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色诱美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色诱美男 第七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位于银座新桥附近的帝国饭店十分具有日本的传统格调,而就在今日,商界赫赫有名的近藤家族第三代继承人将在此完成终身大事。

  松岛麻衣子身上仍穿着学校制服,因为外头下雨的关系,发梢还滴着水,外套也已半湿。她不想来的,可是欠的东西总是要还,来只是要和他做个了结,但却一直没有勇气走进去,里头该是道贺声连连,喜气洋洋的画面吧!或许她不该选在今天来的。

  她仓皇的转身想逃,不料却撞上了一堵墙。

  “呀!对不起……”

  近藤克史也是刚下飞机,冒着雨赶来参加喜宴,心中还在抱怨堂哥最后竟然还是娶了铃鹿静香,他也只好祝福他们了。

  “小妹妹,你怎么站在这里?也是来喝喜酒的吗?”看她穿着高中制服出现在这里,虽然有些纳闷,不过也没多想。

  松岛麻衣子微微摇一下头,“我不是……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湿了。”

  “早就湿了,没关系啦!你不是来喝喜酒的,那是迷路吗?”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还真像一只被丢弃在雨中的小猫。

  “也不是……先生,你是来参加婚礼的吗?”或许他可以帮她。

  近藤克史点头,“是啊!”

  “那么你认识新郎吗?”

  “熟透了,我看这婚礼上没有人比我跟他更亲近了。”不是他胡诌,而是事实确是如此。

  她吁了口气,“太好了,那能不能麻烦先生帮我带样东西给他?”

  “什么东西?”

  松岛麻衣子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一只信封袋,“请帮我将它交给近藤真司,他看了就会明白,谢谢你,再见。”事情终于解决了,她迅速的闪进电梯里走了。

  “小妹妹,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他追了两步,只能望着电梯门兴叹。“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倒出来一看,是一串钥匙和一张金卡。

  要将这两样东西交给堂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近藤克史没办法,既然答应人家就要办到,他趁着新郎和新娘回房间换衣服的空档溜进去,免得被父亲和爷爷逮到。

  “克史,我还担心你赶不回来。”近藤真台然的脸庞总算有了笑意。

  往他肩上捶了一拳,他嘻笑的说:“原本是不想来的,不过为了耳朵着想,免于被人疲劳轰炸,我还是决定来了。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你这新郎相应该高兴才对,干嘛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要是不想结的话,后悔还来得及。”

  “不管想不想,这婚是非结不可了。”

  “对了,刚才在外面遇到一个奇怪的女孩子,她托我带样东西给你。”他将信封递给近藤真司,“那女孩的表情怪怪的。”

  当钥匙和金卡印入眼帘,近藤真司浑身一震,脸色速变。

  “你们认识?”近藤克史问。

  他的声音像在压抑什么,“她人在哪里?”

  “把东西交给我后就走掉了,她到底是谁?”

  “没什么,一个普通朋友而已。”热情极速的消褪。

  “如果没什么,你就不会这么震惊了,堂哥,你确定要结这个婚吗?”

  近藤真司将手中的东西扔进垃圾桶,嘲弄的说:“为什么不结?婚礼已进行到这节骨限,已经不容许我反悔,只有往前走,不可能回头了。时间差不多,我也该出去了。”

  “你可以欺骗得了别人,却欺骗不了我,堂哥,我知道你不爱铃鹿静香,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他冲着近藤真司的背大叫。

  近藤真司关上房门,没有再回头。

  三年后

  近藤克史吹着口哨走进杂志社,如今事业、爱情两得意,让他春风满面。

  “叩!叩!”他在已敞开的门上敲了两下。“哟!”

  池田俊抬起头,“找了你好几天,你这大忙人终于有空了。”

  “这么急着找我干什么?”他手插在裤子口袋上,慢慢的踱向前。

  “两个月后你才要到西藏去,那你这段时间总该没事吧?”

  近藤克史夸张的倒退一步,“你的主意可别打到我身上来,我现在忙着谈恋爱,要是让我老婆跑了,你可赔不起。”

  “又没要你全程参与,只是要你做个技术指导,我们也合作了那么多年,又是好朋友,现在优秀的摄影师难找,这点小忙你总得帮帮我。”

  他翻个白眼,“别灌迷扬了,这次是什么CASE?”

