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87 取名汤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的感官本就比常人敏锐,听见院子外面传来一丝不同的声响,便也捏着棍子,放轻脚步,大着胆子走了出去。

    随身携带一根棍子,只是防着万一来的不是小老虎那就不妙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把棍子带着保险一点儿。

    推开门,便瞧见门前整整齐齐摆放着三只死山鸡,江笑笑先是愣了片刻。

    而后借着月光,凝视远方。

    视线里出现一团半蹲着后腿,前半部分身体都埋进土里,撅着屁股对着她的毛茸茸。

    对于这团毛茸茸,江笑笑再熟悉得不过了。

    不正是她在后山救下来的小老虎吗?

    江笑笑虽是压低了声线,但语气里的惊喜难以压制,“果然是你!”

    小老虎一转头,就看见少女的身影,顿时就放松了警惕,咧开嘴冲她笑。

    小老虎的胡须上还沾染着泥土,眼神又软又无害,看起来可爱极了。

    江笑笑心都萌化了。

    恰逢一阵凉风吹过,将她的发丝吹落,若有似无的发丝随风舞动,飘散在江笑笑的两鬓和额间,为她增添了一分温柔。

    小老虎眼中出现一抹眷恋,也没管挖出来的山鸡了,飞奔到她腿边,蹭了蹭她的腿肚子。

    “吼吼~”

    明明才分别没多久,但它总觉得已经很久没见过它的救命恩人了。

    借着月光,看清小老虎身旁的山鸡尸体,回想起门外摆放着的尸体,顿时就明白了一切。

    昨晚那只山鸡,也是这只小老虎送来的。

    江笑笑哭笑不得,蹲下身体,语气中满是肯定:“昨天那只山鸡,是你送来的。”

    旋即屈指轻轻敲了敲它的头顶,“嗯……谢谢你。不过以后不用给我送山鸡来了,我家里有鸡,你每天光是要填饱肚子就很辛苦了,大半夜还要给我送鸡来……”

    伸手冲它比划了一下,“你才这么小,打了山鸡半夜送来,我于心难忍啊!”

    “吼吼~”

    小老虎歪着头吼了两声,似乎是在回应她。

    江笑笑见它听懂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小老虎还是只没长大的幼崽,它半夜给她送山鸡来的举动,莫名让江笑笑心中升起一种她在雇佣童工的心虚感。

    小老虎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恩人不喜欢山鸡,那它明日再送别的过来。

    不过那摸狡黠一闪而逝,没等少女看见,眼底的神色瞬间就变换成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

    抬手拍去小老虎胡须上的泥土,“已经很晚了,赶紧回山里去吧,以后不要给我送东西来了,知道吗?”

    “吼!”

    “嘘!”

    江笑笑指尖轻抵嘴唇,示意它小声点。

    小老虎眨巴眨巴眼睛,也学着她的模样,抬起爪子捂住嘴。

    江笑笑只觉得她快被小老虎萌死了,伸手挼了一把,唇角微微上扬,“小老虎真乖!”

    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

    “总是小老虎,小老虎的叫你,感觉这样不太好,话说你有名字吗?”

    它摇头。

    江笑笑兴致勃勃,“那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好不好?”

    它点头。

    征得了它的同意,江笑笑撑着下巴思衬了片刻,“就叫你汤圆怎么样?”

    小老虎点点头,只要是恩人起的名字都行,反正对它来说没有区别。

    “唔……汤圆,汤圆你好~我是江笑笑~”

    “吼~吼~”

    “行了,快回去吧,以后再送东西来我就要生气了,”江笑笑板着脸,佯装生气。

    “吼……”

    汤圆委委屈屈吼了一声,恋恋不舍地看了她一眼,便往后山的方向走去。

    江笑笑忍俊不禁,回到门外拎起三只鸡,看见还未走远的身影,笑道:“把你的鸡也带回去。”

    汤圆闻,步伐陡然加快,一眨眼的时间就消失不见了。

    她没有法子,为了不让爹娘操心,只好把鸡拎了进去,锁好门,便待在黑暗中,将山鸡收进了空间。

    反正空间有保鲜的功能,等她哪天有空了,就把山鸡烤出来放到空间里面,遇到汤圆时,就可以请它吃烤好的山鸡了。

    江笑笑回空间等着摘了会儿花,等到眼皮子变重的时候,才开始清理自己,清理好以后,出了空间,进入梦乡当中。

    **

    转眼间,就到了芸昭先生要开公开课程的那一天。

    江笑笑也如约为秦婉柔带去了酒楼新推出的招牌菜——酸菜鱼。

    酸菜鱼又酸又辣,开胃又下饭,精华全在汤里,秦婉柔连喝了三碗鱼汤,撑得肚皮溜圆。

    “笑笑,我说你们家的招牌菜也好吃了吧!”

    江笑笑笑而不语,酸菜鱼这道菜,也出自于空间的电视机里面。

    江河对外只说是买的菜谱,从未提及过江笑笑分毫,所以无一人知好吃到让人能把舌头吞进去的菜谱,是她出的。

    “肉你吃了,下午可不许食。”

    “放心吧,我像是那种人吗?”

    等到中午放学的时候,书法课堂里的姑娘们都没急着走,反而着急收拾笔墨纸砚去食堂吃饭,然后去占一个最好的位置。

    当然,江笑笑也不能免俗。

    收拾好书包,便带着秦婉柔往食堂冲。

    去迟了就没有位置了。

    在吃饭的时候,听到有人谈论唐晚梨手筋被挑断,且还毁容了的事情。

    江笑笑夹菜的手顿时就停在了半空中,眼里满是错愕。

    唐晚梨那个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惹到人也不奇怪。

    她好奇的是,她究竟是做了什么蠢事儿……竟被别人报复得这么凄惨。

    唐晚梨这个人确实挺让人一难尽,但是却没有对江笑笑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况且她受现代法治社会的影响很深,总觉得这样的手法,有些令她觉得难以适应。

    江笑笑叹了口气,心里不免浮上几分沉重。

    从唐文坤身上,她意识到古代完全不同于现代社会,一切都是强权至上,便是她再难以适应,也不得不去适应。

    但,她想她以后遇上这样的事情,应该会有所保留。

    抛开心底那些沉重的思绪后,她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傅风。

    也不知他有没有对唐晚梨用她出的法子?

    要是没用的话……会不会要回那十两银子?

    江笑笑心有戚戚,觉得自己应该加快挣钱的进度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