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糖心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糖心淑女 第二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在中部的偏僻山区里,坐落着一栋幽静雅致的红砖小屋。
 
  屋子有着欧式的建筑风格,精致的外观,以及优雅的庭院,这里不但隐密,而且十分舒适。这栋红砖小屋以及这片山林,是唐霸宇送给女儿的礼物,全然僻静而安全的空间能让人放松心情,唐心偶尔会离开城市,到这里来居住一段时日。
 
  以目前的情况来说,这里无疑是最适合她实行计划的舞台。
 
  唐心坐在沙发上,虽然忍住叹息,但是脸上已有些不悦,她无奈地更换坐姿,继续听着林睿维似乎永无止尽的叨念。
 
  “唐心,这个计划太荒谬了。跟一个牛郎同居?这简直是羊入虎口,你会有危险的。”林睿维神色激动地说道,脸上满是反对的神色。
 
  唐心淡淡一笑,慵懒地在沙发上舒展四肢。“你别忘了,我可不是乖驯的绵羊,男人要吞掉我可没那么容易。”她不以为然地说道。
 
  在计划的最初,她就自信满满,连火惹欢的劝解她都听不进去了,如今又怎么会因为林睿维的阻止面临时退缩?
 
  林睿维的年纪比唐心略大,是她相交多年的朋友,称得上是她最谈得来的异性,他的存在对唐心来说,有点类似一个很唠叨而烦人的哥哥。不过这阵子她也感觉到不太对劲,林睿维似乎愈来愈一厢情愿,想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往男女之间发展。
 
  “你劝不了她的。”火惹欢喝着红茶,沉静地说道。
 
  林睿维一脸的愤怒,瞪了惹欢一眼,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唐心挥手打断。
 
  “够了,我懒得再听下去,反正我决定的事情不能改变。我刚刚接到杜丰臣的电话,他已经带人上山来了,就等我看过那个人,点头之后,事情就要开始进行。你就算是不赞同我也罢,不过绝对不能扯我后腿,否则我可饶不了你。”唐心半威胁地说道,却有些漫不经心。
 
  她其实不担心林睿维,认识多年来,他总是对她言听计从、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她。他十分聪明,早摸熬了唐心的脾气。
 
  林睿维皱起眉头,有几分敢怒不敢言,知道再说下去绝对会惹怒唐心。但是,跟牛郎同居!?这么荒谬的事情他怎么能接受?
 
  “那你最起码要跟我保持联络,让我知道你是安然无恙的。要是那个男人图谋不轨,我也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来。”他热心地说道,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时,他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唐心有些不耐地点点头,视线也瞟向了门口。
 
  “男主角登场了。”惹欢微微一笑,也好奇杜丰臣究竟会找来什么样的男人。
 
  大门被推开,杜丰臣首先踏入室内,但众人的视线却集中在他的背后。杜丰臣迅速扫了三人一眼,同时用力地咬着嘴唇,知道要是在这时候笑出来,就会功亏一篑。他勉强维持着镇定,脸上还要装出困扰的表情。
 
  “小恶魔,我替你找好人选了。”他用不情愿的语气说道。
 
  唐心点了点头,一双深遂的瞳眸看着杜丰臣身后的那个陌生男人。她用最挑剔的眼光审视着,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对方。
 
  那人十分高大,宽阔的肩膀像是可以把门框填满,暗红色的衬衫及黑色的牛仔裤,衬托出精壮的男性躯体,某种危险的气质,让他看来不正式且落拓不羁,黑发略长,肤色黝黑,而脸上则戴着半截黑色面具,暴露在众人目光下的,是挺直的鼻梁,以及略带邪笑的薄唇。
 
  “怎么不拿下面具?你的脸不能见人?”唐心挑起眉头维持着先前的姿势,斜坐在沙发上,修长的腿交叠。这样的坐姿,完全展露了她诱人的柔软身段。
 
  “美丽的小姐,我是有价码的,而且还非常非常地昂贵,这张脸也算是我所提供的服务项目之一,只能让我的雇主欣赏。”男人嘴角的邪笑加深,用低沉好听的声音说道。
 
  当他走入室内,那种强烈的存在感就压迫着每个人。不只是因为他高大的身躯,更是因为他无形中散发的尊贵特质。
 
  只是,一个牛郎会尊贵到哪里去?应该也只是装腔作势用来欺骗女人上当的吧!
 
