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32 茶楼再遇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傅言风几欲作呕,可想着之前都忍下来了,这会儿不忍之前的岂不是都白忍了?

    太阳穴的青筋跳了又跳,僵硬道:“那就走罢。”

    说完,便快步离开。

    唐晚梨神情有些自得,还不是被她拿下了?

    “言风哥哥~等等我。”

    他的脚步越走越快,就差没跑起来了,快步走出书院以后,看见早就在临街侯着的小厮,冲他眨了眨眼。

    小厮会意,微不可闻地点点头。

    等到唐晚梨追出来时,那位小厮已经不见了,而傅言风已经坐到了马车上等着。

    唐晚梨下意识就想爬到马车上去,可傅言风却不会给她机会,见她一来,便立马吩咐赶车的小厮启程。

    唐晚梨身体微僵,她以为只是嘴上说一说,没想到竟是动了真格。

    跺了跺脚,将手帕捏成一团,心里满是阴郁,到时候她一定要让傅言风好看!

    唐文坤的小厮瞧见人了,急急忙忙驱驶马车走到她的身旁,“小姐,日头晒着呢,快些上来。”

    唐晚梨有些意动,正欲应下,却听见前方马车中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清风,掉头。”

    她心里一慌,瞪了李叔一眼,绷着脸道:“不用,我走路就行了,你先回去。”

    傅言风嘴角翘了翘,“清风,不用了。”

    李叔原本不知道自家小姐是发的哪门子疯,待听见傅言风的声音时,顿时就明白了,他也不敢真的离开,老爷有多宠小姐,他在清楚不过。

    他本是老爷的小厮,却成天被老爷派遣来接送小姐上下学,可见这份疼宠有多重了。

    李叔叹了口气,谁还不是为了生活呢。

    若是叫这位小姐觉得不满意,最后遭殃的又是他,他跳下马车,一只手牵着马车缰绳,一只手为唐晚梨撑伞。

    傅言风马车帘子一直掀开着,目地就是为了监督她。

    只要她全程跟着走就行,对于有小厮为她撑伞这件事情,他全然不在意。

    正直酷暑,便是有伞遮挡了日头也晒得慌,何况她还是走路,傅言风可不信她能撑多久。

    为了迎合唐晚梨走路的速度,马车行驶得很慢,加之马车中一早就备下了冰,还有各种糕点甜汤,他再怎么着,也是比唐晚梨要舒服的。

    唐晚梨一开始还能忍受,可日头太晒,没过多久她就忍不住了。

    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地面被太阳暴晒,热意通过鞋底传达至脚尖,浑身都在冒热气儿,黏乎乎的让她非常不舒服。

    傅言风察觉到她的异状,非常“贴心”地道,“我观姑娘如此娇弱,不如就不去吃饭了吧?”

    唐晚梨舌尖抵了抵牙槽,想到傅言风许下的承诺,斩钉截铁道:“要去!”

    许是觉得与平日装出来的不符合,又收敛了声音,扮出了柔柔弱弱的模样,“言风哥哥说的对,晚梨就是身子骨太差了,是得好好锻炼锻炼。”

    唐晚梨自以为她身娇体弱,却因为傅言风的一句话而变得坚韧,一定会让他深深沉迷于其中不可自拔。

    可在傅言风看来,唐晚梨浑身哪哪儿看起来都没有柔弱的感觉,要他来说,那就是矫揉造作!

    一路上,傅言风时不时善解人意道,“要不就不去了吧?要不姑娘还是放弃吧……”等等诸如此类的语言。

    唐晚梨一开始还能回答,可后来嗓子眼干到不行,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句,只能摇头表示不行。

    马车一路走得很慢,用龟速来形容也不为过,好不容易走到八宝如意阁门前时,身后追来一位神情慌张的小厮。

    小厮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径直掠过唐晚梨,在马车右侧停下,“公,公子,老爷有急事叫您回家一趟。”

    傅言风身体一下坐直了,满脸紧张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面上焦急还未褪去,他便带着抱歉的眼神看向唐晚梨,“姑娘,实在是对不住了,不如你看?改天吧。”

    说完,没给唐晚梨开口的机会,就吩咐小厮,“你先上来与我细说,清风,赶紧掉头!”

    唐晚梨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神色当即就崩裂了,她怀疑自己被耍了,可瞧傅言风的神色又不像是作伪。

    她气冲冲走进八宝如意阁,迎面撞向一位懒懒散散的男人,唐晚梨心里那点火气再也压制不住,勃然大怒道:“你是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吗!”

