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95 防人之心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想到瓶子里散发出来的香,叶景林幽幽叹了口气,“需要多少?”

    “瓷瓶越多越好,胭脂盒的话……就用这么大的吧,”江笑笑伸出手,向他比划出一枚硬币大小的动作。

    “至于瓷瓶的钱,我可以等到把香水卖出去以后,再结算给你。”

    叶景林摇摇头拒绝道“如果你真的做得到,这瓷瓶便算作是送给你的。”

    江笑笑也没拒绝,能省一笔是一笔。

    空间里的香水很多,用那些瓷瓶,只是以防不时之需,至于样式不同的问题……

    忽而,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若是把这些香水全都卖给成衣铺子,那这样式不同的问题,岂不就是解决了吗!

    江笑笑眸光微亮。

    至于这胭脂盒,则是用来放试用装的容器。

    她打算照搬现代那一套试用的套路。

    交待完,便匆忙赶往了成衣铺子。

    至于一开始设想的若是买卖做成了,店铺会送她的胭脂水粉,也与事实之间相差甚远。

    听叶景林所说,冷香坊里的胭脂全是坏的,江笑笑可不敢用,万一用了烂脸?

    叶景林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不然怎么会什么好处都没拿到,就开始付出了?

    想到那股香味儿,不得不妥协,反正现在也没办法了不是么?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林烟烟双手抱于胸前,看着江笑笑从对面踏出来,鼻端发出一声冷哼。

    那个贱丫头,真以为冷香坊有实力吃下她手里的香?

    呵!

    叶景林那个男人,手里一个铜板都拿不出来,且家中还有重病的老母亲,怎么可能吃得下那批香。

    林烟烟倒是想看看,落了她脸子的贱丫头还会不会来找她,若是敢来……

    那她就把她受的一切屈辱,尽数奉还于她!

    江笑笑几乎是用尽了全力跑的,气喘吁吁跑进茶山镇最大的一家成衣铺子里,撑着膝盖喘了口气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柔和的嗓音就传到她耳边。

    “姑娘跑得气喘吁吁,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姑娘是太喜欢我们家的布料了?”

    开口的人是一位圆脸儿女子,她见江笑笑戴了帷帽,但身段和衣衫都是女子的样式,所以她才直接说出“姑娘”一词。

    除了柔和以外,圆脸女子的的话语中,还带着一丝打趣的意味。

    和之前阴阳怪气的林烟烟不一样,江笑笑并不觉得排斥。

    别人礼待她,江笑笑的嘴自然就很甜,软软糯糯喊:

    “姐姐说笑了,我不是来买布料,也不是来做衣服的。”

    “哦?”

    江笑笑掀开盒子,敞开瓷瓶口子,伸手往她面前扇了扇风,“姐姐,不知道这香水,你能做主吗?”

    说完,便立马盖上盖子。

    仅仅在这么短的时间中,香水的味道根本就得不到充分的挥发,香味儿没传扬出去,也就没有引起铺子里的客人的注意力。

    圆脸女子苏宁安在闻到香的那一刻,脸色就变了,眼里满是激动。

    她自认为闻香无数,可却从来没有在哪家胭脂铺子里,闻到过如此特别的香。

    苏宁安笑了笑,不动声色打量着她,奈何江笑笑戴了帷帽,只闻其声,无法得以面见真容。

    心里虽有失望,但面上却没有透露出分毫。

    苏宁安嘴角扬起一抹得体的笑容,“姑娘请跟我来,我们去铺子里面谈话,我就是霓裳坊的掌柜,怎么做不了主?”

    江笑笑眼珠子一转,摇头拒绝了,“姐姐,我们就在外面谈话吧。”

    江笑笑拒绝,自然有她的思虑。

    霓裳坊的掌柜表现得确实很柔和,但江笑笑不能肯定这是不是她佩戴的假面具。

    谁知道把她请进铺子里面,会不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却不可无。

    还不如就在铺子外面谈,外面视线敞亮,还有几个人在铺子里面看布料,就算是想对她做些什么,也得顾忌着点不是?

    苏宁安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而后娇笑一声,“也好。”

    江笑笑四下环顾了一圈,那些正在选布料的人没有注意到她俩,再加上距离比较远,根本就没听到她们一开始的谈话。

    她压低声音,把价格往上虚报了一些,“十三两一瓶,我这里有十四瓶。”

    苏宁安忍不住咂舌,这丫头还真是敢开口!

    苏宁安一点也不急,“香味儿确实独特,但是……它还不值这个价钱。一两,不能再多了。”

    江笑笑死咬着十三两不松口,调皮地眨了眨眼,可想到就算是眨眼她也看不到,便停下了动作。

    “若是姐姐能全部买下来,那我就忍痛十二两一瓶卖了。”

    做生意嘛,都是从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开始的。

    “我叫苏宁安,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她没有直接回答江笑笑的问题,反而是拐了个大弯,打听起了她的名字。

    若是真回答了她的问题,那接下来说不定就会受苏宁安掣肘,被她牵着鼻子走,一步一步带进沟里了。

    江笑笑虽然不太明白,但嘴却先脑子一步,本能地说出:“苏姐姐好没诚意,要是实在觉得不值这个价,我去别家看看好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