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42 人之常情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转过身,视线转圜了一圈,将白鹿书院前方的人文景色尽数纳入眼中,顿时就明白云廷说的是哪辆马车了。

    这会儿不是下学的高峰时期,只上半天课的女子已经下学,白鹿书院外面只停了两辆马车。

    一辆她见过,是来接秦婉柔的,而另外一辆马车就比较朴素了,二者很好辨认。

    江笑笑自穿越过来以后,也见过马车是什么样子的,直觉那辆看起来甚是普通的马车有点儿不对劲。

    马车车身往下沉了许多,江笑笑记得,第一次见到唐晚梨时,她坐的那辆马车,车身下沉得不如眼前那辆马车明显。

    要么就是马车上载了什么重物,要么……就是马车上有很多人!

    秦婉柔性子虽然大大咧咧与男儿无甚区别,但她不是蠢货,也注意到马车的不对劲。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彼此都心照不宣。

    周子炎自以为瞒过了两个丫头片子,在他眼里看来,江笑笑只是个不成气候的臭丫头,唯一的用处就是可以用来威胁江河罢了。

    哪知连书院的书童都看出了两人不对劲了。

    据他所知,江河很宠他那个妹妹。

    他眉头紧锁着,两个人在一起就比较麻烦了。

    随后想到了什么,周子炎心头稍定。

    不过是两个丫头片子罢了,他们这一车的汉子,还怕对付不了两个丫头?

    他并不想节外生枝,遂决定把与江笑笑在一起的丫头打晕,扔到白鹿书院不远处,谁知道那人有没有什么背影?

    周子炎想要的只有江笑笑一人而已,旁人与他无关。

    周子炎掀起门帘一角,露出一只眼睛在外面张望,待看见江笑笑竟同另一人相伴上了马车之后,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暗暗唾骂道:这臭丫头一天正事不做,还真会钻营。

    “哒,哒哒,哒哒哒……”

    江笑笑上了秦婉柔的马车,她的丫鬟弯刀也在,压低声音吩咐驾车的小厮一声,马车避得远远的,绕开了那辆外表比较朴素的马车。

    那大汉也悄悄往外看了一眼,恰好见到人上了马车,马车启程的那一幕,极力压低着声音,“怎么办?”

    “追!”

    他们先是顾忌着白鹿书院的那两位书童,唯恐二人报官,引来捕快捉拿而坏了事,所以一开始走得还很慢。

    待再也看不见身后的书院大门时,这才陡然提速。

    周子炎舌尖抵了抵牙槽,脸上满是阴狠,便是为了何枞承诺的那三十两,他也必须把人给撸走。

    自尝过甜头后,周子炎更是散懒到了骨头里,他再也不想去做苦力活儿了。

    做些阴损的事,就能得到大把的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唐文坤给他的银子,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再得了这三十两,他就又能潇洒许久了。

    去楼里听听小曲儿,醉倒在温柔乡也未尝不可。

    江笑笑听见后面紧跟而来的马蹄声,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后面那辆马车,不是冲些秦婉柔来的,就是冲着她来的。

    按理说,她才刚刚来到古代不久,除了与唐晚梨有过口角上的争执以外,就再也没得罪过别人了。

    脑海中更是没有与人结仇的记忆。

    江笑笑附到秦婉柔耳边,低声问道:“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秦婉柔也听见了身后的马蹄声,迟疑地摇了下头。

    这份迟疑,主要是因为她向来直言直语,性子偏向于男子的飒爽,她也不知道言语上有没有得罪人呀?

    江笑笑眸光一凝,不知怎地,忽然就想到清风徐来门庭若市,门槛都快被人踩塌的盛况,心中有了猜测。

    莫不是……是冲她来的?

    应该也不至于吧,菜谱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有人知道啊?

    弯刀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宽慰两人道:“二位小姐莫怕,弯,弯刀誓死护你们周全。”

    本来是很有气势的一句话,但想到小姐赐的名字,弯刀气势莫名就矮了一截。

    护小姐才是正经事,而江笑笑只是顺带的,能照顾的话,弯刀自然会照顾。

    小厮的驾驶马车的速度快了很多,马车也颠簸起来,江笑笑不得不扒住车沿,防止被甩得七荤八素的。

    对于弯刀所说的话,江笑笑是信的,不过只信了一半。

    江笑笑心里很明白,弯刀是秦婉柔的丫鬟,出了什么状况自然是护着她,至多是看在秦婉柔的份上帮衬一二罢了。

    她心里跟明镜似的,不过却并不责怪秦婉柔和她的丫鬟,毕竟这是人之常情。

    就是不知道后面的人,到底是冲谁来的。

    路边的行人,摆摊的小贩,见两辆马车在街道中追赶了起来,压根儿就不敢掺和,匆忙避开。

    云廷眸光缩了缩,那辆看起来很不对劲的马车,明显就是针对江笑笑或者是秦婉柔的。

    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那辆马车在书院对面等了一上午,江笑笑她们一出来,那辆马车就追了上去。

    必定是冲她们其中的一个人去的。

    他匆忙跑向了书院中,将此事禀告院长。

    再怎么说,她们也是白鹿书院的学生,书院不能不顾学生的安危。

    “真有此事?”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豁然站起身,面上满是凝重。

    云廷点头,连忙把他的发现,以及事情的经过,捡着重要的说了出来。

    “你快带我去现场,”老者步伐微顿,对身后之人吩咐道:“对了,你赶紧拿着我的腰牌去找县令,就说白鹿书院的学生遭人追杀!”

    几人匆匆忙忙追了出去。

    街道修建得并不宽敞,加之人群见两辆马车追逐,顿时就慌乱了起来。身后是敌非友,若是调转车头回去白鹿书院,情况只会变得更危险。

    介时免不了要与那辆马车相遇,调头只会增加她们落到身后之人手上的几率,所以只能往前冲。

    “要不……咱往官府跑?”

    江笑笑话音刚落,自己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若是她们往官府跑了,身后的人见到官府附近的建筑物,肯定就不会再继续往前追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