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糖心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糖心淑女 第三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唐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尽量减少走出房门的机会。她在房内焦躁地绕着圈子,对眼前的情况愤怒极了。
 
  一切应该照她的计划完美地进行才对,可为什么这个牛郎偏偏那么邪恶危险,竟能引出她从未有过的紧张情绪?她不断地想起他的热吻,想起他在她身上肆虐的双手,想起他握着她蕾丝内衣,缓慢摩挲布料时,那双黑眸里浮现的掠夺光芒……
 
  她烦躁了一下午,最后决定早早上床休息,心中真的开始考虑起,是不是要让杜丰臣另外选择适合的人选,她本能地想避开渥夫,那个男人实在太危险了些。
 
  只是,她从来也不是会避开挑战的人,甚至还欢迎各类的挑战,而怎么这次只是稍稍交手,她就有预感,自己会在他的手中惨败?
 
  困惑愈积愈多,唐心翻了翻身,躺在温暖的丝质被单里,她的睡意变浓,在蒙蒙眬眬间睡去。
 
  夜色更深了,环绕着红砖小屋的,是广阔的森林,屋内些许的灯光提供有限的照明,四周都是昏暗的。
 
  唐心正沉睡着,昏暗的房里突然窜入一道身影,他的动作优雅却寂静无声。微弱的灯光,照着那人的侧影,勾勒出明显约五官及高大的身躯。他昂然地站在床畔,灼热的目光紧盯着她沉睡中的小脸,之后缓缓俯下身子。
 
  有某种温热的气息接近她,先是落在她光洁的额上,逡巡到她微张的柔软红唇,热热的呼吸拂弄着,包里她精致的脸庞,让她无意识地发出轻吟,那柔软的声音,在夜里听来格外清晰诱人。
 
  她以为自己在作梦,梦见了先前在沙发上,他那温热的怀抱及肆无忌惮的吻……
 
  之后,覆盖在她身上的薄丝被单被轻柔谨慎地拉开,她因为夜里的寒意而颤抖,身上的水绿色细绸睡衣美丽却无法御寒。在微弱的光线下,可以看见睡衣滑到她修长的大腿上,暴露出细致的肌肤。
 
  在黑暗中闪烁的眸子,因为眼前的难得美景,而燃烧着更炙热的火焰。
 
  很快的,温暖得接近灼热的热源贴近了她,重新温暖了她的身子,她本能地抱住这床新毯子,那平滑温暖的触感,让她以为抱住的是温暖的丝绸……
 
  寂静的夜里,增添了另一种声音,不同于她银铃似的嗓音,反而显得十分低沉浓浊,类似压抑性的低吼声。
 
  坚实温暖的身躯覆盖住她,那灼热的气息,来到她袒露在睡衣之外的白皙颈子。几下轻触后,男性的唇如蝶触般地轻啄,让她有若遭到轻微电流窜过周身似地酥麻。随后,灼热的唇落在她颈间,温热的舌轻舔着她颈问的脉搏……
 
  就算唐心睡得再沉,这时也在迷乱的梦中徒然惊醒了。
 
  她的知觉迅速恢复,全身的肌肉紧绷着,赫然发现她紧紧抱着的,并不是一床温热的丝绸厚被,而是一个高大的男性躯体!她惊骇得全身发抖。而当她看见他那双带着邪笑的黑眸,以及无限邪魅的一笑时,她似乎是从迷乱的梦中惊醒,却又陷入比梦境更加荒谬的处境里。
 
  “啊——”她惊骇地张开嘴,只来得及发出高亢的呼喊,剩下的半声尖叫却被他的大掌截断。
 
  其实从他身上的淡淡男性麝香,以及那古龙水与烟草的混合气味,她已经认出这个半夜溜上她床上的男人是谁。而他那特有的邪笑和灼热的黑眸,更是宣告了他的邪恶意图。
 
  渥夫!
 
  他竟然色胆包天,不顾她的威胁抗拒,在三更半夜里图谋不轨地摸上她的床;趁着她在半梦半醒间,最没有防备的一刻里,轻易地又窃去了她的吻!
 
