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51 他有救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看破了一切的牛儿悠哉悠哉地甩了甩尾巴,心里从未有哪一刻觉得有如此安心过。

    被一只老虎保护着,这还是牛生头一遭呢!

    可惜了它不会说话,否则定得跟几人炫耀炫耀。

    要是汤圆知道了它此时的想法,一定会忍不住翻白眼吐槽:你脸怎么那么大呢?

    江平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搓了搓手,小声道:“笑笑,你不是学了武吗,快看看咱们这四周,莫不是有鬼不成?!”

    江笑笑:“……”

    鬼倒是没有,但是有一只老虎。

    但她却没法说,只能歉疚地看了他一眼,“应该是那些虫子察觉了身旁有人,所以就停止了鸣叫声。”

    江平富看了看身旁的人,表示他有被安慰到,颇有些尴尬地摸了下鼻头,若无其事般转移了话题。

    “你哥他应该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才没来得及请人帮忙带话。”

    江笑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点了点头,调侃道:“肯定是的,等咱们找到他了,爹一定得把大哥抓起来打屁股。”

    她的话,缓和了僵硬且沉闷的气氛。

    江平富眸光一亮,顿时开怀大笑:“那感情好。”

    ……

    而此时的庄子里。

    让大家焦急等待了几个时辰的云神医,终于从祁渊房间里走了出来。

    祁珩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上前以后,却不敢去看云神医的表情。

    他怕从云神医脸上看到的是满脸沉重。

    祁珩嘴唇动了动,一时之间难以开口,生怕云神医给出的答案……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那个。

    孟青栀紧随其后,一双眼睛牢牢锁定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看见他眉眼间的轻松,以及眼底的激动,神情怔愣了一瞬。

    这是没事?!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孟青栀呼吸一窒,颤抖着声音问:“云神医,祁渊,渊儿怎么样了?”

    祁珩的手紧了紧,抬起头,却看见一双锃亮的眼眸。

    紧接着,便被云神医的话砸昏了头脑,让他心底遍地都开满了花儿。

    “陛下,王爷的毒有所缓解了,他……有救了!”

    “你说什么?”

    饶是祁珩平日里再是会隐藏心思,此刻也喜形于色,他眼底满是狂喜,又向他确认了一遍。

    云神医也一脸激动,“我说王爷有救了!”

    他激动得连对自己的称呼都变成了“我”,可见是有多激动。

    孟青栀几乎快以为自己听错了,眼巴巴地看着他,得到了确认以后,她脑海里几乎是一片空白,眼泪情不自禁就溢出了眼眶。

    天地这一刻在她眼底黯然失色,眼里就剩下眼前这一抹色彩。

    碧云喜极而泣,握着孟青栀的手,“太后,王爷他救了!”

    云神医将这个喜讯分享给了大家之后,脸上的激动被焦急所取代,“快,今天王爷用的午膳还在不在?快带我去看。”

    “朕带你去!”

    “好!”

    一行人,便这么浩浩荡荡地来到金丝楠木桌面前。

    侍卫应声而退。

    云神医的脸颊因激动而泛起了两坨红晕,拿起桌上的筷子就开始尝菜。

    孟青栀看着他的举动,心里有了猜测,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会是因为这些菜吗?

    因为缓解了祁渊体内的毒,所以他才会突然吐血?

    孟青栀恍然如梦,连忙开口:“对!祁渊今天晌午吃了芙蓉糕、猪骨汤、排骨、鱼……”

    云神医眼疾手快,筷子往太后报出来的盘子里伸。

    香甜可口的芙蓉糕入口,云神医咀嚼了两下,而后细细品尝,最后摇摇头,“不是它。”

    孟青栀也不气馁,“那猪骨汤……云神医再试试猪骨汤!”

    云神医依又用羹匙喝了一碗汤,吃了猪骨汤里的菜,甚至连姜和葱都没有放过,也夹起来品尝了一口。

    眉头微蹙,将姜吐到碗里,冲着祁珩和孟青栀摇头,“也不是这个。”

    “排骨!”

    祁珩也附和:“对对对,还有这道排骨。”

    孟青栀连忙把靠近手边的排骨递给他,眼里满是殷切。

    两人并不知道这道菜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是用排骨做成的。

    云神医结果排骨,用筷子夹起一块送入嘴里尝了尝。

    排骨虽然冷了,味道不如热的吃起来好,但那若隐似无的橙花香,还是让他觉得很惊艳。

    云神医自诩吃过的山珍海味不在少数,但在尝到排骨的第一反应就是讶然。

    这道菜,竟然不输御厨!

    甚至于比御厨做的菜还要好吃!

    是的,这道排骨,就是清风徐来的招牌菜之一——橙香焗排骨。

    他吃着吃着,神色倏然大变。

    唯恐是自己判断错误了,他又夹了一块排骨送入嘴里,不同于之前的囫囵吞枣,他闭上了眼睛,舌尖一点儿一点儿去感知。

    这一次,他足足品尝了百息之久。

    云神医豁然睁开眼睛,眸中有精光一闪即逝,心里是止不住地激动。

    孟青栀:“怎么样了?”

    云神医眼里满是笃定,“就是它!”

    心里那块大石头顿时落定,祁珩侧目看向于总管,“去查!”

    于总管心里也是高兴的,高兴王爷终于有救了,不敢迟疑,连忙带上凝冬下去了。

    这些吃食都是凝冬负责采买回来的,想着她说不定会有印象,所以就带着她一起去了。

    祁珩口味偏爱清淡,所以并未用过橙香焗排骨,不知道他的滋味儿到底如何,此时也难免有些好奇,好奇菜里究竟有什么,竟然能缓解弟弟体内的剧毒。

    云神医不敢保证是不是只有这道菜才对祁渊的毒有用,垂眸看向孟青栀,“烦请太后继续说说,王爷刚才都碰了什么膳食?”

    “好,好,好!”

    孟青栀连应三声好,心里的激动是难以平复。

    “还有鱼,还有……”

    孟青栀每报一道菜,云神医就尝一道。

    只是祁渊吃过的菜并不多,没用多久,云神医就把他吃过的菜都尝了个遍。

    最后只测试出鱼和排骨对他体内的毒有作用,其他的都没有用。

    祁珩垂眸凝视着排骨和鱼,眸光幽深似海,叫人一眼看不到底。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