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22 茅塞顿开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唐曦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权衡利弊以后瞬间便做出了了决定。

    成年人的世界中,没有亲情可,只有利与弊。

    大哥已经死了,她还能怎么办?

    唐曦自认为她已经帮了大哥许多,她问心无愧,不能再为了一个已死的人,而将自己置于岌岌可危的境界当中。

    “嗯,妾身都听相公的。”

    乔穆神色微缓。

    **

    趁着下课休息的时候,江笑笑继续在纸上面涂涂画画,一笔一划完善着素香斋的每一个小细节。

    秦婉柔百无聊赖,往她面前凑近了几分,只看了一眼,便从图纸上收回了视线。

    她对这些不感兴趣,如果说江笑笑画的是刀剑之类的,她可能还会跟她点评一两句。

    “笑笑,我跟我大哥说了你准备学武的事情,不过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江笑笑停下笔,抬眼扫向她,“怎么了?是那位师傅不愿意教我吗?”

    秦婉柔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大哥说让你做个心理准备,因为那位武学高手不一定愿意教导你。”

    “听我哥那意思,那位师傅很有可能会来亲自见见你,才会决定要不要教导你,”秦婉柔拍了下她的肩,鼓励道:“你到时候好好表现,我以后可就指望着你了。”

    江笑笑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婉柔说的是什么意思。

    也是,真要下定决心教导她和月月,那她们俩也就相当于是那位武学高手的半个徒弟了,肯定会慎重一些。

    江笑笑抿了抿唇,莫名就忐忑了起来。

    但这忐忑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其实没必要忐忑,如果真要见面,等到见面的时候,她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

    若是人家实在瞧不上,不愿意教导她,她也总不能去勉强人家吧。

    错过一位武功高强之人固然可惜,但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会武。

    江笑笑觉得尽人事,听天命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你回头帮忙问问秦大哥,到时候我好有个准备。

    唔……你顺便再问问秦大哥哪天有空,我大哥说要请你们俩吃饭。”

    “真的?!”

    秦婉柔眸光一亮,她还真有些馋了。

    “嗯,真的。酒楼里的菜任你们俩点。”

    “那我就不客气了。”

    “吃垮我大哥都不成问题,”她笑眯眯的说。

    江笑笑一边跟婉柔说话,手里的动作也没停,想到香水铺子的事情,便把图纸放到了一边,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写着大字。

    她在不起眼的地方插入了“素香斋”这三个字,打算等到等会儿墨弦先生给她开小课的时候,再请先生指点指点哪里写得不好。

    等午时一到,墨弦宣布放学后,书法课堂里的少女们都迫不及待收拾好书包,成群结队往书院外面走。

    江笑笑没有着急,反而去食堂吃饭了。

    毕竟今天得把昨天请假落下的那些课程给补回来,不吃饭,饿着肚子可不行。

    其实江笑笑马上就能跟着武学高手学武了,秦婉柔大可不必再每天抽出一会儿时间,教她学一点三脚猫的招数。

    但这不是想着等江笑笑学成了,然后她就可以跟着江笑笑学武嘛,自然不能半途而废了。

    两人结伴去食堂吃了饭回来,墨弦先生已经在课堂中等着了。

    秦婉柔忍不住打趣:“先生,您没去食堂吃饭吗?”

    墨弦扫了她一眼,“吃过了,好了,咱们开始吧。”

    江笑笑连忙拿出利用课间休息的时间练的字,不好意思喊道:

    “先生,学生练了一篇大字,想让先生帮忙看看,点评点评。”

    “哦?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字长没长进。”

    江笑笑连忙把手稿递给他,紧接着课堂中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见墨弦先生盯着她写的字,眉头越皱越深,一直都没有说话,江笑笑的心也沉入了谷底。

    难不成……

    她练习的这么久的毛笔字,看起来还是那么不堪入目?

    也不至于吧,反正她是觉得比第一次进步了很多,至少她把字给写工整了。

    秦婉柔悄咪咪绕到先生背后,踮起脚尖看笑笑写的字。

    墨弦察觉到她的动作,余光扫了一眼,没有拒绝,也没有斥责。

    约莫过去了两三分钟,墨弦才说话:“不可否认的是,江笑笑你的字跟第一次比起来有很大的进步。”

    江笑笑点头,她也是这么觉得的,听到先生也这么说,她的眼里并没有丝毫得色,反而是忐忑。

    她深谙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的道理,先生把“甜枣”放到了前面来,后面肯定就是巴掌了吧?

    果然,如她料想的一般,墨弦接下来的点评很严厉。

    “你临摹的簪花小楷是不错,但我从你的字里行间看出来,你既想模仿卫夫人的簪花小楷,又想往字里加点你自己的东西。

    故而看起来字写得像是四不像,如果你想练簪花小楷,那就严格按照簪花小楷的笔画来书写,不要往里面加自己的东西。

    你要是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写,那就不要把自己禁锢在簪花小楷的圈子里,写字就不要带着簪花小楷的影子,不然到头来弄得两边都不好!”

    都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墨弦先生的话,让江笑笑茅塞顿开,她总觉得自己的字不对劲,但细看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在他这里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也许不用先生特意一个字一个的指点,等回头她再重写一遍,一切不对劲的地方就能迎刃而解。

    她恍然大悟,“我就说我的字看起来不大对劲,但却找不到原因,原来是因为这个呀!”

    不愧是书法先生,一眼就看出了她的问题出现在哪里。

    按捺住心头的激动,江笑笑认真对墨弦先生鞠了一躬,“学生受教了,多谢先生赐教。”

    墨弦嘴角微翘,大大方方受下了她这一礼。

    他就喜欢这样的学生,不因为自己的不足被人剖析出来而觉得难堪,反而是接受自己的不足,并加以改正。

    光是这份心性就难能可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地接受自身的不足。

    “嗯,起来吧,我们继续上课。”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