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戏北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云戏北苑 第三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大雨倾盆而下,让回北岩国的路程更加困难。

  马车进入北岩国的边境,却遇上突如其来的雷阵雨,迫使他们停下来歇息,偏巧这地带刚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找个避雨的地方都不太容易。

  「这儿是哪里?」由于外头雷雨交加,卫泱必须提高音量,才能让对方听清楚自己在问什么。

  鲁塔迅速回答他的问题,「回王上,这儿是伊春嘎山,住在这儿的百姓大约只有一百户左右。」

  「先找找看附近有没有民宅,先躲一阵子,这雨势应该很快就停了。」他说。

  接到旨令,鲁塔掀帘出去和驾车的安图一块找寻避雨歇脚的地方。

  「仔仔别怕,只是雷神公公在生气而已﹐等祂发完了脾气就没事了,不怕、不怕。」北贞柔声安抚受惊的小猪仔,「你是男生耶!男生就要勇敢一点,你看花花好勇敢,连吭都不吭一声。」

  卫泱斜睨了一眼趴在铁笼子内一动也不动的小白鼠,很不给面子的嘲讽笑道:「依朕看,牠是吓晕了。」

  「花花才不会那么没路用。」她鼓起蔷薇般的两颊,气呼呼的和他争论,「花花什么都不怕﹐花花,你说对不对?花花?花花?」  任她怎么叫,小白鼠都不动一下,这才确定牠真的晕过去了。

  「让朕说中了吧?」卫泱不禁幸灾乐祸。

  北贞一脸沮丧的娇嚷,「花花,你怎么可以昏倒?这样很丢脸耶!你知不知道?亏我平常还直夸你聪明伶俐,想不到几个雷声就把你吓晕了,你的胆子简直比老鼠还小。」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咕哝着,「牠本来就是老鼠。」

  她仍自顾自的说:「胆子这么小怎么行?看来以后我得好好的训练你,把你的胆子练大一点才行。」

  卫泱神色怪异的睐她一眼,忽而心口一震,发觉自己的心思又受到她的影响,眼睛也老是不由自主的往她身上飘去,于是背转过身,装作没听见。

  不期然的,一声马嘶后,车轮戛然停止。

  「王上。」鲁塔揭开帘子的一角,探进一颗滴着水的粗犷头颅,「这儿有间民宅,微臣现在就去敲门,请您稍等。」

  北贞鼓掌欢呼,顺手提起小铁笼子,「太好了,我坐得腰酸背痛,总算可以下去走走了﹐卫泱,快帮我抱仔仔下去。」

  「妳说什么?」卫泱嗓音的温度陡地降低了好几度。

  凡是他的臣子只要听见这种冷飕飕的音调,就知这是他发怒的前兆,不需要雷霆怒吼,每个人便识相的闭上嘴巴,不敢再有半点异议。

  可惜有人生性迟钝,压根没感受到有团怒火快烧过来了。「我要你帮我抱仔仔,牠一个人下不去,快点!别拖拖拉拉的。」

  卫泱眼光一沉,厉声的说:「不要忘了妳现在的身分。」是他太客气了,才会让她得寸进尺,竟然将他当作是下人般的使唤。

  她困惑的眨巴着双眼,「我没忘啊!」只不过要他帮个小忙,用不着动不动就提醒她是人质吧!她又没有健忘症。

  「没忘就好,朕可是很想尝尝烤乳猪的味道。」他阴森森的说。

  北贞小脸丕变的搂紧发抖的小猪仔,「仔仔一点都不好吃,要是吃了,一定会拉肚子,我可以跟你保证。」

  「那就对朕恭敬点,别仗着自己是天朝的公主,朕就不敢对妳怎么样。」卫泱自以为他的威胁可以让她安分点,可惜他要失望了。

  她小脸倏地发亮,兴致勃勃的问:「你会对我怎么样?」

  卫泱瞅着那张红滟滟的脸蛋,「朕会、会……」

  「会怎么样?」

  他被她白痴的问题给打败了。「那种事自己想!」丢下这句狠话,便翻身跃下马车,免得被她气死。

  「还要我自己想喔!可是,我想不出来耶!仔仔,你知道吗?」北贞傻愣愣的问小猪仔,希望有人替她解惑。

  小猪仔垂下头摇了几下,彷佛还听见牠的叹气声。

  ☆  ☆  ☆

  「你们还来干什么?上个月搜括得还不够吗?难道要把我们全逼死才甘愿吗?」鸡皮鹤发的七旬老人在门口挥着扫帚赶人,口中不停叫骂,「你们这些吸血虫,将来一定不得好死!」

  鲁塔一面避开挥来的扫帚,一面解释,「老丈,你真的误会了,我们只是想借你的屋子躲雨。」

  「鬼才相信!你们一定是『他』派来的,全都不安好心眼,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老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拚了老命的轰人。

