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糖心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糖心淑女 第四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他的指带给她好奇怪的感觉,原先的紧绷感好象消失一点了,但是当他的速度加快时,那种紧绷的感觉从体内深处窜出,在激烈的快感之外,还让她有些难受。她的心悬宕着,为了发泄那些奇异的感受,无法克制地张开轻喘的唇,细白的牙咬住他的肩膀,颤抖地期待着某种她不曾经历的巨大改变。
 
  只是,在最接近的那一点,当她满心期待时,他原本律动的指竟然停了下来,慢慢地撤出她溢满花蜜的花径。
 
  唐心愕然地瞪大眼睛,不只双颊火红,就连全身都泛着美丽的粉红色。她无法承受他甜蜜的折磨,却更无法承受他在此刻停止。
 
  他怎么能这样,竟在接近完美的那一处停止,放任她被空虚啃噬着?
 
  “渥夫,你……”她颤抖地抱住他的宽肩,咬紧了牙根,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办,才能让体内这悬而未决的难耐空虚好一些?她美丽的双眼甚至有些湿润了,柳眉紧磨着。
 
  “小暴君,别心急,我们可以一起到达那里的,由我陪着你,一切会更加美好。”他带着笑容说道,以指分开她湿润的花瓣,将炙热的男性坚挺抵住她的柔软。
 
  “什么?”她还有些困惑,不太明了他的意思。
 
  但是当渥夫猛地弓身,灼热的欲望窜入她体内,她因为徒然的痛楚而惊叫出声,一时之间脑海里一片空白,本能地抱紧悬宕在她身上的精壮男体,咬着唇发出轻吟,只能知道他的巨大几乎要撕裂她了。
 
  泪水涌进她的眼眶里,她瞪大了眼睛,硬是不肯让泪水滑下来。她愣愣地看着渥夫,诧异他俊美邪气的脸,竟然也能充满温柔!她的骄傲好象不见了,一遇上他,她的一切都遭遇空前的危险。
 
  他已经在她的深处蠢蠢欲动,每一下呼吸,都牵动了两人的心跳,灼热的坚挺占有了她,在她体内如同潜伏的野兽,让她再地无处可逃。她承受着他的目光、他的占有,从来没有这么强烈感受到,自己是被他所拥有。
 
  “嘘!不疼了。这是必经的,等会儿就不疼了。”他诱哄道,长指来到两人结合处,轻柔地抚弄着,让她能够快些接纳他。她的花蜜润滑了他的占有,他缓慢地揉弄着,在听见她的低吟时,情不自禁地以浓浊的低吼配合着她。
 
  “呃……”她拱起身子,承受着他愈来愈强而有力的冲刺,本能地响应他。
 
  当疼痛褪去,过多的欢愉让她无助地颤抖,她在他的移动冲刺下低吟、扭动着,娇美的身子在深深的夜里,与他的古铜色身躯交缠。
 
  怎么能够解释,她竟然愿意将自己交给他,她甚至还全然不了解他啊!为什么在看着那双邪气的黑眸时,心里竟会有一丝笃定的情绪?
 
  她看着他的眼睛,身子随着他的冲刺而颤抖,在最亲昵的一刻里,深深看进他的眼里,在他满是情欲与温柔的折磨下婉转娇吟着。
 
  渥夫有力的冲刺愈来愈快,随着他的灼热欲望在她柔软花径中反复进出,他将她逼到了最接近天堂的一处。
 
  她的全身紧绷着,喘息的声音与他配合,在他最后急促的进占时,将汗湿的娇躯紧贴着他颤抖着。他最后深深的一击,嵌入了她的最深处,让她难以承受地拱起身子,紧紧闭上双眼。属于他的热流,溢满了她的花径——
 
  随着他灼热的释放,两人在彼此的怀抱中颤抖,没有人有能力开口。空气中有欢爱后的气息,包裹着她与他,两人的汗水弄湿了床单,分享着高潮之后的温柔余韵。他的手轻抚着她的黑发,低喃着安抚的话语,让她在累极时逐渐沉入梦乡。
 
