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戏北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云戏北苑 第六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太阳暖呼呼的,晒得人好想睡觉喔!」北贞毫不淑女的仰躺在柔软的草皮上做日光浴,才晒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打起呵欠。

  不只是她,小猪仔已经早一步去梦周公了,反正吃饱睡、睡饱吃是牠们的专利,不必担心被人家嘲笑。  

  小黄狗和小白鼠则是窝在树荫下,享受这宁静的一刻。

  嗒嗒嗒……是人类的脚步声。

  察觉有人接近,小黄狗和小白鼠很快的抬头,确认对方无害,又重新恢复慵懒的姿态,继续沉浸在大自然的熏陶中。

  「妳在这里干什么?」庞大的黑影似笑非笑的问。

  北贞迷迷糊糊的瞇起明眸,看清来人,随即漾出一抹傻乎乎的笑靥,「卫泱,你要不要一块来,这里真的好舒服。」

  他双臂抱胸,不赞同的对她皱了皱眉,「贵为公主居然躺在这里,成何体统,再怎么说,妳也是个姑娘家,这副样子让别人瞧见,不会感到难为情吗?」

  「不会呀!我在宫里时也常常这么做,也没人觉得难为情。」他就是凡事太认真,想太多了。

  卫泱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眼中有些无奈,「朕不是在说别人,而是说妳。」

  「我?我为什么要难为情?」北贞纳闷的表情可爱得不象话。

  「算了!」早料到她会这么回答,这次好笑的感觉多于气恼,他似乎已经渐渐习惯她的说话方式。

  「你真的不要试试看吗?很好玩的,你只要试一次,以后绝对会爱上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她再度引诱他同流合污。

  「不!」卫泱不让自己被那张无邪的小脸给魅惑了。

  「真可惜,偶尔放纵一下也不错。」

  卫泱笑着白她一眼,「依朕看妳不是偶尔,而是常常吧?」

  「嘻嘻,让你猜对了。」她吐了吐香舌笑道。

  「先起来一下,朕有事要跟妳谈。」就因为他在这儿,才没人敢过来,不然她那副揉合了天真和妩媚的娇态早被人看光光了。  

  「这样也可以谈啊!」她已经懒得不想爬起来。

  「嗯哼。」卫泱用力的清了清喉咙,示意她这里是谁的地盘,至少得给主人一点面子。

  北贞用那只睁开的眼角斜瞟下了他,「既然你这么坚持……」

  「朕很坚持。」他正色的说。

  她瞅着他半晌,确定他不是随便说说,才不情不愿的爬起来,并且作势呼朋引伴。「花花……」

  卫泱才不想让那几只畜生在旁边碍手碍脚的,「不要叫,把牠们留在这里就好了,朕要和妳『单独』谈谈。」他还特别强调那两个字。

  「没那么严重吧?」害她有些怕怕的。  

  他挑起一眉,表情肃穆,「就是有这么严重。」

  「好吧!我跟你去就是了。」北贞怯生生的跟着卫泱走开,才走了没几步,就脸色沉重的回头,「你们在这里等我,要是我太久没回来,要赶快去救我喔!」

  「妳以为朕想做什么?」卫泱苦笑,她那眼神活像自己是意图不轨的大坏蛋。

  北贞俏悄的和他保持距离,「就是不知道才怕。」

  「走吧!再扯下去就没完没了了。」他握住她那只绵软小手,感受到手心细腻的触觉,让他一时舍不得放手。

  ☆  ☆  ☆

  好不容易有机会摆脱那几只畜生的纠缠,独自霸占北贞一个人,卫泱决定要她彻底的把话说清楚。

  在他想着该怎么起头时,北贞已经先发问了。

  「你母后的病好些了吗?」

  卫泱颔首,觑见她发上有片落叶,也没想太多,伸手帮她拨落下来。「好多了,而且也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想不到那颗九什么丹这么神奇﹐还好还好,我顺便把它带出来玩,不然就失去救