  杜丰臣的确尽责,替她找来了最出色的人选。虽然她尚未见到这个男人的容貌,但是光凭他的体魄与那危险的气质,就知道他是脂粉堆中的老手,对付任何女人应该都是游刃有余的。
 
  “报上你的名字。”唐心仍在打量他,看这双隐藏在面具后的黑眸,似乎深邃而饱有涵义。
 
  “渥夫。”他简单地说,同时也在打量着她。
 
  虽然先前看过照片,但是真正见识到她的美貌与傲气时,他还是有些惊艳。美女他是看得多了,但是她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以及身为美女的骄傲,组合起来就是最致命的吸引力。
 
  “唐心,我还是不赞成……”林睿维出声说道,站到渥夫与唐心之间,想阻绝两人的视线。
 
  他直觉地不喜欢这个牛郎,那种压迫感让人不舒服,那人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竟让他荒谬地感觉自己是不如人的。
 
  “我这么做,总比被推去跟某个秃头老男人相亲,最后甚至被逼着下嫁来得好吧?”唐心睨了林睿维一眼,缓缓站起身来,走到渥夫的面前。
 
  只是走近几步,她就发觉这个男人甚至比她第一眼所看到的更加高大,当他垂下眼睛看着她,她甚至有种渺小的错觉。当视线与渥夫面具后的眼睛接触时,她的心中蓦地一动。
 
  为什么一个以出卖身体为职业的男人,竟会有如此锐利的眼光?她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杜先生,请问您是否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这位渥夫先生解释过了?”火惹欢开口问道,她美丽的眼睛略微瞇起,审视着渥夫。她说不上来,总觉得对方身上,有着某种她熟悉的特质,类似于那些始终守护着她的那几个男人。
 
  无论如何,火惹欢还是选择以保护唐心安全为出发点。以她的身分,要对一个职业牛郎施加压力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只是,她愈是瞧这个渥夫就愈觉得有几分不对劲。
 
  “我详细解释过了。”杜丰臣用最真诚的眼光看着火惹欢,心里用力憋住笑。
 
  “杜先生是否也跟他解释过,要是唐心稍有差池,就有不少愤怒的人等着要他的命?”惹欢温和地微笑,说出口的话却很吓人。
 
  隐藏在面具后方的浓眉挑起,轻易地听出威胁。他看着微笑的少女,诧异地认出了她的身分,知悉她所掌握的权势有多大。不过就算是眼前站着天皇老子,恐怕也无法阻止他。打从他看见美丽冷傲,却万分诱人的唐心时,他的心里就已经暗暗下了决定。
 
  “别担心,我应付得来的。”唐心看出好友的担心,略微皱起眉头。她倒是没有想过,温柔如惹欢,竟然也会有放话威胁人的一天。
 
  “希望如此。”惹欢喃喃自语,心里还是有几分忐忑。
 
  “对我没信心吗?”唐心有些不敢置信。
 
  好吧!就算这个牛郎的气势超过她们所预期的,但是又如何?他终究也只是个牛郎,是她整个计划里的一枚棋子。
 
  惹欢耸耸纤细的肩膀,没有说出心中的担忧。她的视线落在杜丰臣的身上,计划着或许在下山后,该好好地盘问他一番。
 
  “总之,一切小心为上,有任何事情都要通知我。”她转过身,优雅地走出红砖小屋。
 
  林睿维开口还想多说,但是却被唐心一挥手给阻了下来,碰了一鼻子灰的他,只好忍气吞声,怒气冲冲地跟着走出红砖小屋。他的双拳紧握,临走前还恶狠狠地瞪了渥夫一眼,凶恶的模样,与他对待唐心的态度相差十万八千里。
 
  “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会把你碎尸万段。”他在经过渥夫时,拋下这句威胁,却只换来面贝下薄唇的轻微扯动。他心中更气,暗暗发誓要查出这个牛郎的底。
 
