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099 伤势好转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汤圆点头。

    紧接着她就看见那团黑影也跟着动了动,看起来……好像也是在点头?

    江笑笑:“……”

    汤圆与她已经很熟稔了,它点头不奇怪,但这只黑熊是不是也太自来熟了些?

    “现在恐怕不行,这么晚了会吵醒大家的,”顿了下道:“要不我明天烤好,你们明晚再过来拿?”

    那时是为了救命,所以就顾不得那么多。后来她对汤圆有了救命之恩,她相信它会守好她的秘密。

    从汤圆的种种表现看来,它也没有辜负她。

    但黑熊就不同了。

    江笑笑并不想让黑熊知道空间的事情,所以直接就拒绝了。

    汤圆很聪明,知道她在顾忌什么,当即就点点头,蹭了蹭她的裤腿,带着黑熊离开。

    她提起鸡,把地上的血迹都清理干净,江笑笑才回到房间里。

    殊不知一熊一虎这会儿正在路途上互相交流着。

    “吼!”

    汤圆警告黑熊,不可以打山下村民的主意,不能伤害他们,更不能伤害刚才那个女孩子和她的家人,否则就把它的皮扒下来当软垫。

    黑熊委委屈屈,它就是有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呀!

    小虎崽的殴打,它可承受不起。

    再说了,人有什么好吃的,哪里有蜂蜜吃起来甜?

    虽然人是什么味儿的它也没尝过,但如今有了小虎崽的盯梢,它就更不敢放肆了。

    “嗷吼……”

    黑熊眼中出现一抹垂涎,它在说:明天要带我一起来吃烤鸡,我以后就继续帮忙掏蜂蜜。

    汤圆权衡一番以后,终是点头同意。

    翌日。

    江笑笑起了个大早,只是这一早上什么也没有做,就光忙活着收拾鸡,给山鸡抹蜂蜜,抹稀释后的灵泉水,然后烤鸡了。

    闻见香味儿,江笑笑没忍得住,撕了只鸡腿当做早饭,想来汤圆也不会介意。

    她吃得满嘴流油,暗暗感叹山鸡与家养的鸡就是不一样,山鸡肉质紧实又弹牙,家养的鸡根本就比不得。

    吃过早饭,魏玉梅和江晓月都留在家里。

    本来江平富也可以待在家里做田里的活的,但是他不放心闺女下学后一个人回家。

    想着田里暂时没什么要忙的,就只是除除草之类的,索性就跟着一起去了镇上。

    江笑笑今天没有请假,反而是老老实实跟着墨弦先生认了字,又跟着秦婉柔练习了一会儿招式,加深了一下肢体记忆。

    今天先生难得夸了她的字有进步,“不错,就这么保持着,不要落下了每日的练习。”

    练字需要有持之以恒的决心,若是中途松懈了那么一段时间,那么好不容易找到的感觉,就会瞬间被打回原形。

    夸完了她,又对秦婉柔耳提面令,“你也不能每日只学一些剑啊刀啊什么的,当成是偶尔放松一下我也不反对。劳逸结合,但也不能只‘逸’却忘了‘劳’!”

    等他走了,秦婉柔眉眼都耷拉下来,发出一声长叹:“唉……我是真的不喜欢练字。”

    江笑笑表示爱莫能助,拍了下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等到下学以后,江笑笑寻了个阴暗的角落,拿出帷帽带上,先去集市买了个背篓,这才往冷香楼那面走。

    叶景林正在铺子里打扫卫生,眉眼间的神情,较昨天已经显得轻快了许多。

    江笑笑估计是伯母的病情有了不错的进展,笑着问:“伯母好些了吗?”

    叶景林听到熟悉的声音有些激动,快步走到她跟前,恭恭敬敬鞠躬,唤道:“多谢玉东家惦念,已经好些了。”

    江笑笑闻,眼里的笑意深了深,果然,她没看错人。

    “好些了就好,叶掌柜下午好。”

    “东家下午好!对了,东家,咱们先去把手续办了吧,免得我这心里觉得不踏实。”

    江笑笑点头,跟着他一道去交接铺子的手续,叶景林这时才看到她背着背篓,想到昨天的香,“东家这是准备去买花?”

    “若是买花的话,我倒是知道临沂县那边,有个庄子的花很不错,若是东家有需要……”

    她不动声色否认,“不是去买花。”

    交接完手续以后,叶景林主动提出要写聘请他当掌柜的契约,目地就是为了让她安心。

    江笑笑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当拿到店铺的契纸,以及聘请人的契约以后,不禁再一次感叹她的决定是对的。

    收回思绪,从书包里取出两张花样子和两锭银子交给叶景林。

    这些花样子,是昨晚汤圆和那只黑熊走了以后,在空间里面画出来的。

    瓷瓶的样式,较之前在林瓷坊订做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她把笑脸改成了一轮弯月,以及一片叶子而已。

    弯月是为了月光做准备,而叶子则是为了妩媚之森。

    身为江笑笑的她,把妩媚之森分别卖给了霓裳坊与冷香坊,去林瓷坊订做瓷瓶的那个人,也是江笑笑。

    至于这花样子,则是冷香坊那边从江笑笑这个人手里买下来的。

    只不过冷香坊那边对瓷瓶做了一些改动而已,如此江笑笑与冷香坊的东家,二者之间便没有丝毫关联。

    而冷香坊的东家——玉面,除了叶景林知晓以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至于苏宁安知道她叫玉面,倒也无妨。

    毕竟玉面这个名字,别人一听就知道不是真名,没人会放在心上。

    她只知玉面这个人,并不知道冷香坊的东家是谁。

    既然不知道冷香坊真正的东家是谁,自然就不可能联想到她头上来。

    冷香坊明面上的东家,还是叶景林。

    她来这里的事情,便是查到了也不用怕。

    毕竟,江笑笑与冷香坊有合作,她只是来这里卖香水而已,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叶景林一头雾水,“东家?你这是?”

    “你拿着这个花样子,去林瓷坊那里订做一批瓷瓶。

    每种瓷瓶分别订做十两,你把账记好,到时候我再跟你对账。”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因为年龄的原因,她没有办法天天在镇里跑,她的家人会担心,且还要防着唐文坤。

    所以江笑笑决定,把这些事交给叶景林去办。

    他看了眼花样子,然后点头,又问道:“店铺里那些的瓷瓶还要吗?”

    “除了胭脂盒留下,其他的都处理了吧。”

    既然做高端市场,那么最不能缺少的就是包装。

    如果瓷瓶的花样太混乱,这样不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反倒变得不好管理了。

    ……

    与此同时,唐晚梨的伤势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加上桃红照料得好,身体一天天好转起来。

    只是容貌和手,却再也没法恢复了。

    害人终害己。

    这是她自己作恶多端,所付出的代价。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