  在幽暗的房间里,暗哑的男性嗓音低语着,充满了温柔,却也充满了霸道。
 
  “小暴君,你是我的,这一辈子都是。”渥夫轻吻上她的唇,封印了这个誓言。
 
  ※※※
 
  接下来的日子,对唐心来说变得一片朦胧。
 
  渥夫完全否定了她先前的恳求,就算是天亮之后也不肯放她离去。他缠住了她,充分利用两人此刻的独处,灼热的唇与灵活的双手,始终不曾离开她的娇躯。
 
  就在无人到达的森林小屋里,在舒适的床上,他成为最严格却也是最体贴的老师,教导她关于欢愉的一切,而她则是迫不及待的学生,就算是先前因为羞窘而有些微反抗,却总在他的热吻与爱抚下软弱,不久后就忘却一切,热情地响应着他。
 
  她不是生性害羞的小女人,性格里狂野的一面,全被他发掘了。她像是对他上了瘾般,沉醉在他的怀里无法自拔。
 
  唐心躺在柔软的床上,漂亮的眼睛瞪着天花板,眉头轻皱着。她生性聪慧,虽然暂时被蒙蔽,但也本能地知道事情有些蹊跷。
 
  “怎么了?为什么要皱着眉头?”灼热的男性躯体靠了过来,一双手臂将她光滑柔美的身子揽入怀里。他靠在她的耳边低笑,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畔。“是我刚刚的表现让你不够满意?”
 
  唐心的脸红了红,咬着唇想推开他的胸膛,却没想到他反而抓住她的手,靠在唇边轻吻着。
 
  “放开我,这样子我没办法思考。”她有些生气地说道,气愤他竟然可以影响她这么深。
 
  “我甜美的小暴君,跟我在一起你不需要思考。”他霸道地说道,黑眸里闪烁着骄傲与笑意。能让聪明的她无法思考,可是一件天大的难事。
 
  “不需要思考?人不能只靠着本能过活,我也不能老是跟你耗在这张床上。”唐心翻过身去,抱住枕头,眉头还是皱着的。
 
  他嘴角的邪笑不减,指头落在她光滑的背上,随着美丽的曲线起伏,欲望的火焰又悄悄燃起。她完美的身子总会让他失去理智,他怀疑自己这一辈子是不是有要够她的一天?
 
  “小暴君,我们这些日子以来,‘在一起’的地方,可不只是在这张床上,我可记得你,在沙发上、在皮椅上、在其它各处,你有多么热情可爱。”渥夫的语调暧昧,充满了暗示性,低头轻舔着她背部的敏感肌肤,换得她的阵阵颤抖。
 
  唐心发出一声困扰的呻吟,把烫红的脸埋在枕头里,不愿再听他说出任何下流的话。跟他相处的这些日子来,让她完全清楚,他有多么地霸道与下流,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不要脸!”她骂道,因为脸埋在枕头里,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他微笑着,十分坦然地接受她的评语。“唐心,你早该知道,我除了不要脸,其它什么都要。”他笑着,双手落在她的身上轻抚着。“来,告诉我,你在心烦些什么?”他诱哄着。
 
  唐心猛地翻过身来,在阳光下完美白皙的娇躯裸裎着,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白里透红,如此的美景使他看得目光灼热。她反而不太在意,已经完全习惯了在他面前裸体。
 
  “想知道是什么惹我心烦?你!当然就是你,除了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外,还会有谁?!”她漂亮的眼睛里有着怒火,像是遇到一题最困难的数学题,无论如何都解不出来时,心中充满了愤怒。
 
  他一脸无辜。“啊!你真是对我的表现不够满意吗?我的服务没有让你觉得值回票价?”他还在装傻,俊美的脸上甚至还充满了被伤害的表情。
 
  唐心翻着白眼,在心中从一默数到十,之后才能够开口。“不可否认的,你的确是最完美的情人,不只床上功夫了得,就连言行举止都能完全侵占女人的心,彻底地讨女人欢心。但是,我可不是傻子,不会看不出你的能耐其实不仅止于此。”
 
  渥夫挑高浓眉,黑眸里的眼光有些改变,从先前的戏谑,转变成赞赏。早就知道她聪明过人,但是他没有料到,她会精明到这种地步;即使是陶醉在他怀里,也还是能看出事情另有蹊跷。
 
  “这些话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赞美。毕竟让客人满意,是我这一行最大的服务宗旨。”他微笑着,从漫不经心的表情,看不出他正在怀疑她到底看出了多少。
 
  唐心偏过头,瞇起了双眼,打量着他俊美的脸庞以及过人的健硕体魄。他们之间除了身体上奇异的契合与合适外,她对他甚至一无所知,那么,那股从心中涌现,仿佛注定相属的荒谬感觉,到底又是从何而来的?
 
