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33 奇毒芶戮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祁渊眼神不着痕迹从少女头顶掠过,没看见那朵大红色的绢花,脚步顿了顿,在江笑笑察觉之前,率先移开了。

    两人拐了个弯儿,迈步踏进了茗前雾雨中。

    “嗳,两位公子来了?快请上座,”店小二一脸殷勤,将人迎了进去,这可是东家交待过的贵客呢,务必不能得罪了!

    依稀听见茶楼中传来的声音,江笑笑摸了摸后脑勺,暗道一声奇怪。

    那两位少年所着布料咋一看不起眼,可细细看去却是华贵得很,江笑笑对布料了解得不多,是什么料子她也不认识。

    不过这跟她也没有什么关系,还是找找芙蓉记在哪里要重要一点。

    不然回去迟了,恐怕小侄女儿的嘴巴都能挂茶壶了。

    江笑笑很快就找到芙蓉记,买了荷花酥酪、豌豆黄,想着家里人多,就多买了些。

    结完账,小心翼翼地放到装糕点的食盒中,便匆忙往酒楼的方向赶。

    她可没忘记今天要做酱黄瓜的事情呢,夏天吃饭没胃口,最适合来上一道脆脆爽爽的酱黄瓜了。

    **

    茗前雾雨,二楼雅间,天字一号房,由于两人经常来,出手也大方,李韶安便把这间房间给二人留着。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两人看起来气势不凡,李韶安有意卖好。

    抱剑少年一脸担忧,“二爷,你的身体……”

    通身淡漠的少年抬手,打断他的话,“无妨,已经习惯了。”

    抱剑少年正是夜北,他脸色焦急,很想不管不顾将主子打晕抗回去,可想到二爷就只剩下喝茶这个爱好了,若是连喝茶也剥夺了,那……

    他紧抿着唇线,“二爷,云神医正在想法子,您还是多顾着一下身体。”

    叩叩~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话,夜北只好退步居于少年身后,“进来。”

    店小二走进来,将山泉水、茶具一一摆好,全程都低着头,一点儿也不敢乱瞄,摆好之后便退下了。

    他知这位公子的规矩,不喜别人与他泡茶,喜欢自己来,所以放好就退了下去。

    “云神医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彻底根治的法子,左右也没几年好活了,便是找到压制的法子又能如何?”

    祁渊嗓音沙哑,形同粗粝的手指抚过纸张一般的声音,可他的语气却是不急不缓。

    他一边烧山泉水、分茶、泡茶、洗茶盏、倒茶,一边回答夜北。

    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很是赏心悦目。

    他知他的毒世上无人能解,便是闻名天下的云神医也只能找到压制的法子,稍稍减轻毒发时的痛楚罢了。

    他对这世间已无牵挂,娘有兄长照看着,山河稳妥,自是不必忧虑。

    索性无牵无挂,一切已安排妥当,祁渊就只剩下喝茶这个嗜好。

    因为只有茶,才能让他感受到一丝生活的色彩。

    茶汤澄澈明亮,鼻端是清冽的茶香,祁渊平静得如同一滩死水般的眼眸,总算是有了一丝光亮。

    祁渊端起茶盏,偏头看向抱剑少年,“夜北,你要喝么?”

    墨绿的茶盏将少年的手衬得愈发白皙,白皙之上,可见一条条狰狞的黑色纹路相互交错。

    祁渊已经习惯了,对于那纹路视而不见,茶盏稳稳地停在他手中,水面平静,就如同他的眼睛,一丝波澜也无。

    只有夜北才清楚在这样的平静下,他到底承受了怎样的苦楚。

    芶戮,是一种无解的毒。

    夜北只知这毒集天下数种毒物而制成,在毒物初生时就得给它喂下一种剧毒,只有成功吃下剧毒并且活下来的毒物,才有资格入药。

    将活下来的毒虫放到一起厮杀,选出最厉害的一只,与其他毒物一起制出这天下无人能解的奇毒——芶戮。

    幸好拥有这等手段的人,已被二爷除去。

    芶戮不会让人瞬间毙命,隔一段时间便会毒发一次,五脏六腑便在一次次毒发中衰败,直至死亡。

    毒发时,身体到处都会传达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痛,且这痛意会随着毒发一次次加深。

    身体遍布那些狰狞的纹路,不过这纹路在刚开始毒发时,还是很浅很淡的嫩粉色,随着毒发次数变多,纹路的颜色也渐渐变深,现在已经成了黑色。

    好在毒发停止后,狰狞的纹路就会消散下去,等到下次毒发时,才会显露出来。

    夜北从未听说过有那种奇毒会如芶戮一般,浑身遍布狰狞且诡异的花纹。

    这毒已伴随主子三年,至多还有一年可活了,云神医正在想办法,可他那些压制的法子,现如今已对二爷起不了作用了。

    夜北在佩服二爷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剧痛还面不改色的同时,又有些心疼。

    可能是因为云神医的法子起不了作用,所以二爷才在毒发的时候跑出来喝茶。

    见夜北出神,祁渊不在意,吹去茶盏上的热气,轻呷一口,甚至还在这样的情形下,起了点评的兴味儿。

    “茶香浓厚,芬芳甘冽,回味无穷,好茶。”

    “二爷,您少说些话。”

    祁渊凝视他半晌,点头应下。

    **

    江笑笑回到酒楼,接连喝了三碗水才活过来,也只有可可爱爱的侄女儿才值得她在烈日中奔波了。

    她在昨天待过的那间雅间里找到江晓月,不由放柔了声,冲她扬了扬食盒,“月月,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小姑姑!”

    江晓月惊呼一声,眼里满是喜意,连忙跑过去抱住她。

    小姑姑再不回来,她都快忍不住睡着了。

    江笑笑颇为好笑地掀开食盒,捏了捏她的圆脸,“不是想吃糕糕吗?”

    江晓月眼睛一亮,“姑姑特意给我买的?给爷奶爹娘留了吗?”

    “对,特意给你买的,我给他们留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江晓月捻起一块糕点细细品尝,满脸都是餍足之色。

    小姑姑特意给她买的,她要慢点吃。

    “好了,你就乖乖待在这里,我先去后厨一趟。”

    江晓月乖巧地点点头。

    江笑笑把书包放好,迈步走向后厨的方向。

    做完酱黄瓜,她还得回来完成先生布置的课业。

    墨弦先生交待她每天都写一遍课堂规则,并且临摹三张字帖,等到下学时交给他检查。

    什么时候把字练得工整了,就可以不用再书写课堂规则了。

    江笑笑只能乖乖听话。

    想着最好在下午就把这两件事情做完,晚上还得进空间把花种给种上,还要给大家做茉莉花香囊,且忙着呢!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