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48 牵扯甚深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平富听罢,缄默许久,也没说得出一句话。

    事实正如玉梅所说,在此之前,他们谁也没料到周子炎竟然丧心病狂对笑笑下手,如果不是笑笑机灵,又与同窗一起,恐怕周子炎已经得逞了。

    胸腔中溢出一声长叹,拭去小姑姑挂在眼睫下方的泪珠,“月月,你记好了,世上不是谁都能如家人一般不求回报的对你好。更多的是像周子炎那样的坏人,以后学机灵点,不要跟不认识的人说话,也别吃他们请你吃的东西,觉得不对劲就赶紧跑,记好了吗?”

    江晓月似懂非懂,记下了不要跟不认识的人说话,不要吃别人给的东西。

    她差点就失去小姑姑了,江晓月恶狠狠地盯了周子炎一眼,“他是坏人,大坏蛋!”

    不一会儿,得到消息的白鹿书院院长,便带着两位书童赶到县衙,为江笑笑提供了一份证词。

    “就是他,他们那辆马车打从一大早就停在了白鹿书院门外,他还鬼鬼祟祟地到处张望,见江笑笑她们俩一走,他们就跟了上去。”

    云枫连连附和。

    周秋菊看着他的脸冷笑不已,她从踏进公堂就看出周子炎的脸不对劲,明显是做了遮掩的,“大人,民妇有话要说。”

    “你说。”

    “他贴了胡须,并且还特意描了眉,如果不是打着特殊的目地,为何要改动面貌?”

    很快就有两位衙役得到了主簿的允许,便上前将周子炎的胡须扯了下来。

    这下,满堂皆惊,没想到他真贴了胡须。

    张主簿拍响了惊堂木,“周子炎,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周子炎冷汗浸湿了衣衫,想说一些话来狡辩,可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

    “到底是受何人指使来掳走我的妹妹?她与你没有仇吧?”

    江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他再不抖出幕后的人,恐怕接下来就得被关到大牢里了。

    按祁星皇朝律令,拐卖小孩被抓到可是重罪。

    他的行径,与拍花子可没有多大的区别。

    “来人,将……”

    张主簿话还没说完,便被痛哭流涕的周子炎打断,他是不想再受板子之苦了。

    况且死咬着最后遭罪的还不是他,何枞让他办事儿,但却一点甜头都不给他,非要等到事成之后才给银子。

    眼下他都被抓了,事儿没办成,还打草惊蛇了,何枞会不会给银子还难说呢,周子炎觉得自己也没必要为了不见影儿的银子受皮肉之苦。

    当即就把事情抖了个干净。

    “我说,我都说,是八宝如意阁的掌厨命我掳走江笑笑,借此来威胁江河交出橙香焗排骨的方子!”

    江河嘴角勾了勾。

    “什么?”

    围在县衙外看好戏的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吃惊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想到八宝如意阁最近的冷清,大家顿时就明白过来。

    怪不得要掳人呢,原来是这样!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