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90 凄惨兮兮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谢谢汤圆,不过黄鼠狼我是真的不需要,你还是带回去自个儿填肚子吧,”说完,便蹲下摸了摸它的头。

    汤圆闻,眼中丝毫不见沮丧。

    感受着头顶的抚摸,不由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满脸都是享受。

    江笑笑简直是拿汤圆没有办法,她不想要它的猎物,但它偏偏每日都来……

    昨晚她拒绝了汤圆叼来的山鸡,表示自己不需要,结果今晚它就送来两只黄鼠狼。

    她不得不怀疑,要是再拒绝的话,汤圆明天会不会给她抓一只老鼠来?

    按了按眉心,怕汤圆钻她话里的漏洞,捧起它毛茸茸的脸,眼里满是认真。

    “以后什么都不要给我送过来了,打猎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不要再麻烦你自己,或者是你的爹娘了。”

    她还要说什么,结果就看见汤圆直摇头,江笑笑不明所以,它是拒绝了吗?

    她眉毛微蹙,捏了下小老虎的耳朵尖,“乖,汤圆咱们要听话。”

    结果它还是摇头。

    江笑笑不明所以,“你的意思是打猎不辛苦吗?”

    汤圆点头,随即又摇头。

    嗯?

    什么意思?

    莫非是汤圆觉着打猎不辛苦,但是她问的问题并不是汤圆想要表达的东西。

    江笑笑继续压低声音试探,“你是说你父母打猎也不辛苦?”

    它又摇头。

    江笑笑这下是真的拿不准了,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

    汤圆急得抓耳挠腮的,想表达自己没有父母,打猎并不辛苦,外之意就是她尽管拒绝,但它第二天仍旧会为她捕来别的东西。

    奈何它只会“吼吼吼”

    江笑笑根本就听不懂。

    这场人与虎之间的交流,以江笑笑单方面猜不到汤圆的意思作罢。

    看着地上的黄鼠狼,她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山鸡还成,但她是真的不吃黄鼠狼的呀!

    再这么下去,江笑笑都怕她的空间成动物尸体的收容所了,思衬片刻,语气中满是诱惑的意味。

    “汤圆圆,你要是乖乖听话,把这黄鼠狼带回去,我就烤山鸡给你吃怎么样?可香可香了呢,烤得外皮金黄酥脆,咬一口满嘴流油那种!”

    “咕咚”

    汤圆喉头滚了滚,到底还是一只幼崽,怎么可能忍得住山鸡的诱惑,很不矜持地点了点头。

    江笑笑附加了一个条件。

    那就是汤圆以后都不许给她送猎物来,小老虎思考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心里却在琢磨着,蜂蜜应该不算是猎物吧?

    它看森林里的那只黑瞎子还挺喜欢吃的,汤圆固执地认为,笑笑不要山鸡,应该是不喜欢吃。

    它吃过蜂蜜,可甜了,就是被蜜蜂蛰了一嘴的包。

    笑笑应该也会喜欢。

    四处观察了一下,江笑笑蹑手蹑脚跑到厨房拿了一点儿调料,然后抱着汤圆进了空间。

    偶尔会在空间里用蒸馏器蒸馏香水精华,空间里面一直备着柴火和水,但调料什么的却没有,只能悄悄咪咪跑一趟厨房了。

    至于蒸馏器,江笑笑也很谨慎,没有给大家表演一场“大变活人”的戏码。

    家里都没人时,她才会把蒸馏器收进空间,有人的时候,则是趁着大家没回来之前,提前把蒸馏器放外面。

    一进入空间,江笑笑便麻利地处理起山鸡来。

    烤山鸡出炉,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在江笑笑把烤好的山鸡递给它时,汤圆强忍着对肉食渴望的本能。

    先是往她那个方向推了推,见笑笑扯了一只鸡腿下来,这才放心吃起山鸡来。

    待汤圆吃饱了,江笑笑抓起小老虎的爪子和自己击了个掌,“吃了我的烤山鸡,就不能食,谁要是食谁就是小狗!”

    汤圆眼睛眯了眯,一本正紧地点头。

    “好了,赶紧回去吧,”江笑笑把恋恋不舍的汤圆送出空间,然后拍了拍它的头。

    直至汤圆的身影消失于月色之中,江笑笑才返身进入空间。

    汤圆的记性很好,知道森林中哪片区域中有凶狠地野狗出没,它前两天捕猎时,追着猎物过来,远远就瞧见了。

    只不过它没有打草惊蛇,一口咬死猎物就走了,野狗根本就没发现它。

    现在倒是有了用处。

    从江笑笑家里出来之后,它就直奔一个地方而去。

    至于这意欲何为嘛……

    当然是为了以防自个儿哪天情不自禁违反了约定,好能学一声地道且正宗的小狗叫。

    睡梦中的野狗似乎感应到什么,突然惊醒过来,浑身汗毛倒竖,防备地看着山洞外面。

    待瞧清楚外面的动物,只是一只身体还没有它壮实的老虎幼崽子时,眼里闪过一丝轻蔑,咧嘴露出獠牙便向它扑了过去。

    一阵混乱之后,场面趋于平静,只不过野狗满脸都是爪痕,明显是野狗输了。

    它被汤圆逼到了角落里,瑟瑟发抖。

    野狗着实是没有想到看起来丁点儿大的幼崽,力量和速度竟然都那么强,简直不愧万兽之王之名!

    野狗打输了,只能凄惨兮兮屈服在小幼崽的淫威之下,一遍一遍学着狗叫。

    想到这里,野狗突然迷糊了一瞬。

    什么叫学?

    它不就是狗吗!

    至于汤圆到底是如何跟野狗跨物种交流的,那就要问它们自己了。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山下的村民睡得迷迷糊糊之间,仿佛听见了从山脉深处传来的狗叫声。

    村民挠了挠头,然后满不在意地翻了个身,心想自己一定是睡迷糊了。

    哪只野狗这个时候敢在山脉深处发出凄厉的狗叫声?那不是嫌活得太长了吗,也不怕叫声引来像狼之类凶恶的生物,将它生吞活剥了去!

    而此时的江笑笑,正在空间里面缝香囊。

    这两天趁着空闲的时候,她特意请大嫂教她怎么做女红。

    由大嫂送她的生日礼物可见,她的女红还是挺不错的。

    经过大嫂的指点后,江笑笑的针脚已经不再是那么歪歪扭扭的了,香囊边角处的线,已经够看了。

    缝好六个香囊,便依次往香囊里塞了晒干的茉莉花。

    至于茉莉花从何而来?

    嘿嘿。

    她那次上山就是最好的解释。

    当然是她“恰好”在山里摘到的!

    因为想给大家个惊喜,所以就瞒着什么也没说。

    江笑笑满脸都是古灵精怪,数了下香囊的数量,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从空间出去以后,猛地一拍额头,想起自己忘了什么了!

    她算上了所有人,包括秦婉柔,但却独独忘了自己!

    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