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79 有惊无险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她一早就在空间里备了换洗的衣物,今天倒是巧了,不然穿着这一身的血衣回去准保要吓坏家里人。

    走进摆放着石床的竹屋,江笑笑褪去染血的衣衫,换上干净的衣服之后,便走了出去。

    幸好她今天上山穿的那套衣服,不是大嫂亲手做的那套,不然她得心疼死。

    衣衫并不华贵,但大嫂那份心意能值万金。

    小老虎见她出来了,眼眸骤时一亮,尾巴情不自禁摆动起来,江笑笑能感受到它那份雀跃,唇边也带了一丝笑意。

    “吼吼~”

    它端坐于地面,两只小爪子往上抬了抬,似是想与江笑笑亲近,但一不小心撕扯到前腿和肚子上的血洞,顿时疼得龇牙咧嘴的。

    江笑笑又好气又好笑,没好气地弹了弹它的额头,“你乖一点,不能浪费了我的灵泉水。”

    “吼……”

    小幼崽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了,低声嚎了一嗓子,吼完还抬头瞅了眼她的神色。

    见少女怒容未消,又连忙摆好小爪子,乖乖坐正。

    江笑笑面无表情,实则心里非常想把小老虎抱起来吸,但它还是伤员,只好压下心头的想法。

    一本正经道:“我看你挺聪明的,等伤好了就回森林去吧,不要待在这里,万一有人上山来,你会吓到他们的。”

    说着说着,她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而且你还这么小,万一被村子里的村民看见了,说不定会为了自己以后的安全,对你狠下杀手。”

    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不是小老虎中毒垂危,没有一丝一毫的自保能力,江笑笑都不太敢碰它。

    而现在她成了小老虎的救命恩人,且小老虎还挺上道,挺聪明的,江笑笑才能怡然自得地与它相处,甚至还敢弹它额头。

    幼崽闻,煞有其事般点了点头。

    心里却想着:都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既然她不乐意自己与人离得太近了,那等它好全了,就往深山老林里钻。

    嗯,每天为她猎一只兔子啊,野鸡啊,傻孢子啊什么的,当做报酬。

    最好是趁着夜色朦胧的时候去,这样既避开了人群,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报恩。

    小老虎点头,眸中满是灵动。

    “对了,”江笑笑盯着它,“我喂你喝水的事情,还有这片空间里的一切,都不许告诉别人,便是你的爹娘也不行。”

    这有什么难的?小老虎人性化地点头,表示它不会乱说。

    最主要的是,它也没有爹娘呀,一只虎在森林里讨生活,可难死它了。

    要不是遇上她,它现在恐怕都死了,小老虎非常懂得感恩,眸子里满是坚定,它肯定不会乱说的!

    “你好好休息一下,”江笑笑也没有什么好叮嘱的了,便拿起一旁的锄头挖地。

    锄头、背篓、刀等器具,她在进入空间的时候就一并收了进来。

    至少得等小老虎的伤好全了,才能把它送出去。

    现在估计也就才三点左右的样子,还能在空间里面多待一会儿,便准备把两颗不知名的茶树,以及断了几根须子的人参种下去。

    茶树的品种看起来有点儿像是大红袍,她没喝过大红袍,但是在手机上看到过大红袍的图片。

    种下两颗茶树后,取来灵泉水各滴了一滴下去,江笑笑就没有再管了。

    旋即取出年份很浅的人参,种到装有灵泉水的玉坑旁边。

    如法炮制,给人参滴了滴灵泉水。

    小老虎还是在原地,不过姿势从坐换成了趴着,眼眸微眯,救命恩人原来喜欢人参啊?

    唔……

    在捕猎的时候,顺便帮忙找找人参吧,找到了就给她送来。

    它抬起爪子看了看,感受着身体中涌动的暖流,面庞看起来有些呆滞。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老虎感觉它的力气变大了很多,真要形容的话,应该可以打过一只成年虎了。

    这个想法一出现,小老虎更加呆滞了,怎么回事?它莫不是被蛇毒给毒傻了,怎么变得这么膨胀了?

    江笑笑种好人参,回头看到的便是小老虎举着一只爪子,满脸都是呆滞的表情。

    她以为它又扯到了伤口,“你怎么了?”

    小老虎迷茫的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儿。

    它就是……太震惊了。

    “你睡一觉吧,养养精神,等会儿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就要回去了,我不能带你回去,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分别吧。”

    江笑笑蹲下身子,视线与它齐平,眉眼柔和:“笨老虎,以后小心点,不要再被蛇咬了,不然你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每次都能遇到我。”

    小老虎乍然听到要分别了,眼里流露出不舍的情绪,可想着山下的人们应该会很怕它,它要是一直跟着恩人,说不定还会为恩人带来麻烦。

    思索一番,悻悻地点头。

    旋即便乖巧地闭上眼睛,呼呼大睡起来。

    耳边充斥着细微的鼾声,看着小老虎不设防的模样,江笑笑不由摇了下头。

    如果她能自私一点儿就好了。

    但她实在是做不到自私的把它留在身边养着,这样就违背了生物的自然规律。

    扪心自问,如果小侄女被别人留在身边,不要她回家,那他们这些做家人的得有多担心,多担忧啊?

    同理,小老虎爹娘的心态也与他们一样。

    胸腔中溢出一声叹息,江笑笑认命地拿起锄头,开始挖之前种下的鲜花。

    她没有动可以配置出妩媚之森的花,而是挖的另一张香方上面的花,这张香方名为“月光”。

    便是有玫瑰花的那个,为了对比加了灵泉水与不加灵泉水的效果,月光里的所有花种子,她都没有滴灵泉水。

    这会儿已经长得很茁壮了,但距离开花还有一段时间。

    江笑笑来后山的目地,便是为了让空间里的花有个明路,至于找药材,则是顺带的。

    能找到药材当然很好,没有她也不失望,毕竟哪儿来那么好的运气,找到一些松茸都是意外之喜了。

    找到一颗年份较浅的人参,已经很让她开心了。

    就是在开心之余,所遭遇的事情很是惊险。

    不过好在有惊无险,现在全都解决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