  人的机会了。」她庆幸的拍拍胸脯说。

  他冷淡严肃的脸孔因她稚气的举动而柔和了几分,「朕要跟妳道谢﹐若没有九转续命丹,我母后的病只怕拖不了太久,所以,四公主想要什么回报尽管开口,只要朕能办得到,绝不推辞。」

  北贞两眼亮晶晶,「随便我说什么都行?」  

  「没错。」卫泱大方的许诺。

  「好,那么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四公主了,直接喊我贞儿就好。」要成为称职的红颜祸水,就要先跟他拉近关系,这是花花军师教她的第一招。

  卫泱先是一愣,「就只有这个要求?」

  「这很重要。」她郑重的说。

  他露出少见的腼腆,「咳,好,朕以后就直呼妳的名字。」

  「现在就叫。」北贞瞅着他直笑,酒窝倏现。

  「现在?」

  北贞颔了下螓首、「对,现在。」

  「咳咳,呃,贞儿。」卫泱尴尬的叫了她的闺名。

  她的酒窝更深了,眼睛闪闪发亮,「再叫一次。」

  「贞、贞儿。」

  「怎么样?并不难对不对?」她得意的笑问。

  卫泱用假咳掩饰脸上的困窘之色,口气尽量保持自然,「呃,如果妳不介意,欢迎妳在北岩国多住几天,让朕尽尽地主之谊。」

  「好啊!」她也还没打算要走。「还有其它的事吗?」

  「当然有。」

  「还有什么?」北贞站累了,干脆坐下来歇歇脚。

  他深深的瞥她一眼,义正辞严的说出这次恳谈的主要目的。

  「朕之所以把妳带回北岩国,就是想利用妳逼天朝皇帝交出九转续命丹,明知这个方法卑劣,不过,却是当时唯一的办法,朕承认接近妳的确别有居心,也深感愧疚,如果妳不能原谅朕的所作所为,朕也不会怪妳。」

  北贞听了非但不以为忤,还反过来安慰他,「现在已经不会了,只要大家习惯了就好。」皇帝阿爹还不是想利用她来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业。

  「嘎?」他还没跟上她的思路。

  「不过一点小事,别放在心上。」她用甜孜孜的微笑来抚平他的愧意。

  卫泱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高,否则为什么还是听不懂她说的话。「嗯,虽然如此,朕还是会修书一封,然后派使者前往,藉此表达朕的歉意。」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我皇帝阿爹要是知道我在北岩国做客,说不定早乐昏头,你要是再跟他道歉,会让他那个人太自满,我还是劝你不要。」她闭上眼皮就可以想象得出那张嚣张的脸孔,正坐在龙椅上得意的哈哈大笑。

  他愣愣的点头,「既然妳这么说……」

  「听我的准没错。现在你有没有比较喜欢我了?」她已经够善解人意了,要是再不喜欢,那她就有大麻烦了。

  天外飞来一句,让卫泱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咳咳……妳怎么突然问这个?」

  天底下哪有姑娘家问男人这种不害躁的问题?

  不过,她本来就不是普通姑娘,不能用平常的眼光来看她。

  北贞见他呛咳得俊脸都红了,还好心的帮他拍拍背部,「好些了吗?要不要我去倒杯水给你?」这样应该够温柔体贴了吧!男人都喜欢吃这一套﹐这是花花军师教的第二招,再不行,还有第三招、第四招……

  「好、好些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她可没忘记最重要的事。

  卫泱终于止住了咳意,保守的说:「朕、朕并不讨厌。」

  「但是,我很喜欢你。」北贞冒出一句惊人的告白,比刚才的话更具震撼力。

  他的胸腔重重的怦动一下。

  身为北岩国的君主,天生拥有一副优越出众的外表,向来是女子垂涎的目标,各个无不巴望着爬上他的龙床,只要怀了龙种便可入主东宫,不过,她们也只敢用爱慕的眼光表达内心的情意,默默乞求他的爱怜,也没人敢直接表白,普天之下大概只有她敢这么做。