  “美丽的小暴君,你可是因为我的到来而欣喜得尖叫?这真让我感到高兴。请原谅我这么晚才进来,那个门锁实在不好搞定,你是否等我等得很焦急了?”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笑意。寡廉鲜耻地问道。同时,灼热的唇依然故我地游走到她的耳边,以温热的气息撩拨她敏感的肌肤。
 
  他习惯了掠夺,看中了猎物就绝对不会松手,更何况他已经决定她是他今生最重要的猎物!夜长恐怕梦多,他不想浪费时间等待,趁着夜色就展开行动了。
 
  “唔……唔……”他的手掌捂住她的嘴,她所有愤怒的咒骂,都化为模糊的呜声,怒火凝聚在她漂亮的大眼里。
 
  唐心瞪大了双眼,狠狠地瞪着他,万分期待用眼光就能把这个采花贼凌迟致死。
 
  “你这么热切地看着我,真是让我感到万分欣喜。”渥夫带着微笑靠近她的脸庞,吻着她的耳朵。“小暴君,你好甜呢!”他陶醉地说道。
 
  渥夫灼热的唇沿着她的肌肤滑动,靠着她纤细身子的轻微颤抖,找寻着她的敏感处,灵活的唇舌以诱惑折磨着她,用恰到好处的力道舔弄或是轻咬。虽然还隔着一件薄薄的睡衣,但他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怀中的女性身段有多曼妙。
 
  “唔唔……”唐心无声地咒骂着,双手双脚都在挣扎,无奈他不但高大且力量惊人,那身黝黑的躯体硬是把她压得死紧,让她动弹不得。
 
  “小暴君,你再这么扭下去,我的服务就可能没办法让你很尽兴。”他过度礼貌地说道,可是腰部却抵住她,过度亲密地一挺,他的坚挺灼热,撞击了她的柔软,让她不由自主地一颤。
 
  她的所有动作在转眼间静止,原本满是怒火的眼里开始涌进了慌乱。她瞪大眼睛,感觉到他刻意用那灼热坚挺的一处抵住她轻摩,震得花心酥麻。睡衣太过菲薄,那层阻碍只是聊胜于无,她可以完全感受到他的灼热。
 
  唐心的视线略微往下瞄去,在看见他的赤裸胸膛时,脸色变得苍白。她没有勇气继续往下看去,但是以渥夫下流的性格推断,他绝对是赤身露体爬上她的床的。
 
  她用力摇摇头,想摇开他的箝制。
 
  “你如果保证不用尖叫声吓坏森林里的小动物,我就放开手。”他带着邪笑说道,另一手已经滑入她的睡衣之内,轻巧地解下她贴身的内衣。
 
  唐心僵硬着身子,只能下情愿地点头。当他松开手时,她迫不及侍地深吸一口气,贪婪地吸取空气。只是口唇还自由不到几秒钟,他的唇竟然转眼又逼了过来,掠夺了她的唇,灵活的舌滑入她的口中,纠缠逗弄着她的舌。
 
  她瞪大眼睛,尽力想推开他,但是如同先前的每次一样功败垂成。她再怎么骄傲聪明,也只是个未解男女欢情滋味的处子,怎么敌得过这个技巧高超到足以操控情欲的浪子?
 
  渥夫一直吻得她全身虚软,几乎要昏厥时,才稍微放开她。只是,他仍旧轻咬着她的红唇,窃取她每一个虚软的喘息。
 
  “我只说要放开手,可没说不吻你的。”他极为无赖地说着。
 
  “混蛋东西,放开我!”唐心深吸一口气,沉声命令道。她没有想到,两人此刻的身躯是紧紧相贴的,她吸气的动作反而让胸前的丰盈抵住他的胸膛,换来他一声难耐的男性呻吟,那双不怀好意的黑眸变得更加灼热。
 
  “小暴君,连在床上你都还要颐指气使?你这样会吓坏男人的。”他啧啧有声地摇头,用拇指滑过她红润的唇。冷不防地她牙关一张,就想狠狠地咬他。
 
  “啊,咬我?”他迅速收回手。要是动作不够快,眼下大概已经被她咬一个口子。
 
  “如果可以,我很愿意咬断你的脖子,结束你这条烂命!”唐心凶恶地说道,双手推拒着他宽阔黝黑的裸胸。
 
  “你的脾气真是火爆,不是吗?不需要这么急切,让我教教你,情人之间的吻咬不是那样的。”他不愁反笑,半强迫地执起她的手,将那春葱无瑕的指放入口中轻咬。
 
  唐心奋力想抽回手,却不能如愿。她有些发愣地看着他缓缓地吸吭含弄着她的指尖,十指连心,又以柔软的指腹尤为敏感,他的每下吮吻都像是落在她的心上,她的身子因为那种奇异的感觉而颤抖着,从不曾经历过这么香艳的场面。
 
