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89 目瞪口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其一,是为了磨炼大家的心性。

    礼仪好学,但难的是在身体不舒适的情况下,还能做到不失礼。

    你们热吗?其实我也热,内衫这个时候已经被汗水浸湿,但你们看我有跟你们一样坐得歪七八扭吗?”

    芸昭绷直了唇线,语气中满是严厉,“更有甚者,竟撩起裙摆给自己扇风!幸得这里全是女子,若是遇上讲究一些的人家,此举便算是失了名声!”

    话音一落,众人的背脊不由都挺直了一些,而被芸昭先生特意点出来的那位女子,顿时羞窘地放下衣摆。

    “念在你们当中有些人是初次了解到礼仪,我便不过于追究,今天要教大家的,便是如何在身体极度不舒适的情况下,跟着我学礼仪。

    在开始前,大家先喝一碗绿豆汤。”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倒也听从地喝下绿豆汤,而后才跟着先生学礼仪。

    这堂课,其实并没有维持太久,仅仅只教了半个时辰而已。

    江笑笑觉得她的收获很大,简直就是不虚此行。

    当然,也有那种娇弱的姑娘被毒辣的日头晒晕了过去,但芸昭先生早已预料到了这点,提前带了两位医术尚可的女大夫。

    所幸这一堂课倒是没有出差错,不由让在暗中盯梢的院长沈长清松了口气。

    谁让芸昭这丫头是个有主见,且本事还很大的先生呢?

    秦婉柔一到家,便被他爹秦绍招去问话了。

    她比平常晚下学,未免家人担心,自然和家人提前报备了缘由。

    当她爹娘得知她要去学一些礼仪的时候,嘴都笑歪了,爹还不小心把自个儿的头发扯落了一根。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是出了什么天大的喜事呢!

    秦婉柔对此,非常的无语。

    当日薄西山时,唐晚梨才悠悠转醒。

    这是因为济仁堂的那位大夫,没有为她解迷药原因。

    他想着与其醒过来承受这份痛,倒不如在睡梦中度过,如此可减轻疼痛对她的折磨。

    唐晚梨只觉得她的嗓子很干,有力无气呼喊着:“水,我要水……”

    唐文坤刚刚重新挑选回来的丫鬟桃红听见,连忙为她端来温水,轻轻沾在她的嘴唇上。

    “嘶”

    许是因为迷药的原因,唐晚梨喝完水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的脸和手,还有肚子怎么那么疼。

    疼得她想哭,索性就没有忍耐,直接哭出了声,“爹!爹?”

    桃红搁下碗,柔声道:“小姐别着急,奴婢这就去找老爷。”

    不一会儿,桃红便把唐文坤请了过来。

    唐文坤眼里满是心疼,“梨儿,你放心,爹不会让你这苦白受的。”

    “爹,我怎么了?彩云呢?”

    唐文坤蓦然,眼中满是不忍,梨儿要是知道她毁容了,一双手以后再也拿不起琴了,那得多心痛啊!

    唐晚梨脑海中闪过昏迷之前的场景,她记得她要带彩云去书院认罪,正准备出门,然后一双手就捂住了她的口鼻!

    当时屋子里只有她和彩云两个人,也就是说……她晕过去,是彩云下的手!

    唐晚梨握拳,这才发现手不仅很痛,而且还软趴趴的,根本就提不起力气,手也不听使唤。

    视线触及到他眼中的心疼时,唐晚梨似乎意识到什么,瞳孔中满是惊恐,“爹,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是不是彩云做的?”

    唐文坤心力交瘁,却不得不打起精神,疼爱般的摸了摸她的额头,“乖,没事儿,吃点饭睡一觉就好了。”

    桃红听罢,极为有眼力见地跑到厨房,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肉糜粥,“小姐,奴婢喂你。”

    “我不喝粥,我要铜镜,爹,我要铜镜!”

    唐晚梨脸上火辣辣的疼,心中已经有了不太好的预感,但只要在没有亲自证实之前,所以还报着一丝侥幸。

    她觉得她的脸应该就是不小心长了什么痘痘,所以才火辣辣的疼,只要擦过药膏就好了。

    唐文坤抿了抿唇,“唉,梨儿还是不知道得好,桃红,伺候小姐吃饭吧。”

    唐晚梨眼中满是抗拒,想伸手打飞碗,却发现怎么都抬不起手,眼中的恐惧更加深了。

    她歇斯底里吼道:“爹!”

    唐文坤闭上眼,幽幽叹了口气,妥协了,“罢了,桃红,你跟小姐说吧。”

    桃红闻,怯怯地看了唐文坤一眼,这才诚惶诚恐地说了出来。

    唐晚梨满脸不可置信,“你说什么,我毁容了?手也废了?肚子也……”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大声吼着,怎么也不敢相信不过是一夜之间,她就成为了废人的事实。

    但抬不起来的手,脸上的伤,肚子上的疼痛感,让她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她咬牙切齿:“彩云,你这个贱人!我不过只是踢了你一脚而已,你竟然如此歹毒!”

    “爹,彩云呢?”

    “跑了,不过梨儿你放心,爹一定会把她抓回来的!”

    桃红低着头,听到唐晚梨的话,心中满是诧异,这位主儿……可不是什么善茬。

    不过现在她已经成了废人,倒也不必太担心,桃红眸光闪了闪,余光瞥了一眼唐文坤的鞋尖,心思突然就活络了起来。

    而檀云和彩云,一个往翟阳的东面而去,一个往南面而去。

    檀云去了京城,彩云则是去了江南一带。

    若是彩云听到唐晚梨的话,只会后悔自己下的手还是太轻了些。

    是啊,唐晚梨只是踢了一脚,但她却不知,就是她那一脚,却毁了她的整个人生!

    月色撩人,江笑笑等大家睡着了,正准备进空间的时候,耳边又听见一些声响。

    她的心不由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汤圆又给她送山鸡来了吧?

    按理说汤圆心智挺高的,昨晚她都义正辞,并且很严厉地拒绝了,没道理它听不懂啊?

    反正已经被笑笑撞破了,汤圆也就不藏了,放下嘴里的猎物,夹着嗓子“吼”了一声。

    江笑笑抚了抚额头,还真是小汤圆来了。

    蹑手蹑脚推开房门,脑袋在外面探了探,这才往门外走去。

    当江笑笑推开院门,就看见地上的黄鼠狼,嘴巴张了张,想说点儿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转眸就瞧见汤圆微微抬着下巴,眼里满是神气,虎脸上则是一副求表扬的神情时,她简直是目瞪口呆。

    江笑笑也不知道,一只小老虎脸上怎么会出现如此丰富的神情。

    汤圆把傲然、得意和卖萌发挥得淋漓尽致,竟同时出现在脸上,而她竟然还读懂了它的每一个表情。

    江笑笑自己也觉得挺无语的。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