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20 你也一样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刚才那个少年一走,唐晚梨就没有夹着嗓子说话了,所以江笑笑一开始才没有听出她的声音。

    翻了个白眼,江笑笑不准备把时间浪费在她那种人身上,一句话都不愿意跟她多说,提上书包就走。

    唐晚梨气得跳脚,“站住,你给我站住!”

    云廷对唐晚梨极其不喜,语气中难得的带了一分冰冷,“刚才我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位姑娘和你的言风哥哥可是清清白白,姑娘莫要胡言乱语了,免得污了学生的名头。”

    云枫也帮忙说话,“姑娘莫要胡诌,若是叫先生知道了,可是要打手板心的。”

    此话一出,唐晚梨顿时安分下来,唯恐二人跟先生告状,色厉内苒威胁着,“你们敢!”

    二人心中厌烦极了唐晚梨的胡搅蛮缠,也懒得与她说话了。

    眼见着时间不早,快要上课了,她气恼地跺了跺脚,然后快速往书院奔跑着,暗暗怒骂着: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云廷云枫互相对视一眼,不由苦笑一声,书院里有脾气好的学子,也有脾气不好的学子,真真是叫人无语呐。

    江笑笑穿过荷花池,一路遇上了许多行色匆匆的少年少女,有人或对她投以好奇的目光,有人则视而不见。

    找到墨弦先生以后,在他的带领下,进入了一间坐满了女子的屋子里。

    跟大家介绍了一下江笑笑之后,便给她指了个位置,命她就坐在那里。

    位置在第一排,她发现大家的位置都是墨弦先生安排的,第一排有三四个空位置,却没有任何人坐,她旁边坐着一位英气的少女。

    剑眉,星目,丹凤眼,朱唇。

    这就是江笑笑对她的第一印象,剑眉在她的身上并不显得奇怪,反而把她衬托得英气非凡。

    要用现代的话来说,那就是又A又飒。

    真好看。

    她落座后就听见四周传来了窃窃私语声,还有人对她投向了无比同情的目光。

    江笑笑不明所以,在课堂上也不好随意交谈,忍下了好奇心,快速铺好了笔墨纸砚。

    “咻~咻~”

    身旁传来口哨声,江笑笑转头看向那位英气少女,满脸疑惑。

    “你的字是不是很丑?”

    咦,她怎么知道?

    端坐于大案后的墨弦,忍不住拍了拍桌子,“秦婉柔,江笑笑!你们两个,回家抄写十遍课堂规则,明日下课交给我检查!”

    秦婉柔面色发苦,一头栽倒书桌上,“先生,您就饶了我吧!”

    江笑笑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她怎么莫名其妙就要抄写课堂规则了……还要抄十遍!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江笑笑怒目圆瞪,她这完全是受了那位英气少女——秦婉柔的波及!

    “秦婉柔,二十遍。”

    秦婉柔一惊,不敢继续哀嚎,连忙从书案上抬起头。

    江笑笑就瞪着她,所以把她额头上沾染的墨渍看得一清二楚。

    好像是她脑袋栽到书案上的时候,额头擦到了毛笔?

    墨弦看着李婉柔额头上的墨渍,眼底那难以令人察觉的笑意一闪而逝,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江笑笑心里那点怒气顿时就消散了,肩膀抖动着,忍了许久,终究没能忍得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秦婉柔不明就里,对她比了一个“你在笑什么”的嘴形,而后又做了一个鬼脸。

    后面的学生不知道江笑笑在笑什么,心痒痒,可唯恐被先生罚写课堂规则,只好按捺住那颗躁动的心。

    墨弦的脸黑了下来,“江笑笑,你也一样,抄写二十遍。”

    秦婉柔闻言,心里顿时就平衡了,只要有人陪她,就算是手腕酸痛也忍了。

    江笑笑欲哭无泪,唯恐继续开口受的惩罚更多,嘴巴一直紧抿着,视线也不敢乱瞄,万一再被什么事物逗笑就不妙了。

    见大家都安静下来,墨弦给大家发了一张纸,纸上的字,江笑笑只认识几个字。

    幸而墨弦在上课的时候,每个字都会念一遍,并且阐述那个字有什么含义,江笑笑跟得上,也不至于太吃力。

    到了这个时候,她无比怀念现代的圆珠笔,有圆珠笔的话,她就可以在字上面写拼音,在下方备注字的含义了。

    毛笔写出来的字太大了,就那么点儿空间,根本就不够她写的。

    “学书贵有恒,练书须用心。心正则笔正,笔决记心中。下笔不离点,转折贵圆露。有垂还欲收,勾划忌平庸。左垂宜竖露,右直利悬针。捺似金刀势,撇如犀角形。毫发不松懈,布局巧用心……”

