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08 兵不厌诈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是气质!

    江河以前整个人的气质,是偏向于圆滑的。

    但就在刚刚那一刻,他浑身突然迸发出一股锋锐之气,好似打破了心中的枷锁,整个人如同新生。

    在等待衙役去捉人的这段时间,傅明鹤把玩着玉扳指,饶有兴致地看向江河,“对了,你说他们是自己被迷药迷晕的?”

    江河点头,也没隐瞒,如实回答:“我听见嘶鸣声出来查看时,这几人已经就昏倒在院子里了。”

    傅明鹤不可置否,他的手指曲起,轻微敲击着案台。

    一下、两下、三下……

    “咚——咚——咚——”

    公堂中的气氛沉闷得可怕,忽然间出现敲击案台的声音,不由让人的心,都跟随着那有节奏的鼓点所跳动。

    跟随江河而来的几人,何曾直面过县令之颜?皆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唯有宋有奎经历的大场面要多些,此时的状态比几人要略微好一点儿。

    江河不惧,就那么不卑不亢地站着。

    他相信,县令不是蠢人,那位知府也不是蠢人。

    是选择功绩,还是选择污点,没人会让自己的履历当中平添一份无论如何都抹不去的污点。

    六大恶盗做下的事情,足以引起民奋,便是将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可想而知,与他们勾结到一起的唐文坤,势必会因此而分去受害者部分的仇恨。

    如果那位知府仍然选择包庇,那他就会惹上一身腥味儿,故而江河敢断定,如果唐文坤与六大恶盗有勾结,翟阳知府只会将他放弃。

    说白了,他的妹妹只不过是知府儿子的一个小妾罢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救下唐文坤所获得的,远比失去得多。

    他不值得救,也没必要救。

    所以唐文坤救只能成为弃子。

    江河跟傅明鹤都心知肚明。

    傅明鹤瞧见他如此淡定,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这般云淡风轻?”

    江河轻笑一声,而后稽首:“大人应该知晓。”

    此子心智不俗,傅明鹤审视般看了他一眼,忽然大笑起来,跟他交换了一个彼此都能懂的眼神。

    他听风儿说,他认识江河那妹妹,且当时江笑笑在公堂上的表现也不俗,辞清晰丝毫不露怯。

    就他和他妹妹的表现来看,都是可结交之人,就是不知人品到底如何?

    傅明鹤眸光深了深,“改日来府上坐坐。”

    江河眸光顿了顿,并没有拒绝,“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二狗等几个人一头雾水,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马虎眼。

    宋有奎开始重新审视江河,他知道江河一直就是个有出息的人,但却不曾想到他竟如此出息,连与县令交谈都不露怯。

    傅明鹤忽然想听听江河的意见,索性随心而为,“江河,你想怎么处置这六大恶盗?”

    “大人,不如先由着他们这般晕着,只是需要把这几人挪一下地方,并派人看管着。”

    他一说,傅明鹤就猜到他接下来想做什么了,眼里兴味儿更甚了。

    江河……还真是让他觉得惊喜。

    沉吟片刻,继续道:“等会儿把唐文坤请过来,就需要大人,以及在场的几个人配合一下了。”

    “好!”

    第一个答应的是县令。

    宋有奎细细回味一番,瞳孔突然缩了一下,“你是说?”

    江河点头,“对。”

    明安明礼两兄弟念过一些书,奈何因为家里银钱不够,所以后来就渐渐断了对读书的念想。

    宋明礼一脸惊叹,“江大哥,你这招兵不厌诈妙极,着实是妙不可啊!”

    江河唇角微勾,他就是准备诈一诈唐文坤,到时由县令大人亲自来告诉他——六大恶盗已经如实招了,即刻把人关进大牢。

    **

    很快,只胡乱披了件外袍的唐文坤被衙役压了过来。

    他是被衙役从被窝里拎出来的,彼时桃红还枕着他的手臂睡得香甜。

    当得知衙役找上门来请他去衙门回话,唐文坤的第一反应是心虚。

    他在想,是不是那六人的事情露馅儿了。

    那六人如此厉害,连翟阳那边都没抓到他们,这个小镇里的人就更不可能有本事抓到他们了。

    想到这里,唐文坤心头大定,一脸平静的跟着衙役过来,脸上不见丝毫心虚。

    他在门外便瞧见即便是化成灰他都认识的人影,狠狠地咬了口后槽牙,江河竟然没死?

    真是便宜他了!

    唐文坤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他没死,那也就说明那六人失手了?

    但……

    怎么可能呢!

    唐文坤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眼里闪过一道惊慌,而后又连忙压下去。

    公堂上的一切痕迹已经处理干净了,痕迹是指六大恶盗,待唐文坤被衙役压进了公堂当中,傅明鹤直接拍响了惊堂木。

    “砰!”

    “唐文坤,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胆敢勾结作恶多端的六大恶盗,竟然还敢买凶杀人!”

    “来人,即刻把他打入大牢。”

    江河脸上的平静不再,眸光瞬间变得猩红,额头青筋毕露,一字一顿道

    “唐、文、坤!”

    宋有奎见江河一副快要失控的模样,连忙扯住他,怒目圆睁看向唐文坤,“你还是人吗你,几岁的小娃娃你也下得去手,你不得好死你!我呸!”

    旁边几个汉子不怎么会演戏,索性想着自己藏的私房钱被媳妇儿爹娘找到,没收了的场景,脸上满是悲痛。

    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傅明鹤饶有兴致地看着几人表演,如果不是知道事情真相是怎么样的,恐怕他都要被这几人给骗了。

    几人的表演,很成功地让唐文坤误认为六人虽失手了,但江河的妹妹或者是她的闺女惨遭毒手,心中霎时涌上一阵狂喜。

    不过他表面却是分毫不显,满脸狐疑之色,“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傅明鹤似笑非笑地凝视着他,“你觉得我们在说什么?六大恶盗已经全招了,他们是受你指使,连夜赶到金花村欲屠杀江河一家人!”

    唐文坤脸色顿时变得雪白,他们已经招了?

    “怎么可能?!”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