  「朕……」他的舌头打结了。

  北贞只当他是受宠若惊,「不必客气。」

  他的表情更呆了,只能发出几声无意义的短音。「嗯、呃……」

  「好了,国事虽然重要,不过身体更重要,有空就晒晒太阳,有益健康,一回生二回熟嘛!慢慢的你就会习惯了,走。」小手牵住大掌,肩并着肩,往方才来的方向走去。

  等卫泱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当着所有的太监﹐宫女和侍卫的面,忘记继续维持君王该有的尊贵形象,和北贞一块徜徉在眼前的碧草蓝天中,才知道原来也可以用另一种角度来看自己的国家。

  ☆  ☆  ☆

  打从下了早朝,一路跟着卫泱回到御书房,鲁塔就发现一件事,而且这件事不只是今天,少说也运续好些个日子。

  「你老盯着朕做什么?有事奏来。」

  鲁塔犹豫了两秒,回答得很慎重,「王上最近的心情似乎很好。」

  「朕的心情常常不好吗?」这话听来就有语病。

  他惶恐的回答,「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今天早朝,王上不只一次发呆,而且好象想到什么好玩的事,一个人在上头偷笑,不但微臣注意到了,台下的文武百官恐怕也都瞧见了。」

  卫泱听了相当讶异,「有吗?」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微臣可以对天发誓。」

  「也许真的有吧!朕没留意到。」卫泱眸光一闪,两三句就把问题带过,只有自己清楚当时的情况。

  不过,鲁塔不是只会领兵打仗的粗人,更不是个木头,凭着他们多年的私谊,怎可能毫无所觉。  

  他心中隐隐不安,「王上的好心情是否和四公主有关?」

  「谁说和她有关?」卫泱矢口否认。

  「王上真的确定不是?」

  他被问得有些恼了,反问:「朕不该有好心情吗?」

  「王上该不会爱上四公主了?」鲁塔不善于拐弯抹角,索性单刀直入。

  「你在质问朕?」他寒着脸。

  鲁塔忙不迭躬身作揖,「微臣不敢。」

  「不敢?」卫泱愠怒的斥道:「别以为你跟朕私交甚笃,朕也看重你的统御能力,就可以对朕如此不敬。」

  「王上息怒,微臣只是想提醒王上。」

  他终究不是昏君,不会为了一点小事就降罪他人。「你要提醒朕什么?」

  「历代北岩国的王后必须从炎、夏、怒三族中挑选一个,除非四公主愿意屈居侧妃,否则,只怕会遭到极大的阻碍。」天朝公主的身分何等尊贵,要委屈她当个侧室,来自天朝皇帝的压力就吃不消了。

  卫泱心头一震,旋即驳斥他的说法。「朕可从来没说过要立她为后,四公主在北岩国做客,朕不过是尽地主之谊款待她,难道这么做错了吗?」

  「微臣不是这个意思。」鲁塔诚惶诚恐。  

  「那是什么意思?」他勃然大怒。

  鲁塔沉吟一下,「王上……」

  「启奏王上,奴才有事禀告。」候在外头的内侍蓦地出声,也打断两人带点火药味的谈话。

  「进来吧!」卫泱绕到巨大珍贵的檀木桌案后,接过由内侍呈上的书信,看完内容,若有所思的将它折好收妥。

  「王上,是紧急军情吗?」

  他不发一语,只将十指交握搭在身前。

  「王上?」鲁塔忐忑的问。

  卫泱微扬起头,口气沉甸甸的,「信上说怒、炎、夏三大族长已经越过了卧虎力山,预计五天后便会到达王城。」

  「这么快?」

  「这阵子忙着治母后的病,把这事都给忘了。」他用懊悔的口吻说。

  既然开了头,鲁塔便顺势把话题接下去。

  「这也是微臣刚刚想说的话,凡是北岩国的君王,必须在二十三岁那年大婚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原本皇太后已经挑好选后的日子,但是被这场病给拖了半年多,如今皇太后病体痊愈,三大族长自然就迫不及待的想将族内最貌美优秀的女人献给王上,好巩固自己的地位。」

