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00 都搞事情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在她伤势好转了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唐文坤要腾出手来对付江河一家人了。

    他认为,虽然梨儿是踢了那丫鬟一脚,但也不至于让彩云做出如此伤心病狂的事情来。

    他也没有想过很有可能是因为唐晚梨那一脚,对彩云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才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梨儿嘛,他最清楚不过了,柔柔弱弱的,不过是踢了那丫鬟一脚而已,能有什么事?

    唐文坤打从心眼里就觉得逃走的檀云与彩云,肯定是被江河收买了。

    前者让梨儿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后者则让她失去了一个女子最宝贵的东西。

    一个阳奉阴违,一个阴毒狠辣。

    唐文坤这几天了解得清清楚楚,他不认为她们俩有那个胆子,毕竟是他先寻人欲对江笑笑不利再先,这……是江河对他的报复。

    他知江河有一个妹妹,和一个闺女。

    唐文坤站在唐晚梨房外,眸光暗了暗。

    明明他站在阳光底下,但整个人却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一丝光亮都看不见,眼里所流露的神色无端叫人心生胆寒。

    也就是这个时候,房中传出唐晚梨歇斯底里的吼叫声:“我不吃,你滚,你滚!”

    盯着桃红那张还算姣好的脸庞,她心神彻底扭曲了,凭什么她要一辈子戴着幂篱活在阴暗中?凭什么一个丫鬟的脸竟比主子还要漂亮。

    桃红一个不察,手里的羹汤霎时就被唐晚梨用巨力撞倒,泼了她自己一身,整个胸襟都湿完了。

    桃红咬着唇,没有发怒,只是蹲下将被撞倒的汤匙碗筷重新捡起来,柔声细语道:“小姐莫生气,容婢子重新去厨房熬过汤。”

    “滚!”

    她面不改色退出去,在唐晚梨看不到的角落,唇角的笑意深了深,然后又趋于平静。

    不过一瞬间,桃红的眼尾就红了,掐着时间退出去,正好碰见来看女儿的唐文坤。

    她忙不迭低下头,“老爷。”

    唐文坤眉头皱了皱,“梨儿这个脾气,唉……劳烦你多担待着点了。”

    桃红似是不可置信般抬起头,眼眶红得跟兔子没有什么区别,含羞带怯地看了他一眼,“老爷,是桃红做得不好,没照顾好小姐。”

    她胸襟一片濡湿,今日又特意上了妆,整个人看起来无辜极了,唐文坤本就丧妻多年,猛然一见这个场景,连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桃红眼底闪过一道流光,她知唐府如今没有主母主持中馈……

    恰好一缕头发飘落,桃红慌乱捋了下鬓角的发丝,将之别到耳后。

    唐文坤咽了口唾沫,也不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用了午膳之后就觉得热得慌。

    想着这会儿正是梨儿吃饭的时间,怕她不好好用膳,这才过来看看,顺便散散心的同时,思考要怎么把江河按死。

    这么想着,心里头去的燥热顿时就消散下去了。

    哪知一过来,就见到如此场景,那股被压下去的燥热,顿时叫嚣着从胸腔中冲了出来,一路往下。

    唐文坤面色红了红,哪怕他再不忌女色,也要顾忌着桃红是女儿房里的丫鬟,说出去会坏了名声的。

    他眉眼当中带着慌乱,转身就走。

    桃红一直注意着他的身体,早就看出了他的异样,眼里闪过一抹算计,放下碗筷就跟了过去。

    唐文坤一路喘着粗气,跑回自己房里,正欲关上门喊老李去打一桶冷水来冲澡,哪知门后伸进来一双柔软的手。

    他愣神了片刻,桃红整个人就挤了进来,反手就锁好门,她一把抱住唐文坤,期期艾艾道:“老爷,婢子已仰慕老爷多年……”

    说到这里,她似乎又有些难为情,支支吾吾片刻,还是红着脸一鼓作气说了出来,“婢子……可以为老爷排忧解难的。”

    她已羞红了脸。

    美人在怀,唐文坤哪里还能坐怀不乱?

    ……

    两人衣衫尽褪,好一番云雨后。桃红故意将头顶的簪子弄掉,一头青丝散乱下来,趁着唐文坤没注意,将尖的一头刺进了大腿外侧,殷红的血液顿时流到床上,染红了床单。

    唐文坤舒畅以后,在想江河的事情,没去注意桃红,自然就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

    桃红本身出身于青楼,自小就跟着楼里的人学了一些闺房乐趣,而她,亦不是完璧之身。

    他今天觉得热,是因为桃红在唐文坤的膳食里下了一点药,这药并不浓烈,凭自身意志力便能压制下去。

    桃红掐算着时间点,连同也把唐晚梨的性子算计了进去,一切时机把握都刚刚好,赌的就是他看见她衣衫尽湿的模样以后,压制不了。

    当初唐文坤能挑中她作为唐晚梨的丫鬟,是机缘巧合,因为怕她无人照料,就没让人检查她是否清白,这才让她钻了空子。

    原本桃红是想好好做丫鬟的,但见识到唐晚梨暴躁易怒的性子以后,又渐渐了解到府里没有主母,为了不让自己被唐晚梨虐待,后面才慢慢起了心思。

    如今倒是成事了,桃红胸腔中徐徐吐出一口气。

    **

    叶景林按照玉面的吩咐,拿着两种花样子来到林瓷坊,林彦一看,便知这花样子与之前那个丫头手里的花样子同出一手。

    叶景林就是做胭脂水粉生意的,少不得要定做一些瓷器什么的,两人自然认识,诧异地问了一句,“叶景林?怎么是你?那个丫头呢?”

    “哦?你说那个十来岁的丫头啊?

    她前两天拿着胭脂来我这里,连同着胭脂一起,也把这个瓷瓶的花样子卖给了我们冷香楼。”

    他不动声色,跟林彦说出了东家交待给他的话。

    “你?你还有银子买胭脂水粉!你那铺子不是……”

    林彦意识到不妥,连忙收声,“你娘病好点没有?要不这样,我先把钱借给你?你以后再还我……”

    叶景林笑着拒绝,他与林彦只不过是有生意上的往来罢了,算不上朋友。

    他只是那么随口一提罢了,若真是应了,那就显得他不懂分寸了。

    “劳烦关心,冷香坊已经卖出去了,我娘的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