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超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全球超神 第一卷 九州风云 第九十五章 破门之法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老鬼!想想办法啊,撑不住了!”

    时谦的手臂已经麻木了,挥动铁棍儿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身上已经被那群魔乱舞的枝条扎了好几个窟窿,要不是仗着身法灵活,早就成马蜂窝了。

    丢!事到如今只好使出杀手锏了!赵地瓜收起铁锹,取出一个箱子来背在了身后,手里握住了一个喷头一样的东西。

    时谦没好气道:“草!老鬼,都特么什么时候你还喷农药?怎么,想用农药杀死这些树怪不成?”

    “喷农药?你个土鳖!这可是老子高价弄来的好东西!给我闪一边儿去,看好了!”

    赵地瓜狞笑一声,手中的喷头喷出十几米长的火焰来,漫天的枝条都被烧成了灰烬,那些树怪们开始缓缓后退。

    正所谓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克,这树怪说到底也是木头来的,再牛比也怕火焰。

    烧死这些王八蛋!时谦从腰间取下一个精致的金属酒壶来,惬意地喝了一口,然后美滋滋地点上一根烟,缓解着疲乏,嘴里埋怨着有这好东西,为啥不早点拿出来用。

    废话,我特么倒是想早点用,可是这汽油可是不够用的,“赶紧撤!没油了快!”赵地瓜大吼一声,招呼着时谦且战且退,总算是杀出了这古怪的树林。

    玛德,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赵地瓜叼着烟凑到已经变小的火焰上点燃了,然后关掉了喷火枪,收进了帆布包里。

    “老鬼,接下来怎么着?”

    这山谷如此广阔,小丫头和那食铁兽这会儿怕是早就跑得没影了,想要找到那巫神遗骸绝非易事!

    “谦儿,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赵地瓜取出一个MP4来,上面显示出一个醒目的红点来。

    “可以啊!原来你早就暗中在那食铁兽身上放了追踪器!高!实在是高啊!”

    “那是,一头畜生罢了,还想逃出老夫的手掌心?走!”

    二人稍作休息,就按照路线开始追踪,好一通折腾,终于到了目标所在。

    铛铛...时谦用铁棍子敲了几下青铜门,然后侧耳倾听,对着赵地瓜点了点头,“这青铜门少说也有几千年历史了,后面是中空的,听声音推断空间很大!”

    “看来就是这里了!”

    赵地瓜、时谦开始去推那青铜门,二人铆足了劲儿涨红了脸色,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那青铜大门却是纹丝不动。

    “丢!你叼着奶瓶干甚?”

    “嘿嘿,这不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么?”时谦有些尴尬地收起了奶瓶,上下打量着那青铜门,他们二人好歹都有脱凡境的实力,全力运转元气之下何止有千斤之力,竟然无法推动?

    难不成这大门不是用蛮力能够打开的,有什么机关?二人对视一眼,开始在大门上来回搜寻、摸索。

    “草!不行就直接炸开!”

    赵地瓜掏出了那两颗元气弹,拿在手里盘着,时谦见状赶紧劝阻下来,好家伙,要是炸了这青铜门,万一引动了什么机关陷阱,可就麻烦了!

    “谦儿,你不是号称能破解天下所有机关么?区区一道青铜门就拦住你了?”

    时谦叼着烟没好气道:

    “靠!老子这一生开过的门儿比你吃过的饭都多!

    什么实木门、铁门、合金门、电子门、语音识别们、防盗门都拦不住我,唯独这青铜门么,倒是第一次遇见。

    我猜开启这门的方法一定很特别,要么是咒语或者...”

    “或者什么?”

    “我知道了!嘿嘿!”时谦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这里既然是那巫神的墓地,巫神么,说不定需要血祭才能开门!”

    血祭?赵地瓜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根据传说,这巫神可是云州巫氏的始祖,修为通天、能够操控各种蛊虫,擅长各种邪门儿的巫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当然了这其中肯定少不了巫氏的自吹自擂。

    九州中不少世家大族都会给自己编一套神秘牛比的出身,以此来抬高身价。

    前些年燕州那边还有人自称是什么满洲正黄旗,嚣张的一批,前清都特么消亡不知道几百年了,还有人以皇族自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这巫神邪门倒是真的,说不定真的需要什么血祭才能破门。

    赵地瓜直接抻出了铁锹,一脸坏笑地看着时谦。

    时谦下意识地后退两步:“卧槽!你想作甚?”

    “谦儿,正所谓养膘千日,用膘一时,用你的时候到啦!放心,我下手又快又稳!”

    “滚!你怎么不放自己的血?”

    赵地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肋骨,“你看看咱俩的体型,当然是你最适合了,你这么胖,放几两血又死不了的,赶紧的,等搞定了这里的事,出去我请你吃血豆腐好了!”

    时谦骂道:“神特么血豆腐!滚蛋!”

    “行了,赶紧的!”赵地瓜一把抓住了时谦的手臂,撸起了他的袖子。

    “老鬼,你不是打算用这铁锹吧?好歹换一把干净点的刀啊,万一破伤风了咋办?”

    “少废话!”

    赵地瓜垫步拧腰,手腕发力,直接在时谦肥腻的胳膊上划出一道半寸长的口子来,然后拽着他的胳膊往青铜门上涂抹鲜血。

    “喂,谦儿,你真的该减肥了,血脂有些高啊!”

    “是,你血脂低,倒是用你自己的血啊!”时谦脸色有些苍白,“老鬼,差不多行了吧,我头晕!”

    赵地瓜松开时谦的手臂,随手扯下一根布条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然后死死地盯着那青铜门,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

    不应该啊!时谦有些尴尬,莫非自己猜错了?

    “要不再来点?”赵地瓜看了看时谦手臂上的伤口,有些蠢蠢欲动。

    “你当老子是血库么?浑身是血我能做几块儿毛血旺?”时谦沉吟道:“看来这青铜门需要特殊的咒语才能打开!”

    这样么?赵地瓜大声喊道:“芝麻开门!”

    没有任何动静!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吃葡萄不吐葡头皮?”

    时谦简直没眼看,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丫跑这儿说绕口令呢?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