    听着墨弦先生对毛笔字的见解,以及心得体悟,江笑笑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墨弦先生讲课并不死板,讲到某一个字时,还会引用一些生活中的小例子来比喻。

    她听得尤其认真。

    “书写毛笔字没有任何捷径。想要字写得好看,首先就得调整好握笔的姿势,掌握好笔法、字法。

    要做到眼手合一,还要每天坚持练习,临摹字帖。等什么时候能够写好了横竖撇捺勾,那时才算是入了门……”

    “好了,先讲道这里,大家休息一下,半炷香之后继续。”

    待墨弦先生走出去之后,江笑笑才猛然惊觉已经下课了,感叹道:学习的时间过得可真快呀。

    秦婉柔看向她,“江笑笑,你刚才在笑什么?”

    坐在后边的姑娘们有五六个迅速靠拢,准备旁观;而有人则借着休息的一会儿时间,认真地伏在案几上炼字,对四周的打闹充耳不闻;有人则不屑与坐在第一排的学生相处。

    能坐在第一排的人,字都特别的丑。

    墨弦先生把人安排在第一排,自然是为了特殊照顾她们,字不练好,就会一直坐在第一排。

    江笑笑不知道这个,但她很快就从秦婉柔那里得知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有墨渍。”

    “呀,真是呢!”

    秦婉柔抬手一拂,因着手心有汗的原因,掌心果然变得漆黑,而她那英气逼人的脸,也变成了一只小花猫,平添了几分可爱。

    江笑笑没忍得住,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秦婉柔本来还想看看江笑笑的字,跟她的比起来能丑到哪里去的,这会儿也顾不上了,当即就跑到荷花池旁擦洗了干净。

    沿途遇上了下课外出欣赏荷花的少年少女们,引发了他们的嗤笑,秦婉柔也完全不在意。

    江笑笑听见外面传来的哄笑声,就知道是在笑秦婉柔,这让她性格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看来是个直爽,且不畏惧他人眼光的妹子。

    就是她这名字……好像跟她的性格很违和呀?

    围过来的姑娘们,只是好奇什么事情引得江笑笑发笑罢了,解了心中的好奇,就结伴离开了,完全没有要和她结交的意思。

    江笑笑也不在意,对于朋友这一事,她很随缘。

    处得来就处,处不好就不处,朋友贵精不贵多。

    想到墨弦先生的讲解,很是意动,加之她也想快些练好字,便扑纸研墨,执笔练起了最简单的横、撇、竖、捺、勾。

    只是下笔时,手却抖得不行,好好的一横被她写来像个毛毛虫,江笑笑无语凝噎。

    秦婉柔走进来时,瞧见的就是这幅场面,不由笑出了声。

    “哈哈,我以为我的字就算是丑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江笑笑很快就从她那里得知了,墨弦先生把人安排在第一排落座的原因,想着距离近,在上课时好就近照顾。

    暗暗腹诽:这可不就是和现代上课时一样吗,哪位同学上课调皮捣蛋,就把他请到讲堂旁边入座。

    怪不得第一排没人呢!

    “我能看看你的字吗?”

    秦婉柔乐不可支地点点头,执笔写了先生在课堂上教过的字,虽然也丑,但和江笑笑的比起来,还是要略胜一筹。

    “对了,你知道课堂规则是什么吗?”

    一提道课堂规则,秦婉柔剑眉就是一横,“要不是你刚才笑我,我都不会被罚二十遍呢!那可是二十遍!”

    江笑笑不乐意了,“要怪也是怪你,如果不是你对我吹口哨,我才不会被先生罚呢!”

    两人大眼瞪小眼,而后“哼”了一声,各自把脸别到半边,不看对方。

    转过头以后,江笑笑就后悔了。

    她这是在干嘛呢?

    就跟个小孩子似的!

    虽然身体是小孩,但内里的灵魂却有二十多岁了呀!

    秦婉柔眼珠子转了转,到底是没有忍得住,拍着胸脯保证道:

    “算了,本小姐大发慈悲,不跟你计较了。待会儿下课了跟我去八宝如意阁吃饭,本小姐请客!”

    江笑笑脸色不是太好看,八宝如意阁的掌柜和掌厨都不是什么好人。

    再说了,便是八宝如意阁做的菜再好吃,也比不上加了灵泉水的菜,她可不去。

    放着自家酒楼不去,去竞争对手家的酒楼干嘛?她又不是傻的。

    她努了努嘴,摇头道:“不去,去什么八宝如意阁,要去也是去清风徐来!”

    秦婉柔不甘示弱,“就去八宝如意阁!”

    “去清风徐来,我请客!”

    “去八宝如意阁!”

    “去清风徐来!”

    “去……”

    墨弦先生走进来,意简言赅道:“好了,我们继续。”

    也幸好他打断了两人,不然这场争执还不知道得争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