  “你不只是个牛郎,在这段时间里,你偶尔透露的一些言行,都暗示出你有极高的智能以及过人的观察力,或许你没发现,但是在某些时候,你甚至还运用得上一些罕见的商界专业术语。”唐心的语气接近指控,她总是有种被算计的怪异感觉。
 
  “亲爱的,那都是手段,我的客人里有不少商界人士。”他的笑容没有改变,存心戏弄她到底。
 
  要他轻易承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要是不够下流、不够厚脸皮,当初又怎么会答应杜丰臣,加入了这场诡计,前来戏弄这个太过聪明的小暴君?
 
  唐心摇摇头,没有轻易被说服。“你所具备的商业见解,甚至超过我所认识的一些商界巨子,那绝对不仅仅是用来讨好女人的伎俩。”她斩钉截铁地说道。
 
  “如果我跟你说,我其实是个商界大族的后代,从小受到了完整的教育,后来因为家道中落,不得不出来卖身。这样是不是可以解除你心中的迷惑?”他继续笑着,不在意此刻的赤裸,高大伟岸的男性身躯结实而充满美感,躺卧在床上,斜撑着一只手,闪烁的黑眸观赏着眼前的美景。
 
  “胡说八道!”唐心愤怒地指控,听出他语气里戏谑的口吻。她握紧双拳,漂亮的眼睛因愤怒而闪亮,看来狂野且美丽。
 
  渥夫只是微笑着,对着她伸出食指,在她气得发红的小脸前缓慢地摇了摇。“美丽的小暴君,我跟你说过了,你买下的只有我在床上的服务,想要见识到我的智能或是其他面目,就必须等待其它的场合。”他的指来到她的红唇上,轻点几下。“别心急,总有一天你会见到的。”他说出谜语似的话。
 
  “该死的!不要给我语焉不详。”她恨不得咬住他那碍眼得很的食指。
 
  他仍旧看着她,视线稍微往下瞄去,眼里的赞赏意味不减反增。面对她惊人的怒气,他懒洋洋地开口。
 
  “小暴君,你知道吗?当你因为生气而颤抖时,你胸前美丽的蓓蕾实在诱人得很吶!那轻柔的颤动,像是在等待我前来品尝。”他瞇起眼睛,甚至邪恶地伸出舌轻舔着嘴角。
 
  “啊——”她忍无可忍地发出尖叫,再也受不了他下流的话,愤怒地往他扑去,双手狠狠地扼住他强壮的颈子。“混蛋东西,我要杀了你!”
 
  他的反应极快,握住她的双手,以俐落的动作将她用力一扯,轻易地就将她拉入怀里。他一翻身,将她压回床中,带着邪气的笑容俯视她的脸蛋。
 
  “你可以用你的热情杀死我千百回,我绝对会心甘情愿的。”他享受着她细致的肌肤,在挣扎时带来的销魂触感,落在她耳边的话语都变成男性的喘息。
 
  “下流!”她气喘吁吁地骂着,漂亮的眼睛瞪着他。
 
  渥夫还是嘻皮笑脸。“你不就正是爱死了我的下流吗?这些日子以来,你是那么地欢迎我对你下流。”他若有所指地说道。
 
  唐心气得偏过头,紧闭上眼睛不想理他。但是他的呼吸落在她的肌肤上,每一次吹拂都是一次撩拨,隔绝了视觉,他的一举一动对她来说更形刺激。
 
  每次都是如此。这样的情况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在这段相处的时间内,她几次想提出问题,但他只是顾左右而言他,之后以热吻封住她的唇,让她就算是有再多的问题,也没办法问出口。
 
  在男女情欲方面,唐心只是个生手,怎么可能斗得过渥夫?
 