  “你看!”池田俊将档案夹中的照片递给他。

  “还是个漂亮宝贝喔!长得不赖,气质也不错,咦……        怎么有点眼熟?她是谁?”近藤克史凑近看个仔细,这个明眸皓齿的女孩子好像在哪里看过?

  池田俊翘起二郎腿,“这张照片是她高三时照的,现在她已经是东京大学外文系一年级的学生了,你会觉得眼熟大概是因为她是古贺幸江的女儿,母女俩长得很相像的关系。”

  “她是古贺幸江的女儿?”的确满像的,不过他可不认为是这个原因。

  “不错,她叫松岛麻衣子,今年十九岁,为了这次平面广告模特儿的人选,大家都伤透了脑筋,怎么找都找不到一个适合的人选,好不容易找到她,她却对拍广告没兴趣,要不是我们杂志杜和古贺幸江的经纪公司有点关系,冲着这个交情才说服对方答应。我知道你向来不接这种CASE,可是这件差事非要请你出马才够份量。”

  近藤克史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抓着头,“她叫麻衣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堂哥某次喝醉酒,嘴里嚷的就是这个名字,会是同一个人吗?

  “怎么了?”

  “好,这个忙我帮,可是时间由我决定。”

  “没问题,那就一言为定了。”

  外表将近三十岁,心境却像四十岁的女人,这句话仿佛就是在形容她。铃鹿静香坐在梳妆台前,怔忡的看着自己,美貌依旧,可是眼底的疲态让她觉得自己苍老许多,这就是她要的人生吗?

  三年前当她和心爱的男人结婚时,对未来满怀希望和憧憬,想用尽一切力量得到丈夫的真爱;可是婚后不到半年,一时赌气将他赶出房间后,他们俩便开始分房睡,从此她再也没有脸提出要他回去的话。

  他们真的是夫妻吗?只有她知道,他们简直比陌生人还不如,丈夫的心裹着厚厚的冰,任她怎么做都化不了,而为了自尊和颜面,她仍要占住近藤太太的位置,绝不妥协,也绝不退让,就算她身处地狱,也要拖近藤真司一起下去。

  换上了便服,想下楼到厨房冲杯热牛奶喝,让自己好睡一点,她不想太依赖安眠药,那样只会对身体不好,如果她想怀孕的话,就要让身体保持在最佳状态下。

  经过书房门口,从门下的缝隙窥见里头的灯还大亮着。

  铃鹿静香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他们夫妻已经多久没有在一起了?她自嘲的笑笑,结婚三年来,两人发生关系的次数数都数得出来,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也需要丈夫的疼爱,而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但为什么不碰她呢?莫非他在外头有别的女人了?

  不可能!她驳回心里的想法,要是丈夫有了外遇,她不可能完全不知情。

  据公司的人说,真司除了工作之外,连应酬都交给下面的人去,从不出入那些风月场所,哪来外遇的机会?是她想太多了!可是,她真的想要有个孩子,那也许可以改善他们目前的情况。

  想到这里,她特地冲了杯茶送进去给他。

  “这么晚了还不睡?”她多希望他们不是每一次都以争吵结束。

  近藤真司道了声谢,将书合起来,“你去睡吧!我还不困。”

  “真司……”铃鹿静香迟疑了一下,蹲在他的大腿旁,“今天我回去看爷爷,‘爷爷跟我说了很多,还一直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他很想早点抱曾孙。”

  “这种事要顺其自然,不能强求。”他平淡的说。

  她渴望的仰起头,几近低声下气的说:“我的身体很健康,医生说怀孕绝对没问题,只要我们多努力,很快就会有孩子。真司,这几天刚好,我们可以……”

  “静香……”他打断她的话。

  铃鹿静香扑进他的怀里,幽怨的喊:“真司,抱我!我是你的妻子不是吗?求求你抱我……”她快要受不了了。

  他轻拍她的背,长叹一声,“静香,也许你不该嫁给我。”让克史料中了,他真的不该负气娶她,才会造成今日两人的痛苦。

  “你……后悔娶我了?”她愤怒的推开他,指责的说:“我都嫁给你三年了,你现在才跟我说这种话?真司,你知不知道这句话有多伤人?”

