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81 幼崽报恩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一家人尝过松茸炙成的吃食以后,纷纷夸赞她的厨艺不错。

    江笑笑耳朵微红,再夸她的话,她都快要飘上天了。

    连忙岔开话题,“嘿嘿,松茸我没做完,大哥明日可以带到酒楼里去卖。”

    江河横眉,“不行,我都没有吃过瘾,哪能把这么好吃的蘑菇让给别人吃?”

    江笑笑眨眨眼,心里忽然有了个念头。

    不知道把松茸种到空间里,会不会收获一波永远也吃不完的松茸?

    也是因为松茸属于蘑菇一类,她当时就想着吃,完全没有想到别的。

    经大哥这么一提,她很是意动,或许试试也未尝不可。

    是夜。

    村庄陷入一片安静祥和之中,一轮圆月悬挂于天边,皎洁的月光自天际倾落而下,为村庄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有一团黑影四处嗅着气味,待确定了方向之后,飞快往目的地奔去。

    影子被月光拉得很长,依稀可见黑影嘴里像是叼着什么什么东西。

    它嘴里叼着的东西没有挣扎,也没有发出痛苦的嘶吼声,很显然,黑影嘴里叼着的东西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鸟兽虫鱼似乎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临近,不敢再发出嘶鸣,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以免今晚血溅当场。

    那团黑影,正是江笑笑在山里救下的老虎幼崽了。

    而它嘴里叼着的失去生命体征的物体,正是一只山鸡。

    山里约莫有成年人的两只手掌那么大,小老虎的体型也没比山鸡大多少,但它却稳稳地把山鸡衔在嘴里。

    它一边走,下巴还在滴血,血是山鸡的,不过小老虎并不在意,想着等会儿回去的时候把血清理干净就行,免得救命恩人担心。

    小老虎对今日的战果不太满意,与恩人分别的时候已经很下午了,几乎无限接近于晚上。

    在既要填饱肚子还要兼顾着恩人报酬的情况下,收获并不是理想。

    今日捕猎之后,小老虎发觉它没有产生错觉,它的力气增强了许多,可与成年老虎媲美。

    冥思苦想了许久,觉得应该与恩人喂它的水逃不了干系。

    恩人既救了它的命,还给它带来了实打实的好处,让它在森林中存活下来的几率有增加了很多。

    所以,它觉得自己不仅要报恩,还要报双份的。

    可以它身体太小了,咬不住两只山鸡,再加上今天时间又不合适,收获让它觉得很不满意。

    小老虎眼中满是坚毅,今天的这份儿先欠着,明晚给她带三只猎物来,准把恩人养得白白胖胖的。

    它在一处院落外停下,感受着此处浓浓的气息,眼眸在月光的照射下变得更加幽暗了。

    找到了

    唔……

    小老虎四下看了看,院门关着,就这么扔在院子外面万一被别人捡走了可怎么办?

    它往后退了快有两米的距离,身体微微前倾,而后快速奔跑起来,借着冲力一举跳进围墙中。

    入目是一片漆黑,但并不影响它视物,绿幽幽的眼睛锁定了一处房屋,恩人的屋子是这间。

    耳朵微微耸动了一下,发现这座小院儿里只有五个人的呼吸声,幼崽眸光一顿,恩人应是进了那片神奇的空间?

    松开嘴,把山鸡放在地上,幼崽并未着急离开,而是收敛了浑身气息,静静待在阴暗的墙角中。

    等察觉出呼吸声变成了六个人的,它才在柴火垛上借力一跃,消散在茫茫月色之中。

    而在牛棚里的牛,毫无所觉,睡得正香。

    小老虎消失得极快,江笑笑压根儿就没有听见它的动静,打了个哈欠,便进入梦乡。

    翌日。

    魏玉梅率先醒来,睡眼惺忪地走向茅房,准备去解决三急,忽而却发现院子里躺躺躺了一只死鸡?

    她先是想到莫不是半夜有野狗摸黑进来,把自家喂养的鸡给咬死了?

    迈步走进死鸡身旁,细细打量了一番,竟发现是一只山鸡!

    她有一瞬间的茫然。

    山鸡?

    怎么会有山鸡?

    看它脖子上展现出来的血洞,魏玉梅瞳孔缩了缩,不由往后倒退了两步。

    这一击毙命的手法,伤口看起来像是被某种动物用獠牙咬死的。

    由山鸡干涸的血迹可以看出来没毒,所以她排除了是蛇的这个可能。

    是猫?是狗?是狼?还是老虎?

    如果是哪只野狗夜猫起了捉弄人的心思还好,但就怕不是啊!

    只要一想到有可能是狼或者老虎的可能,魏玉梅腿肚子发颤,嗓子眼儿发干。

    “她爹,快,快出来看看。”

    “怎么了?”

    江平富听见媳妇儿的喊声,趿拉着鞋跑出来,很快他也看到了山鸡。

    江平富刚睡醒,还没回得过神来,他都懵了,“哪儿来的山鸡?”

    魏玉梅平复了一下情绪,把自己的猜测跟他说了说。

    江平富一脸沉思,觉得不大可能是虎狼之辈,不然真是虎狼来了,他们昨晚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听见?

    况且虎狼天性凶恶,怎么可能来到他们家不伤人,还极其好心地为他们带来了一只山鸡?

    报恩吗?

    可别吧。

    他只从话本子里听过白狐报恩的故事,可从没听过虎狼报恩的事情啊。

    再说了,也没人去过山里,怎么救它们的……

    想到这里,江平富所有的思绪都戛然而止,闺女昨天去了山里,会不会与她有关?

    江平富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旋即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笑笑这丫头他最清楚不过了,平日最是乖巧,她哪里来的通天手段去救一只虎或者是一只狼,让它们来报恩的事情。

    实在是这个想法……太不切实际了。

    江平富潜意识里就觉得不可能,立马就否定了。

    殊不知有时候事情的真相就是那么离谱,他摸到了真相,可潜意识让他退了回去。

    却说睡得迷迷糊糊的江笑笑,依稀听见门外的交谈声,有什么虎啊狼啊之类的字眼儿……

    她以为是小老虎不乖跑下山来找她了,结果被爹娘撞了个正着,吓得她“腾”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

    飞快穿好衣服,小跑到门前,正欲推开门,却停顿了片刻,搓了搓脸,若无其事拉开门,眼中还残留着一丝刚睡醒的朦胧之感。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