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93 是谁说的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两人站得很近,吓得林烟烟以为江笑笑要打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后背都贴到墙了。

    看着江笑笑不到她胸前的身高,心里定了定,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罢了,怕她作甚。

    林烟烟以帕掩面,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眼泪花都笑出来了。

    她往江笑笑面前凑近了一点儿,“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恼羞成怒了?”

    要说平常林烟烟就是再瞧不起一个人的穿着,也绝对不会像今天这个模样。

    而是她昨天刚抓到她相公相好的姘头,把人打了一顿尤觉得不解气。

    只因她相公觉得她太主动了,想尝尝那种欲语还说,欲拒还休的,所以这才忍不住出去偷腥,尝尝别的味道。

    林烟烟心里的那股无名火至今未消,见江笑笑所着衣料一般,没忍得住刺了几句。

    江笑笑伸手,从提着的木盒里拿出瓷瓶,微微打开了一个口子,寥寥香气顿时飘散到林烟烟鼻端。

    盖上盖子,她轻笑道:“谁说我是来买胭脂水粉的?”

    林烟烟眸光一震,自然知从这瓷瓶里散发出来的香味儿是有多么独特。

    她不是来买香水的,而是与她谈生意的!

    江笑笑忽而“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自己就是卖胭脂水粉的,说我不学好,不三不四……那不就相当于是在说你这家胭脂坊就不三不四吗?”

    “自己骂自己,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呢!”江笑笑乐得拍了拍手。

    “你可知?因为你的话,导致自己错过了什么吗?”

    “唔,婶婶,以后把眼睛擦亮一些,不要总学狗狗。”

    林烟烟愣了一瞬,这才反应过来这贱丫头是在说她狗眼看人低!

    她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可想到刚才那香,林烟烟深吸一口气,将所有情绪都压了下去。

    她露出标准式的笑容,仅凭她的神情,完全就看不出两人之间刚才还发生过不快。

    “姑娘教训得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姑娘莫要和……”她咬了咬牙,豁出去了,“莫要和狗一般计较。”

    “若是姑娘不嫌弃,烟娘愿意出一两银子买下姑娘手里的香。”

    她被帷帽遮住的脸上出现一抹错愕,这人……还真是能屈能伸,竟然直接承认自己是狗,脸色都不带变的。

    “迟了,”江笑笑只留下一句话,便转身进了对面的冷香坊。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在她转身的瞬间,林烟烟的脸立即就扭曲了,她都如此豁出去脸面了,一个小丫头竟然敢落她脸子?

    林烟烟盯着她的背影,眸光深了深。

    一两银子确实高,但这并不符合江笑笑心中对妩媚之森的预期。

    她准备把香水的价格定在十两一瓶,不讲价。

    她对于香水的以后有一个很清晰的规划,从一开始,要走的就是高端市场。

    如果把香水的价格定得太低,根本就不适合于以后的发展,到时价格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阻力。

    十两,还只是开始而已。

    再说了,江笑笑可不是个以德报怨的人。

    她做不到在别人对她出不逊之后,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跟人谈生意。

    相比于胭脂坊的富丽堂皇,冷香坊可以用鬼影儿都没有一个来形容。

    铺子里的胭脂水粉早就落了一层灰,店里正坐着一名愁容遍布的男子。

    许是知道店铺就快要开不下去了,他并不准备打扰胭脂水粉上落的灰。

    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模样,鼻头下方有一颗小痣,察觉到有人进来了,只是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胭脂水粉已经坏了,如果不是来买铺子的,那就请回吧。”

    他家的老母亲急需三十两银子治病,而手里能用的银子已经用完了,就只剩下镇上这间铺子了。

    原本这家铺子的大小就跟胭脂坊的差不多,且还带了一间小阁楼,平日至少得值四十五两。

    如果不是他急需用钱,哪里会把铺子的价格一降再降,降到二十五两都无人问津。

    江笑笑眸光闪了闪,她还真是来买铺子的,只不过现在还没钱而已。

    清了清嗓子,“你是这家店铺的东家吗?”

    冷香坊东家叶景林听见稚嫩的声音,转头就瞧见一位小姑娘,“小姑娘,你就别寻叔叔开心了,赶紧回去吧,我这铺子里也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你不是要卖铺子吗?”

    叶景林心里升起一丝希望,但端详了一番江笑笑的穿着后,那丝希望又落空了。

    这小姑娘也不像是有钱,脑子又不好使的样子,正准备拒绝,却又迟疑了。

    万一真有钱呢?

    想到这里,他吞下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对,我就是冷香坊的东家,叶景林。”

    “不知道你家铺子怎么卖?”

    “三十两。”

    江笑笑本来只是卖香水的,没想到会遇上被人讥讽的那档子事。

    根本就没有提前做过这方面的功课,她也不知道这个价格到底算不算合适。

    隔着帷帽,不动声色打量了一下他的神情。

    发现他的眼睛有神,在说三十两的时候,视线也没有到处游移,一点儿也不像是心虚的样子。

    应该不像是在坑人,但也不排除叶景林是在演戏的可能。

    “如果不是急需用钱,仅仅三十两,我绝对不可能卖这间铺子!”

    叶景林语气里满是不甘。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