  “你……住手!”一直到他发出轻笑声时,她才徒然清醒,奋力地抽回手。在恼羞成怒之余,几乎就想往他那张邪气的俊脸上打去。
 
  “为什么要我住手?小暴君,你花了大钱请找这种职业好手来,不尝一点甜头岂不可惜?再怎么说,我也是很尽责的,你付了全套的钱,而我要是只做了半套的工作,这样可是会让同业笑话的。”他握紧她挥来的小手,理所当然地说道。
 
  “该死,你这个家伙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两字怎么写?!”唐心愤怒地说道,听不下他所说的荒唐理由。虽然几次的接触,那些奇异的欢愉就让她有些心荡神摇,但是……
 
  发觉自己正在胡思乱想,她的一张脸徒然变得通红,连忙用力摇头,想把那些不知羞的想象推出脑海。
 
  “小暴君,我这一行是出卖劳力,不是出卖脑力的。你想见识我的智能,那可就必须是在另一种场合了。”他兴高采烈地说着,双手不规矩地在她睡衣内游走,大胆地覆盖上她的丰盈。
 
  她倒吸一口气,急着想摆脱他,焦急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掌,想制止他的动作。
 
  “你这个登徒子,还不快点住手!”她气急败坏地喊着,美丽的脸因为气愤而通红。
 
  “是你找来我这个登徒子的,我最美丽的小暴君,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啊!”他一脸无辜地说道,低头用牙齿咬开她睡衣上的钮扣,让白皙的肌肤逐渐展露。他的视线始终注视着她羞窘的通红脸蛋,欣赏着她尴尬时的美丽表情。
 
  唐心全身颤抖,恐惧地瞪大双眼,被自己的计划逼入绝境。是她让杜丰臣找渥夫来的,也是她选择与他在这间小屋里独处;她太过自信,以为任何事情都可以照她的意愿发展。如今方圆几公里内都没有人居住,以他的力量与蛮横,现在就算是他想要强暴她,她也是无从反抗。她为所欲为惯了,反而忘记男女天生力量上的差距。
 
  他瞧见她苍白的小脸,看出她的恐惧,一时之间竟然也心软了。他爱怜地抚着她细致的脸蛋,灼热的气息吹拂着她的耳,以醇厚的声音安抚着。
 
  “别害怕,小暴君,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要领着你去体会一些美丽的感觉。”从看见她照片的那一瞬间,他就爱上她骄傲的神情,甚至对她喜爱颐指气使的模样着迷。
 
  当他看见她的恐惧时,他心软得几乎要说出实情。但是他完全清楚,只要他现在说出真相,透露他们的相遇其实是一个诡计,他大概会在第一时间内就被唐心宣判出局,从此之后别说追求她了,大概就连见都见不到她。
 
  如今他已经骑虎难下,只能先诱惑她,让她完全陷入他编织的罗网里。
 
  “不,你不可以。我有未婚夫了,我很爱他的。他权势惊人,要是你胆敢碰我,他会让你家破人亡。”唐心连连摇头,流利地说着谎,虽然心里的恐惧少了些,但却还是听出他口气里的强烈诱惑。
 
  她用力咬咬唇,口不择言地编派理由。现在只要能够阻止他,她连最荒谬的话都说得出口。
 
  “未婚夫?”渥夫停下动作,浓眉挑得毛高。“你不是说,那个男人是个秃头老男人?”他充满兴趣地问。
 
  唐心索性完全豁出去了,她无比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加强此刻的语气。虽然现在说出口的,根本就是连她都不相信的谎话。
 
  “我对秃头老男人有偏好。”她咬牙说道。
 
  他先是一愣,没有料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按着他突然仰头大笑,庞大的身躯因为狂笑而颤抖着,让他怀中的她以及整张床都跟着抖动,浑厚的笑声在房内久久不停。
 