  “那么,你们再好好谈谈,我也下山了。这段时间里,我会努力帮你散布谣言的,等到你回台北时,那些流言绝对会传遍整个上流社会。”杜丰臣双眼闪烁,尽快地冲出小屋关上门,然后拔足开始狂奔。他一直跑了很远很远,才敢放声大笑。
 
  红砖小屋里,就只剩下了唐心与渥夫。而他们还必须在这间小屋里,独处上一个月左右。
 
  ※※※
 
  偌大的客厅中,两人视线都在衡量着对方。
 
  唐心回到沙发上,突然感到有些紧张。不知为什么,在他的目光之下,她就是有些不自在。那锐利的目光有着强烈的存在感,就像是他仅用那双黑眸,就能侵犯她敏感的神经。
 
  骄傲的天性,让唐心不服输地回视着他。她略微偏着头,沉默地看了他几分钟,之后傲然地下达命令。
 
  “摘下你的面具。”她冷然说道,态度十分傲慢。
 
  渥夫耸耸肩,做出一个悉听尊便的动作,伸手拿下面具。动作间,他的视线没有离开她,瞧着她修长柔软的身段,他体内流窜过一阵火焰,嘴角的邪笑略微消失,但是眼里的热力却有增无减。
 
  眼前的女子是那么美丽傲慢,那态度甚至与他平日有几分神似。他的笑意加深,掌心刺痒着,已在幻想抚上那柔滑肌肤该是如何美妙的触感。
 
  她的身子因为他灼热的视线而不由自主地略微颤抖,一瞬间竟然无法移开目光。当他拿下面具之际,她完全相信他是职业的牛郎,光凭那张脸,就能够拐骗所有的女人为他拋夫弃子。那双黑眸更显得锐利而有些许邪气,让他看来有几分张狂霸道。
 
  略显凌乱的黑发,有一绺垂落在黑眸前,增添了他的危险氛围,让他看来更加充满威胁性。他并不年轻,大概比她大上十岁左右,完全是个成熟的男人。
 
  “唐小姐对所见到的可还满意?”他微笑着问她,察觉她的失神。
 
  唐心猛地转醒过来,白皙的脸蛋稍稍红了,天生的骄傲让她不肯吐实。她故意装出不屑的语气停了一声,掩饰先前的失态。
 
  “就一个出租的罗蜜欧来说,你还算及格。”她刻薄地说道,存心去否定他的外型不仅是及格,而且还好看得过分的事实。
 
  他撇撇唇,对她的反应感到有趣。“多谢你的勉强接受,没当场要求退货,这真让我受宠若惊。”
 
  “不要给我耍嘴皮子,整件事情很简单,我只是要你陪我演一出戏,在这里陪我一段时日,等到时间到了,我会给你一笔优渥的报酬,到时候我们就一拍两散,你可以自由离去。”唐心平静地说道,在他的视线下,维持着冷静与骄傲,刚才那一瞬间的失神,竟像是没有发生过。
 
  “我了解。”他漫不经心地回答,视线却梭巡过她美丽的身段,没有遗漏任何一处。精致的五官,宛如天成的娇美身段,地无疑是每个男人的美梦。
 
  唐心不自在地变换坐姿,因他毫不遮掩的目光而感到些微愤怒。她暗忖着,不知道是否每个职业牛郎,都有这么肆无忌惮的灼热眼神?
 
  “你在看什么?”她愤怒地质问,难得地失去冷静。
 
  他的笑容不减。没有因为她的愤怒而收敛,反而觉得她生气的模样也是美得不可思议。她傲慢的态度,更使得他心中的强烈欲望激增。他十分好奇,在爱侣间最亲密的接触拥抱时,她是否也会像现在这么酷爱命令她的情人?
 
