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55 如遭雷击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想着她平时与大哥都有接触,虽然这会儿距离早上还是有一段时间了,估计大哥的气息肯定还是残留得有,可能她闻不到,汤圆应该能闻到吧?

    想到这里,江笑笑的身体不由往汤圆面前凑了凑,她压低声音,“汤圆,你快闻闻,我身上还有没有大哥的气息?”

    汤圆每天晚上都去找江笑笑,对于一家人的气息是再熟悉不过了,它点了点头,脑袋往前凑,鼻子微微翕动着。

    少顷后,它眸光顿时一亮,冲她轻微点了下头,表示它闻到了味儿。

    江笑笑心里升起一起希翼,不知道汤圆能不能靠气息,闻出大哥到底去了哪里。

    回首望了爹一眼,发现他没注意这边,还在挨家挨户的敲门,奈何夜深人静,根本就没有一家商铺里有人回应他的敲门声。

    江笑笑悄声道:“你看看这四周的气息哪边比较浓。”

    汤圆满脸严肃,分辨着空气中残存下来的气息。

    从江笑笑身上闻出江河的气息不是难事儿,她和他接触很深,但要从大街上嗅出江河的气息,那就有些难了。

    毕竟大街上人来人往的,那么多人,总不可能空着手吧?必定是要提一些肉啊、糕点啊等等之类的东西。

    汤圆眉头皱了皱,胭脂、肉、泔水的馊味儿、粪桶的臭味儿混合在空气中,极大程度混淆了视听。

    它的嗅觉比人灵敏很多倍,这些气味儿可能人们闻起来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对于汤圆来说,这种已经淡下去的气味儿仍然留存。

    是普通人闻到的数倍。

    江笑笑抿了抿唇,往远处走了一些,一边拍着商铺,一边分出心神注意着汤圆的反应。

    “砰……砰……砰……”

    回应江笑笑的是一阵寂静,她也不气馁,继续往下一家商铺走去。

    倏然,汤圆扭头往身后看去,眼尾眯了眯,旋即转过身来咬了咬江笑笑的裤腿,示意江河的气息去了那边。

    江笑笑心里一喜,“爹,我们去这边看看吧。”

    汤圆闻,往夜色中一跳,几个起落间就彻底消失在了江笑笑眼前。

    江平富闻声而动,匆忙跑过来,快步走到她身前,“别怕,你就跟在爹身后。”

    江笑笑被他护鸡崽似的护在身后,觉得心里暖暖的,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爹是不是忘了她会武的事情了?

    要是真遇上了危险……到时候是谁保护谁还说不定呢!

    倏然,一阵马车车轴滚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笑笑耳朵动了动,面色微变。

    除了马车的声音以外,还有很多沉重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练家子,估计马车这个时候跟他们之间还有一段距离。

    江笑笑一时间拿不准来人到底是好是坏,指着一个方向犹疑道:“爹,我们先避一下吧,那边来人,脚步声听起来像是习武的人。”

    江平富点头,“好。”

    于是两人又退到了清风徐来的门外边。

    两人推开门,躲在门后面。

    令江笑笑出乎意料的是,马车的声音却逐渐在清风徐来的门口停了下来。

    是江河让他们停的,他准备去铺子里拿东西。

    跟在于总管身后的侍卫目光倏然一寒,厉声道:“什么人躲在里面,出来!”

    躲在酒楼里的两人面面相觑,江笑笑手心紧了紧,出了一层冷汗。

    江河愣了片刻,这个点儿了,谁还会在酒楼里面?

    没有钥匙根本就进不去,他只给家人配得有钥匙,随后反应过来,应该是家人来找他了。

    江河连忙阻止,柔声询问道:“可是……”

    他顿了下,觉得喊爹不大妥当,万一里面的人不是他爹,而是贼人呢?

    那样子岂不是很尴尬?

    故而改口道:“可是江平富在里面?”

    听见那道对于他来说再熟悉的声音,江平富豁然起身,也不躲了,豁然拉开门,怒叱道:

    “江河你个兔崽子没大没小,喊谁江平富呢!”

    江笑笑一脸无语,心想大哥今天指定是要挨一顿打了,竟然敢薅虎须。

    江河没想到里面躲着的人真是他爹和他妹妹,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僵硬在了原地,干巴巴动了动嘴唇,“爹,笑笑,你们怎么在这里?”

    江平富黑着脸反问:“你说我怎么在这里?”

    他探究地看了那些侍卫一眼,眼中满是狐疑,“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都没回来?他们又是什么人?”

    江笑笑也眼含打量,注视着那群人。

    江河摇摇头,“此事说来话长,咱们先回家吧。”

    这会儿马车上就剩下了江河一个人,他不放心于管家提出的分出人手送人回家的事情,执意先把他们送回家了,这才准备回金花村。

    于总管笑了下,“我姓于,叫我于管家就成,二位一道上马车吧。”

    江笑笑见大哥没有反驳,一副默认的模样若有所思。

    江平富眉头紧锁,“大壮和铁蛋去报官了,得把他们找回来再说。”

    不用他点明,江河也明白他们两人是为了什么才去报官的,心头涌上一阵暖流,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学武的决心。

    于总管对一旁的侍卫使了个眼神,侍卫闻声而动,一个飞踏便消失于众人眼前。

    江笑笑眸光霎时一凝,他们的武功很高,至少不是现在的她能打得过的。

    于总管笑得和善,“他们脚程快一些,我们就在这里等就是了,江掌柜不是说要回酒楼拿东西吗?快去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好。”

    江平富和江笑笑跟上他,一同进入了酒楼。

    “怎么回事?他们是要护送你回家?”

    江河还是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只是给两人使了个眼神,让他们不要多问,等回家了再说。

    两人只好作罢。

    两人由他一脸讳莫如深的模样可知,在这段时间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江河拿了东西,三人便在于总管的邀请下,坐到了马车里。

    不多时,铁蛋和大壮二人便去而复返。

    准备的说,他们俩是被侍卫拎着飞奔回来的。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