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14 炉火纯青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祁珩敷衍了事,“改日再说。”

    于总管听罢心里顿时一凉,改日就是不会带的意思。

    眼下也不好揪着这个不放,太后还在宫墙上头呢!

    跟在祁珩身边侍卫,这会儿已经准备把太后娘娘从高墙上接下来了。

    他抬头看向骑坐在高墙之上的人,“母后,您当心!”

    计划被撞破,孟青栀知道今日恐怕是走不成了,也没矫情,踩着侍卫的肩膀就下来了。

    在宫墙另一面的碧云听见陛下的声音,赶紧带着凝冬绕出去。

    确认了娘娘无碍,只是裤腿蹭脏了一点儿,才松了口气。

    见到陛下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拉着凝冬请罪。

    虽说她是太后身边的掌事嬷嬷,是太后的人不假,但她失责没照顾好太后也是事实。

    当她看见太后娘娘高坐在宫墙上时,她的心都吓停了,娘娘没出事还好,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她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祁珩有意晾一晾母后身边的人,好让她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以后再也不敢纵容着母后胡来,索性装作没看见碧云嬷嬷和凝冬。

    碧云自知办事不利,老老实实跪在一旁。

    “奴婢……”

    碧云刚开口,就被孟青栀打断,她睨了祁珩一眼,“碧云嬷嬷,凝冬,你俩就起来吧,哀家宫里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来教训。”

    祁珩摸了下鼻子,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他就知道母后会是这个样子。

    不过好在碧云嬷嬷为人虽刻板,但却母后的心却是真的。凝冬亦是衷心耿耿,是指哪儿打哪儿,整天纵容着母后胡来。

    母后都发话了,他还能忤逆不成?

    “起来吧。”

    凝冬当时就起来了,碧云想跪着赎罪,但一想到她要是不在娘娘身边看着,恐怕凝冬更是纵得无法无天了。

    犹疑片刻,还是起来了。

    孟青栀脸色这才好看了不少,垂眸望向祁珩,“阿珩,哀家乏了,就先回慈宁宫歇息了。”

    跟人招呼了一声,便带着人回宫了。

    祁珩迈步跟上,“儿子送送母后。”

    “不必了。”

    孟青栀的声音飘散在风中,祁珩眯了眯眼,母后肯定还没有死心。

    侧目看向身旁,吩咐道:“于总管,母后那边你盯紧些,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马跟我汇报。”

    “诺!”

    于总管很是神圣地接下这个任务,想着说不定他做得好,陛下就能开恩带着他一起去翟阳呢?

    **

    江河这一上午,该了解的,也了解得差不多了,顺带还请了一位极其擅长建房子的工匠。

    想着下午还要陪笑笑去卖香水,他就没有着急,只告诉工匠师傅他未时再来找他,带着他一起去看屋舍的地基。

    江笑笑怕大哥等急了,索性又跟墨弦先生请了个假,不过却告诉先生明天把时间给补回来。

    墨弦欣然应允。

    她也跟她的朋友兼老师秦婉柔请了个假,临走前,想起学武一事儿,怕秦大哥万一碰巧不在家,以防万一还是跟她提了一嘴。

    秦婉柔拍着胸脯保证,“行吧,你先回去。我回头跟我大哥说一声,合适的话,大概后天一早就能让他帮忙把那个师傅请到清风徐来了。”

    “谢谢你,”江笑笑发出由衷的感谢。

    “我这也是为了我,以后你要是学会武功了,我就不愁没人跟我一起切磋了。”

    江笑笑抓了抓头发,没想到婉柔竟然是这么想的,也没跟她客气,冲她挥了挥拳头,比划道:“那你就等着吧。”

    “好,我等你。”

    走出书院,便看到把牛车停到对面阴凉处的大哥,江河一眼就看清楚在人群中的那个小丫头,冲她挥了挥手。

    江笑笑小跑过去,而后就得知大哥去得不赶巧,秦大哥没在家,她心里满是庆幸。

    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肩,安抚道:“大哥就放心吧,我刚才跟婉柔说过了,她回头会帮忙跟秦大哥说。”

    好在大哥坐在牛车上,不然她踮起脚也拍不到他的肩。

    江河叱了一声,“没大没小,你问问秦姑娘和秦公子哪天有空,来清风徐来聚一聚,大哥请客。”

    “好勒,大哥,我们现在去卖香水吧?”

    江笑笑毫不犹豫地把秦婉柔推出来,“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就跟婉柔打听好了,茶山镇最出名的胭脂铺子是胭脂坊。”

    她停顿了一下,脸上是不认同,“不过听婉柔说胭脂坊的东家不太好,我们就去他们对面那家冷香坊。”

    江河没多想,摸了下她的发顶,“好,都依你。”

    江笑笑挽着他的手臂,笑得一脸娇憨,“大哥,娘说了,要锻炼锻炼我的本事,让我自己去卖香水。

    我觉得娘说得在理,所以大哥就在门外等我好不好呀?”

    她现在的演技是愈发炉火纯青了,没办法,都是被逼出来的。

    江笑笑不想因为面部表情没控制好,最后因此而暴露了空间的事情。

    他满脸欣慰,“好,我家笑笑长大了。”

    江笑笑知道怎么去冷香楼的路,但她只能装作不知道,跟大哥询问行人冷香坊在哪里。

    冷香坊外,江河对妹妹投以鼓励般的眼神,目送着她走进去。

    他没有进去,就在冷香坊门外寻了个太阳照不到的地方靠着墙,陷入了反思当中。

    他跟秋菊成亲数年来,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给她买一些胭脂水粉什么的,所以今日竟不识路。

    抬头望了眼冷香坊的匾额,江河决定等过两天再来一趟。

    买的话,肯定是要买四份。

    至于今天为什么不买……

    他不由以拳抵唇轻咳两声,耳根子一片绯红,主要是因为笑笑在一旁,他不太好意思。

    江笑笑没在叶景林面前露过真容,所以叶景林是不认识她的。

    冷不丁看见铺子里走进来一个人影儿,叶景林神情恍惚了一瞬。

    眼前的人影逐渐跟玉姑娘的身影重合到一起,他差点以为她就是玉姑娘。

    只因两人不论是身高,还是体型都很相似。

    看清楚她的长相以后,又否定了。

    但听到江笑笑的话后,叶景林震惊了。

    只因她说——

    “叶掌柜,我是玉面。”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