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18 原来是香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茉莉花、薰衣草、迷迭香、蔷薇、郁金香……”

    江笑笑信手拈来,几乎是看到栽得稀稀疏疏的植被时,不由自主地就念出了它们的名字。

    有些花她不认识,但还是念出了名字,她不知道其缘由,只能归功到那位道长身上去。

    按照这个速度来看,它们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开花了。

    心下了然,竹屋里的方子应该就是用来制作香水的方子吧?

    制作香水,江笑笑倒真没这方面的经验,她只模糊知道需要蒸馏器。

    这个朝代有白酒,应该也有蒸馏器。

    江笑笑微微抿着唇,瞬间就下定了决心。

    空间里有调配好的方子,就是她不会制作香水,也必须逼着自己去学会!

    不然岂不是浪费了那么好的香方?

    浇灌过灵泉水的花朵,香味应该比普通的花香要好闻一点吧?

    可不能暴殄天物了!

    江笑笑干劲满满,原本就没有睡意,这会儿更是激动得安静不下来。

    她也不挪动,就那么眼巴巴地蹲在植被旁边,静静等待着它们开花。

    她是不会制作香水,可她也知道只有彩下花期时开得最好的花朵,做出来的香水才最好!

    按照这个生长速度,等她一觉睡醒,恐怕明天这花都谢了。

    但看着一旁挂着果子的橘子树,她又不太确定了。

    反正这会儿也睡不着,外面她也做了遮掩,干脆就待在空间里等着。

    没多久,花就开了。

    一股奇香飘散在江笑笑鼻端,翕了翕鼻子,满脸沉醉。

    她从来就没有闻见过这么好闻的花香!

    花香闻起来一点儿也不俗,或芬芳;或清香;或幽香;或馥郁。

    总之,各有各的味道。

    而且融合到一起也完全不觉得难闻!

    前调是清新优雅的茉莉香,中调则是由浅及深的薰衣草、蔷薇,尾调极其不起眼,只有凑近了,才能闻到那一丝若有似无的疏影暗香。

    江笑笑深深地吸一口气,仅仅只待了一会儿,浑身都浸染了浓浓的花香。

    她连忙把开得正盛的花朵摘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

    空间有保鲜的功能,倒是不用太担心花朵会谢。

    花种每个品种只有一粒,所以开的花也不多。

    摘下花朵以后,江笑笑没着急,反而待在花旁边,静静地观察着它们的变化。

    大概过了有三十分钟的模样,已经开过花的植被,再度绽开。

    反正现在还不觉得困,江笑笑决定多等等。

    在等待的期间,没有忍得住,跑到橘子树下摘了两个橘子来吃。

    没多久,花又开了一轮,把花全都摘光分门别类放好。

    一直反复几次以后,江笑笑摸清了规律,种在空间里的花,半个小时就能开一次,但只要不去摘花,花就不会谢。

    如此倒是很方便了。

    估计现在恐怕已经是凌晨了,快步跑到竹屋里看了眼电视机,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这才缓缓退了出去。

    低头嗅了嗅,浑身都浸满了花香味儿。

    就这样出去是不行的,得把衣服换了,不然铁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江笑笑一个闪身,回到土砖房里,蹑手蹑脚寻了一套衣裳换下,然后又推开门张望了一眼。

    还好天上的月亮足够圆,不至于眼前是一片漆黑。

    夏季正是蛇活跃的时候,她怕晚上踩到蛇,心里还是怵得很,还好月光照亮了路,这让她放心不少。

    拿起木盆,盆里装着沾染了花香的衣衫。

    香气太馥郁了,且层次感很多,在香水没有制作出来之前,江笑笑可不想暴露了。

    踮起脚尖,放低声音,悄悄摸到了厨房,打了一盆水把衣服泡上。

    香气经久不散,这是她能想到祛除香气最好的办法了。

    用水泡了会儿,香气也就慢慢淡了下去,江笑笑把衣服晾晒好后,也就回到了房间里。

    心里却是思考着,看来得在空间里准备一些水、器具什么的,以备不时之需。

    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不用出门了,在空间就能直接处理干净。

    江笑笑打了个呵欠,进入梦乡。

    翌日。

    江笑笑惦念着衣裳,很早就起床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没有起来,倒是无人得知她半夜起来过。

    晚上很热,衣服没多久就烘干了,而她也出了一身的汗。

    如果不是怕自己睡过头,江笑笑都想待在空间里睡觉了。

    只可惜,也只能是想想了。

    许是听到了动静,除了侄女儿以外,大家都起来了。

    大哥大嫂起这么早,是因为要去酒楼,而爹娘则是趁着早上凉快,下地干活。

    哪怕地里的粮食已经收了,但爹娘也是闲不住的。

    吃过早饭,江笑笑见时间还早,才六点左右的样子,便打来温水擦了擦昨晚出的汗。

    待几人赶着牛车,到茶山镇的时候,也才将近七点左右的样子。

    距离书院上学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江笑笑也就没有着急,看着大哥大嫂忙得团团转,她想了想,让店小二大取来了帕子。

    店小二杜圆没多想,待取了帕子,见江笑笑帮忙擦着大堂里的桌子时,顿时就急了。

    杜圆哪里敢让东家的妹妹做这等活计,连忙把帕子拿了过来。

    “小姐,这擦桌子的活,还是让我来做吧。”

    江笑笑并不觉得擦桌子有什么不好,后厨的事情她插不上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好的。

    再说了,这也是自家的酒楼,帮忙也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呀?

    “没关系,你去忙你的。”

    酒楼里只请了两位店小二,一位洗菜洗碗的大婶,今天确实是挺忙……杜圆打量了一眼江笑笑,见她眉眼间没有半分不快,也就咬牙应下了。

    桌子本来就不脏,花了二十多分钟,江笑笑就把大堂和雅间的桌椅擦干净了。

    她坐在椅子上,支棱着下巴,小腿一摆一摆的,眼巴巴地望向后厨的方向,就等着排骨出锅呢。

    她要把橙香焗排骨送给云延、云枫两位书童尝尝鲜,江笑笑对这道菜很有信心,不愁以后没有销路。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