  “原谅我,我只是因为你的美貌而感到震惊,毕竟在我这一行里,所见的客户大多是上了年纪的想妇,倒不曾见过像你这么年轻美丽的。”渥夫走近几步,高大的身躯在沙发前蹲下,欣赏她戒备的神色。
 
  “离我远一点。”她咬牙说道,缓慢地后退,直到背部抵住沙发的边缘。她瞪视着他那张俊脸,眼神像是在看着毒蛇猛兽。
 
  他却步步进逼,不愿意放过她,伸手撑住沙发,更加地靠近了全身紧绷的她。
 
  “告诉我,你这么美丽,为什么还需要雇用职业牛郎?只要你一开口,会有哪个男人不愿意为你卖命?”他伸出手,克制不了地想握住她春葱无瑕的手。
 
  唐心连忙收回手,只是两人的指尖有一瞬间的接触,从他身上辐射出的惊人热力,就已经让她的心跳加快。她向来是尊贵而高傲的,没有男人胆敢靠近她,像他这么大胆的接触,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那不关你的事。”她匆促地说,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考虑着要怎么从他居高临下的俯视里开溜。
 
  只是她还来不及有动作,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徒然伸出双手握住她纤细的肩,微笑地看着她紧张的小脸。他的视线落在她咬紧了的红唇上,有着想吻她的冲动。
 
  “别这么无情,我们还要相处上一段日子呢!如果不找些话题来聊,那会多么无趣?或许这段时间里,我们应该好好的了解彼此。”他若有所指地笑着,那话中的意图很明显。
 
  唐心自然听出他话里的涵义,她气愤地瞪大眼睛,没想到自己会遭到一个牛郎的言语轻薄。她美丽的眼中神色一沉,然后就陡然以俐落的动作,狠狠地一抬脚,往他的小腹上踹去。
 
  这一脚踹得结实,她满意地听见他一声闷哼,脸上正准备露出笑容,却诧异地发觉,他竟然没有倒下,甚至没有松开握住她双肩的手!
 
  “老天,你还真狠,要是踹着了我的吃饭家伙,要我拿什么服侍你?”渥夫惊讶地挑起眉头,嘴角还带着那抹邪笑,就像是她刚刚那一脚,对他来说无关痛痒。
 
  “你真的是职业牛郎吗?”唐心忽略了他再一次的言语轻薄,怀疑地问,瞇起眼睛瞧着他。
 
  她刚刚那脚倾尽了全身力量,照理说,遭受到这种攻击的人,应该倒在地上呻吟才对,怎么他竟还能够制住她?这么让他握住双肩,被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心中破天荒地隐隐浮现慌乱。
 
  渥夫挑起浓眉,看着她多疑的表情,忍不住以拇指滑过她的脸颊,当他触摸到她时,几乎要因为她如花瓣娇嫩的肌肤叹息。
 
  “为什么要怀疑?有些客人常有些奇怪的要求,所以我也练就了对疼痛的忍耐度。你想听听那些客人的特殊癖好吗?或许我们也可以来玩玩,看在你如此美丽的分上,我可以提供免费服务。”他俯下身子邪笑着,靠在她的耳朵旁轻声说着连篇谎话。
 
  那灼热的气息吹拂入耳朵,带来奇异的温热,让唐心全身都紧绷起来。她的双手落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奋力推开他。
 
  “住口,我不要听那些!”她匆促地下命令,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唐心突然间开始怀疑,自己所计划的整件事情,真的是一个好主意吗?当她想到,必须与这个嘴边噙着邪笑、又图谋不轨的高大男人独处一个月左右,向来自信满满的她,不禁也开始产生怀疑了。
 
  渥夫耸耸肩膀,不再逼她,却没有退开,竟然就大剌刺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庞大的身躯,让这张欧式沙发突然变得狭小了。
 
  “你总是习惯于下命令,是吗?”他轻笑几声,说出观察的心得,抚着下巴审视着双眼瞪大的唐心。
 
  “我是出价的人,当然就有资格下命令,而你则是被我雇用的,从此之后我怎么说你怎么做,绝对不许越界,要是你胆敢碰我一下,我就斩了你那双贱手。”她恨恨地说道,并凶恶地瞪着他,看他还有没有胆子再犯。
 