  “小暴君,你真是个稀世珍宝啊!”他一面笑,一面说道,那话也听不出是赞美还是讽刺。
 
  渥夫一直大笑着,笑到唐心的脸色都变了。她瞪着这个大笑的男人,危险地瞇起眼睛,怒气再度掌握了她的情绪。
 
  “你到底是笑够了没有?要是笑够了,麻烦你抬起身子,马上给我滚下床去,我困得很,懒得陪你夜半闲聊。”她命令道,终于趁着他大笑时,稍微能够脱身。
 
  唐心迅速缩起双脚,毫不留情地往他胸前踹去,乘机迅速翻身脱离他的身下。
 
  在众多叔叔们的训练下,她的体能还不差,要是能够逃到门边,说不定还能把他锁在房里,暂时挡他一阵子。
 
  他胸腔中的空气全被她狠狠地踹出,一时之间松了手,让她灵巧地逃开了。他双眼一瞇,那神色变得更加危险。
 
  当微弱的光线在她身上制造出光影,穿透菲薄的睡衣后,那模样甚至比裸体更为诱人。
 
  她跑向大门,却连门把都还没握到,腰间就徒然一紧她低下头去,神色惊慌地发觉,他黝黑的手臂再度环绕上她纤细的腰。
 
  “美丽的小暴君,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们会在夜半所做的事情,绝对不止于闲聊。”他靠在她的耳畔,充满暗示地说道。
 
  唐心颤抖地抬起头来,笔直地看入他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里。这辈子以来,她头一次强烈感觉到,自己是绝对逃不掉了。
 
  幽暗的房间里有压抑的喘息,唐心抗拒着,几乎想要尖叫,但是渥夫的力量太强大,她根本没办法挣脱。
 
  “放开我!”她尖叫着,用力搥打他。
 
  “或许天亮之后,我可以稍微考虑这个提议。”他满脸皆是无赖到极点的笑容,打定主意绝对不放她离开。她聪明而警戒,他必须尽快行动,要是让她有缓冲的时间,她就会马上逃得不见踪影。
 
  还来不及眨眼睛,她就重新被放回床上。她咬着唇,努力想移出他的魔掌可及范围之外,只是还移不了多远,脚踝上蓦地又是一紧,他坚定而缓慢地把她拉回怀中,一双手还沿着她修长光滑的大腿轻抚着。睡衣早因挣扎而卷上纤细的小蛮腰,她等于是半裸地躺在他身下,被他恣意轻薄着。
 
  “在我面前呈现这么诱人的美景,你是不是急着想诱惑我?”他欣赏着她罗衫半解的香艳模样,唇上流露气死人的邪笑。
 
  “该死,我非要剪掉你胡说八道的舌头不可!”唐心凶恶地吼道,脸上的红潮始终不退,她咬牙切齿着,再也听不下他那些不三不四的双关语。
 
  “啧,要是剪掉我的舌头,你能得到的享受可会减少很多啊!”他感叹地说道,双手顺势而上,轻经卷起她的睡衣,将那件绿色的绸衣卷过她的身子,之后轻而易举地脱掉。
 
  在微弱的灯光下,此刻映入渥夫眼中的,是她光滑无瑕的背部,那优美的曲线令他眼中燃起燎原大火,让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以唇舌膜拜她的背部。
 
  “小暴君,想清楚啊,要是剪掉了我的舌头,我就不能这样吻你了,你舍得失去这些销魂的享受吗?”他的舌舔吻着她背部细致的肌肤,灵活的舌沿着她背部的肌理移动,没有错过她的颤抖。
 
  当她想逃离,他就伸手牢牢抱住她,交握的黝黑大掌刚好握住她胸前的柔软丰盈。
 
  “不……”她的声音破碎,因为他卑鄙的攻击,一再成为压抑后的轻柔低吟。
 
  她的确离经叛道,在淑女的模样之下,有着旁人无法管束的狂野。那些冷静的言词,遮掩着她的本性,而他仿佛能够看穿她,挖掘出她鲜为人知的原始情欲,当他的诱惑步步进逼时,她也变得迷惑了。
 