  卫泱从马车上冲了过来,即使有安图帮他撑伞,还是把衣服淋湿了。

  「怎么回事?」他睇了一眼又吼又骂的老人问道。

  老人像见到仇人般的瞪着卫泱,「又来一个!别以为你们人多势众,我老头子就奈何不了你们,回去告诉你们主子,要银子没有,要命一条,有本事就杀了我,休想再压榨我们这些穷人。」

  「老丈,我们真的只是过路人,你误会了。」鲁塔努力解释。

  老人戒慎的表情未退,「你们别以为骗得了我这个老头子,一定是守城官派你们来的对不对?」

  鲁塔一怔,「守城官?」

  「别再装蒜了,哼!你们这些见钱眼开的狗东西,要是再敢靠近一步,我就跟你们拚了。」他举高扫帚,作势打人。

  「老丈!」鲁塔情急之下伸手要抢。

  一个娇小的身影冷不防的冲散了眼前紧绷的气氛。「仔仔,我们快进去躲雨,不然要变成落汤难了,来!你先下去﹐花花还在马车上等我。」

  老人霎时两眼圆睁,瞪着两手抱着小猪仔,口中哇哇叫的北贞,眼中的敌意慢慢消失不见了。「呃……你们……」

  北贞纳闷的问:「怎么大家都站在这儿?为什么不进去?」

  「你、你们……真的不是守城官派来的?」老人难为情的问。

  鲁塔吁了口气,总算把误会解开了。「老丈,我们真的只是想借你的屋子避避雨而已,跟守城官无关。」

  「对不起,我还以为你们是那个狗官的狗腿子。」他抓了抓脑袋,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外面雨大,各位快请进来坐。」

  「谢谢老丈。」说完,鲁塔便侧身让卫泱先行进屋。

  老人为每个人倒了茶水,「刚才真是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才会误以为你们跟那帮畜生是一伙的。」

  「没关系,是我们没有解释清楚。」鲁塔随便编了个身分,简单的介绍,「这位是我家主子,我们是来往天朝与北岩国的商人,正打算回霍春吉里。」霍春吉里是北岩国的王城所在。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就得注意点,别碰上那个狗官,不然身上一些值钱的东西全都会被他搜括光,连小命都可能没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卫泱听到这里才出声。「听老丈刚才骂守城官是狗官,他究竟做了什么让你们恨之入骨?」

  「这……」老人欲言又止,可是见到坐在面前的年轻人一身贵气,还有股威仪逼人的气势,让他不由自主的吐露真相,「不瞒你们说,我们这儿可以说是三不管地带,全靠种一些蔬果为生,大家自食其力,也只够温饱而已,万一碰上一些天灾,收成不好的话,只有勒紧裤带,有一餐没一餐的过日子,好不容易这两年朝廷下旨拨给我们一大笔银子,让大家的生活好过些,却被那个贪心的守城官给污走了,不但如此,还强迫我们要纳税给朝廷,其实全都进了他的口袋。」

  哽咽的声音在这里打住,忽然觉得好象寒流来袭,屋内的空气彷佛结成了冰,不禁搓了搓手臂,这才注意到寒气是从那位贵气的年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卫泱极力压抑的低吼从两排牙齿之间迸出来。「那个守城官叫什么?」

  「呃……这……」

  鲁塔看出他的难处,「老丈,你老实跟我们说没关系。」

  「他、他叫乌尔莽吉。」老人嗫嚅的说。

  他讶然问道:「乌尔?老丈,他是夏族人?」

  北岩国是由许多民族所组成的国家,夔族是皇室,而夏、怒、炎三族则拥有王族血统,当然还包括一些零零星星的少数民族。

  老人含泪点头,「听说他还跟夏族的族长有点亲戚关系,所以,大家都不敢揭发守城官的恶行,怕会遭到报复,只能忍一天是一天。」

  「真是太可恶了!」鲁塔义愤填膺的低斥,「老丈放心,这事我们管定了。」准要让那个守城官吃不完兜着走。

  「你们只是过路人,要是管了这个闲事﹐等你们离开,倒霉的是我们这些世代居住在这里的老百姓﹐等雨停了,你们还是快点上路,什么都别管了。」老人哽咽的用袖口擦着泪水。「前两天他们拿不到银子,说不定今天还会来找麻烦,可不要让他们瞧见你们,还是快走比较好。」

