……」

  高赫佯装出轻浮的笑脸。「我是很想,不过又怕你哭著要我负责,所以只好拜托公司里的简小姐来帮你换了。」

  小脸一红,羞得赶紧躲进浴室。

  「你慢慢来,不用急,我出去买早点。」交代一声,他便出门去了。

  简单的做了淋浴,才注意到他连内衣裤都替她准备好了,春媛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只好硬著头皮换上。

  当她换好套装出来,高赫还没有回来,她这才有时间参观他的住处。

  春媛失望了。

  这间屋子勉强可以遮风避雨,但根本不像个家,走到哪里都是空空荡荡的感觉,一点人气都没有。

  听见大门「喀」了一声,高赫买了一大袋的食物走了进来。

  「你昨晚都没吃东西,一定很饿了,快吃吧。」

  她怯怯的摇头。「我想回去了,昨天连电话都没打回家,我妈一定担心死了,谢谢你收留我,再见。」

  高赫在她经过身边时,箝住她纤弱的手臂。「等一下。」

  「我、我们真的不应该再私下见面,要断就要断得一乾二净,这样藕断丝连算什么?让我走吧。」春媛狠下心肠的拒绝。

  「如果我不放呢?」

  她颤动一下,有些恼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应该知道。」他居高临下的睇著,眸底像是燃著两把火炬。

  春媛眼眶倏地泛红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对你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又怎么会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爱、你。」

  那一字一字都狠狠的敲进她的心坎里。

  「不!」

  春媛大眼圆瞠,接著用力挣开他的大掌,泪眼盈眶的连退好几步。

  「不……我不相信,在你那样对待我之后,怎么还说得出这三个字?!」

  他试图走向她。「小红帽……」

  「不要这样叫我!我已经不是七年前那个傻呼呼的女生了,再也不会那么好骗。高赫,我们之间已经是不可能了,求求你就放了我吧。」她泪水滂沱的哀泣。「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忘了你……」

  高赫一把将她搂住,俯下头吻住她颤抖的粉唇,尝到了滑进小嘴中的眼泪,那咸咸的滋味也拧痛了他的心。

  「唔……不要……」春媛移动螓首,徒劳无功的抗拒著。

  他饥渴已久的身躯在叫嚣著,急切的举高娇小的她,让两具身躯更为贴近彼此,让两人的呼吸相融。

  春媛不禁醉了、昏了,全身软绵绵的,双脚腾空的她,只能下意识的夹住他的腰,由著他予取予求。

  「你是我的……就算我这辈子当不了王子,我也要你……」

  满眼激情的高赫将她按在墙上,双手撩高窄裙,这个动作让春媛从欲望中惊醒了。

  她甩掉眼前的红色迷雾,开始推拒他的求爱。「高赫……不要这样子……不可以……」

  「为什么不要?你明明想要的……」她的身体在回应他,只差一步,他就可以完全拥有她了。

  「我说不要就不要,你为什么老是这样自以为是?」春媛被气到哭了。

  高赫被击中弱点,胀红著脸孔硬是打住,将头颅埋在她颈侧粗喘吁吁。

  「好了,我不勉强你就是了……别哭了,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即使会要了他的命,他也认了。

  她哽咽的命令。「放我下去!」

  「再等一下……噢!」他咬牙切齿的喝道。

  春媛全身僵硬,不敢妄动,等待他高张的欲焰平息。

  过了许久,高赫总算放她到地上,春媛一脸羞愧的整理凌乱的衣著,抓起皮包就要走。

  他由后面圈抱住她。「小媛,我是认真的。」

  「放开我!」她呜咽的嚷道。

  高赫将嘴唇贴在她的太阳穴上,嗄哑的表白。「回到我身边来,我可以向你保证……」

  「你什么都不能保证!」

  春媛全身因极度的愤怒而剧烈颤抖,扭开他的箝抱,转身怒斥他。「在你那样伤害我之后,还指望我相信你,你也未免太自大了。」

  他爬著发丝,想解释这团纠结在一块的乱麻。「小媛,我有我的苦衷,我不是故意不告而别……」

  春媛声嘶力竭的喊著。「对,你的苦衷就是跟其他女孩子鬼混!高赫,我不想再被抛弃了,这么多年,我老是在想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了?还是你根本只是跟我玩玩而已,所以你可以说走就走,走得毫不眷恋,想得我都快疯掉了。我是多么拚命的想忘掉你,所以我不想再来一次了,算我怕了你了,好不好?」

