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25 十两银子(为三番菌打赏加更)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仔细思量了一下,空间里的花长势喜人,就是不按照香方上来调配香水,单独的花闻起来也很好闻,只要不遇上水,香气经久不散。

    她想开一家香水铺子。

    不论是把花做成香水、香膏,还是把花晒干做成香囊,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既然要开香水铺子,启动资金是少不了的,租赁铺面,购买制作香水的设备,盛放香水的容器,聘请店小二等等,哪样都少不了银子。

    江笑笑可以肯定只要她说出来,大哥大嫂就一定会帮忙,但凡闻到过那些花香味儿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

    但家里是什么个情况,她又不是不清楚,在她来到古代之前,家里所有的银子都花在给她治病上面。

    家里或许有存银,但存银绝对支撑不了租赁一个铺面,再加上这两日才交了束脩,哪怕有何枞丢下的六十两银子,也绝对不够。

    酒楼平日间的采买,店小二的月钱,这些都需要钱来周转,要是大哥大嫂都把钱都给她开铺子了,万一哪天急需用钱呢?

    反正现在空间收获的花还不多,她完全可以先尝试着攒钱嘛!

    这不,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傅言风身上。

    江笑笑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压低了声音,“事成之后,给我十两银子。”

    傅言风拳头抵唇,低咳道:“可以,不过你得先跟我说说是什么法子。还有,我不做断袖。”

    江笑笑怔愣了片刻,然后就明白了他说的不做断袖是什么意思。

    不由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她没想到古代人的思想还挺先进的,连装断袖让唐晚梨断了心思的法子都能想出来。

    这个法子最快,也最迅捷,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放下心里的顾虑,见他提起不愿意做断袖,江笑笑就没有再提。

    傅言风确实有自己的顾虑,若是断袖之癖传开了去,虽然只是装的,但别人可不管他是真的还是假的,势必会给父亲政敌带来攻击父亲的把柄。

    早在江笑笑之前,他就想过要装断袖了,可想着牵一而动全身,傅言风不愿意父亲受他断袖之名影响。

    更何况,他要考科举,就更不能传出断袖的名声了。

    除了断袖这个名头,江笑笑还有很多种法子,身体微微前倾,“你这样……”

    傅言风听完,眼睛登时变得程亮,猛地一拍大腿,对啊,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个法子?

    要想让唐晚梨不再纠缠他,首先就要让自己高大的形象在她面前轰塌。

    傅言风愁容尽消,乐得又点了好几道菜,“你放心。”

    江笑笑点了点头,也就起身离开了,就只等傅言风实施了。

    她迈步往后厨的方向,看看去帮忙洗洗菜什么的。

    **

    “笑笑。”

    “小姑姑!”

    江笑笑刚在洗菜的大盆面前坐下,屁股都没坐热,身前就传来两道熟悉的声音。

    江笑笑抬头,满脸惊喜,“爹、娘,月月,你们怎么来了?”

    两人笑着,“忙完了地里的活,吃完晌午饭就赶紧出来了,想着酒楼这会儿应该比较忙,所以来看看帮忙洗洗碗什么的。”

    本来日头这么大,两人不愿意带孙女儿出来,可把她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也不大放心,索性就一起带来了。

    除了他们家以外,也就村长家里有牛,江平富去了一趟村长家,花了六个铜板,请村长儿子载他们跑一趟镇上。

    这铜板,村长本来就不愿意要,还是江平富执意给的。

    “行了,让娘来吧,你今天不是第一天入学堂吗?先生有没有给你布置课业?”

    江笑笑不由摸了摸鼻子,有点心虚,她该怎么跟爹娘解释,入学第一天就被罚抄了二十遍课堂规则的事情?

    江平富板着脸,“有课业就赶快去做,爹来了,接下来酒楼里的事情就不用你帮忙了。”

    江笑笑很想说,她只是刚坐下来才摸到菜而已,但却被江晓月不由分说地拉了起来。

    江笑笑怕伤到侄女,就没有反抗,顺势站了起来。

    江晓月牵着她的走,还一边人小鬼大的对爷爷奶奶说:“月月去监督小姑姑做课业。”

    “月月真乖,”魏玉梅心都快被孙女儿萌化了,不由夸了一句。

    江平富那略显得坚硬的脸庞,因为孙女儿人小鬼大的话,面部线条变得柔软了一些。

    两人回到二楼,书包不知道哪个时候被大哥放到雅间里面。

    江晓月瓮声瓮气,“小姑姑,月月今天吃了两碗饭呢!”

    “哦?月月真厉害,”江笑笑一边从书包里拿出笔墨纸砚,一边回答着侄女儿。

    “哎呀,那我是不是明天就到了上学堂的年纪呀?”

    “等到十岁才能上学堂,”江笑笑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是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觉得无聊了?”

    江晓月低着头,“我想小姑姑了。”

    “小姑姑也很想你,”江笑笑眨了眨眼,可可爱爱的小侄女谁不想呢?

    笔墨扑好,江笑笑就开始研墨,她不怎么会研墨,就把墨放到有水的砚台里来回磨了几下,磨出墨汁就开始练字了。

    拿出墨弦先生给的课堂规则,江笑笑握着毛笔,一个字一个字跟着写。

    她还认不全字,不过有的字倒是认识,凭借着那一两个认识的字,倒也能猜出这段话是什么。

    脑海闪过墨弦先生教的方法,江笑笑也做到了下笔不离点,可手就是抖得不行。

    江晓月看到了,从椅子上跳下来,帮忙调整了她的手肘,嘟囔着:“小姑姑好笨呀。”

    说着说着,江晓月眉头就紧蹙了起来,小姑姑这么笨,万一书院里有人欺负小姑姑可怎么办?

    她瞬间就下定了决心,今晚一定要多吃半碗饭,这样她就能快点长大,和小姑姑读同一个学堂了。

    “小姑姑笨,才显得月月聪明嘛。”

    江晓月闻言伸手支棱着下巴,“说得也是。”

    江笑笑失笑,怪不得她写字时手老是抖,原来是手肘的位置没放对,经侄女儿调整以后,立马就不抖了。

    她尝试着写出一个字,写出来的字依然很丑,但手却不抖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

    江笑笑乐观的想:她也不是没有进步嘛!至少找到了正确的写字姿势,写字不抖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