  “为什么你们这些人全都如此不友善,轮流来威胁我?”他挑起眉头,想到刚刚离去的火惹观与林睿维。“不过话说回来,你何必如此激动呢?我以前的客人们倒是喜欢我这双贱手。”他低头翻看着一双黝黑大掌,然后对着她微笑,态度有几分慵懒,而那双眼睛却灼热依旧。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不许你混为一谈。”唐心瞇起眼睛,冷着声音说道。她说服自己是因为没有应付过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所以才会一时之间乱了方寸。
 
  “你的确是独一无二的,至少我不曾见过像你这么美丽的女人,更不曾见过像你这么爱对人颐指气使的小暴君。”渥夫忠实地说道,欣赏着她瞬息万变的美丽脸孔。
 
  他的赞美反而更激起她的怒火,唐心深吸几口气,压抑住翻腾的怒气,在心中从一点数到十,之后才能继续开口。说出的每句话,都是从牙缝中硬挤出来的。
 
  “如果你还珍惜自己的性命,就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你付不起惹怒我的代价。”她平息了怒气,露出甜蜜却危险的笑容,几乎可以勾人魂魄。只有熟知她性格的人,才会知道她正处于狂怒边缘。
 
  “付代价的人可不会是我。”他一语双关地说道,突然间出手,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时,他已经俯下身来,掠夺的唇封住了她惊愕半张的柔软红唇。
 
  唐心完全措手不及,没想到说出口的威胁还在耳畔,他就霸道地明知故犯,存心要挑衅。
 
  他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笼罩了她的呼吸,当她惊讶地瞪大眼睛时,能够在他那双深邃的黑眸,看见自己的倒影。男性的麝香气味,他身上的古龙水与烟草混合的气味,都源源不绝地冲击着她。
 
  渥夫将她扯入怀抱,紧紧地环绕住她纤细柔软的身子,属于她的淡淡幽香充斥鼻端,更加撩拨着他的欲望。从看见她照片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期待着能吻上她柔软的唇。
 
  “你——”她只能发出急促短暂的声音,之后的抗议或咒骂,全都因为他炙热唇瓣的封缄,成为模糊的呜哼声。
 
  她勉强想推开他,但是两人之间的力量相差太多,她根本推不动他庞大的身躯。双手落在他宽厚的肩上,不住地猛烈敲打着,他却只是更加深了唇舌上的掠夺占有,将属于他的温热气息,倾吐入她的檀口。
 
  当他灵活如蛇的舌撬开她的牙关,溜入她的口中,勾引诱惑着她生嫩柔软的香舌时,她全身都因为那过度亲密的接触而颤抖。
 
  他的舌纠缠着她的,不许她退缩抗拒,而一双手则不安分地探入她衣衫下,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衣,揉弄着她柔软的丰盈,当他粗糙的拇指昼过粉红色的顶端时,她不禁颤抖呻吟。
 
  不曾受过这种对待的唐心又羞又怒,想要尽力摆脱他,却又在他的掌握下,因为陌生的刺激而手脚无力,敲打他肩膀的力道渐渐小了,最后只能虚软地落在他的肩上。
 
  唐心紧闭上眼睛,感受到他全身贲起的结实肌肉,与她的柔软是多么不同,他不许她反抗,却也没有伤害她,霸道却不粗鲁,只是坚持她享用这场感官的盛宴。
 
  他吻得更深,将她抱得更紧,逼着她略微拱起身子,两人贴得很紧,彼此之间不留一丝空隙。她甚至可以隔着层层衣物,感受到他双腿间炙热而蠢蠢欲动的男性欲望,抵住她不怀好意地磨蹭着……
 
  渥夫几乎难以自拔,唐心的甜美滋味超乎他所能想象,当她的反抗微弱、神色迷蒙地陷溺在他的怀抱时,那蒙眬的双眼及柔软的身段,简直要让他疯狂得失去理智。在小暴君的面具之下,她是个可以诱惑所有男人的美丽魔女。
 
  这么难得的美女,要他怎么舍得拱手让人?怎么能够让她施展小计,轻易地逃出他的手掌心?
 
