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21 南辕北辙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姑娘们深知墨弦先生的性子,迟到了可是要挨罚的,在他未进课堂之前,就结伴回来了。

    江笑笑和秦婉柔互相争执着下课要去哪家酒楼吃饭,没有注意她们。

    墨弦先生授课的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就到了中午12点,相较于古代的十二个时辰,江笑笑还是更喜欢用现代的时间来记时。

    白鹿书院的女学生一般是上到中午就下学了,可以选择在书院吃了午饭再下学,也可以不吃,全凭个人意愿。

    吃与不吃,书院都不会退还囊括了吃食的那部分束脩。

    大多数家境普通的女子,还是选择在书院吃饭,只有少部分才选择去酒楼食肆。

    而在白鹿书院读书的男子,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一般等到下午五点才下学。

    一则是因为女子不用科举,二则是男子要学四书五经六艺,课程相较于女子就重得多了。

    江笑笑也不清楚这个架空的朝代怎么也有四书五经六艺,但想到那无法解释得清楚的空间,就释然了。

    她连逆天的空间都能拥有,祁星皇朝有四书五经六艺也算不得什么了。

    但偶尔也会有夫子在特定的时间段,开设公开的课程,不论是谁都可以去听课。

    祁星皇朝对女子的约束是不大,可书院也考虑到了女子的名声,针对于男子与女子,分开设了课堂,所讲的内容都一样。

    这一切,都是从秦婉柔告诉她的。

    下课后,墨弦喊住了江笑笑,并给了她一本大约有一厘米厚度的书本,上书“课堂规则”四字。

    看着书本的厚度,江笑笑松了口气,里面的字应该也没有很多,抄写二十遍应当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拜别了先生,江笑笑不由又瞪了身旁的英气少女一眼。

    秦婉柔不甘示弱,脸往江笑笑的方向凑近了几分,冲她挤眉弄眼:“比谁眼睛大吗?来啊!”

    “谁要跟你比眼睛大了,快走快走。”

    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妙,因为课堂上的插曲,江笑笑和秦婉柔成了朋友。

    江笑笑也知道了她名字的由来。

    秦婉柔是书香世家,家中长辈希望她婉约绰丽,温柔守礼,才取名为婉柔。

    可无论是她的长相,还是她的性格,都与婉柔沾不上边,说是南辕北辙也不为过。

    秦婉柔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舞刀弄剑,性子也颇为直爽,秦家因为只得了这一个囡囡,对她颇为宠爱,喜欢什么就由着她学。

    眼见着快到了说亲的年纪了,再纵着她恐怕都没有媒人上门了,这才下定决心把她送到书院来学习琴棋书画,好磨一磨她的性子。

    秦婉柔可不乐意学什么琴棋书画,还不如舞剑来得实在,可碍于家人,不得已之下就选了书法。

    秦婉柔耸了耸肩,“就是这样喽,我的剑都被家里没收了。”

    江笑笑听得直发笑,原来是这样啊,她就说怎么名字跟性格一点儿也不沾边。

    “嗳,笑笑,你不是说要请我去清风徐来吃饭吗?你这去的方向是书院吃饭的地方呀?”

    秦婉柔双手抱于胸前,停下脚步怒视着她,“好哇,你骗我?”

    江笑笑眼中闪过狡黠,忍不住就起了捉弄人的心思,“对呀,我就是诓你的~”

    交束脩的时候,她就知道了食堂的位置,这会儿倒是辨得清方向。

    想着现在恰好是吃饭的时候,今日又上了新菜谱,大哥大嫂肯定忙不过来,倒不如先来书院食堂垫垫肚子。

    “你……讨打!”

    手腕发力,捁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挠向了少女的腰窝。

    江笑笑身体一僵,笑得眼泪花儿都出来了,连连讨饶

    秦婉柔这才松开她,哪知刚一松手,江笑笑的手就伸向了她腰窝,两人登时闹做一团。

    **

    消停下来的两人去食堂吃了点东西,稍稍垫了下肚子,才结伴往书院外面走去。

    江笑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她的食盒被某人的言风哥哥带走了,她又不知道他的身份,走到书院门口时,跟云廷提了一句。

    云枫不在,估计是去吃饭去了,食堂也分了男女,所以江笑笑并没有看见。

    云廷心有诧异,很想与她提一嘴傅公子的身份,可想着傅公子性子还算尚可,等会儿瞧见的时候与他说一声就行了,也就没有多嘴。

    归还他人食盒确实天经地义,也不至于就牵扯到身份上去,说出来就好像是他在借别人的身份恐吓她一般。

    “好,云廷记下了。”

    “那你们得空了可要记得来。”

    云廷点头,就冲早上闻到的香味,他得空了一定会去清风徐来。

    秦婉柔手肘拐了拐她,好奇道:“你要让书童去哪里?”

    “去清风徐来吃饭呀,”眨了眨眼睛,想到自己没告诉她,拍了一下额头,“清风徐来是我大哥开的酒楼,为了感谢云廷昨日对我的帮助,所以……”

    秦婉柔剑眉微挑,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说你怎么不去八宝如意阁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呀!”

    说完就大手一挥,豪爽道:“就冲着你,我以后吃饭都去清风徐来了。”

    江笑笑眉眼弯了弯,“那你可算是来对了酒楼,相信我,清风徐来的招牌菜一定不会让你后悔。”

    “走吧?”

    江笑笑没忘记大哥的叮嘱,往门外望了眼没瞧见人,一口拒绝了:“我大哥说来接我,要是待会儿来了没看见我,会担心的。”

    她可是个听话的乖宝宝。

    秦婉柔一想也是,干脆就陪着她一起等。

    而她的丫鬟早就眼尖地看见她了,连忙让小厮驱着马车靠近了一些。

    丫鬟还在想小姐今日怎么那么久还没出来,以为她是出了什么事情,见到小姐才松了口气。

    丫鬟好奇地看着小姐旁边的那位姑娘,小姐平素都是独来独往,这还是她第一次瞧见小姐和别的姑娘同行呢。

    马车在距离白鹿书院五丈外就停了下来,因为书院规定了门外五丈之内不能泊车。

    丫鬟抱着油纸伞,小跑到书院门口,她也是个机灵的,见自家小姐对身旁那位姑娘还挺柔和,当即开口道:“两位小姐热坏了吧?马车上备了冰和垫肚子的点心,两位小姐快快随我上马车避避日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