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83 晴天霹雳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唐晚梨眼里满是阴鸷,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什么拿?不问自取就是偷,那是偷!”

    她那一脚,刚好踹到了彩云的肚子上,彩云剧痛难忍,可她连呻吟声都不敢发出,强忍着痛意附和,“是,是偷。”

    彩云低眉顺眼的模样取悦了她,刚才那一脚也算去让她把心里的怒火泻了,唐晚梨神色缓了缓。

    “还不快起来,为本小姐梳妆?”

    “是,是,”彩云整张脸雪白雪白的,慢吞吞爬起来绕到她身前。

    将她鼻尖的一抹红擦掉,彩云毕恭毕敬为她点唇、描眉……

    她眼睫低垂,恰好将眼底的一丝阴郁遮住。

    原本她没起过那种心思,但唐晚梨的辱骂以及对她的拳打脚踢,彩云脑海里不可抑制地升起一个想法。

    如果没有檀云偷卖身契出逃再先,便是唐晚梨再怎么打骂她,彩云可能也不会有那个胆子。

    有了人牵头,并且还成功了,彩云就再也压制不住这个念头了。

    既然檀云能成事儿,那……她为什么不行?

    “马上到上学的时间了,还不快点!本小姐没闲心和你耗。”

    “是,”彩云继续低眉顺眼。

    唐晚梨想着近日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梳理了一下,发现一切的源头都因江笑笑而起,低声咒骂道:

    “都是因为江笑笑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后面也不会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情!”

    江笑笑并不知她被人骂上了,她此时刚到白鹿书院不久,便听闻一个消息。

    琴先生,也就是望舒先生得到了白鹿书院院长的同意,将名下一名学生逐出了白鹿书院,永生不再录用的消息。

    而这名学生就是唐晚梨。

    一路上听着许多学生谈论着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的,江笑笑挑了挑眉梢,她真没想到唐晚梨……会那么蠢。

    竟然真没和先生知会?

    这得有好几天了吧?

    按白鹿书院院归,先生不提沐休的话,凡学生五日未来书院,且没与先生提前商量,便一律按照逐出书院来处理。

    江笑笑脚步只是顿了顿,便继续迈开步子往书法课堂走。

    唐晚梨映着铜镜左右端详了一番自个儿的脸,旋即才命彩云为她收拾好书包,坐上去书院的马车。

    唐晚梨不知,白鹿书院所等待着她的,将是怎么样的噩耗。

    待人走以后,彩云这才放松了身体,额间疼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咬了咬下唇,回屋拿上了所有的积蓄,匆忙去看大夫了。

    “什么?”

    彩云陡然站直了身体,满脸都是不可置信,“大夫,您……您说什么?”

    须发皆白的大夫也是可怜眼前这个小丫头,语气较平常柔和了一些,“我给你开一剂药方,回去喝着吧,吃完了,再来老夫这里开。若是将养得好,日后说不定还有受孕的可能……唉!”

    大夫没把话说完,并没有把可能性不大的事情告知于她,毕竟这小丫头已经很可怜了,何必再说一些话去打击她呢?

    留个念想也是好的。

    真是造孽哟。

    彩云脑海里回响着大夫的话:

    伤到了胞宫,今后很有可能无法繁育子嗣。

    很有可能……无法繁育子嗣。

    无法……

    繁育子嗣!

    彩云的眼眸失去了焦距,脑袋一阵发黑。

    “丫头,丫头!你没事儿吧?”

    大夫一脸忧心,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彩云回过神,但浑身却是了无生气的,她以后……当不了娘了。

    想到这里,她眼里迸发出怨毒。

    原本她还在犹豫,但大夫的诊断……让她彻底下定了决心。

    檀云姐姐做下的事情,还是太小打小闹了。

    她要让唐晚梨尝尝更狠的。

    “我没事儿,多谢大夫。”

    付了银钱,抿了抿唇,而后缓步走出医馆,买了幕篱,带上以后,走到一家不太正当的医馆,买了迷药,还买了一种药粉,随后才回去。

    唐晚梨那一脚害得她失去生育的能力,那她就毁了唐晚梨最珍视的东西吧。

    女子么。

    无非就是脸,还有这肚子了。

    哦,对了,唐晚梨还要学琴,那一双手便也一起毁了罢。

    彩云眼底满是阴狠,平日间数她最没存在感,最不起眼,也最唯唯诺诺。看起来与兔子没有区别。

    但,兔子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唐晚梨跳下马车,尚未踏进白鹿书院的大门,便有相熟的同窗对她指指点点的,她怒目瞪了一眼。

    正当她即将迈进书院大门时,却被两位书童伸出手阻拦在外,云廷面无表情拿出盖了望舒先生和长清院长小戳的印信,通知她已经被逐出书院了,再也不能踏进书院一步。

    云枫不卑不亢,“还请这位姑娘将白鹿书院的腰牌归还回来。”

    唐晚梨一头雾水,没有接信,反而指着自己,“我?我被逐出书院了?”

    怎么可能!

    一定是这两个门房狗眼看人低,见她家道中落,所以才不惜说出这种谎来诓骗她!

    她又没有犯错,并且还让檀云来跟先生请假了,书院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将她逐出去?

    唐晚梨没理会两人,径直走进去,却被云枫制止,“还请姑娘不要让我们这些做书童的为难。”

    “你是不是有病?”

    云枫眸光暗了暗,余光瞥见垂于她腰间的腰牌,“姑娘,得罪了。”

    只在一个眨眼间,便把她的腰牌扯下来,云廷便把印信展开,单手抓着印信。

    白纸黑字霎时呈现在她眼前。

    唐晚梨看得清清楚楚,明白自己到底因何被逐出书院,她又急忙看了落款。

    发现真是望舒先生的字迹后,一张小脸儿变得煞白,身体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砸到了她的脑袋上面,砸得她晕乎乎的。

    她亲眼见过先生的字,她很确信,那字迹就是望舒先生的,绝无他人能够仿造。

    唐晚梨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她记得她明明让檀云来请假了啊,先生怎么会呢?

    没道理啊!

    对了,檀云……

    唐晚梨思绪渐渐回笼,她的智商忽然就上线了,想到偷了卖身契潜逃的檀云身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