  卫泱眼神阒黑如墨,神色冷凝到了极点,听了老人的话,只是端起杯子喝着平淡无味的茶水。

  「老丈别紧张,有我家主子在,不会有事的。」鲁塔安抚着。

  老人忧心忡忡的叹道:「常言道,民不与官斗,你们再有钱有势,也不过是老百姓,是斗不过那个畜生的。」

  冷不防的,屋外响起一个淫秽的调笑声,让老人的脸色顿时为之发白。

  ☆  ☆  ☆

  「哟~~哪来这么标致的小美人,快过来给本官瞧瞧。」

  「仔仔,咬他!」北贞的娇斥声在下一刻灌进卫泱的耳膜,让他好气又好笑,她现在当那只小猪仔是狗吗?

  乌尔莽吉大脚一踹,「你这笨猪给本官死到一边去!」

  「你这坏人,不要欺负仔仔!」她心疼的搂抱着在地上哀哀叫的小猪仔。

  他色迷迷的笑了笑,「小美人,过来给本官亲一下。」

  「放开她──」留在外头喂马吃饲料的安图听见叫声,立刻赶过来救人。

  「敢碍着本官的事,来人!给我打!」

  「不要打他!」

  北贞的惊叫声让卫泱的心脏倏地揪了一下,在他回复意识前,人已经像狂风般飙了出去。

  不知死期将近的乌尔莽吉捉住北贞的手,满眼色欲的脸孔令人作呕。「妳最好听话,否则本官可以让妳生不如死。」

  鲁塔大叫,「住手!」

  「哼!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叫本官住手,活腻了是不是?」他仍然逞着威风。「这小美人是跟你们一道的是不是?本官看上了她,你们最好别多管闲事,不然……嘿嘿嘿!」

  始终不发一语的卫泱杀人似的阴沉双眼紧盯着碰触北贞柔嫩玉腕的毛手,恨不得将它剁掉。

  「大胆!」鲁塔火大的怒斥,「在王上面前竟敢放肆!」

  乌尔莽吉一愣。他刚刚说什么?

  「卫泱,这个坏人居然欺负我的仔仔,你快点替牠报仇。」北贞不为自身的处境担忧,反而先为同伴打抱不平。

  听见她直呼王上的名讳,乌尔莽吉不再有一丝困惑,惊骇失措的松开扣紧的五指,拔高尖嗓的大喊,「王、王上……王上饶、饶命……」

  卫泱面无表情的下令,「鲁塔,剁了他的右手!」

  「是。」这种人死有余辜,只剁掉一条手臂还便宜了他。

  霎时,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伴着血光响起,在绵绵细雨中,听来格外惊悚。

  「哇!怎么不先预告一下?人家还没准备好啦!」北贞忙不迭的捂住小猪的眼,自己也赶紧闭眼。「仔仔,不要看,不然晚上会作噩梦。」

  卫泱没好气的斜睨她一下,实在不懂自己到底是生哪门子的气,就为了别的男人碰了她的手,就觉得不痛快,莫非他也秀逗了不成?

  眼看乌尔莽吉倒在血泊中呻吟,其它余党便乖乖地束手就擒,让鲁塔和安图给五花大绑起来。

  「王、王上……」老人惊惧的从屋内爬出来,「草民不知道你是王上,请王上恕罪,王上开恩。」

  他脸色稍霁,「起来吧!朕不怪你,以后会多派人监督这些守城官的一举一动,免得重蹈覆辙,让大家受苦了。」

  老人激动得泣不成声,「多、多谢王上。」

  「这些人就交给你了,传朕的口谕,先将他们关进牢中,再听候发落。」

  「是﹐草民一定照办。」老人喜极而泣的磕着头。

  鲁塔看了下天色,「王上,雨已经变小,我们也该上路了。」

  「嗯!」

  安图很快的将马车牵过来,卫泱先行上车,只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北贞进来。

  隔着门帘,他不耐的催促,「鲁塔,你们还在外头蘑菇些什么?」

  「嗯,请王上再等一下。」在外头的鲁塔有些迟疑的答道。

  他的耐心正在迅速锐减当中,正准备开骂,外头已经有了动静。

  「鲁塔,麻烦你帮我把仔仔抱上去。」北贞撒娇的请求。

  「没问题。」鲁塔爽快的应允。

  卫泱的眉峰霎时耸起一座愠恼的小山。

  敢情他们相处得还很愉快?这让他相当不悦。要知道,她可是肉票,有听过绑匪和肉票之间处得这么和谐的吗?