  他似乎也跟她拥有相同的狂野本质,两把火炬聚成了一处,就成了燎原大火。
 
  “美丽的小暴君,别拒绝我,只要好好地感觉。”他诱哄着,双手或重或轻地涅握住她嫩白的丰盈,粗糙的拇指拂过她敏感的蓓蕾。
 
  “放开我。”她软弱地开口,逸出红唇的拒绝,竟然像是饥渴的柔软娇吟,她的体内波涛汹涌,连神智都有些朦胧了。
 
  他掌握了她的身躯,发掘出连她都不知道的敏感处,欢愉的浪潮在体内回荡,从他的心跳及喘息,暗示着更为亲昵与剧烈的喜乐。
 
  “怒难从命。”他轻笑地回答,将她娇美的赤裸身躯往后抬起,让她的背部紧紧抵住他的胸膛,灼热的欲望隔着薄薄的底裤,在她的粉臀之间摩弄着。
 
  “碰了我,你会死的,所有人都会磨好刀子,等着要你的命。”她使出最后的威胁,却仍被翻过身来,仰躺在他赤裸高大的身躯之下。在他灼热的注视下,她忍不住以双手遮掩胸前的赤裸春色。
 
  但是渥夫不赞同地瞇起眼睛,握紧唐心的手腕,将那双美丽却有些碍眼的双手移开。
 
  “知道法国人是怎么形容高潮的吗?”他靠在她的耳畔低语。“小死一回。”男性的身躯散发出无形的强烈诱惑氛围,属于他的男性麝香包围了她。“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们可以共享千千万万次如同死亡般的极致欢愉。”
 
  “这只是你用来对所有女人说的职业用语吧?”唐心咬咬唇,在他的身下软弱了。
 
  她原本的骄傲似乎一碰上他就全部消失了,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诱惑、他的邪魅不羁,而是因为他邪气的眼睛里,有着跟她相同的东西。
 
  但是,这说不通啊!一个职业牛郎,以取悦女人换取金钱的男人,会跟生性骄傲的她有什么相同之处?
 
  心里的震撼应该只是假象,她该是被诱惑了,对男女情事感到好奇,只是想在他的带领下,一尝禁忌的欢愉吧?
 
  除了这些,不该有其它的可能……
 
  “不,这些话只对你说。”他带着邪气的笑容说道,口气却十分真诚,让她分不出他所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我才不相信。”唐心用力摇摇头,开口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的唇舌落在她的丰盈上,轻咬着略呈粉红色的肌肤时,徒然来袭的快感像闪电一样击中她,让她连呼吸都忘记了。
 
  “我的小暴君,总有一天你会相信的。”他如谜地说道,捧握起一方丰盈,将那轻轻颤抖的粉红色蓓蕾纳入口中,轻重不一地吮弄着,耳中听见的是她想要压抑,偏又无奈流泻的动人轻吟。
 
  他能够从她的反应中得知,她虽然努力想伪装,但是那生涩的反应带着纯真的诱惑,反而让他在激情之余,有了怜爱的情绪。他的动作放慢,安抚似地经舔着她的乳峰,哄弄着绽放的粉色蓓蕾,黝黑的手往下滑去,滑过她平坦柔软的小腹,轻巧地褪下她的底裤。
 
  唐心难耐地甩着头,好发泄堆积得太多的情欲,他的手与唇舌像是有魔法,让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饱胀着陌生的情欲,当他接触到她,她就只能颤抖与期待着。
 
  她瞪大眼睛,看见他脱下她最后一件蔽体的衣物时,眼里出现慌乱与羞怯。为了掩饰那些羞怯,她紧紧闭上双眼,脸上满是准备从容就义的壮烈表情,僵硬着身子躺好。
 
  “你……尽快结束吧!”她将此刻的激动,都归咎于对男女之事的好奇,要是他做尽了一切,她大概就能够摆脱他对她的奇怪影响。
 
  他先是一愣,接着嘴角的笑意加入了几分温柔。他撩起她的发丝,摩挲着她细致的肌肤,低头逐一舔去肌肤上的晶莹汗滴。
 
  “我要是真的尽快结束,说不定你会气得拿刀子追杀我。”他轻笑着,吻吻她汗湿的小脸。“别害怕,美丽的唐心,我不会弄痛你的。”他无限温柔地说道,庞大的身躯挤人她修长的双腿之间。
 
  “我才没有害怕。”她嘴硬地说道,身子却僵硬到发抖。
 
  渥夫轻笑一声,已经见识到她有多么固执,就算是害怕到发抖了,嘴上也绝对不会承认。“随便你,你说不害怕就不害怕吧!”
 
