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80 炽热浓烈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把香方“月光”中花都挖了起来,幸好空间的土壤里长了一层或深或浅的杂草,倒是免了为了让花变得更像是从山里挖回来的,而做手脚的这一层。

    配置月光所要鲜花的种类也不多,就只有七种,江笑笑把它们一起挖了起来,放进背篓当中。

    最后才把松茸放到花上面。

    做完这一切,江笑笑便开始守着可以配置出妩媚之森的花,一轮接一轮的采摘。

    如此周而复始,直至它们不再开花,结出种子后才停下动作。

    收好种子,江笑笑也没有迟疑,又把种子种了下去。

    估摸着时间不早了,叫醒睡熟过去的小老虎,“我要下山了,你以后学机灵点。”

    它睁开眼,眸子里满是惺忪,还带着一丝刚醒过来的迷茫。

    低头检查了一下它的前爪和腿肚子,又掰开它的嘴巴看了看,发现被蛇咬之后的血洞悉数愈合。

    如果不是小老虎身上那一滩已经干掉的血,江笑笑可能都以为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

    这让她对灵泉水的认知,又刷新了一个记录。

    灵泉水好似无所不能,既能促进植物生长,又能为食物增添香气,也能催使一个人的力气表达,还能疗伤治病,甚至连解毒都不在话下!

    江笑笑舔了舔唇,这灵泉水就好似一个百宝囊,里面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藏。

    “吼……”

    小老虎情绪很低落,眼里满是不舍。

    江笑笑回过神来,拍了拍它的脑袋,安抚道:“别沮丧,咱们要是有缘还会再见的,但我不希望是以你受伤的方式。”

    “对了,把你身上的血洗洗吧,”江笑笑端来一盆清水,得到幼崽首肯后,便帮它洗澡。

    待洗去血污之后,它跑远了一点儿,甩干毛发上的水分,凝眸看向少女。

    江笑笑背上背篓,把刀插进背篓里,一只手拿着锄头,另外一只手抱起幼崽,心念一动,便回到了她进空间的那个地方。

    把小老虎放在地上,冲它挥挥手,“你快走吧,我也要回去了。”

    说完,便没有停留,匆忙按照来时的路下山。

    走着走着,江笑笑倏然转身,凌厉地瞪向一颗树木后面,露出半截身体没藏好的幼崽。

    “出来!”

    小老虎怯怯地从树木后面探出半个脑袋,眼里满是无措。

    “你快点回去了,若是你听话,我以后带着好吃的来山上看你,你要是不乖,我就再也不来了。”

    它听到少女说要是它不乖,以后就再也不来看它了,幼崽心头顿时一急,从树后窜出扑向少女脚踝,在她小腿处蹭了蹭。

    瞪着大眼睛看向了她,它一直眨眼,似乎是在说:我真的很乖,以后一定要来看我。

    说完便一步三回头,往深山老林里面去了。

    江笑笑抿了抿唇,眼中满是怅然,心中也复杂极了。

    深深凝望了一眼小老虎的背影,直至看不见了,才转身继续往山下走。

    这一次,它果真没有再跟上来,这让她放宽了心,大步往家里赶去。

    殊不知在她走后,小老虎跟个猴子似的窜上了树梢,一直目送着她走远。

    直至看不见人了,才从树上跳下来,回到了自己待的山洞里面。

    **

    江笑笑一回家,便把花拿出来栽到了小院儿里,以防花活不了,但又不想让花开得太快,显得打眼,所以只为浇了经过稀释后的灵泉水。

    净手之后就开始做饭。

    她做了松茸蒸蛋,厨房里还有一块腊排骨,便用它来炖了一锅咸、鲜、香的松茸排骨汤。

    旋即掐了一把水灵的空心菜,炒好以后,就听见院子外面传来了谈笑声,心知爹娘他们回来了。

    刚把饭菜端到堂屋的桌子上放好,小侄女儿嘹亮的嗓音便穿透了房屋。

    “小姑姑,小姑姑!”

    “我在这里。”

    江晓月闻,眸光晶亮,欲奔向声音源头处,但余光瞥见小院里多了几种植物,步伐不受控制地停下,眼中满是对新鲜事物的好奇。

    “小姑姑,这是什么呀?”

    这时,她闻见一阵饭菜的香味儿,耸了耸鼻尖,忽而又惊讶道:“好香!”

    江笑笑笑着从堂屋走出来,“快来吃饭,我今天去了山上,捡到一些松茸,还挖到一些看起来长得很像书里的花,所以就一起挖回来了。”

    她隐瞒了一些事情,说出来会惹家人担心,而且空间的事情也没法说,索性就隐瞒下来。

    “什么?你自己一个人去了山上?”

    大家反应不一,后山虽然没有什么野兽,但夏日里还是有很多蛇的,江平富就怕她一个不注意踩到蛇了。

    江河瞅了她一眼,没有指责,只是慢条斯理说道:“以后想去山上捡蘑菇就提前告诉大哥,大哥陪你去。”

    江晓月眼珠子转了转,举起两只胖乎乎的手臂,“可不可以带我一个,我也想去捡蘑菇。”

    江河默然,“可以,我们只在外围转转。”

    江平富沉默片刻,僵着脸道:“去吧,都去,咱一起去。”

    去的大人多一些,也好照看到两位小丫头。

    去过之后,心里也就不总惦记着了,免得她们俩自己偷跑上山。

    便是看得再紧,也会有没注意到的时候。

    没出事还好说,出了事那可就追悔莫及了,且还不用失去这个年纪应有的童心。

    周秋菊明显也是想到这点,眼里出现一丝痕迹,“好,改天咱们一起去。”

    魏玉梅眸光微动,“等下雨之后再去。”

    “好耶!”江晓月乐得蹦蹦跳跳,嘴里发出欢呼声。

    江笑笑愣了片刻,她情商不算低,也不算太高,况且大哥又没遮掩,她听出了他的画外音。

    被这样炽热而浓烈的亲情包裹着,鼻尖不由一酸,江笑笑止住鼻端的涩意,若无其事道:“快洗洗手吃饭了,来尝尝我做的松茸怎么样。”

    “那还用说,我闺女做的肯定好吃,”魏玉梅还没尝到,便不遗余力地吹捧着。

    “就是就是,小姑姑做什么都好吃!”

    江笑笑脸都红了,也不至于这般吹捧她。

    “哈哈!”

    一家六口有说有笑,洗完手,迈步走进堂屋,看着松茸炙成的吃食,只觉得食指大动。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