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09 我要他死(均定40加更)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哦?怎么就不可能?”

    唐文坤在不经意间,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六大恶盗跟我说,他们绝对不可能被抓住,即便被抓住了,以他们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绝对不可能认罪……”

    说到这里,唐文坤突然卡壳,整张脸涨得通红,就像是脖子被谁捏住似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嘴唇颤抖着,上面一点儿血色也无。

    他想补救,可无论他怎么补救,给出的解释都那么苍白无力,根本就没有丝毫可信度。

    江河这下是真的愤怒了,他可以忍受唐文坤对他出手,却不能忍受他把矛头对准自己的家人。

    他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唐文坤与六大恶盗勾结,还望大人明察秋毫,万不能姑息!”

    “买凶杀人是重罪,你甚至还与通缉犯勾结,本官非常有理由怀疑,这六大恶盗从翟阳逃脱,便是有你在背后帮忙的缘故。

    来人,把唐文坤打三十大板后,关入大牢,秋后问斩!”

    傅明鹤不想听唐文坤解释,听他解释什么?

    解释他没有与六大恶盗勾结,还是解释他没有与六大恶盗勾结却知晓他们曾说绝对不可能认罪的事情?

    听到要被问斩,唐文坤顿时就慌了,“大人,小人冤枉啊!”

    傅明鹤挥了挥手,一旁立马就有眼力见的衙役脱下臭袜子,一气呵成塞进唐文坤嘴里,堵住了他的嘴巴。

    随着唐文坤被衙役架出去打板子,江河愣住了,似乎是不敢相信他会被问斩,自己所担忧的事情全都得到了解决。

    傅明鹤看出他的神色不对劲,笑着安抚道:“不必担心,翟阳那边颁布的通缉令本来就有一条,但凡是与六大恶盗勾结,或者是包庇他们的人,不用请示上面,可以直接问斩,再向上头禀报。”

    江河明白县令大人这是在卖他一个好,郑重其事道:“草民叩谢大人之恩。”

    “说什么谢,要谢也是我谢你。你的举动,无异于是帮我解决了一桩大事,这是为我挣功绩呢!”

    他压低了声音,“你这也是为翟阳知府挣功绩。这是一桩大案,翟阳知府哪能为了一个妾而不分轻重?放心,他不会对付你。”

    “对了,通缉令悬赏六大恶盗千两纹银。

    等几天翟阳那边的赏银估计就下来了,到时候我给你送过去。

    至于这功绩……单看你自己意愿如何,若是愿意我就给你报上去,不乐意就算了。”

    江河思衬片刻后摇头,“我不要功绩。我既无权也无势,若是把我报上去了,指不定得招人眼红,我可不想给自己找事情干。”

    “你倒是个通透的,”傅明鹤不由夸赞了一句,事实也确实是如他所说。

    江河抬眸,眼眸里满是森寒,刺骨的杀意从他周遭流出,他俯身在傅明鹤旁边耳语:“那千两赏银便给大人吧。”

    傅明鹤眉心骤时一跳,他不可能无的放矢,必然是有所求。

    他用仅容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不过,我要他死,现在就死。”

    江河虽是笑着在说话,但他的眸子里没有消息。

    唐文坤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动了他的底线,也触动了他的逆鳞。

    反正他也逃脱不了死的命运,为什么不提前让他问斩?

    迟则生变,江河不太想后面又生出更多的变数,唯有死,才能真正让一切都终结。

    傅明鹤就像是刚认识江河一般,新奇地打量了他好几眼,没曾想竟是这个要求。

    “你确定?至多等上一个月,你就什么都不用损失。”

    “我确定,我也等不了那么久,”江河的声音飘散在风中,听不真切,但却能让人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好。”

    等到板子打完,傅明鹤招来衙役,带上江河以及行刑之人去了牢房最深处。

    唐文坤有些不安,惊恐地看向三人,想说话,可嘴巴被臭袜子,以及被臭袜子恶心吐的呕吐物堵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并且一动嘴,喉头就一阵翻滚,奈何衙役堵得紧实,他根本就把臭袜子弄不出去。

    “唔……唔……唔……”

    唐文坤是真的怕了,特别是看见那个大汉拖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刀,他吓得小便失禁,身下一股骚味儿。

    ……

    “噗嗤!”

    随着一声利刃穿过肉体所发出的闷响声,唐文坤头颅落地,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沾染了很多灰尘。

    他瞪圆了眼睛,不甘、惊恐、难以置信等好几种情绪在他眼里交织着。

    亲眼看到唐文坤身死后,江河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本是第一次直面如此血腥的场景,但奇怪的是,他竟然不觉得身体有任何不适之处。

    傅明鹤吩咐:“把人安葬了吧。”

    江河没有管那六大恶盗,有人会管他们,他们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跟人打了个招呼,便喊上大家一同回去了。

    此时的天还很黑,宋明礼坐在牛车上,有些好奇地看向江河,“江大哥,你们刚才干什么去了?”

    江河极目眺望远方,声音缥缈,“我去找唐文坤问了一些事情。”

    他从不主动与人结仇,也从来没有杀过人,实在是唐文坤做得事情太阴狠,他宁愿不要一千两,也要人立马就死。

    在回去的路上,江河很沉默,几人察觉到他情绪低落,途中倒是没有再说话。

    把江河送到家,大家正欲离开,却被魏玉梅喊住:

    “大家都饿了吧?我给大家烙了饼,还煮了绿豆粥和鸡蛋,快进来吃点儿再回去。”

    众人肚子也确实是饿了,也就没有推诿,大大方方走了进去。

    撑不住睡意,靠在窗户上打盹的江笑笑被说话声惊醒,一下子清醒过来,看见大家都回来了,她心里那块大石头才落地了。

    江笑笑三步并作两步,迅速跑到江河身前站定,“大哥,怎么样了?”

    江平富、魏玉梅、周秋菊,包括刚才被惊醒的江晓月,都眼巴巴地看着他,等着他回答。

    江河伸手揉乱她的头,知道自己要是不说,大家不会放心,便把在衙门里发生的事情跟大家说了。

    因着有外人在,他隐去了用千两纹银,换唐文坤即刻被问斩的那一层。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