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17 选个吉日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晓月奶声奶气,“我也要和姑姑的一样!”

    剩下三人面面相觑,大家都没什么特别的要求,索性就让工匠师傅都按照着笑笑的要求来,弄成一个样式的。

    工匠师傅接下来又跟大哥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专业术语,便领着侄女回家去蒸馏香油了。

    那一背篓花瓣,只蒸馏出了两种,也幸好花瓣出自于空间,在外面放了一天也没枯萎。

    只是看起来不大新鲜了。

    得抓紧把它们蒸馏出来,不然就太浪费了。

    江晓月撑着下巴,看着一背篓的鲜花看直了眼。

    似是不敢相信小姑姑昨天抹在她手腕上的香油,是出自于这些花。

    江晓月一脸兴奋地围着她打转,江笑笑走哪里,她就去哪里,简直是寸步不离。

    搞得江笑笑哭笑不得,捏了捏她的小脸儿,“月月,要不你去帮姑姑烧火好不好啊?”

    江晓月双手背于身后,跟个小大人似的点头,“好呀!”

    说完她就“噔噔噔”跑了,等回来时,胸前已经系了个围兜。

    围兜很长,都拖地了,江笑笑忍俊不禁,暗暗腹诽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爱。

    昨天江笑笑蒸馏香水的时候,只有魏玉梅在,除此以外大家都没有看见,对于她是如何酿造花酒路子走歪了,提炼出香水的事情很是好奇。

    不出意外,等到江笑笑准备蒸瓷瓶消毒的时候,灶台下面已经摆好了五个小板凳。

    只不过有两个位置空着,那两个位置是属于爹和大哥的。

    其实江平富也想进来看看,奈何要陪着工匠师傅丈量地基,还要商量一些事情,就没有办法。

    江河也陪同着一起。

    江笑笑看着灶台下的场景,终是没忍得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看来月月是真的很喜欢她这个姑姑!

    为了完成她交待的任务,死死捏着烧火钳不放,把持住了烧火的位置。

    周秋菊拗不过,只好把烧火的位置让给她。

    只是她的烧火技术实在是不怎么样,好不容易把柴火引燃吧,火又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足足等了一刻钟都没有让锅里的水沸腾起来。

    周秋菊实在是忍不住了,拎起小姑娘,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换成自己来烧火。

    哪知江晓月嘴巴一撇,嘟囔着:“娘亲,坏坏!”

    结果江晓月这下子屁股是切切实实挨了一下,魏玉梅在一旁都被逗笑了。

    其实江笑笑也很想笑的,可对上侄女那双可怜巴巴的眼睛,她又使劲把笑意憋了回去。

    她可不能对不起小侄女对她的喜欢。

    江笑笑赶紧转移话题,开始蒸馏瓷瓶,给它消毒。

    而此时。

    江平富、江河、张师傅三人看过地以后,正找了个地方商量着选个吉日动土的事情。

    父子俩只见工匠师傅,从他那个大木箱里拿出一本泛黄的书籍。

    张师傅看向江河,“在你来接我之前,我就研究过了。最近比较适合动土的日子有两个,一个是三天后,还有一个是半月后。”

    他对什么时候适合动工盖房子一类的事情,还是有一些涉略的。

    “如果不着急,可以选择半个月以后;着急的话就选择三日后动工。”

    说完又怕两人不信这些,连忙补充:“二位,听我的。风水一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父子两人面面相觑,皆是瞠目结舌,一副傻眼了的模样。

    不是他们不相信风水一事,村里好些人家家里办红白喜事都是需要看日子的,他们自然是信的。

    而是一个盖房子的工匠师傅竟然会这么多东西,所以惊到了两人。

    张师傅见两人都是这般模样,眉头不由皱了皱。

    还是江河先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就选三天后,主要是张师傅露的这一手惊到了我们。”

    张师傅面色微缓,谦虚道:“略有涉略罢了。”

    他踌躇了一番,“两位若是信得过,不如就把采买青砖、瓦一类的事情交给我,我这边能拿到的价格,比你们去买的价钱还要便宜一些。”

    江平富眼神略带探究,“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价钱?”

    “青砖十五文,市面上最便宜的青砖也要二十文一块,至多不过便宜一两文罢了。瓦是三文一匹。”

    江河敛眸深思,他今天去作坊问过,青砖的价格就是二十文一块,与张师傅所说差别不大。

    至于瓦,作坊里都是五文钱一匹。

    张师傅给的价格确实很让江河心动,如果质量还不错的话,倒也不是不能交给他来买。

    张师傅猛地拍了下后脑勺,“瞧我这记性,最重要的一点都忘记说了。你们这是在担心青砖和瓦质量不好吧?

    其实那质量是真的没话说,主要是那边着急把砖变成银子,他们东家看在跟我合作了多年的份儿上,才给了我这么一个价。

    我能帮一些就多帮一些,其他的我就不便多说了。”

    江河心里瞬时就有了主意,回头望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想着地也看得差不多了,便把牛车牵了出来。

    “也不怕告诉师傅,对于这个价格,我确实是很心动。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还是得亲眼看过以后,心里才能踏实。”

    “是这么个理儿,那我们现在就去作坊里看看,”张师傅一脸坦然。

    江平富在一旁笑着,“江河你自己去,我就不去了。”

    “爹,我知道了,您就在家吧。”

    江平富眼中满是欣慰,江河做事沉稳的性子,让他觉得很是满意。

    他怎能不明白,儿子方才回首遥望厨房那一眼的含义。

    这会儿正好借着去镇上看青砖的事情,把工匠师傅给支走。

    免得发现了笑笑从花里提炼出香水的法子。

    夕阳西下,金橘色的云层染红了天空。

    宋有奎也把这件喜事,挨家挨户通知了下去。

    在他看来,有活干,有钱挣,那就是喜事!

    金花村的村民得知了这个消息,一窝蜂地涌上了村长家,生怕去迟了,这名额就没有了。

    一天可是二十文呢!还包一顿饭,这叫大家如何不心动?

    更有甚者,听到这个消息的汉子们,扛着锄头背起背篓就从田里直奔村长家里。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