  没一会儿,鲁塔抱着小猪揭开帘子爬上来,放下牠后,北贞在他的协助下也上了马车。

  「驾!」随即安图甩动缰绳,马车缓缓前进。

  卫泱脸孔朝内,闭眼假寐,决定来个眼不见为净。

  「汪汪!」

  真是够了!他何时受过这种待遇?不但得屈就自己和老鼠、猪只同车,现在连狗儿都跑来凑热闹……

  咦!狗?

  他冷不防的偏过头去,两颗眼珠子险些掉出来。不是他耳朵有问题,而是真有一只约莫一岁大的小黄狗瑟缩在北贞怀中。

  「那又是什么鬼东西?」卫泱失声大叫。

  北贞从包袱里随便抓出一件衣服,帮全身湿透的狗儿擦干,「你没看过狗狗吗?牠跟家人走散了,一个人趴在墙角躲雨,两天没吃东西,就快死翘翘了。」

  「朕不是在问这个,妳……妳该不会要养牠吧?」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行吗?」她问得理直气壮。

  卫泱陡地暴跳起来,「当然不行!妳已经养了一只老鼠还有一头猪,现在又要养狗,改天万一看见一只迷路的羊,难不成妳也要养?」

  听不出他语中的讽刺意味,北贞歪着小脑袋瓜子,粉认真的想。「嗯……我没养过羊,也许可以试一试,不过,羊都吃什么?我得想想。」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她现在准是万箭穿心。

  他怒咆,「鲁塔,没经过朕的允许,谁准她将狗带上车的?」

  「呃,微臣知错。」有什么办法,只要见到这位四公主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谁都不忍心拒绝。

  北贞擦拭的动作顿了一下,「你不要骂鲁塔,不然我们来表决好了,少数服从多数,谁也不占谁的便宜。」

  「好,就这么办。」她只有一票,绝对占不了优势。

  「那么不赞成的有几个?」

  卫泱下颚一抬,「朕不赞成。」

  「呃……微臣也跟王上一样。」在他严厉的眼神下,鲁塔只有屈服,投下第二张反对票,谁教他是臣子,而且还是忠臣。

  「妳呢?」卫泱得意的扬眉,知道她输定了。

  她一脸笑嘻嘻,「好,那赞成狗狗留下来的有谁?」

  北贞话一出,关在铁笼里的小白鼠发出吱吱声,似乎在说「我赞成、我赞成」;原本在打盹的小猪仔也仰起头叫了两声,表示对主人的大力支持;最后连小黄狗自己也连续汪汪叫,既然和牠有关,牠当然也有权表达意见。

  「一、二、三,这里有三票,再加上我一票,总共有四票,四比二,我赢了,现在狗狗可以留下来了,少数服从多数,你可不能反悔。」

  卫泱的脸色一片惨绿。该死!这些畜生根本存心跟他过不去。

  「王上,君无戏言,您就认了吧!」鲁塔实在憋得好痛苦,一说完话,赶紧钻到外面放声大笑。

  卫泱又是挫败又是愤怒,「朕才是做决定的那个人,即使妳是天朝的公主,也得听朕的命令……」

  「太好了!狗狗,你可以安心留下来,没有人能赶你走了。」北贞对他的低吼充耳不闻,将小黄狗抱到颊边厮磨着,「妳是女生,我们来帮妳取个好听的名字。」

  小黄狗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脸,逗得她咯咯娇笑。

  「妳有没有在听朕说话?」卫泱用力爬过头发,简直快抓狂了。

  北贞被小黄狗逗得前仆后仰,直笑说:「好痒,呵呵……不要舔了……」

  牠朝她吠了几声,「汪汪!汪汪汪!」

  「好、好,那就叫妳妹妹﹐花花、仔仔,你们以后要对妹妹好一点知道吗?人家可是女孩喔!」她将小黄狗放下来,一一告诫,「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大家要相亲相爱,不准吵架、打架。」