  「不是这样的……」他在内心交战著是否要说出真相。

  她抖动双肩,泪眼汪汪的环视屋内。「你看看你住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好像你随时可以抛下一切,再次一走了之,彻底消失在我的生命中……这样的你还能给我什么保证?我不想再不明不白的被丢下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高赫将亟欲离去的她拖回怀中。「小媛,你听我说--」

  「走开!走开!不要碰我……」

  他再也无法忍受有任何误会隔在他们之间,失声大喊。「我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当时我中了枪,差点就没命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有几秒的时间,春媛只是含泪瞪著他,然后忿怼的开口。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鬼话?」

  高赫冷不防的松手,让她摇晃几下才站稳,很快的将毛衣从头上脱下,里头空无一物,只有赤裸结实的胸膛。

  「你摸这里。」拉著她的小手放到左胸的心脏部位。「虽然疤痕已经淡了不少,可是仍然摸得出来,这个地方曾经射进一颗子弹,让我吃足了苦头。」

  她刷白小脸,惊恐的抚摸那道足以致命的伤口。「怎么会?」

  「还记不记得那天你说要到金石堂买文具吗?买完之后,我们又到夜市吃了蚵仔面线,然后才送你回家。当时你还很担心被你妈妈看到有男孩子载你,非要我停在好几条巷子之外,然后用走的回去。」

  春媛微微的颔首。「嗯,我记得隔天你就没来上课了。」

  「没错,都怪我太大意了,以为对方还不至於那么嚣张猖狂,没想到他们埋伏在家里等我回去。可惜对方的枪法还是不够准,距离心脏还差了一公分,当我倒下来后,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马上就离开,才让我有时间打电话求救……」他自我调侃。「我这条命可以说是从阎罗王手上抢回来的。」

  「可是这么大的新闻,电视并没有播出来……」

  高赫撇了撇唇。「对方是职业杀手,自然有办法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下动手,再说这种黑道仇杀更不能引起警方注意。幸亏我在道上的一些朋友接到电话,马上把我送到熟识的医院动手术,我是足足昏迷了一个多月才苏醒。那时我本来想立刻跟你联络,可是万一仇家知道我没死,又查出你和我的关系,我不敢想像他们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我不能冒这个险。」

  「那么之后呢?」春媛泪水乾了,情绪也较为平静。

  「后来为了歼灭仇家的势力,鬼门帮的帮主出面安排我离开台湾,出去避避锋头,於我是决定去投靠我父亲……这几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见你,可是顾忌到你的安全,我什么都不能做,一直到仇家的势力瓦解,我才敢再接近你。

  「小嫒,对不起,就算你恨我,不肯原谅我,我还是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只是如果能处理得更妥善一点就好了。」他遗憾的说。

  等春媛了解事情的经过后,彷佛全身的力气都流光了,四肢虚软的坐在木质地板上不发一语。

  他单膝跪下,深深的忏悔。「小媛,我不是故意要抛弃你的,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自己。」

  春媛悲伤的瞅著他,柔嫩的手心轻抚他的脸庞。「你为什么不早几年回来?一切都太晚了,你知不知道?」

  「不会的,我们可以--」

  她捂住高赫的嘴,不让他把话说完。「我们不可以只为了自己去伤害别人,建岳待我很好,我不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来。」

  「让我来跟他谈--」

  「不!」春媛脸色丕变。

  高赫气愤的低吼。「为什么?难道你真正爱的人是他?」

  「啪!」一声,一巴掌打上他的脸颊。「你太自私了!」

  「不然你要我怎么办?」他红著双眼怒咆。「眼睁睁看著你穿上新娘礼服嫁给别的男人吗?我本来以为自己办得到,可是日子一天天接近,我就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我不敢想像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春媛握紧自己的拳头,强迫自己不能感情用事。

