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12 淡漠如烟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倏地,牛车旁边驶过去一辆马车。

    恰逢一阵风吹过,掀起了帘子的一角,露出内里一张清秀的脸庞。

    江笑笑惊奇的神色挂在脸上还未消去,便与马车里的主人对上。

    那女子看见江笑笑乘坐着牛车,以及满脸新奇的模样,顿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嗤笑一声。

    “到底是乡下来的黄毛丫头,没见过世面,晦气。”

    说完,便嫌弃地放下帘子,那模样,活似见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那张稍显清秀的脸,也因位这份尖酸刻薄的模样,失去了原本应有的美丽。

    没见过世面?

    她是没见过古代的集市,就是好奇地张望了一下,也没招惹到她,可这人倒好,上来就没头没脑的嘲讽了一通。

    江笑笑冷觑一眼,嘲讽道:“我是没见过世面,可也比姑娘没有教养,自认为高人一等得好!”

    若是别人这么说江河,他不会在意,可她说的可是自己的妹子,当即就拉下了脸。

    “今天出来肯定是没有看黄历,不然怎么会遇到如此晦气的事。”

    说完,他还作势“呸”了两声。

    周秋菊还没来得及发挥呢,唐晚梨就气得浑身发抖了,“李叔,停车。”

    她掀开门帘,“你们说谁没教养呢,你们这群刁民!”

    周秋菊接过丈夫手中的绳子,抽打了牛一下,牛车顿时从马车旁边驶过,甩了唐晚梨一脸的灰尘。

    “啊!”

    听见身后传来的尖叫声,江笑笑对大嫂竖起了大拇指,还是大嫂这招比较高明。

    就让她留在屁股后面吃灰吧。

    唐晚梨不甘心,见那些人所着衣裳并不华贵,顿时恶向胆边生。

    她面目狰狞,对着驾驶马车的仆人大声吼道:“李叔,给我冲过去,冲过去!”

    李叔一惊,只是两句争执罢了,小姐竟然想着撞死他们?

    这性子,叫老爷都宠坏了,指不定哪天就会生出祸端来。李叔心有不喜,可也没有表露出来,“小姐,咱们要去白鹿书院呢。”

    唐晚梨紧紧攥着手帕,指尖发白,力道大到快要把帕子给扯烂了。

    到底还是上学的事情重要一些,若是叫夫子知道了可是要打手板心的,将心里那股难受劲压了下去,绷着脸道:“那你磨蹭什么?还不快去!”

    ……

    牛车已经走了很远,牛车上的人,没有听到唐晚梨和李叔之间的对话,如果江河回头望一眼的话,就能发现驱使马车的人是熟人。

    李叔,正是八宝如意阁掌柜的小厮,掌柜名唐文坤,这唐晚梨,也就是他家的闺女了。

    今日,是为了送唐晚梨去书院上学。

    白鹿书院有规定,不能带丫鬟、小厮进入书院,要不然唐晚梨都带着丫鬟一起去白鹿书院了。

    江河见过唐文坤的贴身小厮,却没有见过他的闺女,况且当时车厢与牛车齐平着,他看不见前面的人,也就没有多想。

    这场闹剧,被临街对面茶楼上的二人看得一清二楚。

    一位男子双手抱剑,顺着自家爷的目光看过去,结果却什么都没有瞧见,疑惑道:“二爷?”

    “无事,”被称作为二爷的那位少年,这才把视线从一朵大红色的绢花上收回。

    男子轻喃着,“奇怪的配色。”

    却说江笑笑自从吞下那滴没有稀释过的灵泉水后,就发觉她的感知变得很敏锐。

    刚才有人在看她。

    转头一看,就对上一双淡漠的眼。

    等到再仔细看时,那双眼睛的主人已经消失了。

    “笑笑,怎么了?”

    “没事,”江笑笑摇头,可能是谁恰好从茶楼窗口那里路过吧,也就没有放到心上。

    周秋菊看见身后的茶楼,笑了笑,并不介怀自己的过往,指着茶楼道:“那就是李家小姐的茶楼,日后嫂嫂带你去拜访小姐。”

    不选最近这段时间,是因为酒楼的难处尚未解决,酒楼刚遇到麻烦,就眼巴巴地跑去拜访李小姐,搞得她好像是去求人帮忙似的。

    周秋菊认为,李小姐心善,但李小姐又不亏欠她,映柔小姐已经帮了她很多忙了,不能再一昧的消耗别人对她的耐心。

    江笑笑好奇地望了望,这是茶山镇最出名的茶楼——茗前雾雨呢!

    想着自家酒楼的一档子事情,最近也确实是不适合上门拜访,本来还想着尝一尝茶楼的茶到底有多好喝,想了想还是作罢。

    ……

    夜北没有听清,重新问了一句,“什么?”

    “走吧,夜北。”

    夜北琢磨不透主子的心思,只好收回心里那点好奇。

    夜北跟着起身,落后于祁渊半步,呈保护者的姿态,将主子牢牢保护在范围之内。

    他眼神锐利,目光在四处扫视着,排除着一切会威胁到主子的隐患。

    两人所着衣袍精美、华贵,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不凡。

    夜北通身透着冷厉之气,而祁渊则是淡漠如烟。

    少年约莫十六岁,脸上稚气未完全褪去,气质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只着一袭简单的玄衣,在行走间,衣袍下有暗纹流转,将棱角分明的脸庞衬得愈发白皙。

    高挺的鼻,微抿的薄唇,形同远山一般的眉,无一不显露出少年郎风姿卓绝。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身长八尺,足见其龙章凤姿。

    可相反的是,他的眼神并不像十五六岁的少年郎一般张扬跋扈,充满了神采。

    他眸光幽深,古井无波,宛如一潭死水。唯有在喝到心仪的茶时,才会有一丝波澜。

    除此以外,好似世间万物都让他提不起兴趣一般。

    祁渊通身都透着一股淡漠的气息,叫人看上一眼,便会下意识地疏离他。

    两人所过之处,行人纷纷避让,唯恐冲撞了贵人。

    素来茶楼喝茶的人,得数能人墨客最多,眼力见当然也非比寻常,自能看出两人通身的贵气,早早就避开了。

    唯有店掌柜笑眯眯地送走二位贵客,“二位爷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夜北并未多言,精准地扔给掌柜一锭银子。

    对于二人的性子,茗前雾雨的掌柜早就见怪不怪了,哪怕他们不搭理,他也尽心尽责地把人送出去。

    李韶安眼睛都眯了起来,笑得牙不见眼。

    这两位爷呐,每月总有那么几次会来茗前雾雨坐坐,出手大方不说,每次都点铺子里上等的茶,完事以后还会给赏银。

    李韶安能不喜欢吗?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