  “小暴君,是我把你教坏了吗?闭上眼睛,将可以享受到接近梦境的完美。”他舔吻着她的耳朵,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颤抖,热热的呼吸撩拨着她敏感的细致肌肤。
 
  “少来烦我!”唐心克制着那股快要融化的感觉,尝试着要把他推开,但是放在他裸露胸膛上的手却有点软弱无力。她索性紧紧闭上眼睛,试图不去理会他的举动。
 
  渥夫却不肯轻易死心,他轻笑几声,又吻了吻她的头发,之后突然松开对她的箝制,高大健硕的身躯俐落地跃下床铺。他舒展着全身的肌肉,那身黝黑的肤色,在阳光下更显得诱人,他轻松地走出房间,稳健的步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唐心悄悄睁开眼睛,往敞开的门望去,刚好看见他离去的背影。
 
  虽然她努力排拒着他的接触与爱抚,但无法理解的是,当他听话的不再触摸她时,她心里竟会有个怅的失落!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像是对他上了瘾,不只是生理上的依赖,甚至连心上,都像是有着他的痕迹。
 
  她与生俱来的骄傲跑到哪里去了?他只是个牛郎啊,为什么就能轻易的占去她的心?唐心直觉地想快点逃走,知道再不逃开,她就真的再也逃不掉了,那双邪魅的黑眸会锁住她一辈子!
 
  房门再度被打开,渥夫走了回来,嘴角的笑容增添了一些不怀好意。他手中端着晶莹剔透的水晶杯,杯子是八分满的,有着琥珀色的液体。
 
  “想尝点东西吗?”他询问,长腿一跨又回到了床上,将她娇柔的身子往怀里揽。
 
  “不要。”唐心赌气地说道,却闻到蜂蜜香甜的气味,她有些困惑地抬起头来。
 
  就算是他肚子饿了想用餐,光是一杯蜂蜜能够填饱肚子吗?倘若不是为了进食,他又为什么要带着蜂蜜回到房里?瞧他那邪气的表情,她不由得猜测他是不是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主意?
 
  “好可惜,那么我就只能独自享用了。你知道吗?我最美丽热情的小暴君,我对蜂蜜可有很深的偏好呢!”他深深地叹息,之后继续轻笑着,用食指沾了些蜂蜜,放到她半张的红唇边,用温热的蜂蜜沾触她柔软的舌。
 
  她本能地舔了一口,从他的指上尝到甜美的蜂蜜,那种香甜因为他的体温,变得更加深刻,跟他捣入她丝滑口中的指一般,纠缠着她的舌。她听见一声压抑的男性喘息,抬起头竟看见他眼里的火焰,因为她无心的举动而徒然炙热,她连忙转开头,让口唇避开跟他手指的接触。
 
  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把她教得太好,她完全清楚他那灼热的眼神所代表的意义。
 
  “接下来,这杯蜂蜜都是我的了。”他缓慢地说道,声音暗哑低沉,一双眼睛看着躺在身下的唐心,灼热的视线几乎可以烫着她。
 
  唐心眨眨眼睛,有几分似懂非懂。她的视线落在蜂蜜上,全身的血液翻涌着,大概明了了他想要做什么。
 
  “你……”她仰望着他,第无数次觉得他是如此的高大,严重地威胁到她的呼吸及一切。
 
  “嘘!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我的。”他愉快而期待地说道,伸手抚摸她细致的脸,低下头温柔而邪气地舔着她的肌肤。“小暴君,让我告诉你,我是多么地喜爱蜂蜜。”他的口气充满诱惑。
 
  唐心的脸变得更加嫣红,她伸出手去推他,妄想要把他推开。至少,别让他那耳热烫得有如烙铁的肌肉紧贴着她,那大大的影响了她的思考能力。亏她还是世间少有的才女,从小受尽尊崇,怎么一落入他手里,就成了泥人,随得他高兴捏圆搓扁?
 
