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14 因为字丑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墨弦先生写了多久的字,江笑笑就一言不发地在旁边站了多久。

    闻言,也不怯懦,下意识地挺直了背,凑到案台旁边认真看了看。

    “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

    都说字如其人,江笑笑觉得这话说得不错。

    墨弦先生长相并不出彩,甚至可以说是普通。

    但江笑笑觉得长相,并非是用来衡量一个人的字写得好不好标准,字才是。

    墨弦先生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一种如同行云般自在,像流水一样洒脱。

    他的字也是。

    所以江笑笑才用“行云流水”四字来形容。

    墨是写字绘画用的黑色颜料;寓指才华横溢、博学多才、满腹经纶。

    而弦是乐器上发声的线;指细致、玲珑。寓指体察入微、目光敏锐、才思敏捷。

    江笑笑心想,墨弦先生应当很有文采,所以才用墨弦作为字。

    他点了点头,“能跟我聊聊,为什么选择书法吗?”

    江笑笑看着那双如墨一般的眼睛,本来想找一些别的理由来搪塞,直视时,却改变了主意。

    实话实说道:“因为字写得丑。”

    墨弦先生诧异,似乎是没料到江笑笑会给出这么一个简单粗暴地理由。

    但仔细想一想,又觉得合情合理。

    他眼里带了一丝认可,字就代表着一个人的门面,字丑是得多练练。

    她能直言,也证明了江笑笑是一个认真做学问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江笑笑。”

    墨弦先生拿起墨迹未干透的纸张,吹了吹,然后放到别处。

    “你且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字到底是有多丑。”

    “学生会的字不多,写出来以后,先生可别耻笑学生。”

    “嗯,”墨弦先生应下。

    江笑笑也就不再迟疑,走到案几后面,也没有客气,拖过来一个椅子就坐下了。

    站着写字不知道得多丑,虽然坐着写字丑也丑,但也不至于太丑,自己有几斤几两,她还没数吗?

    砚台里还有未用完的墨,江笑笑选了一根羊毫笔,把最近从侄女儿、大嫂那里学到的字都写了出来。

    先生就站在江笑笑身旁,可她却不觉得有什么压力,反正紧张与不紧张的结果,写出来的字都是一样的丑,没必要给自己增加压力。

    起初还好,可越往后看,墨弦的眉就皱得越深,额头间的褶子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了。

    如果不是打小就有良好的教养,他恐怕早就忍不住让江笑笑停笔了。

    江笑笑见墨弦先生不开口叫停,也没说要写多少个字,见着自己如同狗爬般的字,也不敢停下,硬是硬着头皮写了满满一页纸的字。

    待感受到头顶传来的视线越来越冷凝时,江笑笑才后知后觉,从案几上抬起了头,对着他腼腆的笑了笑。

    墨弦无语凝噎,在江笑笑说她的字丑的时候,他就有了心理准备,可也没有料到她的字竟然那么丑!

    他手底下任何一个学生的字,都没有江笑笑的字丑!

    墨弦眉心跳了又跳,往日没见到也就罢了,今日见到了,他实在是没办法当做没有瞧见。他无法忍受世上竟然有人把字写得那么丑。

    总不好把自己是因为江笑笑的字太丑,所以才通过了考核告诉她。

    细细斟酌了言辞,才道:“我观你尤为赤忱,对书法又极其上心……我给你一封引荐信,你拿着引荐信去书院里交束脩吧,明日还是这个时辰来书院上课。”

    江笑笑:“……”

    其实倒也不必,就直接说她的字太丑就是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

    “多谢墨弦先生。”

    江笑笑得了引荐信,就跟墨弦先生道别了。

    荷花池旁。

    哪怕眼前的景致再美,周秋菊也没有赏景的心情,她很担忧妹子能不能通过考核。

    江河相信笑笑一定能行,可到底是怎么样,还是由书院的先生来评判。

    心中难免也浮出一丝忧心。

    江笑笑一出来,一眼就看见了荷花池,拱桥上的一对璧人,但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

    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坏心眼地在两人腰后一拍,旋即就蹲了下去。

    江河反应过来,和妻子相视一笑,配合着江笑笑道:“是谁在捉弄我们呢?都没有瞧见人。”

    周秋菊还煞有其事地转了两圈,“我也是。”

    江笑笑也是一时兴起,没有想到大哥和大嫂真就配合着她玩捉迷藏,鼻端霎时生出酸涩。

    她连忙压下心中的异样,拿出盖了墨弦先生小戳的引荐信,眼睛亮晶晶的,“大哥,大嫂,我通过考核啦!明天就能来白鹿书院读书了!”

    江河一脸骄傲,笑呵呵地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我家妹子真是厉害!”

    周秋菊有些好奇,“先生都考了笑笑什么呀?”

    江笑笑有些窘迫,可能她是第一个因为字丑,而被白鹿书院录取的学生了。

    不好意思道:“墨弦先生考了我的书法,因为我的字太丑了,先生实在……所以……”

    这么一说,周秋菊也就懂了。

    想到笑笑的字,周秋菊莞尔,不过顾念着妹子自尊心,压下了笑意,把小丫头揽入怀,不疾不徐的为她顺着背。

    “笑笑不怕,这是好事呢,以后多练练就是了,嫂嫂相信笑笑一定会练得一手好字的!”

    江笑笑不太适应这样子的亲近,但随着大嫂的安慰,僵硬的身体慢慢也就软了下来。

    她重重地点头,“嗯!”

    有了引荐信,可这一时半会儿的,也见不着人影,三人又回到了书院大门,请云廷帮忙。

    云廷得知江笑笑通过了考核,连连恭喜,喜庆、吉利的话更是不停地往外冒。

    江笑笑对云廷的感官很好,对他来说可能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这却是实打实地帮了她的忙,让大家节省了许多时间。

    她决定,明天上学时,送他一道橙香焗排骨尝尝鲜,也顺便帮大哥大嫂打开销路。

    书院里的学子多着呢,可得好好利用起来,把宣传做到位,这样就不愁橙香焗排骨卖不出去了。

    有了云廷带路,三人很快就交好了一年的束脩,足足有三十两银子呢,可是不便宜!

    不过想到书院包中午那一顿饭,随即也就释然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