  近藤真司的眼底掠过一丝忏悔,“我知道,是我害了你。”

  “真司,你对我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接纳我?你说啊!”她歇斯底里的大吼。

  “静香,你冷静一点……”他斥喝一声。

  她突然平静下来,“你还忘不了她对不对?”

  “你在说什么?”他直觉的想逃避。

  铃鹿静香冷笑,“我说的是松岛麻衣子,你该不会真的忘了吧!”

  “我是忘了。”他别开脸。

  “骗人!你根本没忘,每次你一喝醉,嘴里喊的人是她,而不是我,不要以为我会相信。”

  近藤真司板起脸孔,木然的问:“我确实是忘了,信不信由你。”

  “我不相信。”他休想随便敷衍她。

  他打开书本不想同她争辩下去,“随便你怎么想都好,时间不早了,去睡吧!”

  铃鹿静香气得抽起他的书,猛力摔在地上。

  “从今晚开始,我要你搬回房间睡。”她已经成功的拆散他们,为什么仍然不能把他脑中的影像剔除?

  “如你所愿。”分不分房睡并不是重点。

  她沉重的喘着气,怒视着他满不在乎的表情,气得把下唇都咬出血来了。

  “好,我回房等你。”接着“砰!”的一声关上门。

  近藤真司这才松了口气,颓然的倒向椅背。

  其实他该多用点心在这桩婚姻上,努力让自己爱上静香,毕竟这是自己的选择,可是他欺骗不了自己,即使麻衣子背叛了他的爱,他仍然无法将她忘怀。

  有好几次冲动的想去找她,就算远远的看她一眼也好,不过最后还是打消念头。近藤真司抹了把脸,看来今晚又是个失眠的夜。

  东京大学的校园内。

  “松岛学妹,你要回家了吗?我开车送你回去。”一名三年级的学长紧追在后。

  松岛麻衣子神情冷然,手上抱着书往校门口走。“谢谢,有人会来接我。”

  “那……明天下课我请你吃饭。”岂能这么简单就打退堂鼓,他可是全校女生仰慕的白马王子,可不能让人看扁了。

  她的表情依然没变,乌黑亮丽的长发在背上甩动,“对不起,我真的没空。”

  男同学嘴张得老大,只能扼腕的怔在原地目送她走远。

  “哈……你也失败了吧!”几名和他同样命运的男学生走过来,取笑的说。

  “她要是那么容易就追到,我们早就成功了,也轮不到你。”

  “是啊!她这冰山美人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从她入学开始,就一直是独来独往,也没见过她有要好的同学,真像个谜。”

  “就是这样大家才会对她着迷,连你条件这么好的人,她都看不上眼,说不定她是个同性恋。”

  “喂!你不要因为追不上人家,就说她是同性恋,搞不好人家有男朋友了。”

  “是啊!到底要什么样的男孩子她才看得上?”

  众人的疑问依旧得不到答案,佳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门口。

  松岛麻衣子一走出校门口,就听见“叭!叭!”两声,停在路旁的轿车打开了车门,她面带微笑的上了车。

  坐在驾驶座的古贺幸江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为的就是不让人认出来,引起无谓的骚动。

  “饿不饿?想吃什么?”她问。

  “随便,我还不是很饿。”

  古实幸江怜惜的瞅着女儿单薄的身子,“都这么瘦了还不好好照顾自己,秀子嫂说你每天忙着念书,每一餐都随便吃几口,这样下去身体会弄坏的。”

  “我本来就吃的少,秀子嫂太紧张了。”她转移话题,“妈,你来找我是为了广告的事吗?”

  “嗯!妈知道你不喜欢,要不是因为我欠人家一份人情,也不会答应对方。不过你放心,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妈也不希望你走我的路,演艺圈这一行真是太辛苦了。”

  松岛麻衣子倒看得开,“妈,你不用太介意,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要遵守诺言,只是怕万一达不到他们要的效果,就糗大了。”

  “你是我的女儿,妈对你有信心,听说对方还大手笔的请了位知名的摄影师掌镜,虽然只是平面广告,可也煞费苦心,到时全东京的人大概没有人不认识你了,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她微扯粉润的唇角,“那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很快就会退烧了,到时候再说吧!”

