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13 当场抓包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这……”

    小厮一脸为难,他认出了茗前雾雨的包装,但他不知道这人跟自家少爷交情怎么样,压根儿就不敢擅自收礼。

    原本少爷不想帮忙,但万一就因为他收了礼,所以不得不帮忙办事情怎么办?

    江河微愣,看到小厮面上的表情后,就明白过来他恐怕是想多了。

    也是,怪他没把话说清楚。

    他是想着,礼都带到了,再带回去显得面上不好看,所以才请他帮忙带给秦修远。

    只是却让他想多了。

    他摸了下鼻子,“你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秦公子不是在跑镖局嘛……我想请他帮忙找一下会武的高手,听我妹妹说秦公子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这才想着拜访他。”

    小厮反应过来,也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笑眯眯道:

    “那这茶,我就做主收下了。对了,不知公子家住哪里?等少爷回来我再告诉他。”

    “清风徐来。”

    既然秦修远不在家,江河也没有多耗,跟小厮招呼了一声,就转身离去了。

    等江河走了老远之后,小厮才反应过来,清风徐来不是茶山镇最出名的那家酒楼吗?

    他曾有幸吃过好友打包的一道酸菜鱼,那滋味儿,叫人连舌头都恨不得吞下去!

    小厮至今仍然难以忘怀。

    他猛地锤了下腿,听人说酒楼的东家就姓江,刚才那位公子,不会就是清风徐来的东家吧?

    江河不知道小厮的心理活动,转头就去看材料了。

    他想着能照顾同村的人,就多照顾一点,到时候请村子里的人来帮忙盖新房。

    今天早上,就先实地考察一下。

    江河对于盖房子一事了解不多,这个不是他所擅长的领域,只是去各家作坊晃悠了一圈,打听了一下价格。

    要先问过干这行的师傅需要多少匹瓦;多少块砖;多少根梁以后,他才好跟人谈价格。

    村里的房子,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是请的同村人来帮忙的,盖房子不错,但却需要一个擅长的师傅来主持。

    江河有了想法,转身往另一头而去。

    **

    而此时,远在京城的皇宫中。

    有一位容貌昳丽的女子,正背着行囊,脚踩着体型稍显壮实的婢女爬上了高高的宫墙。

    爬上高墙的女子,虽身着宫娥服侍,但那通身的气质很是不凡,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宫娥。

    孟青栀对墙角下的宫娥投去赞赏般的目光,多亏凝冬身长八尺,否则她还真爬不上高墙。

    墙底下还有个年长些的嬷嬷,她气喘吁吁,似乎是刚得知了消息才赶过来。

    由面相来看,可以看出嬷嬷是个积威已久,长年身居高位之人。

    但此时她正满脸担忧,盯着墙头的女子斥责:“娘娘,您真是太胡闹了,摔下来怎么办?”

    说完,又转头对着那位壮实的宫娥劈头盖脸一顿骂,“娘娘胡闹,凝冬你也跟着胡闹!”

    凝冬一板一眼答:“凝冬不会摔着娘娘,婢子会接住娘娘。”

    碧云碧嬷嬷被她的话气了个倒仰,怒瞪她一眼,“等会儿再跟你算账!”

    说完,又满脸愁容地望着高墙,短短一会儿的时间,碧嬷嬷就急出了满脸的汗。

    她听到消息来得急,只吩咐了一句,没顾得上等侍卫就先赶过来了。

    眼下是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想去喊侍卫来把娘娘救下来,又怕自己一走,凝冬就跟着娘娘胡闹,只能在墙角下好相劝,拖延时间等到侍卫赶过来。

    若是被陛下知道了,准会责怪于她。

    碧嬷嬷倒也不是怕被陛下惩罚,而是担心娘娘的安危,唯恐娘娘摔下来伤及自身安危。

    宫墙外她一早就准备了接应的人,孟青栀对墙角下的两人挥了挥手,正欲踩着那人的肩膀下去,视线中却闯入一抹明黄色。

    她满脸惊诧,“阿珩?你不是在上早朝吗?怎么会在这里?”

    祁珩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母后,儿子要是不在这里,那岂不是恰好如了您的意了?”

    说完,便往墙下靠近,“母后,儿子驮着您下来。”

    一旁跟着的太监于总管张了张嘴,想说这于理不合,但想了想,到底是没把这话说出来。

    除非是他不想当这个总管了!

    于总管也跟上自己主子的步伐,站到另外一边,“太后,您踩着咱家下来。”

    孟青栀瞪了两人一眼,眼里满是嫌弃,“你们俩这弱不禁风的,没得害得哀家摔了,给我换身强力壮的侍卫来。”

    祁珩摸了摸鼻子,他的母后啊,性子还真是风风火火得紧。

    因为父皇娇宠得紧,所以母后一直就是这个性子,不怎么擅长阴谋诡异,做事全凭喜好。

    他即位以后,更是无人敢招惹母后,行事就更是想一出是一出了。

    对于自己母后这个性子,祁珩虽然有时候挺头痛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还挺喜欢母后这个性格的,很鲜活。

    他知母后想去哪里,想到胞弟中的奇毒,祁珩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然后又无力的松开。

    弟弟是帮他挡了劫,本该由他所受的苦楚,如今却尽数被弟弟抗下。

    祁珩搜罗了天下名医,奈何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唯有云神医才能压制着芶戮之毒。

    就在前几天,云神医突然告知,他至多还有一年寿命了。

    所以母后才会忍不住从宫里逃离,想去翟阳陪伴弟弟走完人生当中的最后一段路程。

    祁珩原是打算跟母后一起过去,除了侍卫谁也不带,谁知母后等不了他处理完朝堂的事情,准备丢下他先走一步。

    才有了今日之事。

    祁珩揉了揉眉心,“母后,您就等我三日,等我处理好朝堂上的事情了,我跟您一道过去。”

    于总管听到这则密辛,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陛下这几日日日熬到寅时才睡,原来是为了景安王。

    这事儿,连他都不知道。

    于总管心里没由来地紧张了一下,陛下该不会不打算带他吧?

    他突然有了危机感,生怕被别人分去了陛下的宠爱……等等,这话好像有点儿不大对?

    但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苦着个脸:“陛下,您不能不带上我吧?”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