  「高赫,你听我说,章家在商场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婚期已经决定了,喜帖也发了,如果我选在这个节骨眼退婚,对建岳实在太残忍了,要他怎么去面对所有的亲朋好友?我不能这样对待他,你懂吗?」

  「这么说你还是要嫁给他?」高赫从齿缝中迸出声音。

  她闭了下眼。「……对。」

  「好,太好了,你尽管去嫁,我不会再阻止你了!」

  他说著气话,忿忿的踱开,让春媛又掉了不少眼泪。

  为什么他不肯设身处地的替她著想?

  为什么非要逼她选择?

  挟著抽抽噎噎的哭音轻唤。「高赫……」

  高赫牙根一咬。「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走吧!」

  「对不起。」她啜泣不已。「对不起……再见。」泪水已然决堤。

  听见脚步声走远,高赫大吼的一拳击向墙壁……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对一个女人来说,到底选择爱她的人,还是她爱的人,才会幸福?

  春媛想起「火花」一剧中,朴之贤面对两个男人的选择,也曾经这样问过自己。

  唯一能确定的是,当她点头答应建岳的求婚后,常常觉得心里似乎有个角落始终空空荡荡,永远没办法填满。

  她连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到底追求什么都不清楚,这样的她,能做好章家的媳妇儿吗?

  状若无事的回到家中,她还在想要用什么藉口来解释自己的一夜未归,瞥见母亲正兴高采烈的讲著电话,连忙躲进房间里去。

  不到三分钟,有人敲门了。

  「小媛?」

  她洗了把脸出来开门。「妈,我……」

  「你的胃好点了没?」张盈华关切的问。

  春媛一时反应不过来。「胃?」

  「对呀,昨天晚上我打手机给你,本来想问你要不要回家吃饭,好像是你的朋友……一位姓简的小姐接的,她说你胃不舒服,去医院拿药吃了之后睡著了。她不忍心叫你起来听,晚上就让你暂时住在她家,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原来如此,她暗暗松了口气。「已经好多了。」

  张盈华仍旧忧心忡忡。「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有胃痛的毛病?是现在才开始,还是以前就有了?」

  「妈,其实我的胃没什么毛病,医生说有可能是压力太大造成的,要我心情尽量放轻松就好了。」

  「是不是因为要结婚的关系?」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可能是吧。」

  「也难怪你有压力,毕竟我们家和章家是截然不同的环境,生活习惯也不同,等建岳从大陆回来,妈会要他多陪陪你,不要把全副的精神都摆在公事上。夫妻是要当一辈子的,事业再怎么重要,也不能忽略你的感受。」

  春媛强笑一下。「妈,建岳正要开始执掌整个公司的营运,需要花不少时间和精力在上头,做人家妻子的就要懂得体谅他,这种小事就不要去烦他了。」

  「可是妈看了真的很舍不得--」

  「我会学著调适自己的心情,不会有事的。」她故意扯开话题。「对了,刚才你在跟谁讲电话?」

  张盈华的心思被转移了。「啊!我差点忘了……刚刚是你姨婆打来的,她说下个月想上来台北玩,要住在我们家里。」

  「姨婆真的要来?太好了,我好久没看到她了。」想起这位风趣活泼的长辈,她还真有些想念。

  在女儿的床上坐下,张盈华露出浓浓的孺慕之情,叹了口气。

  「你姨婆就像我的亲生母亲,当年幸好有她照顾我和你舅舅,那时她才十九岁,为了死去的姊姊所留下的孩子,不晓得拒绝了多少亲事,为了戚激她的付出,你一出生,我就用她名字里的春字给你取名。

  「现在她都快七十岁的人了,一个人住在老家,我实在放心不下,可是你姨婆脾气又倔,不肯搬来和我们一块住,万一生了病,身边也没有亲人可以照应。」

  「没关系,我们再说服姨婆,要是真的不行,这次就留她久一点,至少留到我结婚。」春媛可以体会母亲的忧虑。

  她大喜过望。「好,我想你姨婆一定会答应的。」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