  卫泱瞪了他一眼,「这些朕难道不比你清楚吗?」

  鲁塔干笑两声,「微臣当然知道,所以才想提醒王上,三大族长到访的这段时间,不要和四公主过于亲近,以免惹来闲言闲语。」

  「朕为什么要避嫌?就算三大族长知道了又何妨?」卫泱脸上的不豫之色登时一览无遗,「贞儿是朕的贵客,他们又能说什么?」

  都已经亲密到直呼名字了,还说没什么,分明是口是心非,鲁塔心中忖道。

  卫泱冷冷的嗤笑,「哼!三大族长又怎样?朕还不需要看他们的脸色做事,你也不必操这个心,朕自有分寸。」

  ☆  ☆  ☆

  宁寿宫因为皇太后奇迹的病愈,而不再显得死气沉沉,伺候的宫女们也恢复了往日的生气。

  卫泱按照惯例,每天都会前来请安,这是他的一片孝心。「母后今天的气色不错,夜里睡得可还安稳?」

  她轻笑,「哀家已经完全康复,王上不必再操心了,九转续命丹是祖先们穷极一生,一代又一代所炼成的神秘丹药,确实具有神效,哀家现在的身体,感觉上又年轻了好几岁。」  

  「听母后这么说,儿臣确实安心多了。」

  皇太后掩不住眼中的好奇,「听说这位天朝公主还在我们这儿做客,有机会的话,哀家想当面谢谢她。」

  「是,儿臣会安排。」卫泱顿了一下,眸底跃动着淡淡的笑意,「不过,她的行为有点与众不同,说起话来有时会让人摸不着边际,希望到时母后不要见怪。」

  他可不希望到时任何「凸槌」的演出,破坏了贞儿在母后心目中的形象……等等,他被自己心中的想法给骇住了。他疯了吗?干嘛在意母后对她的印象好不好,他们只是单纯的主客关系,不是吗?

  这下子,皇太后的脸上马上掠过一抹惊异,「王儿,这还是哀家头一次听到你主动帮个姑娘说话﹐莫非你……」

  卫泱冷不防插嘴,撇清浮现在她脑中的任何想象。

  「母后,朕跟她什么事也没有。」

  「呿!瞧瞧你紧张的,哀家只是随便问问罢了。」儿子是她十月怀胎所生,他肚子里有几条蛔虫,她会不清楚吗?分明是欲盖弥彰,铁定有鬼。

  皇太后微挑细长的眉眼,状似无心的问:「哀家还听人家说她有个不太好的癖好,喜欢养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小东西是不是?」

  「贞儿她……她心地善良,又有爱心,就喜欢捡一些可怜的小动物回来养。」卫泱马上猜到是谁在她面前乱嚼舌根,极不悦的横了一眼皇太后身边的中年宫女。「母后别听信谣言,有些事必须亲眼看。」

  她佯装心有戚戚焉,「你说得倒也没错,可是,能让王儿一而再、再而三的替她说好话,可见这个贞儿不只是贵客而已。」

  一语中的,卫泱登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王儿,三大族长眼看就要到了,届时你必须遵从祖训,从他们带来的美人中挑出一个当王后,其余两人为侧妃,你若真喜欢这位四公主,也得看看她愿不愿意屈就、天朝皇帝反不反对,哀家可不希望各族间维持了数百年的和平及传统,因为她而起了纷争。」她语重心长的说。

  卫泱很想为自己辩驳,却发不出声音。

  ☆  ☆  ☆

  「仔仔,你看你又胖了好多,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你连路都走不动了,我决定帮你减肥。」

  听了北贞自以为是的宣言,小猪仔发出痛苦的哀嚎。人家牠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成就,还深深的引以为傲,居然嫌弃牠,真是太没眼光了。

  北贞瞪圆了眼,「你说我没眼光?不然你自己问花花和妹妹的意见。」

  我是无所谓,小白鼠搔搔耳说。

  「汪汪。」小黄狗的叫声似乎在说「我最讨厌肥猪了」。

  她笑语晏晏的抚慰牠受创的心灵,「你也不要气馁,从下一餐起,你的伙食就缩减一半,而且吃饱饭后还要运动,相信很快就可以恢复苗条的身材。」

  小猪仔霎时露出惊恐的神情,天哪!让牠ㄕ了吧!

