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13 墨弦先生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另一边,江河先把牛车停到了清风徐来的后院里,并且吩咐伙计把菜先卸了。

    酒楼里的伙计从来没有见过江笑笑,东家的闺女儿也不长这个模样啊,都有些好奇。

    江河察觉到众人的目光,笑道:“大家先停一下,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亲妹子——江笑笑。”

    大家都有些好奇,东家为什么到现在才把亲妹子带过来,虽然好奇,可不该问的也就没有多问,嘴边扬起笑容,“小姐好。”

    她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叫小姐呢!可不能丢了大哥的脸面。

    想到这里,江笑笑压下心里的紧张,昂首挺胸,从容不迫地和酒楼里的伙计打了招呼,“你们好。”

    打完招呼,江河夫妻俩就领着江笑笑去了白鹿书院。

    白鹿书院坐落于长青山山脚下,茶山镇便临近着长青山建造而成。

    而白鹿书院的“白鹿”二字,取意为白色的鹿,有祥瑞之意。

    此时正是书院上学的时间,一路上可以瞧见许多行色匆匆的行人。

    大约都是去白鹿书院上学的学生。

    当然,由丫鬟小厮护送着来到白鹿书院的少爷小姐们也不少,幸运的是,再也没有碰见如刚才那般眼睛长在脑门上的人。

    这让江笑笑大大地松了口气。

    在决定要来白鹿书院学习的那一刻,江笑笑就让大嫂教她认识了“白鹿书院”这四个大字。

    望着匾额上苍劲有力的四个字,江笑笑更加决定了要好好练习毛笔字的决心。

    她的字,实在是太难看了。

    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书院背后此起彼伏的山峦,山峦中种满了各个品种的茶树,还能瞧见许多忙碌的人们。

    江笑笑不由深吸了口气,虽未近长青山,但她好像已经能够闻到清冽的茶香了。

    周秋菊笑容深了深,笑笑到底是没长大的小孩子,想法一天三变也很正常。

    昨日还满脸排斥,今日喜悦之色便露于言表了。

    “怎么样?”

    “嘿嘿。”

    江笑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明显也是想到了自己昨日的表现,看来她对古代学堂的误解很大呀。

    在这个架空的祁星皇朝,女子也能入学堂、书院读书。

    但……女子不能上朝为官。

    要改变这样的状态,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况且江笑笑也不准备入朝为官,她想要的,只是带动着家人、村民致富而已。

    三人在门前站了一会儿,才上前去询问站在书院外的两位童子。

    还没开口,那童子便脆生生地道:“瞧见这位姑娘眼生得很,是准备来白鹿书院上学的吧?”

    作为为人引路的书童,两人最聪明的就是永远也不会看不起人,哪怕那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很有可能今天他们看不起的人,明天就变成了他们需要仰视的人。

    他们对一切都抱有敬畏之心。

    江河和周秋菊明显就是一对夫妻,也不可能是他们俩上学,那么就只剩下了江笑笑。

    “是的,不知道要进白鹿书院可还有什么要求?”

    “白鹿书院不论男女,都可入学,但男女却是分开着学习,要是想入书院学习,就得接受夫子的考核。

    姑娘可是想好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要学什么了吗?”

    “我想学书法,能劳烦小哥带我去吗?我不认识路,”江笑笑眨了眨眼睛。

    两位童子对视一眼,较高的那位云廷在前面领路,还有一位稍矮些书童云枫则是留在了书院门外。

    “请跟我来。”

    三人连忙跟上。

    江笑笑走着走着,满脸惊叹,她也不是个心思深沉的人,再说了,这具身体才十一岁,小孩子对新鲜事物好奇很正常。

    索性就没有遮掩,完完全全地显露了出来。

    书院里的风景,是她在现代从来就没有见到过的绝色,即便去过那种古镇,可比起真正的古代建筑来,总觉得差了一些韵味。

    看着眼前的景致,江笑笑只想到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眼前是一个荷花池,现在正是荷花开放的日子。

    翠绿的荷叶丛中,亭亭玉立的荷花,像一个个披着轻沙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含笑伫立,娇羞欲语;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江笑笑都有点迈不动腿了。

    越过荷花池,也就到了目的地。

    荷花池后面是几间青石大瓦房,四周假山嶙峋,危峰兀突。

    估计是给学生们授课时用的,所以每一间屋子都很大。

    而屋子的正中间,有一个大大的“书”字。

    云廷轻笑道:“姑娘稍等,容我与墨弦先生通报一声。”

    “多谢小哥。”

    江笑笑不知道要考核什么,要是考核书法的话,那她岂不是会死得很惨?

    就她那一手毛笔字……

    没过一会儿,江笑笑就听见一道温润的声音,“带进来我瞧瞧。”

    很快,云廷就从左手那间屋子里退了出来,把江笑笑请了进去。

    至于江河和周秋菊,给妹子打过气之后,就站在四周观赏着荷花。

    走进房间,视线豁然开朗。

    鼻端充斥着一股墨香,仅仅只是一闻,江笑笑就能想象出用这种墨写出来的字是有多好看了。

    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字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筒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

    有羊毫笔,兔毫笔,紫毫笔,狼毫笔等等如数家珍。

    墙面四周挂着各种各样的字帖,有行书、草书、楷书等等,有些字江笑笑认识,有些则不认识。

    她发现字帖上面的字体,与她已知的行书楷书等字体一模一样。

    视线一转,大案后坐着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想必这人就是那书童小哥口中的“墨弦先生”了。

    墨弦先生站着,执笔俯身在案台上写着字。

    他不说话,江笑笑也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他写字。

    这越看,江笑笑就越羞愧,她的字实在是太丑,怪不得侄女儿说丑呢!

    看墨弦先生书写,实在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

    毛笔在他手下顺畅得不像话,书写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约莫等了有十多分钟,墨弦先生总算是写完了,搁下手中的狼毫笔,抬眸看向江笑笑。

    “小丫头,你且瞧瞧,我这字写得如何?”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