  他轻柔地吻她,从她花瓣似的红唇,到她白皙敏感的颈子、胸前的丰盈。他的唇反覆在她身上吻着,在挑起她情欲的同时,也在她身上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渥夫慢条斯理地挑弄诱惑她,像是拥有全世界的时间可以吻她。
 
  唐心僵硬的身子逐渐放松,虽然被他的技巧挑弄得呼吸急促,但是他久久按兵不动,她有些好奇地睁开眼睛,看见也感觉到他的接近。
 
  直到唐心张开眼睛,渥夫才有了进一步的举动。
 
  在知道她的恐惧稍微消失时,他结实的小腹压上她的,最灼热的坚挺抵住她的柔软,在靠近她的时候,顺着她的身子往下滑去,最后,他的那双黑眸的视线落在她双腿间的粉色花瓣间。
 
  只是被他看着,唐心全身就如火焚般,紧张得想要并拢双腿,偏偏他庞大的身躯挡着,她无法如愿,只能无能为力地袒露在他的目光下,发出困窘的呻吟,以双手覆盖着眼睛。
 
  “小暴君,你好美丽。”他暗哑地说道,轻柔地拨开她妄想遮掩的软弱小手,黝黑的指来到她的柔软处,轻柔地接触着。
 
  “不可以……”她惊慌地撑起身子,抗议的唇却被他牢牢吻住,这样半撑起身子的姿势,反而可以清楚看见,他是怎么触摸她最隐密的那一处,滑入她无人触摸过的隐密花瓣。
 
  “你我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他低哄着,目光灼热得像是火焰。
 
  他粗糙的指却带着无限温柔,在舔吻轻啃着她的红唇时,强迫她看着他是怎么触摸她,怎么带给她绝顶的欢愉,那种亲密的景象看得她脸色红烫得快烧起来。
 
  黝黑的指轻梳过她的花丛,滑过她柔嫩的花瓣,在抚弄她时深深地吻着她,灵活的舌反复占有冲刺,暗示着他亟欲对她做的事情。
 
  亲密的接触让她全身颤抖,却逃不开他的笼罩。当他开始捏弄着她最敏感的花核时,她身上的所有细胞都僵硬了。激烈的快感,从他碰触的那一点流窜,掌握了她的一切。难以克制的轻吟滑出红唇,她的双手紧紧抓住他坚实的手臂,以为要溺毙在他所给予的强烈快感里。
 
  她温润的花蜜沾湿了他的指,显示出她动情的证据。他深吸一口气,将指深入她紧窒的花径内,在她颤抖抗议时,用最轻柔的声音哄着她。
 
  渥夫是情场老手,但是从来没有女人可激起他心中这么深重的怜惜,甚至有种冲动,愿意付出一辈子来疼她、宠她;而让她感到疼痛,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渥夫。”她低喊着他的名字,慌乱地抱住他。
 
  唐心第一次承受这样的试探。他的指在她的体内滑动,带来的感觉很奇怪,让他的体内也燃烧着火炬,说不上难过或是舒服,只是很紧绷,她困惑地咬着唇。
 
  “别紧张,我的小暴君,放经松,你可以接纳我的。”他在她紧窒的花径里,顺着那温润的花蜜,缓缓移动着手指,诱惑她适应与放松,在等会儿之后能够全部接受他。
 
  她的女性信道紧紧环绕住他的指,随着她的每一次喘息而紧缩。让他几乎要克制不住,黝黑的脸上因为苦苦克制而出现点点汗滴。
 
  渥夫的汗水滴落在她的肌肤上,往她丰盈的谷地间流去,那情景格外刺激,看得他眼里的火焰更加炙热。他的唇顺着她的面颊,来到她的耳畔,声音里饱合着男性的喘息与暗哑。
 
  “感觉到了吗?你已经那么濡湿,那么迫不及待地等着我了。”他低语着,缓缓抽送着在她花径间的指,在她难耐地呻吟拱身时,将她完全拥抱入怀中。
 
  “住口。”就算他说的是事实,她也不敢再听下去。
 
  虽然是想制止他煽情的言语,但是她此刻说出的命令,变得很软弱,根本没有半分说服力,反倒像是诱人的娇嗔。
 
  他邪笑着,吮咬着她的耳朵,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感受到她的颤抖。
 
  “只能做不能说吗?那么,我最美丽的小暴君,要让我闭上嘴,你必须付上整夜做为代价。”渥夫庞大的身躯压下,将她压回床铺之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