  「走吧!我们出去散步。」北贞将小白鼠抓在手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让牠舒服到全身酥软的蜷缩在她怀中,让小黄狗非常嫉妒。「妹妹,妳已经长大,不能老要人家抱。」

  「汪……呜……」早知道牠就不要长大了。

  「仔仔,怎么不走了?」她好奇的问。  

  小猪仔赖在地上,光听到食物减半的噩耗,双脚都软了,哪还走得动。

  「吱吱。」既然牠不想去,就别理牠了。

  北贞点下螓首,算是接纳了小白鼠的意见。「仔仔,那我们走了,你待在这儿看家,午膳送来之前我就回来。」

  当他们一路嘻嘻哈哈的走出绿芜院,突然发现整座气势雄伟的王城似乎在一夜之间忙碌起来,到处都是来回穿梭的人群。

  无论是富女或太监都各司其职,无暇抽空照应她这位远来的娇客。

  她咕哝,「大家都好忙,不晓得在忙些什么?」

  「妳想知道的话,本宫可以告诉妳。」一个夹着示威口吻的女声自她耳后蹦出来,美目挑衅的瞅着她。

  「原来是妳,好久不见。」是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伊黛儿。

  伊黛儿眼中燃起妒恨之火,「少在这里跟我攀交情,要不是妳,王兄怎么会打我,还罚我禁足,这些都是妳害的。」

  「ㄏㄡ~~一定是妳做了什么坏事对不对?」

  「妳少得意,我告诉妳,妳嚣张不了太久了,很快就有人取代妳在我王兄心目中的地位,到时候妳就是想笑也笑不出来了。」她恨声的嘲讽。

  北贞歪着螓首,好生不解,「想笑也笑不出来是什么怪病?听起来怪可怕的,还是早先预防比较好。」

  「妳、妳……」伊黛儿快失去耐性。「妳少在本宫面前装疯卖傻,我王兄吃妳这一套,本公主可不吃。」  

  「那妳吃哪一套?」北贞一脸纳闷。

  伊黛儿几近抓狂边缘,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位天朝公主真的神经短路,秀逗到连人家在讽刺她都听不出来。  「本宫再说一遍,我王兄不会娶妳当王后,妳趁早死心吧!」

  她们的谈话总算有交集了。

  「我也没说要当啊!」因为她是来当「祸水」的。

  「这可是妳自己说的。」伊黛儿先是愕然,接着暗喜在心。「算妳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高攀不上,虽然妳是天朝的公主,不过,瞧妳这愣头愣脑的模样,只会害我王兄被人耻笑,还是死心得好。」

  北贞甜甜一笑,「妳真是个好妹妹,这么替卫泱着想。」  

  「那是当然。」她高傲的斜睐北贞,临走前,还凉凉的丢下警告,「现在妳明白了,我王兄再过不久便要大婚,妳不要老缠着他,不然,到时出丑的可是妳。」  

  伊黛儿走了好一会儿,北贞还杵在原地不动,良久后,才指着自己的心脏,「花花,我觉得这里好象空空的,是不是生病了?」

  「吱吱。」妳不要理那个神气巴拉的女人说的话。

  她困惑的垂下眼眸,「可是,卫泱以后就要有王后了,那就表示不能再陪我晒太阳,也没空陪我聊天,花花,我可不可以改当王后,不要当祸水了?」

  小白鼠只能同情的看着她。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