  古贺幸江瞟了女儿眉眼间淡淡的忧郁一眼,女儿的转变她不是没看出来,而是想不通为了什么,这种现象似乎已经很久了。

  “你在学校应该有很多人追吧?”

  “他们追我只是为了好玩,没有一个是认真的,更何况我也没时间谈恋爱。”她已经不想再谈感情了,自从那件事过后,母亲和鹫见纯一后来也分手了,两人都没再见过面,八卦报导也对他们失去兴趣,生活又回到原来的轨道。

  “不要只顾念书,偶尔谈谈恋爱纾解课业压力也不错。”

  松岛麻衣子一脸怔忡的凝照着车窗外的风景,“恋爱——”

  梦已消逝,在遥远的过去,颜色已褪尽,成为梦中的回忆,所留下的是……

  将燃烧的热情谱成悲伤的旋律。

  近藤克史切了块香嫩多汁的牛肉放进嘴里,咀嚼了两口,“听说你们分房睡很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不只我们这对夫妻分房睡,有必要这么惊讶吗?”他擦了擦嘴,不以为然的回答。

  “我是不惊讶,可是爷爷要我问,我能怎么办?”意思是他夹在中间很为难。

  近藤真司不禁挑起眉,“爷爷怎么知道?”

  “你们都结婚三年了,你老婆都没怀孕,爷爷当然要问清楚是什么原因,我说对不对?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

  他苦笑,“我不知道。”

  “不会吧!你要我这样告诉爷爷?”近藤克史一副颇为苦恼的样子。

  “这点你不必担心,我们又同房睡了,你只要这样转告爷爷就好了。”

  “是呀!同睡一张床就能生孩子。”近藤克史语带嘲讽的说:“我真不想说‘我早就猜到会这样’这句话。”

  “那就什么都别说。”他已经麻木了。“我还要回去上班,你呢?”

  “我还跟人约在这里见面谈事情,你先走好了。”难得有机会坐下来慢慢享受美食。

  “嗯!那我们再联络。”近藤真司到柜台付了帐,朝电梯的方向走去,预备到地下停车场取车。

  也许是心有灵犀,他很自然的往饭店的偏门觑了一眼,就那一眼,让他陡地煞住前进的步伐。

  他看到了以为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见到的人,尽管同样住在东京,可是相遇的机会却是微乎其微,而他们偏偏在这里相逢了。

  近藤真司一眼就认出她了,三年前的她美丽中带着稚气,像个游戏人间的顽皮精灵……不,该说是专门玩弄男人的小妖精,而此时的她,一头黑发半掩着面,就算打扮得很普通,仍然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清婉娇艳的脸蛋微扬,跟身旁的男人状似亲昵的低声说话。

  妒意没来由的升起,让他的表情变得冷酷。

  “玩了三年,看来你还没玩够。”那口吻尖酸到了极点。

  松岛麻衣子压根没想过会在这里碰到他,一时反应不及,说不出话来,近藤真司却当她默认了。

  “看来你的口味也变了,对老头子没兴趣,现在喜欢比较年轻的。”他们是打算来这里开房间吗?该死!她到底跟多少男人上过床?

  “你不是近藤先生吗?”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近藤克史的堂哥,池田俊一头雾水的问:“麻衣子,你认识近藤先生吗?”

  她呼吸微促,“我不认识。”

  听到这句话,近藤真司阴沉着脸说:“你的记性有那么差吗?还是跟过太多男人,所以一下子想不起来?”

  “近藤先生,请不要说这种污辱人的话。”池田俊拧起眉头出声维护她。

  他寒声的说:“不要被她的外表骗了,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那是因为你太愚蠢了,才会相信我。”她必须让他恨透自己,无论如何都必须这么做。

  果不其然,他的双眼射出两道冷光,足以把人杀死。

  “是呀!所以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错。”

  松岛麻衣子故意勾住池田俊的手臂,“那就好,我还怕你缠着我不放,池田大哥,别理他,我们走。”

  一脸莫名其妙的池田俊朝刷黑着脸的近藤真司颔一下首,就被硬拖着离去。

  她还能感觉到他充满恨意的视线如影随行,想必他已经恨她入骨髓了吧!