  卫泱握紧拳头,浑身不住的打颤,恨不得抓住她的肩膀,将她的四肢百骸摇成满地碎骨。

  「妳认真听朕说话行不行?」他受不了了。

  「可以呀!」她笑答,她一向很好商量的。

  他喘着大气,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呻吟,「为什么?为什么偏偏遇上妳?」谁都好,就是不要这个秀逗公主。

  北贞不知何时坐到他身侧,自顾自的说:「嗯,应该是上天的旨意吧!」如果他们没有停下来避雨,就不会捡到妹妹了,这不是上天的安排是什么?

  「是吗?」卫泱将脸埋在掌中,讥刺的应了声。  

  她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既然老天爷这么安排,必然有祂的用意,你应该感恩才对。」

  「感恩?」他的俊脸霎时扭曲成一团麻糬。天啊!谁来杀了他?

  ☆  ☆  ☆

  当卫泱重新踏在霍春吉里的土地上,大有劫后余生的感觉,虽然早已认为这趟任务不会太轻松,可是,却没料到会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他对天发誓﹐等拿到九转续命丹,便要以最快的速度将人丢回给天朝皇帝,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她了。

  因为不想过于招摇,风尘仆仆的马车从秘密信道进了王城。

  「四公主,妳可以起来了。」卫泱用冷淡的口吻叫道。

  北贞全然不管公主的形象,倒在木板上睡得又沉又香,嫣红的小口还半开着,只差没打呼,两只小手还微微的抡起粉拳,像小婴儿似的放在胸口上,那么安心自在,压根没有身为肉票的自觉。

  他必须用尽全身的每一寸自制力,才没有扣住她的肩头,将她从甜睡中摇醒。

  「王上请下车。」鲁塔已在外面候着了。

  怨气可从卫泱紧拧的眉头看出端倪。

  哼!她睡得真甜,反倒他这个绑匪即使累了、困了,却仍得坐着打盹,因为绝大部分的位置,全让她及那一群畜生给占据了,天理何在?

  卫泱黑着一张俊脸钻了出去后吩咐,「鲁塔,把人叫醒,然后送到绿芜院,另外派人把守,不准让任何人接近!」那儿是历代王上囚禁不听话的妃子所在,为了不让太多人知道北贞的存在,只有那儿最安全。

  「是。」

  说完,卫泱就先赶往后宫探望母后的病情。算算日子,天朝皇帝应该已经收到信,接下来就是等对方的消息。

  「四公主、四公主。」鲁塔伸长手臂推了推北贞的肩头,她还在睡,倒是窝在她身边的小黄狗和小猪仔都醒了。「呃,我没有恶意,你们不要咬我。」

  小黄狗懒懒的看他一眼,然后用舌头帮北贞洗脸,逗得她直发笑,「咯咯……妹妹,会痒。」

  他吁了口气,「四公主,我们已经到王城了,快起来。」

  小猪仔也用鼻子顶了顶她,似乎也是在叫她起床。

  「这么快就到北岩国了。」北贞睡意全消,乒乒乓乓的冲下马车,打量这座豪迈峥嵘,又极具北国特色的城池。「卫泱呢?」

  鲁塔窒了窒,「王上有点事要办。」

  「那你带我去找他。」她回到马车上,先将小猪仔抱出来,然后一手提着小铁笼子,另一边再用腋下夹着小黄狗跃下来,「仔仔,我们去找卫泱,你要跟好喔!」

  他不置可否,领着她往绿芜院的方向走去。

  ☆  ☆  ☆

  「母后的情况如何?」卫泱问这段日子留守在宁寿宫的老太医。

  老太医小心斟酌着字句,「不好也不坏,不过,老臣以为这未尝不是好事。」  

  「她的病一天不好,朕就一天无法安心,现在要是有九转续命丹该有多好。」到底还要等多久?万一母后撑不下去,就是拿到了又有什么用。

  「老臣会尽量以最好的药材暂时护住皇太后的元气,直到王上拿到九转续命丹,只是,拖得太久,怕皇太后的身子挺不住。」老太医的声量越来越小,就怕他不爱听。

  这番话说得卫泱的心彷佛掉进冰窖中。

  事到如今,只有寄望天朝皇帝尽速同意用九转续命丹来交换四公主,不然……他实在不敢再往下想。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