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50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傅明鹤在一旁陪同着审问,给江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如实说。

    江河眼神深邃,不动声色打量了于总管一眼,他着一身藏蓝直裰,布料比一旁的傅明鹤看起来还要显得华贵,心中顿时有了思量。

    能让县令在一旁作陪,眼前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江河一时也有些拿捏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傅明鹤的神情吧,又像是有点儿紧张,但他刚才那个眼神又给他一种只要如实回答了,就出不了什么大错的感觉。

    他丈二摸不着头脑,暗自思衬是不是清风徐来的吃食有什么问题。

    但这不应该啊!

    每天的食材采买由他严格把关,肉买的全是当天现杀的,不大可能会出问题。

    如果他们只请了清风徐来这一家,那么是食材出问题的可能性还比较大,但是在场有那么多人,就连茗前雾雨都在其中,江河属实是想不通。

    事急从权,还是尽快找到这些食材、佐料、水源的出处比较要紧。

    于总管不敢耽搁,没跟几人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询问,每天的食材是从什么地方采买来的等等,详细到了细枝末节。

    如果是在平常,于总管肯定会迂回一些,但景安王现如今生死未卜,还是快些审问出来比较有用。

    “尔等且如实招来……”

    听到于总管尖细的嗓音时,江河眉头一皱,李韶安眉心一跳。

    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又尖又细,莫非……是宫里面的人?

    江河微愣,没想到真是吃食出问题了。

    李韶安不禁抹了一把汗,总觉得自己好像正被架到火上烤着。

    有商贩认识县令,自然也有商贩不认识县令。

    认识他的人,心里是止不住地惶恐,还有那心里承受能力低的,当即就被吓得来抖成了筛子。

    而那些不认识他的人,看着这样的阵仗也不敢放肆,一五一十把铺子里的事情都交待了出来。

    少顷,于总管吩咐一旁的侍卫,“赶紧去查。”

    “是,”侍卫急速退去,傅明鹤也起身,准备跟着一起去。

    他是茶山镇的县令,有他在一旁配合,速度会快上很多。

    不过在离去前,却是悄悄附在于总管身旁耳语了一番。

    于总管拧了拧眉头,“不必担心,在未查明之前,咱……”

    他连忙改口,“我不会苛待于他们,”顿了顿,拉长尾音道:“但若是与他们有关,那就怪不得…我不讲情面了。”

    傅明鹤点点头,而后迅速跟上。

    审问完以后,于总管命侍卫将这一群人看管起来,免得冲撞了陛下,而后便匆匆转身,向祁珩复命去了。

    祁珩听完,眸光闪烁明暗不定,“把人看好,在云神医没有出来之前,不必苛责他们。免得……免得最后缘由不是因他们而起,导致我们错怪了人。”

    “诺!”space

    ……

    一转眼间,就到了晚上。

    几人从来没有觉得时间有这么难熬过,孟青栀急得嘴边起了燎泡,连晚膳都没顾得上吃。

    碧云也不敢劝。

    祁珩也是心力交瘁,一边要查清食物的源头,一边还要不让自己的焦急表露出来,从而影响了母后。

    这其中牵连了十几家店铺,要把源头查清楚不是件容易饿事儿,毕竟像盐等佐料一类,从商铺开始往上查,中间经过了什么人手,出自于哪个盐矿等等。

    但他却不得不查,只要们对弟弟的毒起到用处,那就必须查!

    不止是祁珩焦急,被关在偏院的一群人的家人们,久久等不到他们回家,也开始着急起来。

    另一面,直至月上枝头也没等到江河回家的一家人心里升起了几分隐忧。

    毕竟以往可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事情,江河被什么事情耽搁住了,就是不回家也会请人帮忙带一句话,但这次竟然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他们怎么能不着急!

    江平富披上衣裳,嘱咐魏玉梅,“你们几个在家关好院门,我得去镇上瞧瞧。”

    周秋菊心里也急,很想跟着一起去,但她知道她有几斤几两,去了也只能是添乱,点头应下,“我就在家看着笑笑、月月还有娘,爹,您看要不要请二狗他们几个跟着走一趟。”

    江笑笑豁然起身,“爹,我跟您一道去,我会武,若是有什么事情我也能在一旁应对一番。”

    这个理由,江平富没有办法拒绝,笑笑的进步大家都有目共睹,就连沈先生辞中对她也是夸赞居多。

    “好,我去请二狗几个过来一趟,留二狗和柱子几个人在家,铁蛋和大壮跟我一道去镇上。”

    虽说笑笑一个就能抵得过他们三个大男人了,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再带人,但江平富觉得,人多势众,在气势上看起来就要比别人高了一层。

    所以这人,还是得带!

    江平富刚去了一趟二狗他们家里一趟,回来套上牛车,准备出门时,却瞧见对面墙角处一团黑影动了动。

    等他凝眸去看时,那团黑影又不动了,江平富摇摇头,定是他急晕了头。

    他没放在心上,殊不知牵在手里的牛,在那一瞬却是瞪圆了两颗眼睛,看起来就和铜铃一般。

    余光瞄到身旁的少女,眼珠子转了转,而后又趋于平静。

    一行四人坐上牛车,往镇里的方向赶。

    临走前,江笑笑回头望了墙角处的黑影一眼,嘴唇无声地动了动,而后又趋于平静。

    等人走了,魏玉梅关上院子门以后,黑影动了动,认命般地叹了口气,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眼睫眨也不眨,牢牢地盯着对面。

    汤圆从屋顶跃上,警告般地看了它一眼,示意黑熊好好完成笑笑交待的事情,便循着江笑笑一行人遗留下来的气息,悄悄咪咪跟了上去。

    牛车上的江笑笑身体霎时一僵,察觉到了什么,但却没有回头。

    但愿汤圆能隐藏得好一点儿,不要吓到了大家。

    江平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一路上总觉得很邪乎,每当牛车走过哪里,那四周的虫鸣声就瞬间静止了。

    等牛车走过去一段距离之后,虫鸣声才逐渐恢复。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