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超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全球超神 第一卷 九州风云 第127章 意料之外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楚王府门外的御街之上,人来人往,唯有在这一天,御街才会开放禁制允许普通民众进来参观,王府外围的一些庭院也会开放,以此来彰显楚王与民同乐的胸怀。

    赵地瓜和时谦叼着烟蹲在马路牙子上,盯着来来往往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嘿嘿直乐。

    “好家伙,谦儿,快看那旗袍少妇!”

    “哦?我康康!”

    二人直勾勾地盯着一个身穿白旗袍的少妇,高开叉的旗袍露出雪白的大腿来,柳腰盈盈一握...

    时谦掏出一个奶瓶来,用力地咬着。

    “卧槽!你馋了是怎么的?”赵地瓜没好气道:“搞什么?我们是来办正事儿的好不好,得赶紧想办法混进楚王府,你看现在气氛多尴尬?”

    楚王府开放的只是外围庭院,至于核心区域和内宫依然是守卫森严,八百开窍期的妙龄宫女拱卫,不是通神境谁敢硬闯?

    赵地瓜擦了擦口水,啧啧,想要俏一身孝,真是不错。

    正在此时,街头走过来两道身穿黑色大褂儿的身影,一个身材削瘦一个身材矮胖,二人都戴着墨镜,瘦子身后背着一个长长的木箱子,胖子身后斜背着一架琵琶。

    二人手中拄着导盲棍儿,在地上边探边走,正好挡住了那旗袍少妇。

    赵地瓜不爽道:“靠!搞什么?清明节早就过了,两个瞎子背着棺材板儿乱跑什么?”

    时谦也跟着骂道:“玛德,别挡着啊!两个沙雕!”

    咦,不对!二人忽然对视一眼,看向那两个家伙,虽然用的是导盲棍儿,但是步伐稳健,不徐不疾速度,那瘦子右手诡异的扭曲着,胖子的左脚微微有些跛。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残地缺?赵地瓜嘴角扬起,对着时谦使了个眼色,二人阴笑一声,尾随着那天残地缺,追了上去。

    赵地瓜拦在了前面,满脸堆笑,忽然想到这俩货都是瞎子来的,就收起了笑脸,热情道:“敢问二位大师可是天残地缺?”

    那瘦子顿住了脚步同时伸手拽住了胖子,“在下天残,这是我师弟地缺,阁下是?”

    “嘿嘿,我们是楚王府的管事儿,特意来接二位大师入府的!”

    地缺狐疑道:“不对啊,我听说楚王府大的侍卫都是女的,二位...”

    “呵呵,大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是王府外院的管事,请随我们来吧,时间不多了!”时谦镇定道。

    “好,既然这样就劳烦两位了!”

    “请!”

    赵地瓜和时谦领着天残地缺拐进了一条小巷子,走进了公厕。

    天残耳朵微动:“为何停下了?莫非到地方了?”

    “没错,到地方了,二位大师口渴了吧?喝杯饮料吧!”赵地瓜露出一抹坏笑,取出两个水杯来,直接接了两杯自来水,然后倒了迷药进去,顺手弹了弹烟灰,就要递过去。

    太缺德了你!时谦无声地用口型表达了鄙视,然后接过水杯来,往里面吐了两大口黄色的浓痰,“两位大师,请慢用。”顺手吧水杯放在了他们面前的洗手台上。

    “多谢了!”天残略一点头,伸手拿起了水杯,地缺伸手在前面胡乱摸着,天残将那水杯拨到了他的指尖。

    喝呀,赶紧喝呀!赵地瓜、时谦死死地盯着那两杯水,等着他们喝下去。

    水杯缓缓递到了嘴边,却是顿住了,天残微微皱眉,“这水里加糖了么?”

    赵地瓜点头:“是呀是呀,很甜的,赶紧喝吧!”

    “我们高血糖的,喝不了!”

    “靠,这么麻烦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谦儿,动手!”

    “妥!”

    赵地瓜和时谦准备直接硬灌下去。

    “早就知道你们不安好心了!”天残一把捏碎了玻璃杯,左手伸出,乌黑的指甲足有四五公分长,犹如刀子一般,直接抓向赵地瓜的手腕,咔嚓...火星四溢。

    赵地瓜抽身而退,机械手上出现五道抓痕,沉声道:“谦儿,点子扎手!”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天残地缺也是修炼之人!而且修为不低,少说也是脱凡境。

    “嗯?谦儿,你怎么不吭声?”

    赵地瓜扭头看去,好家伙,时谦被那地缺死死地掐着脖子,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时谦反手拔出了大铁棍儿,一棍子捅进了地缺的小腹。

    “卧槽!”地缺吃痛一声,左脚抬起,直接将时谦踹了出去,砰...一连撞碎了好几个隔间,最后那袋磕碎了一个马桶,头破血流。

    天残低声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暗算我们?”

    赵地瓜苦笑:“玛德,如果我说这是一个恶作剧,你信么?”

    “信,那你下地府继续恶作剧吧!”天残冷冷一笑,身形一闪,出手如电直接抓了过来,赵地瓜就地一趟,砰,墙壁直接被抓出一个破洞来。

    “老鬼!他们只能靠神识和听觉来锁定方位,离远了打!”

    “好!玩死他们!”

    赵地瓜从帆布包里掏出两把步枪来,扔了一把给时谦,二人屏气凝神收敛元气,龟缩在了角落里。

    天残地缺侧耳倾听,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

    哒哒哒...时谦二人端着步枪开始射击,唰唰...天残指甲挥动,挡住了一波弹雨,反手摘下了背后的棺材板儿,左腿微屈、右腿直接盘了起来,木箱弹开,一把黑色的古筝弹出,横在了右腿之上。

    噔楞...

    急促的古筝声响起,天残左手拨动琴弦,弹雨直接被定在了半空中。

    “我靠!音波功?”赵地瓜傻了眼,要不要介么夸张的?

    天残手指用力往外一拨,伴随着急促的音乐声,弹雨直接被弹了回来,赵地瓜缩在墙角,铁锹护在了脸上,挡住了流弹。

    此时,琵琶声响起,地缺已经开始弹奏,声音越发急促,噗...赵地瓜和时谦同时吐出一大口鲜血来,直觉得胸闷气短,五脏六腑快要爆开一般。

    二人赶紧运转元气护住心脉,同时护持心神。

    天残嘴角扬起,这下看你们还怎么躲?抬起右手,却是跟赵地瓜一般安装了一只机械手,双手拂动琴弦,对准了二人的方位拨动,biubiu...无数道音波化作了一道道利刃席卷而出。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