    周子炎认得她就是八宝如意阁掌柜的闺儿,低下头躬着身体,掩盖住眼中的不屑,“是小的没长眼睛,小姐莫生气。”

    唐晚梨一把将人推开,见他还算识趣,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就没有再理。

    等两人走远之后,周子炎才低唾一声,“什么东西!”

    周子炎今日是应何枞邀约而来,目地是为了商量怎么从清风徐来那里得来橙香焗排骨的菜谱。

    想到何枞承诺的,事后给他三十两银子,他就心动得不得了。

    他走到柜台前,跟店小二耳语两句,店小二显然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将人请到二楼雅间中。

    八宝如意阁今天的生意还是萧条,这都午时了,才来过三位食客……

    这也没有事干,何枞一早就备好了一桌子好酒好菜,提前吩咐了店小二,让他见到人务必要把人好好请上来。

    见着店小二把人领了进来,何枞起身,眸光深了深,“周兄,别来无恙啊!来来来,快坐。”

    周子炎与人客气一番,显然也清楚何枞找他的缘由,搓了搓手,眼中是止不住的贪婪,开门见山道:“何兄,我有一个法子……”

    何枞正愁不知怎么开口呢,没曾想他先开口了,两人对视一笑,眼中闪过只有彼此才懂的暗光,“哦,愿闻其详。”

    周子炎附到他耳边,低语着。

    何枞听完,脸上再无愁容,“周兄这法子甚妙,那可就麻烦周兄了,啊?”

    周子炎眼里满是自得,不过却谦虚道,“哪里哪里……”

    “不说了,吃菜,吃菜,今日一定要不醉不归。”

    “哈哈,好,不醉不归!”

    两人举杯,在谈笑间就敲定了要怎么做。

    **

    唐晚梨在酒楼里没找到唐文坤,当即就发了一通脾气,茶盏都摔坏了好几只。

    与唐晚梨气愤不同的是,傅言风心情非常好,至于那小厮说的爹有急事找他嘛,自然是假的。

    为了今日,他早早就准备好了小厮,就算唐晚梨不提请他吃饭这件事,他也是要想办法让她主动提起的。

    若是一次能叫唐晚梨打消了心思最好,一次不行,那就多来几次,只要她敢喊一声“哥哥”,他就能这么做。

    这事儿便是唐晚梨狗急跳墙,找人来与他对质,他也是不怕的,因为根本就不关他的事,本身就是唐晚梨主动提及。

    他实在拒绝不了,所以才想了个法子让她知难而退,并且中途还屡屡劝她撑不住就不去了。

    是她不懂拒绝,这件事根本牵扯不了什么,也不可能留下什么把柄。

    诚然,他是说了夫人,但也没说是他的夫人。

    再者当时只有他和唐晚梨两人,这话说出去有没有人信还不一定,但凡是知晓他家世的,必定会把怀疑的目光放到她身上去。

    江笑笑还给他支了许多招,不愁不能让她打消念头。

    这还只是小试牛刀,且等到明天看看效果如何,要是不错,明天就能把银子结给她。

    他现在要去清风徐来吃排骨了。

    **

    江笑笑把课堂规则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认会了,墨弦才放她走。

    她心有感激,特意邀请先生去酒楼吃饭,然墨弦却摇头拒绝了。

    江笑笑也不好勉强,拜别了先生,打定主意明天给先生带来尝尝,这才收拾好笔墨纸砚放进书包,提着食盒走出白鹿书院。

    她本来想在镇里逛逛,看看买一个蒸馏器,可两只手都不得空,也不方便,也就打消了想法。

    沿途听到有行人谈论哪家的糕点吃起来不错,江笑笑想到那个可可爱爱的侄女儿,临时又改变了主意。

    食盒里的糕点是秦婉柔带给她的,算不得她买的,虽然本来就说要给侄女儿带从漂亮姐姐那里得来的糕点,但她觉得,还是再另外给小姑娘买一盒得好。

    听说芙蓉记的糕点最好吃,位置临近于茶楼茗前雾雨。

    大嫂特意提过茶楼,江笑笑记得,并且有很深的印象,只要到了茗前雾雨就能找到芙蓉记了。

    她加快了脚步,往茶楼的方向走去。

    约莫花了二十分钟的脚程就到了。

    江笑笑在茗前雾雨下驻足,四处张望着,还没看到芙蓉记的匾额,就瞧见一双熟悉的眼睛。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