  他在心里露出微笑,热烈地感谢杜丰臣。
 
  他一直吻到她几乎无法呼吸了,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她忙着喘气,贪婪地吸取氧气,全身软弱地趴在他的胸膛上,一瞬间竟然忘记要指责他,竟敢胆大妄为地夺去她的吻。
 
  渥夫伸出手,爱怜地抚着她嫣红的脸蛋。
 
  “花了一大笔钱雇用我,难道你不想试试吗?我的技术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女人抱怨过。”他邪魅地低笑着,突然伸出温热的舌,舔吻着她敏感的耳朵。
 
  他下流的话语,让唐心瞬间又全身僵硬,从来没有人胆敢跟她这么说话的!
 
  “混蛋,给我滚远一点!”她用力咬着先前被他吻得略微红肿的唇,奋力把他推开。
 
  这次大概因为没有防备,渥夫高大的身躯被她这么一推,跌下了沙发,一只手原是放在她蕾丝内衣上,这么一个跌落,他反手一勾,竟然扯下她最贴身的衣物。
 
  “你现在就想把我推倒?在这里吗?地毯上?只要是跟你在一起,我没有任何异议,绝对会全力配合。”他跌坐在地毯上,挑起浓眉对她邪魅她笑着,缓慢地举起手中的蕾丝内衣,手指轻轻摩挲着,感受那蕾丝上残留着的属于她的少女馨香与温度。
 
  “你下流!”唐心的脸蛋通红,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头一次感觉到羞窘得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会很多下流的手段,你想不想来试试?”他回答得很快,语气充满诱惑及激情的邀约。
 
  失去了蕾丝内衣,她突然觉得很不安,当他的视线毫不遮掩地落在她胸前时,她防卫地用双手护住,想遮住仅盖着薄薄布料的丰盈,制止他的审视。看他那双灼热而饥渴的黑眸,她实在怀疑他是否会马上扑过来。
 
  该死的杜丰臣,上哪里去找来这个太过出色的牛郎?瞧他刚刚展露的那几招,吻得她昏头转向的手法,就够吓人的了,让生性骄傲的她,史无前例的有了想逃的念头。
 
  那种感觉,竟然就像是,他正在肆无忌惮,而且热烈地追求着她——
 
  只是,他是个牛郎啊!是以服侍女人为职业的,这些让她震撼的种种,是不是都只是他的“谋生技能”之一?她在男女关系上的确太生嫩了,遇上他这种老手,还有什么胜算可言?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给我打什么歪主意,否则我马上通知杜丰臣,要他把你换掉。”她撂下最后通牒,勉强维持着最后一点尊严,抬高小巧的下颚,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之后骄傲得像是女王般,傲然地走回房间,用力甩上门。
 
  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在走过他身边时,她的双脚颤抖得几乎要虚脱。
 
  坐在地毯上的渥夫,缓慢地挑起浓眉,视线紧锁着她离去的窈窕背影,之后对着砰然关上的房门,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美丽的小暴君,你难道不知道,那些警告,只会逼得我不得不马上展开行动吗?”他邪魅地微笑着,将手中的蕾丝内衣举到鼻端,温习着属于她的淡淡幽香。
 
  他先前的确是居心不良,想要戏耍玩弄那个传说中美丽却又胆大妄为的唐家长女,才会答应杜丰臣,从一个国际企业的总裁,伪装成出卖身体的牛郎,为的全是要整治自以为是的唐心。
 
  但是,他完全没有料到,她竟会这么美丽!真正面对面时,他有瞬间无法呼吸,只能笔直地看进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除了她的美丽之外,她的颐指气使,以及聪明过头的模样,都让他为之惊艳。她聪明而诡计多端,这点竟意外地更加吸引了他。她的傲慢来自于自信,那骄傲的眼神是与他那么神似,就像他时常在镜中所看见的。原来,真有一个女子,有着与他相同的眼神。
 
  他无法克制地品尝了她,她的甜美让他迷醉了。除了她那恼人的智能,她还有着绝对适合他的美丽身子,从先前的吻与接触中,他感受到她内在如他一般狂野的热情……
 
  他的决定几乎在一瞬间改变,最起码接下来他所要做的一切,绝对不会仅仅是一场戏弄。在他们最初相见的这一天起,他就已经暗自下了决定,这一生都不会放她离开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