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06 我有法子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周子炎怀恨在心,不知从哪里打听到八宝如意阁的掌勺大厨因为年纪大了,准备回乡颐养晚年。

    八宝如意阁的掌柜正在为此事发愁呢,不知道他是如何说服了掌柜,许以重利,将何枞撬走。

    清风徐来给何枞开的月钱是每月三两银子,一天三顿都在酒楼里吃饭,加之他又住在酒楼当中的杂物间里,逢年过节的还会给他发些碎银子,平时厨房采买的食材更是随便他吃。

    以前要考虑到给笑笑治病,月银就没给太多,属于中上水平。

    月银是算不得多高,但与茶山镇其他的酒楼比起来,清风徐来已经很是厚道了。

    可现在大家都不记得有这回事儿,只觉得何枞吃里扒外。

    那逢年过节发的红包,加上平日间的吃住,这一年下来,怎么也得有小六十两了,与其他酒楼比起来,其实是一样的道理。

    不说多厚待他吧,清风徐来可是从未亏待过他半分。

    可结果何枞是怎么做的呢?他连招呼也不打一声,撂下一句不做了就不来了,丢下六十两银子就把清风徐来的两道招牌菜给带了过去。

    是,那两道菜式确实是何枞琢磨出来的没错,可这也是江河以一纸契约,花了六十两银子买断了的!

    也不是不让何枞去下家,但再怎么也得提前几天通知一下吧?

    连句商量也没有,就不由分说丢给他六十两银子,带走了招牌菜。

    得亏这两日没有食客订席面,不然到时候无人掌勺,那不得把食客得罪完了?!

    都说好使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往后这酒楼还怎么经营下去?

    但凡他何枞是个厚道人,也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周秋菊将所有纷杂的思绪压到心底,脸色冰如寒霜,“周子炎那个丧良心的,就应该遭天谴!”

    江河眼尾眯了眯,冷哼道:“周子炎不是个东西,那何枞也不是个好的。”

    对于这位名义上的大舅哥,江河可不敢认同,与媳妇儿一样,向来直呼其名。

    江平富虽从掌柜那个位置退下来了,但人老成精,从儿子的话里听出来一些别的东西,“此话怎么说?”

    “店小二亲眼瞧见何枞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当时有好几人看见他面色古怪,柜台那里还有一些碎木屑。”

    江河冷笑一声,“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跑过去一看,才发现当初买断白龙曜与仙人脔的契纸,不见了。

    指定是被何枞偷走了,所以他才敢直接丢给我六十两银子,不怕我把他状告到官府去。”

    魏氏默然,原来是这样,不然这事儿恐怕早就解决了,契纸被偷了,可不就是没有证据了吗!

    江晓月牵着两人的手,小脸气鼓鼓的,“舅……”

    话音刚落,想起了什么,眼珠子便转了转,小心翼翼地看了娘一眼,连忙改口:“周子炎和何枞都是坏人,太坏了。”

    周秋菊深知周子炎的性子,生怕他再来祸害家里的两个小娃娃,蹲下身子,视线与闺女齐平,又冲着前方的江笑笑招了招手:

    “你们俩听好了,日后见到周子炎不要理他,我没这个大哥!”

    她一遍一遍不耐其烦地叮嘱着,直到两位小姑娘认真的点头,才松了口气。

    江笑笑这下倒是弄清楚了前因后果,不过这白龙曜……仙人脔?

    听大哥的口气,好像是自家酒楼里的招牌菜?

    这名字起得可真是古里古怪的。

    江笑笑想到电视机里播放的菜谱,仰着头,“大哥,我有法子。”

    此话一出,大家的视线都转向了她。

    江河并未因为她是小孩子就一口否决,反而揉了揉她的脑袋,“好,那大哥就认真听听笑笑有什么好法子。”

    江笑笑身体微僵,在现代时,从来就没有人这样揉过她的脑袋,难免觉得不适应。

    好在江河很快就收回了有些粗糙的手掌,身体这才放松下来,拿出了准备好的说辞:

    “我需要三斤排骨,白糖、红糖,以及一些佐料,和一些橘子和橘子皮,如果有橙花的话最好,没有新鲜的有晒干的也成……”

    在这之前,她虽是傻的,可也记得饭菜里的佐料,在现代时有的调料,这个朝代都有。

    只是酒的纯度和白糖的颜色,没有现代那么晶莹剔透。

    她捡着在电视机里播放过的调料,都说了出来。

    江平富有了一些猜想,嘴唇干巴巴地蠕动了两下,“闺女儿啊,你这……这是打哪里来的菜谱?”

    “是啊,听起来觉得很不错的样子?”

    江笑笑无辜的眨了眨眼,“我自己想出来的呀,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恰好酒楼又遭遇了变故,我想着大哥请来的那位掌勺大厨应当也不是很厉害,不然大哥大嫂今天也不会这么早就回来了,死马当成活马医,试试嘛~”

    江晓月不明觉厉,光是一听这么多种食材,就觉得小姑姑很厉害的样子。

    她一只手分别拽着爹和娘的手腕,“爹、娘咱们试试嘛,就听小姑姑的试一试嘛!”

    周秋菊受不了她的撒娇,“江河,你看?”

    江河能在茶山镇把酒楼经营下来,自然还是有些本事,他觉得妹子想的那个菜谱应该还不错。

    本就有些意动,当即拍板,“好,那就试试。”

    江笑笑抬眸,打量了大哥一眼。

    江河体型偏瘦弱,剑眉星目,整个人的眉眼,因为在生意场上游走而被打磨得有些圆滑。

    料想也是。

    做生意不仅需要良好的头脑,也需要世故和圆滑,如此才能不得罪人,生意才能做得更长久。

    江河偏瘦弱,可他身上并没有那股文弱书生的气质,因为眉眼间的圆滑与世故,整个人都多了一种特别的气质。

    从刚才大哥第一时间选择耐心倾听,而不是一开口就反驳来看,江笑笑有些明白清风徐来为什么可以长久地存活下来了,因为清风徐来有一个好掌柜。

    从今往后,清风徐来只会做得更大更远。

    这里的人,就是她的家人,每个人的性格都不错,江笑笑并不排斥这样的家人。

    既然来都来了,何不利用空间的金手指,让自己在古代能获得更加优质的生活呢?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