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23 幕后之人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另一头,在吃了橙香焗排骨惊为天人的傅言风,立马就下定了决心,今天一定要去清风徐来吃饭。

    本来等到午时就能离开书院出去吃饭了,奈何因为把吃食带到学堂而受了先生的训诫。

    这不,就耽搁了一会儿才下学。

    食堂饭菜他是吃不惯的,傅言风这个人,平生最喜欢的便是吃,好不容易吃上如此美味,他自然不乐意错过。

    垂眸看了眼食盒,傅言风莫名就想起了那声矫揉造作的“言风哥哥”,身体不由哆嗦了一下。

    一想起唐晚梨他就浑身打怵,实在是这人忒烦!

    成天缠着他言风哥哥过来,言风哥哥过去,傅言风有好几次都忍不住叫小厮把她的嘴给堵上!

    他不是不经事的小娃娃,唐晚梨打的什么主意,傅言风再清楚不过,他是能躲就躲,躲不了就跑。

    作为茶山镇县令的长子,他平日间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放大无数倍,未免让父亲政敌有攻击他的把柄,傅言风从来都谨言慎行。

    唯独在“吃食”上,言行略有失妥当。

    按理说,茶山镇只是一个镇,镇里不该有县令的,但凡事总有个例外。

    茶山镇的茶是一绝,带动了茶山镇,让它变得富庶,每年在茶成熟时,都有许多人闻名前来品茶,也吸引了许多乡绅富豪来此做生意。

    茶山镇不是县,却能与县相比,于是便破格派遣了他爹来这里做县令。

    这一来,也就来了有三年了,不出意外,只要不出错,再把资历熬一熬,也就是三两年的事情,官衔就能往上升。

    在这个紧要关头,他不愿惹事。

    傅言风撑着光洁的下巴思衬着,既然江笑笑那丫头提起了去清风徐来报她名字,可以免费吃饭,那她肯定与那个酒楼有什么干系。

    如此一经推敲,他把食盒带到酒楼去,料想也是没错的吧?

    想到今早吞入口中的美味,喉头不由滚了滚,步子加快了许多。

    因为心心念念着排骨,傅言风便没有跟往常一般四处观察,也就忘了唐晚梨每日都会在必经之路蹲守这件事情。

    在他途经门口时,云廷没忘记笑笑姑娘的嘱托,当即跟他提了一嘴。

    傅言风点点头,“我现在就去清风徐来吃饭,顺道把食盒还给她。”

    见状,云廷也就不再多言。

    “言风哥哥~等等我!”

    在即将踏出书院门槛的那一刻,一道宛如催命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唐晚梨跑得气喘吁吁,她老早就看到言风哥哥的背影了。想到言风哥哥每次见到她就跑,这次学精了,干脆不出声,就悄悄跟在他身后,然后假装踩到石子,不小心跌倒。

    言风哥哥肯定不会眼睁睁见着她摔倒,到时……她就能顺理成章地跟言风哥哥在一起了。

    唐晚梨想得挺美,可言风哥哥的步子越跨越大,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没有暴露,她都以为被发现了。

    唐晚梨紧赶慢赶,用出了吃奶的劲儿都跟不上,眼见着人就要从视线中消失了,这才开口喊了一声。

    傅言风身体顿时一僵,紧接着拔腿就跑。

    哪知刚一开口,人就跑得更快了,唐晚梨气得直跺脚,等她冲出门口四下一看,哪里还有言风哥哥的人影?

    云廷和云枫肩膀抖动着,天知道他们俩忍得有多辛苦。

    唐晚梨又气又急,鼻孔险些都气歪了,想到傅言风提的那个食盒,把这归功到那个没见识的乡巴佬身上去了。

    **

    江笑笑可不知傅言风那边的插曲,她这会儿已经到了清风徐来。

    在回来的路上,就听见有行人三三俩俩的在谈论橙香焗排骨这道菜。

    惹得秦婉柔诧异不已,相较于清风徐来,还是八宝如意阁比较出名一些,她还听说那边最近新出了招牌菜,味道很是不错,这才有去了那边吃饭的想法。

    清风徐来她也去吃过一两次,恰逢碰到何枞在那几日掌勺心不在焉,做的菜比较咸,不合口味,她后来也就不爱去了。

    可这一路耳边都传来了行人的夸赞声,她心中的馋虫不由被勾了出来。

    马车一停,秦婉柔就把丫鬟弯刀打发回府上报信了。

    还未踏进酒楼,就站在门外两人就闻见了扑鼻的芳香,肉香中带着一股淡淡的橙香。

    香气勾得秦婉柔食指大动,咽了咽口水,转头看向她,“笑笑,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橙香焗排骨吗?”

    江笑笑点头,“是不是很香?”

    “快走快走,我迫不及待想尝尝了,”她手肘抵了抵江笑笑的臂膀。

    “好,保管你不会失望!”

    江笑笑已经吃过橙香焗排骨了,并且还加了灵泉水,怎一个“鲜”、“香”二字了得!

    酒楼中的井水虽然也加了一滴灵泉水,可也不及她滴进水缸里的灵泉水浓郁。

    味道整体上差不多,但只要对比过的话,就能发现灵泉水浓郁点的比较好吃。

    江笑笑馋,却没有婉柔表现得那么明显。

    走进大堂,她发现大堂坐满了人,一个空位置都没有,江笑笑心里满是庆幸。

    幸好她提前吃过饭了,不然等会儿肯定要饿肚子。

    有食客已经吃上了,而没有吃上的人,都在眼巴巴地望着吃得正香的人。

    橙香焗排骨是每桌必点的菜,有的食客实在等不及了,看别人吃得香,就点了一些别的菜来吃。

    店小二更是忙得脚不沾地,不是在端茶倒水,就是在上菜的路上。

    “店小二,快去帮我看看,我的橙香焗排骨在做没有?”

    “客官放心,掌勺大厨在做了,您要是等不及了可以先喝杯茶水润润喉,桌边有炒的南瓜子儿,您可以尝尝看?”

    杜圆全程都笑眯眯地,看起来就喜庆,脸上没有丝毫不耐烦,服务态度也周到。

    便是有人等菜等得不耐烦了,也因为店小二的态度,而觉得多等会儿也没事。

    江笑笑看在眼里,酒楼的座无虚席,以及店小二的机灵圆滑,足以让她相信大哥大嫂的本事。

    能在镇上经营酒楼这么多年还屹立不倒,可见还是有真本事的。

    既然这样的话,她就用不着太担心了。

    江笑笑觉得,她就隐在大哥大嫂身后,做个出菜谱的幕后之人好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