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23 见过再说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等到江笑笑补完昨天请假没上完的课以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

    因着设计图还没有画完,所以她今天没有去冷香,不,是素香斋。

    一放学就直奔酒楼。

    因着要忙着家里盖新房的事情,爹把牛车拿去用了,至今还在镇上采买,所以江笑笑就只有老老实实待在二楼雅间里写课业,写完课业画素香斋的装修布局图。

    是夜。

    江笑笑照例等到大家都进入了梦乡,才进空间给汤圆和黑熊两个烤山鸡。

    等二兽过来的时候,山鸡的温度刚刚好,不烫也不冷,二兽吃得满嘴流油。

    江笑笑也没留它们太久,待它们吃完山鸡,撸了会儿老虎就让二兽回去了。

    翌日。

    江笑笑去了书院上学,秦修远则是把那位武学高手带到了清风徐来,把他引荐给了江河。

    武学高手约莫四十岁出头的模样。他牵着一匹黑色的马,身着青灰色短打,眼神锐利如鹰,站如松,坐如钟,浑身自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势。

    江河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信了这位高手身手不凡。

    只不过他不愿意透露名字,只告诉秦修远他姓沈,喊他沈先生就行。

    沈先生提出,“我想先见见那个要学武的丫头。”

    江河愕然,心想笑笑肯定是只让秦姑娘帮忙跟秦修远说了一声,但没有说是谁要学武,所以秦修远以为只有笑笑一个人准备学武也情有可原。

    “沈先生,是这样的,舍妹与小女都想学武。”

    他不可置否,“先见了那两个想学武的丫头再说吧。”

    江河眸光眯了眯,猜出这位沈先生见人的意图,应该是想先考考两个小丫头。

    就是不知道这位沈先生要考什么……

    江河心里有点儿没底,担忧着两个小丫头能不能通过他的考验,不过他面上却丝毫不显。

    只笑呵呵道:“舍妹还在白鹿书院上学,不过倒是可以先把小女接过来见见沈先生。”

    他点了点头,同意了江河的话。

    也幸好爹这个时候还在酒楼里,江河迅速找到江平富,附在他耳边低语了一番。

    江平富郑重其事地点头,而后便驾驶着牛车往金花村的方向赶。

    “沈先生,小女从村子里赶过来估计还要一会儿时间,不如咱们先把马拴在后院里,我请沈先生尝尝我们酒楼的招牌菜吧?”

    沈先生颔首。

    江河牵着马从后院门口进入,拴好以后便去厨房跟福叔说了一声,旋即就把二人带上了二楼的雅座当中。

    他自然是有些小心思的。

    说实话,他对自家酒楼里的菜非常有信心。

    既然不知道沈先生准备考两个小丫头什么东西,倒不如主动出击,先俘虏了他的胃。

    借酒楼的招牌菜,给他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到时候自然而然就能牵动着他的心。

    也算是……为两个小丫头增加一点儿通过考验的几率罢。

    江河很热情,每上一道招牌菜,他就在一旁为沈先生介绍,本来沈先生还一副淡然的模样,但经过他华丽的词藻堆砌以后,也有几分意动。

    他遍历山河,什么样的菜没有吃过?

    原本没以为清风徐来的招牌菜能有多好吃,等到入口后,他简直是惊为天人,甚至当即就动了要收下两个小丫头的心。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口腹之欲,觉得于理不合,还是先看过了要跟着他学武的两个丫头再说。

    江河捕捉到沈先生在尝到第一口菜时,眼中难以遮掩的惊艳,心里顿时大定。

    他能帮到两个小丫头的,也就只有这里了。

    江平富也不想让那位高手等太久,免得让孙女儿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把江晓月扛起来就走。

    等到坐到牛车上了,他才跟孙女交待是怎么回事儿。

    江平富见她好像有点紧张,忍不住放柔了语调,安抚道:“月月,不怕。你等会儿别紧张,那位大侠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就是了。”

    哪知江晓月却来一句:“小姑姑这会儿是不是还在书院里面?”

    江平富搞不懂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满脸狐疑之色。

    心想难不成笑笑在的话,这丫头就不紧张了?

    “对,笑笑是在书院里上课。”

    江晓月一脸可惜,全然不见有丝毫害怕的神情,“要是小姑姑在就好了,想跟姑姑一起参加考验。”

    江平富:“……”

    得,感情他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等到江晓月赶到镇上的时候,她的头发都乱成了鸡窝头,主要是爷爷赶车太快了,那风呼啦啦的吹,即便是她捂着头也补救不了。

    幽幽叹了口气,给自己理了理头发,才跟着爷爷去了二楼的雅间。

    敲响门进去以后,江晓月一眼就看见了那位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叔叔。

    她眼里满是好奇,这就是要考验她的那位武功高强的大侠吗?

    她在打量着人的同时,沈先生也在打量着她。

    “这么小?”

    沈先生看见她的身量眉梢挑了挑,她看起来也就五六岁左右的模样。

    虽说这个年纪是最适合学武的,但她真能忍下来学武的苦吗?

    江晓月一脸认真,“叔叔,我虽然还小,但我以后会长大的呀,姑姑说多吃饭就能长大了。”

    沈先生微愣,通过她这一句话大概知道了她的性格。

    沉凝片刻,没有回答江晓月,也没有理她,反而和秦修远、江河二人交谈着。

    江河眸光微动,这是打算考验闺女的忍耐力还有耐心了?

    他还在发愁,要是沈先生支开他怎么办,如今让他待在雅间里,恐怕也是为了让他安心吧。

    江河从善如流的与他交谈,对被冷在一旁的闺女视若无睹。

    沈先生虽与两人交谈着,但注意力却是放在江晓月身上,观察着她的反应。

    江晓月得不到回应,见大家都忽略了自己,仅是愣了片刻便反应过来,考验开始了。

    她的小脑袋瓜子开始转悠起来,都说学武很苦,那这位叔叔应该是在考验她能不能吃苦了?

    想到这里,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叔叔是想考验我能不能吃苦吗?但站着一点儿才不苦呢,在田里干活的叔叔婶子们才最辛苦!”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