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54 有所图谋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河呼吸一窒,皮笑肉不笑道:“不劳烦于管家费心,我们认识路。”

    于总管并不接话,但是他一直跟在江河身后的举措,却摆明了他的态度。

    黎福看了两人一眼,没有想太多,擦了下鬓角的冷汗,“家里人恐怕也是担心了,要不咱们就坐他们的车回去?”

    于总管眉梢微挑,眼尾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脸上都快笑出一朵花儿来了,“这位大哥所极是,想必你们家人也是担心得很了,而恰好,我这里有马车。”

    江河:“……”

    虽然他是挺想快点回去的,但现在最应该担心的问题,难道不应该是于总管会不会对他们不利吗?

    他躲避还来不及,福叔就把话头递给了于管家,让他处于被动当中。

    江河不禁抚额,福叔还真是……没有危机意识。

    他深吸一口气,凝眸细细打量于管家的神情。

    于总管面上扬起一抹得体的笑容。

    江河看不透他,眼尾余光瞥见那些侍卫,心里下意识一沉,只好妥协:“那就麻烦于管家,把我们送到清风徐来吧,我们自个儿会回去。”

    于总管脸上仍然笑眯眯的,“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这深更半夜的,你们自己回家也不安全。”

    江河探究地看了他一眼,这是打算摸清他们的住处?没事儿打探他们的住处干什么?

    江河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到底是因为什么。

    如果说是想做无本的买卖吧,看起来又不大像。

    于管家看起来是一副为了他们着想的模样,但江河并不信。

    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

    唯一的解释就他们必定是有所图。

    但他猜不透于管家,以及那两个人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于总管眸光闪了闪,他也正是看透了江河的猜疑,索性隐晦地提了提自己的目地。

    不得不说江河这个人确实是有点本事,但于总管在皇上身边,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他的心思根本瞒不过于总管。

    点清了自己的来意,这样就能让江河降低警惕性。

    见于管家仍是一副执意要送他们回家的模样,江河索性也不跟人绕弯子了,直不讳道:“大家都是敞亮人,于管家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免得我心里忐忑。”

    黎福听完顿时愣在了原地,这才开始深思,不一会儿,背上就出了一层汗,怪不得东家一直都在拒绝呢。

    经他这么一提醒,几个人的面色都有不同程度地发白。

    是啊,连县令大人都得在一旁作陪,侧面可以看出庄子里的人身份不凡。

    如此身份不凡之人,如果没有所图,为什么要送他们回家?

    如此浅显的道理,他们竟然想不通,甚至还沾沾自喜。

    几人心有余悸。

    至于洗菜的婆子,脑子就要稍迟缓一些,没想到这层上面,面上有几分迷糊,搞不懂大家怎么忽然间就变了脸色。

    于总管诧异,“你倒是直接。”

    江河不可置否。

    万一那解毒之物,真与他们有关……

    想起陛下和太后对他的吩咐,要礼待于人,于总管态度到底是软和了下来。

    “目的我的确是不便告知,主要就是想知道你们住在哪里,有朝一日,我家主子说不定会上门来拜访。

    到时候,或许会麻烦你们一些事情。

    你只需要知道,我们不会伤害你就行了。如果真要对你不利,你也阻挡不了不是?且放宽心吧。”

    江河沉默下来,也确实是如他所说。

    他阻挡不了。

    江河沉默一番,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他们的态度也算得上是柔和,毕竟有那些侍卫在,“强迫性”地送他们回家不成问题。

    但他们没有,反而是以语相劝,虽然态度上有一点儿强势。

    他点了点头,即便他再怎么不信,以这群人的势力,打听到他的住处也不难。

    他打定了主意,回头就出一份束脩,让沈先生也教他学武。

    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是立身之本。

    见他同意了,于总管放松了身体。

    而另一头的李韶安等人,发现是虚惊一场后,大松了口气。

    得了准话,连补偿也不敢收,便匆匆离开了这个让他们觉得心惊胆战的庄子。

    ……

    江笑笑一行人站在一片漆黑的清风徐来门外,看着紧闭的大门,几人是错愕的。

    错愕之后,心里便升起了隐忧,既然铺子已经打烊了,那江河会去哪里?

    “铺子已经关了?”

    铁蛋皱眉,“回村子就那一条道,咱们在路上也没瞧见江河……”

    江平富心里一沉,哪怕他不愿意往坏的地方去想,但事实却不得不让他往坏的那方面去想。

    最大的可能,就应该是儿子出什么事情了。

    江笑笑心神一凛,推开门走进去,大壮连忙打着油灯跟上。

    “谢谢叔。”

    江笑笑四下瞧了瞧,发现桌子上的碗筷还没来得及收,瞳孔骤然紧缩。

    大哥他真的出事了!

    她迅速扫了一眼铺子,碗筷虽没有收,但铺子里的器具却是好的,没有任何摔打的痕迹。

    因事发突然,于总管给了大家关门的时间,又因着景安王的毒刻不容缓,根本就没给人收拾的时间,所以江笑笑会见到这样的景象。

    江平富从牛车上跳下来,余光却瞥见对面房顶好像闪过了一团黄白黑三色交织而成的物体,凝眸细细去看,却什么也没瞧见。

    他没放在心上,“咱们分成两路,铁蛋、大壮,就麻烦你们俩跑一趟官府了。我跟笑笑敲门问问附近的商铺,知不知道清风徐来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一想,还是觉得赶紧报官比较要紧,没有推迟,匆忙往衙门的方向跑。

    江平富连忙喊住二人,“牛车,你们坐牛车去,这样要快些。”

    “好,好!”

    等人走了,江平富和江笑笑便往清风徐来的左右两头分散敲门。

    汤圆悄悄从房顶露出一个脑袋,在心里预算了一下,在江笑笑走到转角处时,把握住时机,从房顶轻松一跃,而后往她所在的方向跑过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