  只是,渥夫早有预谋,他迅速地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怀里带,之后拿出两条黑色的绸布,一条绑住她的手腕,另一条则是蒙住她的双眼。
 
  “该死的变态,你又想做什么?”唐心惊慌地喊着,徒劳无功地想要摆脱他的箝制,但是他的力量比她大上太多,她只能乖乖地被绑缚,而两条黑色的绸带完全控制了她的行动,当他终于松开手时,她也成为最无助的猎物,只能在黑暗中忐忑着。
 
  她不知道他想做些什么,当视力被阻隔后,她可以听见他浊重的呼吸,以及自己愈来愈快的心跳。
 
  “我想做什么?我比较不想说给你听,而是想直接做给你看。”渥夫靠上前来,将她无瑕的娇躯温柔地推入抱忱间。
 
  眼前的美景几乎要夺去他的呼吸,如白玉的完美身段上,就只有两条黑色的绸带,强烈的对比让眼前的一幕显得更加刺激,令情场老手的他也不禁呼吸急促。
 
  “你不要乱来。”唐心挣扎地想摆脱黑色的绸带,但是努力了几次,那两条绸带还是牢牢地捆绑在她身上。
 
  她尝试了许久,最后终于挫败地决定放弃。因为先前的挣扎,她的长发有些凌乱,气息紊乱不稳,就连肌肤上地出现了点点香汗。
 
  “我只想取悦你,绝对不会伤了你。”他保证似地说道,在她疲累时才靠上前来,没有接触她诱人到极点的身躯,他只是靠在她身边,以体温包围了她,一种若有似无的存在,反而延长了两人的期待。
 
  唐心忍不住颤抖着,她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但属于他的存在是那么强烈,她可以闻到他身上那股已被她渐渐熟悉的男性气息,以及他的体温、他的呼吸。
 
  她不由得猜测,他到底又想用什么方法来折磨她。这样绑着她、蒙着她,是他又想在她身上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举止吗?
 
  在极端的不安时,她感觉到黏稠的蜂蜜滴落在她的唇上,她可以尝到香甜的滋味。这个突然的刺激,让她颤抖得更厉害,一声低呼逸出口中,却马上被他炙热的唇给吞去。
 
  渥夫炙热地物上她,以灵活的舌,在她口中搅弄着最甜美的蜂蜜,执意与她分享,他的手没有接触她,只以唇舌折磨着她。这个吻十分炙热,当两人分开时,都已是气喘呼呼。
 
  唐心喘息着,还可以在唇上尝到他的气息,在刚刚那个吻之中,她几乎要忘记自己此刻正被绑缚着。她被他诱惑得想碰触他,但是手腕间的绸带却又让她难以如愿,她因为挫败而感到有些愤怒。
 
  “把带子解开。”她命令道,扭动着手腕。
 
  “时机未到,我美丽的小暴君,长久一点的等待,是为了得到最甜美的果实。
 
  你必须学会享受等待,等待我即将带给你的完美。”他轻笑几声,满意地看见她宛如水蛇般柔软的腰,在挣扎时形成的美丽曲线。
 
  她还想开口骂人,但是略带冰凉的液体流落在她敏感的颈子上,她张开的口说出的不是咒骂,反而是震惊时的喘息。她用力咬住唇,感受到蜂蜜带着甜美的香气,在她的肌肤上漫流,像是一个最精致的爱抚,让她不断地颤抖。
 
  “渥夫,我警告你……”她仍不放弃的威胁,但是说出口的话却软弱无力,没有了平日的高傲。她被绑着的双手互相紧握,全身的每束肌肉都紧绷着,紧张而期待着。眼前的一切太过刺激,她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会在他最精致的感官折磨下昏厥。
 
  “我讨厌你的警告,反而比较喜欢你那诱人的唇,发出猫咪似的喘息。”他的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炙热的唇再度落在她身上,循着蜂蜜漫流的轨迹而舔吻,当她紧张地绷起身子时,他仍旧好整以暇地舔弄着。
 
  “唔……”唐心拱起身子,类似叹息的声音脱口而出。全身赤裸的她,因为他所给予的那些太过强烈的刺激而难耐地甩动长发,在她身上肆虐的那种接近战栗的快感,让她无法思考。
 
  “对,就是这样的声音。”他满足地低语着,以指尖沾着蜂蜜,来到她丰盈上,那对已经绽放的粉红色蓓蕾,轻柔地捻弄着她。
 
  “住手!”她几乎要尖叫,狂乱地想要除下遮掩的黑色绸带,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这段日子以来,他们已经缠绵过无数次,但他总是有办法用新的方式折磨她。这样被捆绑与蒙上双眼,让她感受到某种接近恐惧的不安,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觉得对他更加感到陌生。
 
  她怎么地想不透,既然对他一知半解,为什么还会自愿沉溺在他的怀抱里?那些迷恋真的只能解释为男女之间的化学作用吗?
 
