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88 露天课堂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囫囵吃了一口饭,江笑笑就拉着秦婉柔去占位置了。

    本来以为她们俩已经来得很早了,但比她们早的大有人在。

    江笑笑估计她们可能都没吃晚饭,直接就来抢一个有利于学习的位置了。

    想到芸昭先生在京城教导过许多名门闺秀的礼仪,随即就释然了。

    芸昭先生的名声就摆在那里,但凡是个聪慧点儿的姑娘,都不会错过她的课程。

    有的姑娘或许是为了以后的婚事提前做准备;有的或许又是期望礼仪规矩学好了,就能得到家中长辈的喜爱与夸奖;有的就纯粹是抱着多学点东西准没坏处来的。

    江笑笑也怀揣着目地而来,但她最主要的目的,则是为了以后在待人处事上面不露怯,不叫人小瞧了去。

    因为香水方子,她以后少不得会接触一些夫人,江笑笑想给她未来的客户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自然就不能走路含胸驼背,看起来一点儿气质都没有。

    而且,这香水么……自然是做高端市场才能赚很多钱。

    “唔,你在想什么?”

    秦婉柔和江笑笑说了半天的话,都没得到回应,不由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江笑笑回过神,“没想什么,就是在思考一些人生问题。”

    秦婉柔:“……”

    到了场地后,才发现竟然是一个露天的场所。

    江笑笑扬了扬眉毛,芸昭先生这是……准备让大家顶着烈日学礼仪了?

    眼神四下转圜了一圈,发现露天场所中只摆了一百个板凳,而现在就只剩下十来个空位置。

    白鹿书院里的女学生不少,芸昭先生的名声又很错,等会儿来的人应该只会多,不会少。

    反正都是顶着日头上课,与其站着听课,倒不如坐着听课。

    前者至少还要舒适一些。

    “快走,”她一把拉住秦婉柔的手腕,拉着她坐下了。

    来迟了的人,见椅子都被其他先来的坐下了,倒也没有人蠢得去找事情。

    毕竟还在书院里面,便是以往行事再怎么霸道,也得收敛一下。

    要是让先生听了去,少不了会有一顿惩罚,但凡是有点儿脑子的,都没有在这个时候去找麻烦。

    江笑笑隐隐约约听到耳边传来一些闹哄哄的抱怨声:

    “先生怎么选择在外面授课啊?热死本姑娘了!”

    “萱萱你看,就这么一会儿我的手都被晒黑了。”

    被称作为萱萱的那个姑娘,极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她的皓腕洁白如玉,哪里像是晒黑的模样?

    “唉……要不是芸昭先生教导过京城的名门闺秀,我娘又提前叮嘱我了,不然我看见这露天的课堂肯定转身就走!”

    多是这样诸如此类的话语。

    没过多久,江笑笑就看见有几个腰间挂着白鹿书院腰牌的少年,抬着一桶清热解暑的绿豆汤走了过来。

    两位少年力气很大,看起来很瘦弱,但合力抬两桶半人那么高的木桶完全不见吃力。

    江笑笑觉得他们应该是习武之人,而秦婉柔的话,也恰好证实了她的猜测。

    “他们俩的下盘挺稳,应是在扎马步上下了苦功夫的。”

    芸昭先生还没有来,在场的姑娘们觉得无聊,不免就把好奇地目光望向了两位少年。

    两位少年什么时候被这么多位姑娘注视过,紧张得耳朵尖都红了,走路同手同脚,惹得姑娘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两位少年一放好木桶,便逃也似的离开现场,看他们俩那惊慌失措的背影,江笑笑都以为他们身后是不是有什么洪水猛兽了。

    不由感叹:古代的少年也太纯情了吧!

    不一会儿,正前方缓缓走来一位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缓缓走来。

    她一头青丝绾成了百合髻,发间只斜斜插了一抹翠色,整张脸都未施粉黛,一袭青衣委地,浑身透露着一种清冷的感觉。

    当直视于她的眼眸时,还是不免会被女子眼中的威势吓到。

    两种气质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本应该是很违和的,但江笑笑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两种气质出奇地适合她。

    江笑笑整个心神都被那位女子所吸引,她只打量了一眼她的容貌、气质,而后便把视线放到她的身上去了。

    女子集清冷与严厉于一身,在看她的第一眼时,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这两点,但在下一刻,便会情不自禁地被女子行走的身姿所吸引。

    她走得不快,也不慢。

    既不会给人一种小家子的感觉,也不会给人一种大大咧咧的感觉。

    她背脊挺直,昂首挺胸,随着她的走动,别于发间的簪子竟是不曾晃动半分,可见她的步子有多沉稳。

    明明是极热的天,在场的少女们都受不住热,伸手给自己扇着风。

    但那名女子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不紧不慢的向她们走过来。

    江笑笑都看见她鬓角的汗珠了,但她似乎毫无所觉。

    江笑笑觉得她不是没有察觉,而是她自小刻画在骨子里的礼仪不允许她失礼。

    想必这位就是芸昭先生了吧?

    芸昭先是理了理衣袍才坐下,而后双手交叠放于腿上。

    便是坐在椅子上,背脊也依旧挺直着,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赏心悦目。

    不像江笑笑,她只要一沾到椅子,背就会不由自主地靠过去,浑身骨头都似酥软了一般。

    她也知道这个习惯不好,曾多次要改,但每次都忘记,见到先生那个模样,背脊下意识地从椅子上抽离,而后挺直了背。

    秦婉柔说不出芸昭先生刚才的动作好在哪里,只知道她的姿势看起来很优美,给她一种礼仪非常不错的感觉。

    芸昭先是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便开始授课。

    她字正腔圆,保证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到她说的话。

    “我希望你们不论什么时候,都能记住这段话。

    固颐正视,平肩正背,臂如抱鼓。足闲二寸,端面摄缨。

    端股整足,体不摇肘,曰经立;因以微磬曰共立;因以磬折曰肃立;因以垂佩曰卑立。”

    芸昭讲完停顿了一下,等大家都记下这段话以后,才解释这段话的释义。

    见大家都有所收获,这才把自己准备这个露天场所的原因说了出来。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