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02 因祸得福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魏玉梅虽然想借这次的事情来教导闺女,但还是忍不住放柔了声音,“你这个是怎么弄的?娘来帮你。”

    她大抵知道一些用粮食酿酒的流程,却从未听说过花也可以酿造出酒来。

    江笑笑眼珠子提溜一转,平添了一分灵动与狡黠,“娘帮我烧火就可以了。”

    魏玉梅双手抱于胸前,没说话,只是睥睨了她一眼。

    江笑笑莫名从娘那个眼神中体会出:如果没酿成花酒,就要你好看的意味来!

    她的心神不由一凛,花酒无论如何她也酿造不出来,但是嘛……一不小心蒸馏出了香水就很有可能了。

    收回思绪,江笑笑先是取来家里吃饭的海碗,在锅里面蒸了蒸,起到一个消毒的作用。

    按照顺序,把背篓里的花分门别类依次按照种类放进锅里,然后再把蒸馏器架在上面。

    魏玉梅看着她的一系列操作以后,望向她的目光变得更加狐疑了,她怎么觉得……闺女好像是在玩过家家?

    好在没过多久,香油便通过蒸馏器上的竹管子流向另一头,然后滴落到碗里。

    一阵清新的茉莉花窜上鼻尖,魏玉梅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激动地来到海碗旁,凑近嗅了嗅。

    不对!

    只有花香味儿,却没有清冽的酒香。

    所以这花酒,应该是没成?

    但魏玉梅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别的步骤,又迟疑下来。

    江笑笑却是忽然脸色大变,往海碗前凑了凑,满脸惊慌道:“怎么会这样子?我明明按照那个人的步骤来了啊,怎么会只闻花香却不见酒香?”

    她一副大受打击,难以置信的模样,跌跌撞撞地退后了好几步,似乎对这个结果完全不能接受。

    实则心里却在憋笑,真是难为她演上这么一场戏了。

    魏玉梅眸子凝了凝,本来心里有要收拾她的想法,可见到她这般大受打击,难以接受的模样,心霎时又软了。

    安慰道:“别着急,这不是还有其他花吗?要不然……我们再试试?”

    江笑笑神情怔忡,原以为接下来等待着她的是娘的谆谆教诲,没想到竟然是先鼓励她多试一下。

    鼻尖莫名一酸,她差点忍不住直接告诉她理由,好在最后及时收嘴,“娘……”

    魏玉梅叹了口气,爱怜地摸了下她的发顶,“你这孩子,叫娘怎么说你好,有时候聪慧得紧,有时候又笨死了!这次被骗了就算了,下次一定要长记性了,反正这花买回来也是买了,先试试吧。”

    江笑笑忍不住抱住她撒娇,“娘,您真好。”

    “别指望着你在娘这里撒撒娇,娘等会儿就不跟你算账了,就算是有再多的银子,那也不能这样乱花……”

    江笑笑打了个寒噤,连忙从怀里钻出来,支吾着,“那,那就再试试吧。”

    彼时,正在睡梦中的江晓月吸了吸鼻子,只觉得家里闻起来好香,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往花香味儿传来的源头处跑过去。

    江晓月揉了揉眼睛,整个人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从厨房门后探出个小脑袋,迷迷糊糊地问:“奶奶,小姑姑,怎么这么香啊?都把我香醒了!”

    魏玉梅瞪了江笑笑一眼,“还不是你姑姑蠢的!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了,酒没酿成,反倒弄成了香油。”

    这一点,并非是江笑笑提醒的,而是魏玉梅看着那些香油,脑海里忽而灵光一闪,反而反过来安慰她。

    江晓月似懂非懂,抓住了“因祸得福”这四个关键字,知道没事以后,又咧开嘴嘿嘿笑了起来。

    江笑笑冲她招手,待小姑娘走过来以后,便取了一滴香油点在她的手腕处。

    在她手腕处打圈,轻轻抹开,眯着眼问:“快闻闻,是不是特别香,喜不喜欢?”

    江晓月低头,闻见花香,连眼神都清澈了许多,奶声奶气道:“喜欢!”

    她没忍得住,抬手揪了揪侄女的脸蛋。

    魏玉梅摇摇头,“这香油是不错,只是家里没什么好的物什,除了海碗就只剩下你爹的酒坛子了,我去拿来装这些香油,免得味儿散了不好卖。”

    江笑笑眉梢微挑,忙不迭喊住她,“娘,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你爹那酒坛子里没两口酒,倒碗里放着也是一样的。”

    “那不是会跑味儿嘛……”

    “没事,”魏玉梅不由分说,抱来两个巴掌大的酒瓶,果真如她所说,里面真没有什么酒了,估摸着也就是一两口的事情。

    看着娘从善如流的动作,江笑笑不由在心里默默为爹点了根蜡烛。

    大概这就是区别对待吧?

    而她,恰好就是被娘宠爱的那一个~

    家里只有两个酒坛子,蒸馏出了两种香油,就没有再让闺女继续弄了,她怕弄出来浪费了。

    江笑笑自然没有什么不答应的,蒸馏了两种花以后,就没有再蒸馏了。

    清洗干净酒坛子,上锅蒸了后,才把香油到进去密封好。

    江笑笑跃跃欲试,“娘,明天我拿着这些香油去胭脂铺子里问问收不收。”

    魏玉梅凝视她一眼,点头应下了,孩子也不小了,她既然想尝试,那就让她自个儿去磨炼磨炼。

    “好,明天我陪着你你一起进去,不过我只待在店铺外面,该怎么把它卖出去换成钱,就靠你自己了。”

    江晓月激动地举起手,“我也去我也去。”

    江笑笑想了下,答应了。

    反正娘和月月不用进铺子里,到时候她和叶景林的谈话她们也听不着,倒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这样还能为她以后赚来的银子,做一个很好的解释。

    “娘,小姑姑,我去村长爷爷家找丫丫玩,一会儿回来。”

    “去吧。”

    **

    等到江平富三人回来时,得知江笑笑歪打正着,阴差阳错之下提取出了香油的全过程,对于她想把这些香油卖到铺子里的想法,三人对此很是赞同。

    江平富一脸欣慰,“笑笑长大了。”

    但得知自己的酒坛子竟被妻子拿去装香油了,表情登时就从欣慰变成了吹胡子瞪眼。

    正要找江笑笑算账的时候,却发现她溜得比兔子还快。

    江平富一阵牙疼,忽然就觉得这个闺女不是可以暖人的小棉袄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