  “相信我,我要是现在住手,你才更是会勃然大怒的。”他轻笑几声,低下头在她颤抖的粉红色蓓蕾上品尝着蜂蜜的甜美。她的体温温热了蜂蜜,让她的甜美倍增,简直要让他无法自拔。
 
  她低喘着,编贝小齿紧咬住红唇,克制着即将流泻的娇吟。她被绑起来的双手被放置在他的头后,当他吸吮着她时,她本能地握紧他浓密的黑发。她颤抖着承受他的舔弄,在心中想象着那种情景,全身因为动情及羞怯的情绪,白皙的肌肤上都泛着动人的红晕。
 
  “该死的牛郎!”她喘息着,无法想出什么话,只能咒骂着他。
 
  渥夫黑眸一瞇,没有被激怒,嘴角的笑反而更邪恶。“告诉我,小暴君,你了解你自己吗?了解这美丽得接近罪恶的完美身子吗?就让我这个牛郎彻底地来教导你如何?”他再度来到她的耳边低语,整杯的蜂蜜全都倾倒在她颤抖的娇躯上,以双手轻轻摩挲,让她几乎等于是沐浴在一层蜂蜜之中。
 
  唐心颤抖着,不知道他究竟又要使出什么花招。他不是已经做尽了一切吗?怎么听他的口气,像是还有什么手段尚未使出来?她的双手被抬起,她紧张地低呼一声,徒然感觉到他炙热的唇落在她手臂内侧的细致肌肤上。
 
  他极有耐心地舔弄着,甚至在她紧绷起身子想抗拒时,改以轻咬的方式,在她身上留下他的印记。“知道吗?你有多么敏感,轻轻一触,就可以给我最美的反应。”他的手游走到她如丝似绢的大腿内侧,不容拒绝地将之分开。“美丽的唐心,如甜美得如此诱人。”他的气息轻轻拂弄着她。
 
  唐心无法想象那种画面,她的双腿被他打开,脆弱无助地裎在他的面前,而他的视线一定是看着她的……她发出呻吟,转头把脸埋入柔软的枕头里,美丽的脸已经变得嫣红。
 
  渥夫举起她纤细冰冷的小手,放到唇边经吻着,之后细细地啃噬,吞下她的颤抖。他放下她软弱无力的双手,缓慢地将伟岸高大的身躯下移到她的双腿之间,吻着她修长的双腿内侧,最白皙柔软的肌肤。
 
  “渥夫。”她喊着他的名字,全身颤抖着,连声音都像在哭泣。她已经被戏弄得太久,因为渴望而不断颤抖,她怀疑着,要是他继续戏弄她,她会不会因为那种太过甜美的煎熬而崩溃。
 
  他没有回答,只是邪笑着,以指尖摩准着她已经溢满花蜜的柔软花瓣,之后缓慢而诱惑地滑入她紧窒温润的花径之中,来回移动着。“我美丽的小暴君,有什么吩咐吗?”他过度礼貌地说道,双手却在做着最亲昵的事情。
 
  “你……你……”她挣扎着,眼上的黑色绸带终于被取下来,她美丽的大眼睛里已经有些湿润。“你该死的快做些什么啊!”她紧闭上眼睛颤抖着,能够感觉到他炙热的气息。要是他继续做下去,她怀疑自己真的会放下所有的骄傲,求他来爱她。
 
  他轻笑几声。“就算在这种时候,你还是要用命令式口吻吗?算了,我爱你的一切,甚至连你这颐指气使的小毛病都爱。”他宠溺地说着,如她所愿地直起高大的身子,亲昵地靠近她已经被抚弄得太过分的娇躯。“你的命令,就是我的愿望。”他低语着,在她尚未反应过来时,灼热坚挺的欲望已经猛地进入她的柔软。
 
  “渥夫——”她的喘息都泄漏了地的名字,她的双手还是被绑着的,但是如海涛似起伏的狂喜,让她已经没有心思去注意其它。他与她紧密结合着,同时给予与得到,她被这个有着邪笑的危险男人迷住了。
 
  他的冲刺与占有,将她驱赶到最心醉神迷的天堂,她在他怀中睁开双眼,看入他的黑眸里,娇吟地承受着他的冲刺,热烈地配合着他……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