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38 改了主意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傅言风静默片刻,如约交给了她十两银子。

    虽说还没真正摆脱唐晚梨的纠缠,但至少她现在已经有了改变,他有预感,将这第二计划实施了后,唐晚梨决计不会再来纠缠于他,成天没完没了地喊“言风哥哥”!

    早给晚给都没区别,于傅言风来说,只要耳边不再随时随地出现那声烦人至极的“言风哥哥”就值得。

    江笑笑掂量了一下重量,笑得牙不见眼,揶揄道:“若是以后还有这样的事情,大可以请我帮忙呀。我要的不多,也就十两银子而已~”

    傅言风闻言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还想有这样的事情?

    可别!

    一次就能要了他的老命了,他是真不喜欢成天见的被别人催命般的喊“言风哥哥”,光是想起唐晚梨那矫揉造作的模样,他就要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江笑笑得了银子,便踩着轻快地步子出了白鹿书院。

    向路人询问了一下集市的方向在哪儿以后,便往集市那边去了。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吆喝声,江笑笑得了银子,自然要把香水的事情准备起来。

    今天是准备先来打探一下蒸馏器要多少钱,顺带买些花苗回去,得空了再去后山一趟,这样就能更加顺理成章地拿出空间里的花了。

    只是她走了一圈都没打听到蒸馏器,江笑笑就知道自己可能来错地方了,得去酒庄或者是一些定做器物的工坊看看。

    不过来都来了,也就没有着急,四下转了转,倒真叫她买到一两盆花。

    分别是半边梅和金盏菊,两种花的花期就在7至9月,正是开得盛的时候。

    花了二十枚铜板,顺带还叫卖花的摊主送给她两个花盆。

    将两盆花分别重到花盆里,另外一只手提着书包和食盒,另一只手则将两盆花抱在怀中。

    就是江笑笑对于自己的力气都有些佩服,她是真的没料到自己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这样抱着也不觉得重。

    估计应该是灵泉水的功效吧?

    旁边的小贩儿不由都为她捏了一把汗,生怕她一不小心就把花盆摔了,跌个狗吃屎。

    江笑笑打算先回去,改天再去酒庄酒铺子看看。

    **

    与此同时。

    周子炎已经在清风徐来坐了快有一个时辰了,在来之前,他特意去请人将他的面貌做了改变,将眉描粗了些,脸和手也特意弄黑了点,又特意贴了胡子。

    加上进来的时候,特意躲在人群后边,还选了个背对酒楼柜台的位置而坐,周秋菊压根儿就没注意到。

    本来周子炎是准备今天来闹事的,让周秋菊这生意做不下去,也与何枞商量好了,可今儿一早又临时改了主意。

    与其让清风徐来生意做不下去,倒不如从源头上掐断。

    周子炎本就对周秋菊那顿毒打,以及后来的不给他银子嚼用而怀恨在心。

    他从小被疼宠着长大,要什么没有,偏周秋菊屡屡不如他的意。

    周子炎眼神阴郁了几分,唇角翘了翘。

    江晓月那丫头一直待在酒楼里,众目睽睽之下不好动手,但不是还有在白鹿书院上学的江笑笑吗?

    等到明日把人打晕了带走,不信他江河不交出橙香焗排骨的方子。

    他不蠢,江河都能把一个丫头片子送入白鹿书院读书,可见对她的疼宠有多深。

    要他说,那就是糟践银子,臭丫头片子就该待在家,去什么白鹿书院?

    光一年的束脩就是三十两银呐!

    开着这么大一家酒楼,拿得出三十两银子给臭丫头片子去读书,却连一顿饭都不愿意让他蹭,周子炎恼怒不已。

    他舔了舔干涩的唇,眼中满是贪婪,面色逐渐变得狰狞。

    他也是被逼的,既然这一家子不仁不义,那就不要怪他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