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11 白鹿书院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排骨还没入口,大家就闻到了扑鼻的橙香,不由胃口大开,吃得满嘴流油。

    排骨色泽鲜艳,肉质不柴,啃起来特别劲道,又带着一股浓浓的橙香,大家吃的饭都比平时多了一碗。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今天的饭菜特别香!”

    “还别说……这越吃饭越觉得身子舒坦……”

    江笑笑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在井水里加了灵泉水的缘故。

    吃过晚饭,江平富把大家喊到了一起,就连江晓月也不例外。

    “老大,这菜谱的事实,虽说是笑笑瞎琢磨出来的,但你也最好不要透露,当别人问起,你就说是从别人那里买来的。”

    江河明白爹的言外之意,笑笑还太小,万一让人知道她随便就能想出一道菜谱,还不得把她抓起来?

    “爹,儿子明白。”

    “可见笑笑是个有天赋的,”江平富满脸欣慰,脸色没多久就变得凝重下来,“这件事情,你们谁都不要往外说。”

    “月月,特别是你,可不能说漏嘴了!”

    江平富深知小丫头的性子,她最是喜欢笑笑了,小孩子都没有个把门,最是不知道利害,说不得哪日就与人显摆小姑姑很厉害,不小心说漏嘴了。

    江平富特意点了小丫头的名字,目地就是为了让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把嘴巴捂严实一点。

    至于在场的大人,都是有分寸的,肯定不会往外乱说。

    儿媳对笑笑的好,他们也看在眼里,稍稍提点一句,她就能懂。

    江晓月似懂非懂,迷迷糊糊道:“会有坏人来抓走小姑姑吗?”

    江晓月天真的话,引得江平富笑了。

    但孙女儿说得也没错。

    可不就是会有坏人来抓走笑笑吗?

    提到小姑姑,江晓月顿时捂紧了嘴巴,头摇得和个拨浪鼓似的,连忙一把抱住她的大腿,“我不要姑姑被坏人抓走。”

    周秋菊心里发笑的同时又有点吃味儿,“那月月可得把嘴巴闭紧了。”

    江晓月的头,这会儿又点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江笑笑心中一暖,有这样的家人……真好!

    叮嘱完,江平富便单独把江河留了下来,跟他说了会儿话。

    得知江河心里已经有了章程后,江平富捋了捋衣袍,登时放下心来。

    ……

    夏日的天,几乎要到八九点,天色才会完全黑下来。

    趁着日头还早,还能见到太阳,求知若渴的江笑笑便缠上了大嫂教她识字。

    周秋菊自然没有不应的,这会儿已经没有中午那么热了,带着两个小丫头来到桂花树下识字。

    魏玉梅则是去准备洗澡水了,这夏日就是太热了,衣裳湿哒哒的黏在身上不舒服。

    江笑笑现在啥也不想干,她就想识字,然后了解竹屋里的方子到底是什么。

    那些方子,她不敢随意拿出来,不然到时候可没有法子解释。

    江笑笑学得认真,周秋菊看她那么喜欢识字,天分又不错,心中一动,“笑笑,你也到了年纪了,你……想不想去学堂读书?”

    “学堂?”

    虽然这个不知名的祁星皇朝对女性不那么苛刻,但江笑笑可不想去学堂学什么“女德”、“女女诫”一类的东西。

    看出笑笑眼里的不乐意,周秋菊纳闷了,笑笑不是挺喜欢识字的吗?

    “嫂嫂看你似乎不太愿意去的样子?”

    江笑笑认真想了想,没有一口回绝,“大嫂,学堂里的教书先生都教些什么?”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女红,学堂里还有专门的课程会着重培养女子的体态、礼仪之类的。”

    咦?

    竟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

    就这些课程而言,江笑笑觉得,还挺有趣的。

    主要是学堂里的礼仪课,可以培养一个人的气质。

    因为在现代时是孤儿,她与别的小朋友不同,骨子里难免会有一些自卑。

    这体现在她走路时,背会下意识地驼着。

    现在来到了古代,又有家人疼着宠着,她想丢掉那份自卑,去学一些体态、礼仪。

    要是驼背出现在如此漂亮的一张脸上,那得有多违和呀?

    “我去。”

    “好,回头明天我就和你大哥去白鹿书院问问。”

    “谢谢大嫂。”

    江晓月嘴巴一撅,“娘,我也想去学堂。”

    周秋菊笑着敲了敲闺女的额头,“我看你想去学堂是假,找小姑姑是真吧?等你年纪到了,便是不想去,娘都得逼着你去呢。”

    心思被看穿,江晓月委屈地摸着额头,江笑笑在一旁看得直发笑。

    正巧江河刚出门,听到她的话,“那明天笑笑就跟我们一起去镇上吧,大哥早点带你去白鹿书院。”

    临近傍晚,也来不及去采买排骨了。

    江河亲自品尝过橙香焗排骨,对这道菜很有信心,将何枞的势头压下去不成问题。

    就算要跟八宝如意阁打擂台,也不急于一时,得先把势造起来不是。

    在江河眼里,笑笑入学的事情可比酒楼的事情重要多了。

    “谢谢大哥。”

    “你这丫头,跟你大哥客气什么,大哥还没谢你呢!”

    江笑笑眨眨眼,“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是大哥外道了。”

    “调皮。”

    不知不觉间,天色就黑了下来,而小侄女儿也如约给她拿来了字帖。

    地上那滩黑褐色的血迹已经彻底融进了泥土里,便是看也看不出来什么名堂,她也就没有再去弄了。

    洗漱过后,江笑笑躺在床上,本以为会睡不着,结果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翌日。

    在将近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周秋菊敲响了房门,江笑笑瞬间醒来。

    洗漱好,吃过早饭,便乘坐着自家的牛车去了镇上。

    江河顺带把昨天在村子里收的菜,也一起放到了牛车上。

    江笑笑估计着现在应该还不到七点钟,但就是这个时候,已经能看见金花村的村民们在田野间劳作的身影了。

    说实话,这还是她第一次坐牛车呢,难免有些兴奋。

    其实原本小侄女儿也是要一起来的,可她早上实在是太困了,根本就起不来,自然也就错过了。

    踏过村子前方的一条河,再越过一座山,也就到了茶山镇。

    在牛车驶入茶山镇的瞬间,带着古代独特韵味的风土人情,向着江笑笑扑面而来。

    江笑笑很新奇,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看哪里都觉得新鲜。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