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85 咎由自取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天才本站地址:[].!无广告!

    蹲下身体,从到小腿那么高的鞋筒里抽出一把匕首,嘲弄般拍了拍她的脸,刀锋旋即便对准了她的脸。

    利刃划过皮肉所发出的闷响声,莫名让彩云心里升起一股难以喻的快感。

    彩云恨极了唐晚梨,在她那张脸上留下了“贱人”两个字。

    不是说她和檀云是贱人吗?

    呵。

    她看唐晚梨才是那个最贱的贱人!

    唐晚梨虽然被迷药迷晕了过去,但还是能够感觉到疼痛,她蹙着眉头,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她想醒过来,但她就是醒不过来。

    彩云满意地看了眼自己的杰作,匕首缓缓下滑,而后停留到她的肚子上面。

    不过她没着急,反而先把刀锋对准了她的手,挑断了她的手筋。

    而后把匕首插进了她的肚子里面,插进去以后,彩云并未把匕首拔出来。

    她怕拔出来以后,唐晚梨失血过多而死。

    她怎么能死呢。

    死对于有些人来说,都是便宜她了!

    彩云一双眼眸古井无波,不疾不徐道:“如果你不踹我,害得我失去了传宗接代的能力,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但可惜,世上没有如果一说。

    是你咎由自取,所以怪不得别人!”

    彩云拿出止血的药粉,细致地抹在她的脸上、手上,还有匕首的四周。

    做完这一切,才从她怀中摸出卖身契,扯了个稀巴烂,从唐晚梨房中顺走了银两,这才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的衣裙仍然洁净如初,未曾沾染上半分血迹。

    彩云什么包袱都没有带,只带了身上那些银两,驾驶府上的马车就走了。

    门房以为是小姐吩咐她去干什么事情,也就没有多想。

    约莫过去了半个时辰左右,一位眸光闪烁着灵光的乞儿来到唐府外面,扯开嗓子对门房喊:“快去请大夫,你们家小姐受重伤了!”

    他重复了三遍,便一溜烟儿跑远了。

    这乞儿,正是不想唐晚梨一死百了的彩云请来的。

    门房莫名其妙,本来没有当一回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这份不安驱使着他小跑到唐晚梨的门外,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门房大着胆子推开门,便瞧见极其骇然的一幕,他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依稀辨认出躺在地上,手筋被挑断,脸上被刻了“贱人”二字的人是他们家小姐,惊慌失措喊道:“快来人,快来人!小姐受伤了!”

    门房心里焦急不已,猜到小姐的伤恐怕跟彩云脱不了关系,而他当时没多想把人给放走了,要是老爷追问起来,他难辞其咎!

    眼神在四周搜寻着,最后寻到一块砖头。

    听见四周的脚步声逐渐加重以后,门房没有留手,就着砖就给了自己一板砖,旋即就晕倒在一旁不省人事了。

    门房也怕自己被老爷怪罪,索性给了自己一板砖,把自个儿放到受害者的位置上,这样不至于承担大部分怒火。

    唐文坤此时不在府上,他正在外面寻找合适的地段另开一家酒楼。

    傅明鹤那个老东西封了他的八宝如意阁又能怎么样?他重新再开一家酒楼就是了!

    唐府一干杂役赶到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有人直接被唐晚梨血肉模糊的手给恶心吐了。

    有人匆忙去请大夫,有人去寻唐文坤。

    唐府好一阵人仰马翻。

    众人不知道唐晚梨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而唯一猜到了一丝真相的门房又晕了过去,所以也就无人追究驾着马车逃跑的彩云。

    等到门房醒来,再去追究彩云时,彩云已经连夜出了茶山镇,往其他府城去了。

    唐文坤听到消息赶回来的时候,大夫刚巧赶到府上,还没有来得及为唐晚梨诊断。

    而这位大夫,恰好就是为彩云诊断的那位大夫。

    他看了唐晚梨的伤势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令爱伤到了肚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

    唐文坤满脸焦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忌这个!大夫放心治,准保不会怪罪你。”

    大夫得到了保证,才放手去医治。

    唐文坤看着晕倒在一旁的门房,只觉得烦躁极了,抬手招来贴身小厮,“李叔,赶紧去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了,梨儿那两个贴身丫鬟呢?去哪里了?还不赶紧喊过来照顾小姐?”

    李叔垂首,“是,老奴这就去查。”

    唐文坤额间的青筋跳个不停,府上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梨儿这会儿不应该在白鹿书院上学吗?怎么还在家里面!

    唐文坤焦急地站在门外等了四个时辰,才见到大夫一脸疲惫地走出来。

    “的亏你们用止血药粉为她止住了血,不然便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无力回天。”

    “止血药粉?”他一头雾水。

    大夫点头,“不过令爱脸上的伤,我是没有办法了……还有她断了的手筋,恕老夫学艺不精,没有法子接上,你……以后要做好准备。”

    唐文坤听到这个噩耗,心都停止了跳动,意思是……梨儿的手就这么废了?

    “还有她那肚子,以后也没法子传宗接代了。”

    大夫摇了摇头,这一天天的都叫什么事呐!

    前不久才有一位年纪轻轻的丫头失去了做娘的资格,现在又有了一位丫头也不能当娘了。

    真真是……

    他的话,让唐文坤的整颗心都如坠冰窖,一瞬间仿佛苍老了数十载。

    他眸光猩红,话语中是难以抑制的沉重,“大夫,真的没有办法了?”

    大夫一脸无奈地摇头。

    “等会儿寻个小厮跟我去济仁堂抓药,回来就熬给她吃了。

    注意伤口不能沾水,我明天再过来看看。记得要是晚上发烧了,就来济仁堂找我。”

    唐文坤付了银钱,苦笑着把人送出府,“多谢大夫了。”

    把人送出去以后,唐文坤眼底阴鸷了几分,是谁害得他的梨儿失去了身为女子最重要的东西?他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碎尸万段!

    云廷云枫两人等了一下午,都没等到唐晚梨过来解释。

    两人并不知她被人砍伤的事情,云枫就以为她是心虚了,耸了耸肩,“你看,我就说吧?”

    云廷没有说话,但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唐晚梨心虚了不敢过来也好。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