  “麻衣子…”

  “不要问,池田大哥,求求你什么都不要问。”

  池田俊只好闭上嘴,把满腹的疑问吞回去。

  一直到坐了下来,松岛麻衣子的两手依然冰冷,双脚还在发抖,心中翻腾着巨浪,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极其冷静,她真该去演戏才对,一定会是个好演员。

  叫了两杯咖啡,池田俊看一下腕表,“那小子居然迟到,可别忘了时间才好。”

  为什么要让她又遇到他?老天爷真是太作弄人了。

  他恨她,这份认知让她的心又酸又疼,只能安慰自己,这样对大家都好。

  “你们已经来了。”近藤克史愉快的来到,扬手招来待者点了杯饮料。

  池田俊没好气的瞪眼,“还以为你忘了今天的约会,正打算去砍人呢!”

  “跟漂亮小姐有约,我从来不会忘记的。你是松岛小姐吧!你本人可比照片还要漂亮,只要有我,包难让你一炮而红。”他伸手握住她那双软绵的手,双眼专注的打量她。

  “你好,我是松岛麻衣子。”她轻颦秀眉,注视着这个开朗似大男孩的年轻男人,似乎触动了记忆深处的某一部份。

  “我叫近藤克史,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克史,我拜托你,别把这套用在她身上,别忘了你可是有女朋友的。”池田俊好意提醒他,不要看到美女就原形毕露。

  松岛麻衣子眨了眨乌眸,“我也这么觉得,你也姓近藤?”怎么这么巧?

  “我发誓一定看过你,到底在哪里呢?”他自认在记人方面还不差,于是开始在脑海中搜寻,譬如说把她的头发变成短的……“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小妹妹,三年前在近藤家的喜宴门口遇到的女学生,你还交给我一个信封,对不对?”

  她手一抖,咖啡险些翻倒。‘称……是那位先生?”

  “哈……我就说一定见过你吧!果然没错,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你也姓近藤,那你跟近藤家……”她忐忑不安的说。

  “近藤真司是我堂哥,我们可以说是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要亲。”

  “你是他堂弟?”天呀!为什么兜了一大圈,还是跟近藤家扯上关系?

  池田俊冲口而出,“这么巧,我们刚才还在外面碰到他,他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跟麻衣子好像有什么误会…”

  “池田大哥,我们还是谈正事要紧。”她连忙岔开话题。

  近藤克史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松岛小姐和我堂哥好像很熟,记得那时我将信封内的东西交给他的时候,他的表情全变了,我可以知道你们的关系吗?”

  “我们怎么会有关系呢?他是高高在上的近藤家族继承人,而我不过是个普通女孩,八竿子也打不着,我只是受人之托将东西送还给他罢了。”她神色自若的回答他。

  “真是这样吗?可是你的眼睛却告诉我不是这样。”他决定挖出秘密。

  松岛麻衣子的心猛地颤动几下,深恐被他看透了。

  “我想近藤先生真的误会了,如果不想谈公事的话,下午我还有一堂课,不奉陪了。池田大哥,我先走一步。”今天受到的震撼已经够多了,她的社会历练毕竟还不够深,无法将内心的爱憎伪装太久。

  “你跟我堂哥一样,都选择用逃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是行不通的。”

  近藤克史的话让她脚步一沉,但却没有因此改变主意,仍毅然决然的离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池田俊则是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

  “事情有趣了,看情形,我堂哥和她之间真有什么。”他抚着下巴坏坏的笑道。

  “怎么可能?他们的年纪起码差了十一、二岁。”

  “一定发生过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我非查个水落石出不可。”近藤克史自言自语着。

  “不管你想干什么,被你这么一搞,什么都没谈到,叫我怎么跟总编交代?”他埋怨的说。

  “别担心,我会帮你搞定,算是答谢。”

  “答谢?”他又不懂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