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92 你赔不起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十七瓶妩媚之森,她准备送秦婉柔一瓶,给娘留一瓶,大嫂一瓶,再小侄女一瓶。

    其他的就全给卖了。

    至于她自己?

    倒也不必担心什么,空间里面还留得有多的,更何况空间里还有很多灌溉了灵泉水的花,所以江笑笑准备全卖了。

    反正是自己用的,倒也用不着讲究那么多。

    能省下一笔瓷瓶的钱,就先省一笔吧。

    她最近很穷,非常穷。

    等到把这十三瓶香水都换成银子了,再说考虑给自己用精致点的瓷瓶的话。

    江笑笑撑着下巴,思衬自己要怎么去接触茶山镇的乡绅富豪,或者是一些达官显贵的人家。

    李映柔姐姐本家经营着茶山镇最好的茶铺——茗前雾雨,她倒是算一个很不错的对象。

    但江笑笑却有些犹豫。

    因为香水是瞒着家人做的,在家里的花还没有长出来之前,她并不准备跟大家暴露香水的事情。

    而她准备送给大家的礼物,恐怕也要延后了。

    至少得等她卖出去一瓶香水,资金回笼了再说。

    介时有了钱,便能顺理成章地从外面“买”一些花回来。

    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拿。

    至于这银子,倒也好说。

    家里人只知道她用十两银子买了蒸馏器,并不知她连同剩下的银子也一起用光了。

    到时,“买”回来的花,便用这个理由吧。

    江笑笑唇角牵了牵,映柔姐姐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但这并不是她的第一目标。

    她决定先把目标放到茶山镇的成衣铺子,胭脂水粉铺子里。

    到时候再借着售卖香水之宜,向他们讨要一两套男子的衣物,以及胭脂水粉。

    这样就能达到一个易容的目地。

    江笑笑会化妆,因为在现代的工作,化妆不仅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所以不得不学。

    修容什么的,倒也会一些。

    等行头置办好了,便能换个身份,与映柔姐姐接触了。

    毕竟茗前雾雨是茶山镇最出名的茶楼,所接触到的人肯定多。

    江笑笑眼里闪过一道狡黠,心里起了念头,趁着大哥还没回来,不如现在就去大哥房里偷一身他年少时穿过的衣服?

    但……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江笑笑摸了摸鼻子,总觉得未经他人同意,就随便进别人的房间,甚至是偷东西,是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哪怕她再心动,也不得不压下这个想法。

    罢了,明日去买一顶帷帽来戴着也是一样的,只要把脸遮住就行了。

    如此,倒也不必再担心别人会看到她的脸了。

    ……

    翌日,江笑笑下学以后,又跟墨弦先生还有秦婉柔请假了。

    一下学,便直奔集市买了顶帷帽,跟路上的行人打听了一下,然后便直奔茶山镇最好的胭脂水粉的铺子而去。

    这会儿正是日头最毒辣的时候,铺子里也没人,只见一位体态丰盈的女人在柜台那里。

    铺面大概有50平米的样子,据路人所说,四周摆放着的胭脂水粉,都是京城最流行的款式,最便宜的得要一两银子呢!

    像这么贵的胭脂水粉,大抵只有白鹿书院里的女学生才买得起了。

    因为书院里的少女们并不全是茶山镇的人,多是从翟阳府城,或者是府城之下的县城过来求学的。

    虽然这个朝代对女子不苛刻,但也能让家中的姑娘上学,可见家底还是很殷实的。

    有些有钱的,直接就在茶山镇买下了房子住下来,免得来回跑麻烦,只在沐休的时候回家。

    这些,也是她一点一滴打听到的。

    江笑笑站在门外打量了一下胭脂坊,才抬脚走进去。

    那位体态丰腴的女子斜着身体晃了她一眼,瞬间就看出了江笑笑衣服的料子很一般,帷帽大概也是在外面买的,也就五六文的东西。

    女子心里顿时有数了,她的穿着,也不像是买得起胭脂水粉的模样,所以就不准备招呼。

    胭脂坊的东家林烟烟眼底闪过一分不屑,不过很快就压了下去,快到江笑笑都没有察觉。

    林烟烟就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四处张望,不出声,也没有要照顾的欲望。

    直至江笑笑准备凑近一点儿看看的时候,林烟烟才开口。

    江笑笑正欲凑近了看看,耳边便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别瞎碰,碰坏了你赔不起,我这胭脂坊的胭脂得卖一两银子,去去去。”

    江笑笑眼神微顿,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转身就走了出去。

    嗯,毕竟这位像是老板娘的女人没说错,她现在身无分文,碰坏了确实赔不起。

    买这帷帽的钱,还是她腆着脸问娘要的零花钱。

    争论什么的,倒也没有必要。

    茶山镇也不是只有这一家胭脂坊,所以没必要只盯着这家胭脂坊不放。

    江笑笑一出门,抬脚就走进了胭脂坊对面一家显得破破烂烂的胭脂水粉铺子里。

    她在来之前,就打听过茶山镇的胭脂水粉铺子,对于最好的和最差的一家,就在同一条街,处于对门的关系,了解得清清楚楚。

    在受到了林烟烟的冷嘲热讽以后,她才毫不犹豫地走进了这家几乎快要倒闭了的冷香坊里。

    林烟烟不知何时走到了胭脂坊门外,身体尤如软得没了骨头似的倚在门边,看见江笑笑走进对门时,讥笑一声:

    “小姑娘家家也不知打从哪儿学了些不三不四的东西,这还不到十岁吧?就成天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天天的不学好,就知道买香水去勾引……啧。”

    因为灵泉水的缘故,江笑笑的感知变得非常敏锐,尤其是听觉,当然,眼睛和鼻子也不差。

    她都快走进冷香坊里面了,听见林烟烟的冷嘲热讽,不由从冷香坊里退了出来。

    她本不欲与人计较。

    但,现在她后悔了!

    她不仅要跟她计较,还要狠狠地打胭脂坊的脸,让那个女子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到底错过了什么。

    江笑笑心里甚至升起了一个想法,反正冷香坊都要倒闭了,何不借此机会把这间铺子盘下来?

    反正她都准备等有钱了,就自己开一家香水铺子。

    她紧绷着脸,走到林烟烟面前站定。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